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十九章 毁就毁了
    望着眼前这一幕,那周高周富周帅三人,都只觉是一阵毛骨悚然,看张信的眼神,就好似在看一只洪荒巨兽。

    然后他们又用择人而噬般的视线,回望着身后的树林。心想那墨宫,一定是看他们不顺眼,想要他们仨兄弟从这场入门试中出局吧?

    旁边这个家伙,哪里是他们能够动得了的?这个张信,把自己打扮成一只看来似人畜无害的猪,可其本质,却分明是一头吃人的猛兽!

    而那树林之内,墨宫则同样无比错愕,吃惊不已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他心中骤然涌起了一股明悟发在意先!那个张信,他的确是发在意先了!

    然后他的浑身上下,也不寒而栗。心中是万分庆幸,亏得是婷婷姐及时出面阻止了,否则今日真不知怎么收场。

    可笑他之前其实还想要避开墨婷,去寻这张信的麻烦。幸在有魏丹姜白这一群人,先一步就撞上了这刀口。

    “果然是发在意先!”

    公示亭内,王封远远看着前方那一幕,而后轻声一叹,将手中的玉符收起。

    心想雪风山那些人,真该感谢自己。如非是他先一步就通知监考官,提前召集人手,这几个家伙,怕是真要吃上一次大苦头不可。

    他们招惹谁不好?偏要去招惹张信?这些人联手合力,都未必能拿得下一头灵兽,可他们面前这家伙,猎杀灵兽却似已轻而易举。偏偏那位,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这不是在找死么?

    ※※※※

    监考官赶来的速度极快,就在张信一刀斩断杜达人头的时候,上空中就有数道光华降落,准备为那首先被张信断头的三人施救。

    然后以李光海为首的几人,都浮在半空中,眼看着张信将剩下的魏丹李探,一一‘斩杀’。

    几人都是得王封示警之后,匆匆赶至此间。

    按照规矩,他们确实不能以任何形式,任何借口干涉千页峡内的一应大小事物。

    可似今日这样,可以判定入试弟子即将面临死亡威胁时,还是能够出面阻拦的。

    可惜仍是慢了一步,没能阻住张信继续逞凶。

    此时雪风山的监考官黄阅山也到了,见状是怒意填膺。人还未从空中落下,就已冲着张信怒吼:“你这娃娃,怎么就这么心狠手辣?你们之间究竟有什么仇什么恨,要下这样的毒手?”

    张信却是神情淡淡的收刀入鞘,一派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的闲适。

    “大人言重,我真要下毒手的话,就不会只是这样而已了。”

    灵师的真正要害,只有脑部这一处。因有大小回生术的缘故,灵师的任何部位受损,都可以恢复过来,哪怕手足俱断,也能复原。甚至头断之后,也可存活半刻时间以上。

    可如是头部受损,那就再活不过来了。哪怕是‘圣灵’出手,也一样无可奈何。

    “你还要怎样?”

    那黄阅山愈发气恨:“不过就是一些小冲突而已,他们的前程,现在都被你给毁了!”

    按照规矩,入试弟子一旦遭遇这样的濒死之伤,也就等于是从千页峡出局了,将被取消入试弟子的资格。

    “毁了就毁了吧!”

    张信毫不在意,唇含哂意:“像他们这样的人,肆意欺压同门,抢夺他人财物,日后于宗门何益?今日他们就敢将门规戒律视如无物,日后只怕也会将里通外敌,勾结邪魔视为等闲。似此等人,我张信看不惯。撞到我手里,算是他们倒霉。”

    黄阅山闻言,不禁气结。心想不过强夺一件东西而已,魏丹等人也明显没有伤人之念,哪有这么严重?就要扯到里通外敌,勾结邪魔上?

    而张信却已懒得理会这位,径自向李光海一抱拳:“大人明鉴,今日是魏丹等人动手在先,在下无奈反击,并无违逆门规。”

    “我明白。”

    李光海看了那躺在地上的魏丹等人一眼,神色淡然微一颌首:“此事确非是你的过错,缘由我等已知。”

    张信闻言一笑,再俯身一礼:“弟子还有事缠身,大人如无其他的事情,就请恕弟子告辞了!”

    见李光海与旁边的几位都并无异议,张信便转身就走。

    那黄阅山眼看着张信那悠然自若的背影,不由一阵磨牙:“他可真敢说!什么里通外敌,勾结邪魔。只为这一点小恩怨,就断去同门的前程,这等睚眦必报的乖张性情,岂可为我日月玄宗弟子?”

    “黄兄,他会这样,怕是有缘由的。”

    王纯心知这位,确实是心疼魏丹六人被淘汰,不由一声轻叹:“这个张信,是广林山活下的三十七人之一。”

    “广林山?”

    黄阅山微一凝然,随后才反应过来,恍悟道:“是上官玄昊?原来如此,恨乌及乌,这倒也说得过去。”

    可他依然气恨难平:“可老夫还是以为,这张信性情乖张,不合入我日月玄宗门墙。”

    “这事你说了不算。”李光海面色冷漠:“他是否有资格入门,自有本座与王副监考决断。”

    黄阅山还来不及发怒,就又听李光海冷声笑着:“还有这魏丹六人,确是违逆了我日月玄宗的门规,此事我会上报戒律堂,暂时取消他们的外门资格。今日在场诸人,都可为见证。”

    黄阅山气息微窒,眼神阴冷的看着李光海:“李师弟,凡事可勿要做绝!”

    李光海却嘿的一笑:“我便要如此,你能怎样?”

    黄阅山的双目,已是泛红,又看向不远处的一位戒律堂执事。可他却见这位毫无反应,对他的眼神示意视如未见。

    这使黄阅山一阵沮丧,这要换成是别人,他还有办法可想。

    可这个李光海,偏是出了名的刚直不阿。性情就如茅坑里的臭石头,又臭又硬。

    而此时不远处的墨婷,则是眼神迷醉的看着前方,对于身边几位监考官的争执听如未闻。

    只心想她喜欢上的男人,果然是与别的人不一样。

    ※※※※

    张信走出一里之外,就停了下来,在原地静静等候。然后大约半刻时间之后,他就见周高周富周帅那群人,也正往这方向行来,后面则是墨婷墨宫二姐弟。

    那高富帅三人直至此刻,都是心神恍惚的状态。而再当他们望见前面张信的时候,不由都是吓了一跳,不约而同的手按兵器,做出防备的姿态。忖道这家伙,莫非是要来寻他们算账了?这可不太妙,以张信战魏丹姜白那几人时展露的身法,他们那套所谓的阵法,就是形同虚设。真要打起来,只有被揍的份。只希望这人手下留情,不要把他们的头给砍掉。

    张信却视如未见,信步走到了三人身前:

    周高面如土色,不过他毕竟是三人的老大。此时壮着胆子踏前数步,将两个弟弟拦在身后。

    “你想做什么?今天是我们不对,可我们只是想吓唬你而已,没想过要真动手。你要是心里不舒服,那就把我给砍了,放过我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