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十三章 灵能感应
    张信眉头一挑,看向了巨石上方的声音来处。可那位静公子,却是再未有兴趣,往他这边看上一眼。

    倒是那位持剑少年,眉头微蹙着,目光冷然的扫视过来:“没听见么?还不快滚!”

    张信哑然失笑,手按住了刀柄。他本来也没想入这猎团,也早就料到了会是自取其辱的结果。可二人用的‘滚’字,却让他稍稍有些不爽。

    只是

    张信隐蔽的看了身边的周小雪与谢灵儿一眼,目中微显无奈。

    现在的他可不是孤身一人,自己拔刀将这些人教训一顿,爽快是爽快了,却会连累自己身边之人。

    四阀七姓与墨家,是完全不同的。自己倒是无妨,可灵儿与小雪,却多半会遭牵累。

    且自己都多大的岁数了,何苦与这些少年人去计较?

    思及此处,张信就果断松开了手,转身洒然离去。

    可此情此景,却引发了附近旁观之人哄笑。

    “风二金一,灵能才二点二,果真是个废物。”

    “这样的灵能天赋,居然还有脸皮来参加静公子的猎团。”

    “所谓的狂刀,狂不起来了么?”

    尤其是那些认识张信的天柱山入试弟子,这些人眼中的不甘与怨气,此时都稍稍减缓。有些人心想连这位武试魁首都被‘静公子’驱逐,又何况是他们?又有人幸灾乐祸,之前张信夺下武魁,在天柱山一时风头无两,可如今终究是被打回了原型。这位虽掌握着第二战境意发并进,可灵能太弱,终究还是不成的。

    谢灵儿则是愤怒无比,她乘兴而来,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她狠狠怒瞪了那巨石上的‘静公子’一眼,就也毫不犹豫的,随着张信转身就走。

    周小雪则本来就不太情愿,见得此状,她反是有些开心,也是亦步亦趋,跟在了二人身后。

    皇甫诚则是稍作迟疑,就留了下来,只目光懊恼责备的,看着谢灵儿的背影。

    待得张信三人远离,墨婷的身影,却也忽然后退。

    “我没兴趣了,你们自便!”

    墨婷离去,墨宫也同样再呆不下去。他虽不解,可此时却也没怎么犹豫:“在下需得追随堂姐,告辞!”

    那位静公子,对张信三人的离去全无反应,可当墨婷墨宫二人退出之后,却是眉头微蹙,似有不满。可随后这点异色,就又了然无迹。

    直到巨石之下的三十余人,都陆续报完了灵测成绩与武试名次,这位才再次显出了意外之色。

    那妖异少年知他心意,当即笑问:“天柱山武试的次魁何在?”

    天柱山诸人面面相觑了一眼,皇甫诚抢先躬身,神情恭敬的答着:“禀大人,我天柱山的武试次魁是墨婷,方才已经离去!”

    此句让周围几位,颇有不屑之意,听出了皇甫诚语中的谄媚奉承。可严格来说,这位的称呼也未有错。

    凡人称灵师为大人,而这位少年能成为静公子的亲近随从,多半也是开了灵窍,成为正式灵师了。

    “墨婷竟然是次魁?”

    那妖异少年更显吃惊,继续追问:“那么魁首是哪位?墨婷她又是何缘故,败于人手?“

    “是那张信!”

    皇甫诚心想原来这几位,并不知那家伙是这次天柱山的武试魁首。这使他心情复杂,却依旧一板一眼的答着:“就是方才那灵能强度只有一阶下等,属性风二金一之人。这人刀术登峰造极,已掌握意发并进,墨婷因此而败。”

    闻得这句,那静公子终于动容,目中微现出几分懊悔。只是这样的事,也只能令他遗憾霎那。

    “灵能强度一阶下等,却能意发并进么?有意思。感觉这人,蛮傲气的样子?那个模样,倒似是不愿与我们计较似的。”

    那妖异少年一笑,却再未有追问之意,微一抬手,将总共二十枚挂着紫木令牌的项坠,甩在了在场诸人身前。

    “我家的规矩,你们清楚!猎团之内,静公子的话,就是天规法旨。你等愿意加入的,可在明日午时佩戴此牌,去洞玄居前汇合。”

    皇甫诚不由微微一喜,那二十枚紫木令牌的其中之一,正插在他的身前三尺处。

    可随后皇甫诚又想起了,已追随张信离去的谢灵儿,他的眼眸之中,顿时现出了几分阴霾。

    ※※※※

    当张信三人回归到小石居的时候,谢灵儿仍是怒火未消。

    “那个静公子,怎么会是这样的人?以后大家都是同门,客客气气说话不好,他傲什么傲?”

    “大族弟子,都是这样的。”

    周小雪的神色,也颇为复杂:“日月玄宗四阀七姓,无不实力雄厚,一家之力,就可抵天穹大陆的一个二三等宗门,且都有杰出人物。在玄宗之内身居要职。就是掌教,也得对他们客客气气的。其实几年前还好的。可自从上官玄昊叛门而出,他们就越发嚣张了。灵儿你以后,尽量别惹他们。”

    张信那边,却全没将此事放在心上,他已经在做出行狩猎的准备。

    时隔一日之后,他的准备更充分了。主要是昨日,若儿她利用纳米机械,也就是那些银白色的机械蜘蛛,帮他制作了几件工具。不但能使他捕猎之时更安全,也可再增几分把握。

    不过当他出门的时候,却见谢灵儿与周小雪二人,都各自背着剑与包裹,等在了小石居的门外。

    “你们这是做什么?”

    张信明知顾问,眼神讶异的看着谢灵儿身后的黑发少女。他早想到谢灵儿会有这么一出,却没料到周小雪也会如此。

    “当然是跟你一起去。”

    谢灵儿目光迥然,眼神执着:“怎么能让信哥哥一个人去冒险?我们两个却心安理得的吃灵兽肉,坐享其成?”

    周小雪则低着头道:“昨天听张大哥说,只要我们三人合力,那就什么样的情况都可应付。”

    张信闻言,不禁摇头:“我昨天是这么说过,可今日不同。昨天还有个皇甫诚,那家伙多少还是有些用的。”

    他昨天是想把皇甫诚当鱼饵的,那家伙虽是灵窍未开,本事不怎么样,可他的兽属性天赋,却是最易吸引灵兽注意的体质,而且跑的很快。有这人勾引着,无论小雪还是灵儿,都能够保证安全。

    可现在,皇甫诚已经没有了,真可惜!

    眼见周小雪的眼中,流露出几分失望与轻松夹杂的神色,张信则笑:“小雪你要真想帮忙的话,其实还有办法。你把灵感术与踏波术,或者灵步术给学了,那么不用战斗,也能帮得上我们。”

    “灵感术?灵能感应么?”

    谢灵儿眼神疑惑:“真要有灵感师的话,倒是能帮的上忙,可小雪她学不了吧?听说需有特殊天赋的人,才能掌握的。旁人要学的话,事倍功半,甚至几十年都不得其门而入。”

    灵能感应的能力,任何灵师都拥有,且修为越高,则灵感越强。可谢灵儿所说的‘灵感师’,却是专指那些在灵感能力,超越普通灵师之人。他们往往拥有数倍甚至数十倍于同阶灵师的感应距离,最远可在百里外,感应到芥子微尘的变化,甚至还能有未卜先知之能。

    这样的人物,每一位都是宗门的财富。整个宗门的数量,都不超三千,且大多都层次较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