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十八章 狂刀一诺
    “其实我倒是觉得,去南面闯一闯也无不可。”

    张信手摸着下巴,沉吟着道:“只要不是太深入的话,以我的狂刀加上灵儿小雪二人的实力,倒也勉强够了,无论什么样的情况都可应付。说不定还能抓一两只灵兽邪兽回来,可以提炼灵源给小雪炼蕴灵丹。”

    谢灵儿闻言,顿时精神微振,有些跃跃欲试。她其实也想去南面看看的,只是出于谨慎起见,强压住了这念头。可既然信哥哥这么说了,那么说不定他们,真的能成?

    皇甫诚的脸,则又有些发青,张信那边,却是完全没把他的战力计算在内。这让他羞怒交加:“去了就可能回不来!你张信只怕连邪兽是什么样子都没见过,也敢说我们几人,能够应付得来?我看你是拿了一个武试魁首后,就不知天高地厚,尾巴翘上天了。再看周小雪这模样,只怕到了那边后,她会被直接吓晕。”

    那周小雪也忙摇着小手,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不行的啦~”

    谢灵儿见状也不禁蹙眉,又有些犹豫起来:“要不过几天再去吧?等皇甫诚修成灵光斩,然后再多叫几个人。”

    张信见状,不禁摇头。他这边是真有把握,并非胡言乱语。不过既然灵儿与周小雪二人不愿,他也不强求。没必要一定把两位强拖来,与他一起冒险。

    看来也只有等今日午后,自己一人前往。这虽有些冒险,可他却是不得不如此。

    第二试的时间只有三个月,张信自问已拖延不起。

    灵兽的血肉,不但可强身健体,更可大幅增长灵能。只十斤肉食的效果,就不逊于一枚蕴灵丹,且不会被身体排斥,可以长久食用。

    除此之外,张信也有些谋划,必须要用到风系灵兽的血肉不可。所以这几日,他是无论如何,都需想办法捕捉一头灵兽。好在南面的那片原野,并不像地窟那样险恶,他只需能保持足够的小心谨慎,就定不会有提前出局之险。

    接下来四人又在此处呆了片刻,四处寻觅可以食用的野果与野菜之类。直到将那几只药篓都装得满满当当,才同道返回。

    走到小石居不远时,皇甫诚就不得不与他们分道而行。他雅不愿谢灵儿去张信的灵居,可此时却无可奈何。

    好在周小雪也在,这女孩虽是废物,可却是谢灵儿最要好的闺蜜。估计这混蛋,即便想要趁机勾搭灵儿,也不会在此女面前做的太过分。

    不过使皇甫诚稍觉意外的是,张信居然也在这时提出要独自离开,打算去南边探一探。

    谢灵儿自是大为忧心,不过当张信将那风行镯取出,在二人面前晃了晃之后,还是让她平静了下来。

    知晓此时如只论身速,这千叶峡内数万入试弟子,只怕无人能及得上张信。哪怕是掌握冰傀儡的墨婷也不能,那位最多只能在脚程上,与张信一较高下。

    “信哥哥去看看可以,不过绝对不能去主动招惹那些灵兽!”

    谢灵儿说完这句仍不放心,又神情郑重的加了一句:“还有,信哥哥最多往南边走上二十里路,再远的话,就可能回不来了。真要是出了什么意外,灵儿会恨你一辈子!”

    “明白!狂刀一诺,价比千金。”

    张信哈哈大笑的挥了挥手,语气慨然,斩钉截铁。心想他捕猎的地方,不会超过十五里。设下陷阱,愿者上钩,也不算是去主动招惹吧?

    ※※※※

    日落时分,张信独自一人躺在七丈高处的一截树枝上,半眯着眼,似睡非睡。

    此处距离北面众多日月玄宗弟子聚居之所,刚好是十五里的距离。而从此处往北面看去,可见那几处村落,有无数炊烟腾空而起。

    不过这边密林,却是静谧的很,万籁俱寂。再往上望,可见那苍茫的夜空中,闪着星星点点的光。那三颗大小不一的月亮,则仿佛被蒙上了一层银纱,朦胧而又恬静。晚风习习吹来,让张信感觉惬意无比。

    可也在这时,他听到了远处,传来一阵细微的响声。

    张信双耳微动,仔细倾听。人却彻底的没了声息,不但呼吸微不可闻,体内的脉搏也似已停止,整个人仿佛化成了一快顽石,与这树枝融为一体。

    仅片刻之后,有一只浑身满布金色斑纹的猎豹,从密林之内行出。一双青色的眼眸,万分狐疑的看着林间的那一小块空旷之地。在那里,赫然有一枚朱红色,仿佛草莓般的果实,散发着一股奇异的香气,在这半空中弥漫。

    猎豹先是四处嗅了嗅,随后它的目中,就现出了强烈的渴望之色,口中甚至有大量唾涎滴出。可它本性多疑,并未轻举妄动。随后又围绕着那朱红果实绕圈,注意观察着周围动静。

    直到确定了附近没有危险,这金色猎豹才忍不住上前,试探地用爪子却碰了碰。

    可这一霎那,张信的脸上,却现出了得意的笑容,从树枝上蓦然翻身而下,往那猎豹的方向直坠过去。

    同时在那朱果的下方,赫然数道青绿色的木藤掀卷而起,恰恰将那金色猎豹的四足全都缠绕捆住。

    那金色猎豹见状,先是一阵慌张失措,可随即就又一阵暴怒。随着它一声咆哮,蓦然有无数的风刃现于身周;而这猎豹的尾部,则似一条长鞭,向那些藤木挥扫而去,同时有无数的利刃从尾椎骨中刺出,闪动着刺目寒光。

    “风行!”

    张信距离地面三丈时,就已引动了‘风行镯’中的灵术,然后他整个人都被一层微风裹住,身影则似如幻影,在空中虚踏,间不容发的将那些袭来的风刃全数避开。

    再当张信,坠落到那猎豹上空大约五尺距离的时候,却又有一面青色的风盾,拦在了他的面前。而那猎豹的头部,更是现出了一层金属的光泽,完全不似正常的毛皮。

    然而张信的身影,却也在这刻同时消失,出现在了这头猎豹的左侧。

    “畜牲吃我一刀,夜半狂歌悲风起!”

    随着银白色的刀光削斩,从那猎豹的脖颈中砍入,那满布金色纹路的头颅,瞬时抛飞而起。赤红的兽血,瞬时从那断口处激射而出。

    望见此景,张信不由唇角微挑,帅气的把长刀秋澜挥扫。将那刀上的血液尽数甩开后,才收刀入鞘。

    “果然,狂刀的刀下,绝无十合之敌。所谓的一阶金风豹,亦不例外!”

    可接下来他却不敢在这里多呆,先是三下两下,手脚麻利的将这猎豹身上的肉,还有那皮毛肋骨爪牙之类全数切下,再用昨日王封给的包裹一起裹住扛起。然后‘狂刀’张信,就如兔子似的往北面飞奔逃逸。

    而仅仅片刻之后,就有数双闪动着碧蓝光辉的眼眸,出现在了这块密林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