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十九章 要吃肉么
    “逃得好快!”

    就在距离张信斩杀金风豹的那处密林三里外,王纯踏足虚空,有些愕然看着那张信的身影。

    不过在见得此景后,王纯也放下了心,知晓那个家伙,多半能够全须全尾的返回。

    “入千页峡后的第二天,就敢独自南行斩杀灵兽。这个家伙,我不知该说他胆大还是狂妄。”

    “谈不上狂妄!只能说是胆大心细,有勇有谋。看来似早有计划,更深知金风豹的习性。而且……”

    此时在王纯身侧的,正是李光海,这位同样在看着张信逃遁的方向,目中闪着强烈的兴趣。

    “看他用刀,只怕确已是第三境发在意先了,我前次果然没看错。”

    王纯神色凝然,他之前从李光海那里听闻的时候,是不敢置信的。可此时此刻,他却已不得不信。

    回想刚才,那只金风豹在临危之际打出的风刃,足有十七道之多,密布于头顶两丈方圆。

    可张信却偏能躲过,毫发无伤。且那刀势如行云流水,流畅圆融这等能为。说不是发在意先,他都不会信。

    “不意这一届中,居然还有这样的奇材。”

    王纯目中,隐隐透着欢喜之色,随后他却又语含不满:“门内的诸位神师,迟早会后悔的!”

    “后悔?为何?难道说,到现在都没人注意这张信?”

    李光海颇觉诧异:“可我之前,已向擢贤堂推荐过不止一次。”

    所谓的擢贤堂,乃是日月玄宗选拔弟子,管理诸山人事任免的机构。门中那些神师法座们收录亲传弟子,绝大多数都是从擢贤堂推荐的弟子中挑选。

    “可却是石沉大海,不见消息。这十几日,我这边就没接到过一位神师法座的问询,根本无人关注。”

    王纯有些无奈地说道:“其实也不奇怪,便是我,之前都不信他的战境,已是第三境发在意先,又何况旁人?且战境确实是踏入神师之境的关键不错,可问题是张信的灵能属性,只是风二金一,并且元神受损,灵师天赋亦不如人意。他们事先需投在此人身上的资源,实在太多。”

    李光海闻言,面色倒是平静的很:“昔日的上官玄昊,最终也不过是风一的天赋而已。”

    “可五十七级的风灵斩,这个世上,只怕再不会有了。”

    王纯悠悠叹道:“那门大风诀,不是什么人都能将之改良提升的。这个张信,在战境上固然天赋不弱。可要说他日后能追及上官玄昊,我也是万万不肯信的。”

    “是么?我也不信。”

    李光海的语气,看似寡淡,可此时他的目光,却是无比怅然复杂。

    这王纯的话,虽有些跑题。可这句却是说对了,这个世间,再不可能有第二个上官玄昊。

    “可哪怕这张信,能有昔日上官玄昊一半的成就,也是宗门之幸!这不应该。”

    “此事确实古怪!我不知擢贤堂那些人,究竟是怎么想的。”

    王纯的目光一阵明灭不定,这其中的缘由,他其实能猜知一二。

    需知每届入门试,那些神师法座们拨下的亲传名额,实在有限得很。日月玄宗近八百别院,总数也才不到三千个名额。

    所以往年,所有亲传弟子的名单,都是在入门第二试的末期,就已基本定下。

    其实以前倒还好,即便是平民出身之人,只需天赋足够,心性过关,也仍有机会拜入神师座下。

    可是今年,似墨婷墨宫这般世家出身的弟子,却实在太多。且其中的绝大多数,都有着不俗的天资。

    一声暗叹,王纯收住了杂念:“不如监考官,近日再向那擢贤堂推荐一次?这次已可确证此子,战境已入第三境发在意先,结果或者会有不同。”

    可李光海那边,却未回应。这位正目含冷意,看着那藏灵山巅。

    ※※※※

    当张信返回到小石居的时候,刚好是半个时辰后。他一踏入院门。就闻到了一股烤野果的香气,然后就又听炼造房里,传来谢灵儿的抱怨声。

    “好难吃!好酸好涩,呜呜,我们太悲惨了。诶?小雪,像这种东西,你这样的千金大小姐,居然也能吃得下去?”

    “都说过了,我才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别人听见会笑的。”

    周小雪的声音有些害羞:“其实这些东西味道还好啦。我以前常跟爷爷与哥哥出去采药,在外面什么都吃过。而且现在,不吃就没得吃了,总比饿肚子强,而且也才不过一天而已。”

    “嗯,要说吃苦头的话,我也不是没吃过,以前差点就饿到连泥巴都能吃下去。不过,我现在果然还是想吃肉。”

    那炼造房内,同时传出了一阵怪异的声音,似乎有人在里面打滚。

    “这都怪汇灵班的伙食太好,把我的胃口养刁了。啊啊,灵儿想吃肉,想吃肉。中午真该听信哥哥的话,一起去南边看看的。”

    “这都怪我~”

    此时周小雪的语声,又有些消沉,有些自责:“是我太胆小了。”

    “跟你没关系的啦!刚才只是发牢骚,你别理就对了。其实皇甫诚说的也对,开始还是小心点的好。而且小雪,你可是我们最后的保障!等过几天还是不行的话,就得靠你炼制的养灵丹来养着我们了!”

    张信听到此处,不禁唇角微挑,虽说他看不到丹房里面发生了什么,却知此时周小雪的心情,必定会有好转。

    而下一刻,他就又听周小雪好奇问道:“说到张大哥,灵儿你怎不担心他?天都已这么晚了,都不见他回来?”

    “信哥哥?还好啦,他信誉很不错的,所有答应过灵儿的事情,就从没见他食言过。”

    张信眼神微动,听出谢灵儿的语声虽故作平静,似满不在乎,可其实仍夹杂着些许担忧。

    “中午我本来也是想跟着他去的,可后来想想自己的脚程,还是算了。心想去了以后,我只怕反会成为他的累赘。不过也奇怪,他现在也该回来了吧?”

    “原来如此,我看那张大哥,也确实是个蛮可靠的人呢!灵儿你很喜欢他么?是那种喜欢~”

    “那种啊?我是把他当哥哥看的。”

    谢灵儿声音沉吟着道:“不过小雪你要是对我信哥哥出手的话,我可能会生气的。我小时候可是想过的,长大后一定得嫁给信哥哥。”

    张信本来是要推门进去的,可听到此处却觉有些尴尬。可当他才抬起脚步,准备到院门外避一避,就听那炼造房的大门,也‘咔嚓’一声打开。然后张信与谢灵儿二人,就隔着一扇门,面面相觑。

    只须臾间,谢灵儿就已面红耳赤,这位勉力压住了心虚,沉声质问:“信哥哥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张信也觉尴尬,脑子里晕晕乎乎的,没怎么细想就答道:“在灵儿说你想吃肉的时候。”

    谢灵儿顿时面色更红,头顶上似冒着蒸汽。可当羞涩过后,她的眼眸内就又闪烁凶光。

    张信情知不妙,他本能的退后一步,将手中那硕大的包裹举起:“要吃肉么?”

    此举果然转移了谢灵儿的注意力,便是她后面的周小雪,也惊讶的往那包裹看了过去。

    一个时辰过后,小石居内三人都已吃饱喝足。谢灵儿手按着肚子,心满意足的把小脸放在了身前石桌上,口里则依旧嘟哝着抱怨:“信哥哥你说话不算话!都说过不准去招惹那些灵兽的。看来所谓狂刀之言,价比千金,也不过如此。”

    “人家是自己送上门的,我有什么办法。”

    张信仍在大吃大喝着,嘴里面塞满了豹子肉,含糊不清的回应:“大不了以后,哥哥给你千两黄金。”

    因修炼淬玉决的缘故,他如今的食量已是极大。且这种灵兽肉吃得越多,越有益于修行,故而张信此时依旧大开大阖。

    谢灵儿闻言,则又把脸颊鼓起:“你这都是狡辩,狂刀一言,价比千金,说的是你的信誉,总之我以后再也不信你说的了!”

    “呵!灵儿你要是真觉得我不对,那就把这豹子肉给我吐出来!”

    “才不!那多恶心。”谢灵儿把脸一偏:“我也没说你不对,说的是信哥哥你说话不算话。”

    周小雪吃得最少,她早就停筷,眼笑眯眯的看着二人斗嘴,此时不由有些感慨着道:“灵儿与张大哥的感情可真好,看起来好像夫妻呢~”

    话音未落,她就迎来了谢灵儿杀人般的视线。可随后灵儿就又噗嗤一笑,用手去挠周小雪的腰:“你这妮子,看起来老老实实的,其实一肚子的坏水。刚才信哥哥进来的时候,你一定闻到了是不是,我知道你鼻子最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