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十七章 吃饭问题
    张信只看字迹,就知这必是谢灵儿所留。下面还画着两副图,一副是一头胖猪在太阳底下呼呼大睡的模样。旁边还有个满脸无奈的少女,正扭着猪耳朵在喊,却怎么也没法把猪给叫醒过来;另一副则是地图,上面有一条红线,末端还有一个大大的猪头,想必就是谢灵儿他们采药之地。

    “啧啧,这图画的很不错哦,比主人的画好看多了。”

    若儿也看到了图,一阵唏嘘赞叹:“看这猪脸,跟主人还真有些相像,看来灵儿小姐她很有艺术家的潜质喵。”

    “像?若儿你一定眼瞎了。”

    张信心想自己哪里像了?他现在只是没什么心思去扮酷,所以显不出来。可只论皮相的话,这具身体无论是原版,还是被若儿整容后的‘张信’,都不逊于他的前世。

    悻悻地摸了摸鼻子,张信随手将这图撕了下来,随后按图索骥,直往那天柱村北面的山坡行去。

    那处距离并不远,只有大约十几里路的样子。张信只用了半刻时间,就赶到了图中示意的所在。可此处到处都是密林,并不见谢灵儿等人的踪影。

    不过张信随即就看见此处一颗大树的树干处,刻着一个猪头印记。可见那猪的五官,端正俊美,英姿勃发,正与他张信神似。而那双猪眼看向的方向,则是东北面。

    张信不禁气得乐了,心想谢灵儿这丫头,看来真需他狠狠教育一番不可。

    他一路循着那猪头印记走,果然仅半刻之后,就已找到了谢灵儿与周小雪二人。自然,皇甫诚也在。

    那周小雪果然胆小怕生的很,看见张信来了,就小脸晕红,装作是专心在寻找灵药,不敢抬头。

    皇甫诚则犹自记恨着昨日,轻哼了一声之后,就把目光往旁偏开。

    “怎么这时候才过来?信哥哥你真是懒猪,都大中午了。”

    谢灵儿也很不满,嘟囔了一声后,就把张信强拉到了周小雪的身边:“小雪,这就是我跟你说的信哥哥。你应该见过的,就是这次武试的魁首。”

    然后又为张信介绍了:“这是我在汇灵班最要好的姐妹周小雪,之前就想介绍给信哥哥认识了,可她总害羞。你别看她这样,可无论是灵术还是炼丹,都很厉害的!”

    张信就抬起了手,冲着周小雪一抱拳:“狂刀张信,见过小雪姑娘。”

    周小雪一阵面红耳燥,口里支支吾吾了半晌,仍说不出话来,最后只能向张信敛衽一礼,算是致意。

    那边皇甫诚见状,不禁眼神不屑,道了声‘废物’,只是这句,他却没敢让谢灵儿听见。

    张信倒没在意,大方的一挥手:“看来小雪姑娘是惜字如金之人,这性情狂刀喜欢!你比灵儿她要好多了,每天里嗦,烦死人啦。”

    谢灵儿闻言,立时用手肘狠狠撞了一下张信的胸。不过当她见周小雪神色稍稍轻松了几分,就又莞尔笑了起来。

    而此时张信,又四面望着:“你们在找什么?嗯,收获蛮丰富的嘛!”

    他是看到了皇甫诚旁边,有几个药篓。里面已塞满了各种花草。张信见多识广,认得这正是炼制养灵丹与蕴灵丹的药材。

    “已经差不多齐全了,小雪说这些药,可以炼三炉养灵丹了,蕴灵丹就还差许多,关键的灵源没有,还有一些药草,需得去更远处的地方寻。”

    谢灵儿一边说,一边瞥了张信一眼:“这些天你的丹房,要借给小雪用,估计三天后就有养灵丹供应了。”

    张信明白她这一眼的意思,这是说他张信,也就只有提供地火丹炉的价值了。

    他视如未见,大方一笑:“此事求之不得。”

    说话间,张信就将两枚出入小石居的令牌,抛到了谢灵儿与周小雪二人的手中。

    至于皇甫诚,则被他直接忽视。不过后者也早有预料了,当即就一声嗤笑。张信不愿给,他也放不下脸面去要,转头问谢灵儿:“灵儿,我看差不多该回去了。对了,吃饭你们准备怎么解决?”

    “吃饭?还是先寻些野菜与野果吧?”

    谢灵儿一边说着,一边有些发愁的看向了南面的方向:“考官说在这千叶峡里面,可以食用兽肉,也可从邪兽身上获取灵源,向他们换取各种食物。也不知道我们几个人联手过去行不行?据说这里面凶兽横行,一两个还好,就怕撞到成堆的。我听说以前,有很多人冒失去捕猎,结果却早早被送出了谷,提前出局。”

    说到此事,皇甫诚与周小雪二人,也不禁有些发愁。昨日王封只给了他们发了一天的米粮,如今时隔大半日,他们手里所余也不多了。

    所有灵师,都需到神师境界之后才能完全辟谷。在这之前,他们还是得受柴米油盐所困。且低阶的灵师,每日还需服用一定的肉食与灵米,才可保证自身灵能的回复与增长。一两天缺了可能没问题,可时间久了的话,肯定会有影响。

    可要捕捉兽类不易,他们住的这个地方,还有靠近藏灵山的北面,因被巡山堂定时清理,所以鸟兽绝迹,而如往南方走的话,一旦出了三里之外,就可能有一定危险。凶险的程度,自然是远不如下面的地窟,可也同样能危及生命。

    需知那毛羽鳞介之属,一旦开了灵窍,进入到一阶层次,那么无论是灵兽还是邪兽,实力都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也是日月玄宗刻意如此,第二试的目的之一,是考验弟子修行进度;二是自力更生之能;三则是弟子间的互助协作。

    所有的入试弟子,只有与其他人联手合力,才可能在这千页峡内获取足够的修行资源。否则天资再高,也一样要被淘汰。

    自然,如果你实力高到无需别人助力,就能独自应付峡谷中那些邪魔,那也一样有资格进入日月玄宗。

    “这样出局,还算好的。”

    皇甫诚的神色复杂:“以前还有许多人没熬过最初那几天,结果给饿晕了,这可就有些丢人。”

    谢灵儿闻言,顿时面色错愕,心想这怎么可能?千叶峡的北面,这么多的野菜,这么多的野果,怎会把人给饿晕?顶多灵能修行会慢上不少。

    可张信与周小雪二人,却是平静的很,知晓这是真人真事。有些是因在南面捕猎时,消耗了大量灵能后无法得到补充,导致‘灵饥’;有些则是家里的二世祖,根本就不知怎么在野外生存。

    也有人明明天资高绝,可这六个月中,灵能增长却微乎其微的。

    “还是等十几天再说吧?最多十几日,我就能初步掌握‘灵光斩’了。到时候再找几位,我们建个猎团。”

    皇甫诚说话时,又瞥了那周小雪一眼。他们在场这四人,谢灵儿自不用说,在天柱山那么多入试弟子中,她的战力可排入前五。至于张信,身为武试魁首,又掌握意发并进,说不定这位独自遇到了一阶灵兽,都有办法应付。

    就只有周小雪,灵能强度虽不弱,可这位胆小如鼠,根本就没法作为战力。

    好在此女会炼丹,也不是一点用处都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