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十八章 连斩六人
    “姜白?”

    墨婷的眼神凝然,战意渐起。她认得此人,正是这一届汇灵班的前十七位。可这位的实力,远不止是这个名次而已,只因提前遭遇了第一位的那人,才止步于三十二强。

    在她看来,此人至少都有着前五的实力。

    只是就在她欲开口应战之前,旁边张信却已笑着开口:“墨大小姐,还请退下吧,这是我狂刀的事。”

    墨婷闻言愕然,她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了张信,却见后者目中饱含酷烈杀意,语气则不容置疑:“此事我自己就可处理,狂刀张信,还没到需要他人援手之时。”

    这使墨婷神情微动,随后就一拂秀发,温驯的往后退开数步:“是我不对!墨婷擅做主张了。这几个人,又如何能是狂刀之敌?”

    旁边看着的高富帅三人见状,则一阵错愕,眼神匪夷所思。他们以前在汇灵班,可从来没见过墨婷这副模样。

    那位墨大小姐,不是看别人不爽,就一剑斩过去么?这副小女人的模样,算是怎么回事?

    难道真如墨宫所说,他家堂姐喜欢上了这张信?

    可随后三人又觉不对啊,这位墨大小姐真要喜欢上了张信,这个时候怎会袖手旁观?这不是要眼看着张信被揍?

    对面这六人,他们也听说过。那姜白与李探,正是雪风山武试灵测的一二位,而其余的魏丹,洛瑶,罗守功,杜达,也都实力不俗。

    雪风山之人齐心抱团也是真的,这次那位静公子组建猎团,可雪风山却无一人参加。

    这六人联手,这张信怎么看都得倒霉。

    张信倒是对墨婷,又有了全新的感觉,他不由定定的看了此女一眼,眼中含笑:“你这女人,倒也有趣,跟我以前想的不一样。”

    墨婷的脸上,顿时浮起了一层红晕。眸光侧移,似是羞不可抑,又含欢喜。

    此情此景,只令那周高周富周帅三位瞠目结舌,愈发的感觉不可思议。

    “你们话说完了?”

    那魏丹面上似是不耐,眸中却闪过了几分轻松。墨婷如不插手,自是再好不过。

    “观张兄之意,看来是不打算将风行镯交出来了?”

    “不是已说了概不外借?”

    张信面色恢复冷漠,语声平静:“你们想要的话,那就自己来取吧。事先说一句,狂刀的刀,可从不留情。”

    “看来张兄,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既是如此,那也别怪我们不客气。”

    魏丹面色微寒,当即就声色不动的往张信行去,与姜白李探等人,恰成围杀之势。

    可他却只见对面的张信毫不在乎,径自仰首望天,魏丹心念微动,就不禁嘲讽的一哂:“张兄是在等监考官与戒律堂的人插手么?”

    “怎么可能?入门第二试的规矩之一,就是监考官与戒律堂之人,不得以任何借口插手弟子试。即便有弟子违逆了门规,也需在事后处置。这一条,张信记得的很清楚。”

    张信摇着头,似笑非笑:“我只是在希望今日这附近,有足够多的医护堂灵师。人少了的话,你们会受罪的。话说回来,你们还不动手么?狂刀的刀,早已饥渴难耐。”

    魏丹闻言不禁微愣,正奇怪这位此言何意,就见旁边的洛瑶与罗守功二人,已经动手。

    这两位早就已经不耐烦,此时近身之后,却是毫不客气的向张信的肩侧锁拿过去,欲将他的双手制住。

    可就在这一霎那,那姜白的面色,却忽然转为煞白。

    “小心!”

    众人视野中,只见那张信的身周,两道雪白的刀光亮起。然后血光飙射,一男一女两个人头冲天飞起,那脸上的神情无比错愕,似兀自不敢相信。而周围诸人,除了墨婷之外,都没能见张信是怎么出刀。

    “洛瑶……”

    杜达一声悲鸣,以灵璧盾护在身前,手持长剑直斩张信身后。可他剑影未至,张信就已往后撤了两步,人仿似鬼魅一般,到了他的身侧两步。随着那长刀斜斩,众人只听又是一声‘喀嚓’轻响,那杜达的头颅,也同样高抛飞起。

    张信这三刀,似如电光火石,众人还未反应过来。感觉只一眨眼,洛瑶三人,就已被张信刀光枭首!

    魏丹同样是脸色苍白,此时此刻,他已情知不妙。自己眼前这位,实力之强,必定是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想。

    李探先是一阵发愣,目光赤红:“你这畜牲……”

    他早就已捏好了灵诀,此时引发之后。瞬时就是一道灵光斩,向张信掠空袭去。而同时那姜白,也御起了数道灵能锁链,往张信方向飞袭而去。

    此人竟也能免印施法,灵能锁链之后,赫然又是一道灵光斩。施法之速,迅疾绝伦。

    可那张信的身影,却如影似幻,在那灵能锁链与灵光斩之间穿梭着,仅只片刻,就到了那李探的身前。

    “给我滚回去!”

    此时出言呵斥的,正是魏丹。此人还无法灵能外放,可剑术却极其了得,迅疾准狠更胜方信子,似如毒龙,直刺张信咽喉。

    “可我狂刀的字典,绝无滚回二字!”

    随着张信的笑声传出,又是一道银白刀光,自下而上的撩起。一条断臂,也随之抛飞到了半空。

    而张信的身影,依旧是狂风缠绕,似如鬼魅。轻而易举的在那众多的灵能锁链中游走,而他第二刀却是一式疾刺,直接洞穿了魏丹的心脏。

    “倒是你等,谁给了你们胆量,敢来招惹狂刀?”

    魏丹口中溢血,虽极力使自己的身躯直立,却仍功败垂成,浑身无力的跪倒在了地上。

    他的意念之内,已是充满着懊悔。

    之前就已知道,张信能够胜墨婷,实力应该不弱。可在他们想来,此人灵能强度不过是二点二,据说那位静公子都很是不屑,那么这张信实力再强又能强到哪去?

    所有从始至终,他从未想到过是这样的结果。结果非但没有得到那二级风行镯,反而令他这些手足兄弟,尽数折戟在这张信的刀下么?

    也终于明白,方才此人言中之意。而今他也只能衷心寄望这附近,有着足够多的医护堂灵师坐镇。只有如此,才能保住他们几人的性命,才能使他们免于损伤根基。

    此时张信,已经再次来到了李探的身前。接下的一刀,他却并没有如旁人想象的那般寻隙而入,而是强力劈斩,正面强攻!

    “半入江风半入云!”

    赫然只一刀,就将那李探身前的灵能盾斩裂开来,凌厉的刀锋,直接剁入到了李探的肺腑之内。

    然后张信身影前踏,可他人就似一片变换不定的云雾,不知如何,却到了正狂扑向前的姜白身后。

    墨婷认得,那正是不久之前将她击败的‘云龙三折’,却更变化莫测。

    然后下一刻,那姜白的人头,就果然高抛飞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