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十一章 时空系数
    霎那间变生肘腋,张信的这一刀,既快又准。不但突兀之至,更在瞬间就完成了刺杀与夺宝的过程。长刀‘秋澜’一卷一带,直接在那头鹿的胸膛处挖出了一个血洞,又将内中的‘血风砂’,顺势带出。

    而等到整整一个呼吸之后,周围那些风鹿才反应了过来,瞬时无数的风刀,密密麻麻的向张信斩击过去。远处的那头鹿王,更是一声凄厉悲鸣,势如疯魔般往河畔疾步。

    可此时的张信,却已脚踏着水面,飞驰到了二十丈外。在风行术的辅助下,游刃有余的将来自身后的攻击尽数避让。

    仅仅只五息时间,他就已踏过了这宽约五十丈的河面。而后方那头鹿王,虽是踏风而行,可它仅在河面上奔行了十丈,就不得不坠入到了河中。只能赤红着双目,看着张信的身影越去越远。

    而此时三百丈高空,那空无一人处,却有人发出了一声惊咦。

    “不对!这个家伙,难道是风灵体么?”

    “风灵体?不会吧?”

    此时王纯,亦浮空而立,借助法器之能隐于虚空,闻言后他不禁神色微变:“为何这么说?”

    “这个张信,他使用的风行术,有些不对。这个速度,明显已达到了七级风行术了,这与他本身的二级风属性不合。”

    言至此处,李光海却又无法确定的摇了摇头:“究竟是不是,你我还得再看看。也可能是他本身的体质过人,跑出了七级风行术的效果。”

    王纯听在耳中,面色则不禁凝然。心想这次李光海如没看错,那可就不得了。

    第三战境发在意先与风灵体,那么哪怕是张信的灵师天赋再怎么糟糕,也已有资格,去争夺那道种候选了。

    张信并不知身后发生之事,他以风行手镯,疾奔了二十余里才停下。到了这个距离,他才确信那头鹿王追不上来。且此时他的一身灵能,已经所余不多,必须觅地修养不可。

    只因手里的这件东西,出乎意料的轻易得手,这下午还剩下大把的时间,所以他准备再猎杀一头灵兽。

    总而言之,他在这千页峡内,是一分一毫的时间都不想浪费。

    不过这天,张信回归小石居的时间,却比往日晚了半天。这使谢灵儿与周小雪二女,都担心不已,尤其前者,在餐桌上好一阵埋怨。

    张信却颇为开心,其一是因血风砂的得手,二则是他回归小石居的时候,已经在门前看到了两个挑战贴。

    那高富帅三兄弟的效率挺快的,仅仅不过半日,就已见到成效了。可惜的是对方拿出的东西不怎么样,那二人都是以自身的二等灵居与两枚不知从哪里寻来的灵果,作为筹码。

    也就是说,张信接受督战之后,结果输了的话,他的灵居,就将换成这两人的二等灵居,可即便他赢了,也不过是赢来两枚效用低弱的灵果而已,不太划算。

    千叶峡内所有灵居主人,确是每个月都需接受一次监考官指定的挑战不错。可这名额如何指定,也有着规矩,那就是价高者得。欲夺取灵居之人拿出的东西越多,价值越高,就越有希望取得灵居的挑战权。

    此外灵居主人,也有一定的选择权,可以从监考官制定的名单中三选一。

    此时还远不到宗门限定的时日,张信自可悠然等候,待价而沽。似这样的好事,他估计做不了几次,故而每次赌战,都必须精挑细选不可。

    而这夜到了子时左右,张信就又有一件喜事临门。他的灵能强度,突破了三点,这意味着他,终于可以修习自己换取来的诸般功法了。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基础的灵术

    主居室内,随着张信意念微动,他身前就有一面盾牌形状的灵能屏障生成。

    这正是‘灵璧盾’,虽是灵师最基础的防御术法,可哪怕到日后神师圣灵之境,也常会用到。尤其那些天赋属性是风,雷,阴、阳等系的灵师,都离不开这门灵术。

    毕竟这灵璧盾的防御能力虽弱,可却比那什么风盾,与阴元盾,阳云盾之类的要好上不少。

    而张信前生用的就是‘风’,‘雷’之术,故而对‘灵璧盾’这门灵术,也颇为拿手。

    只是因他此世,依旧没有‘灵’系天赋的缘故。施展此术所需的灵能强度,反而要超过了风灵斩,故而直到此刻此能使用。

    张信本只是为练练手的,可随后他却发现不对劲,蹙眉看着手中的灵璧盾,久久不语。

    而深思了大约半刻之后,张信就主动将叶若给唤了出来。

    “若儿!我记得你之前曾说过,我周围的时空系数不太正常?”

    “是有这回事哦喵!”

    叶若对于张信的询问,感觉挺高兴的。以往张信在修行的时候,可是严禁她打扰。

    “时空系数的事情,若儿已经在研究了。已经可以确证是因穿越虫洞的原因,导致主人的部分基因细胞出现变异。其中x基因二百三十四到五百七十三,还有八百三十四到一千零三十五这两段,变异是最严重的,这很可能也是主人本体死亡后,克隆体复制失败三万七千四百二十三次的原因。是因基因副本变异,导致主人的脑电波频率无法激活克隆体的脑细胞。这么说起来,主人能够恢复意识,真是太幸运了喵。”

    “你先别说这个了。”

    张信有些无奈的打断了叶若的话,随后又手指了指身前的灵璧盾:“先帮我看看这个,这灵璧盾的时空系数,是不是也有些异常?”

    叶若在张信身外投影,作势仔细看了一眼,就语气古怪的问:“是有些不一样哦!里面的时空系数,变化很剧烈的样子,有些扭曲。可主人你是怎么感觉到的?是依靠主人你的天赋灵能洞察么?”

    张信不说话,直接抽出了长刀‘秋澜’,全力斩在了这面灵璧盾上面。然而这盾,却未应声而碎,反而那刀尖之上,溅射出了一阵火花。

    “灵能洞察,可感觉不到这个。之所以能察知,是因我前世对灵璧盾这门灵术,实在太熟悉了。”

    所谓灵能洞察,就只能窥知到一定范围内,灵能的强弱与变化而已。

    常理而言,任何一位灵师,都没可能将自身的灵能,做到均匀分布。这哪怕是强如圣灵,也无法办到。所以这世间的任何灵术,都没可能完美无缺。只是那些战境高明的人物,可以令自己术法中的破绽,不那么明显而已。

    而灵感洞察的灵师天赋,正可使他窥得别人术法中的薄弱点。

    可此时张信出刀,明明是针对他这面灵璧盾中,最脆弱的一个部位。可结果却是徒劳无功,不但没能将这灵璧盾击溃,反而使张信的手臂,承受了巨大的反震之力。

    不过这可非是他的灵璧盾的破绽消失了,而是

    “好像是强化了!这坚固程度,至少可相当于八级的灵璧盾。”

    张信的面色略显怪异,现在的他,最多只能使用六级强度的灵璧盾。二级来自于战境,其余四级则是来源灵能洞察,与灵能掌握这两门天赋的增幅。

    可正如若儿所言,他现在这灵璧盾,强度至少是八级。只有如此,才可让他全力斩出的刀无功而返。

    这使他想到了之前灵测时的异常,也对自己那未知的天赋,益发的期待起来。张信感觉自己这天赋,与若儿所说的‘时空系数’颇有关联。

    可惜的是,他想要确切检测自己灵能属性的话,至少也得等上一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