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十四章 寒冰傀儡
    “对了!有人让我转告你,入谷之后,体术万万不可放下。小心你那灵居,被人夺了去。这次各处别院上院的弟子,都质量极高,很多天赋异禀的奇才,却都因各种样的缘故未能进入武试前十。尤其需注意藏灵山上院,那边天才辈出,却有许多无缘灵居。除此之外,另还有几位出身四阀七姓的人物,你需万分小心。”

    张信微一扬眉,而后感激的冲着王封笑了笑:“就请王兄,代我多谢那人。”

    他不知王封到底是代何人转告的这句,却知这些话饱含善意。

    在第二试中,的确有着夺人‘灵居’的规矩。

    在一开始,千页峡里的所有独立灵居,确实是由所有别院的武试前十所有。可其他人,却也仍有着机会。任何入试弟子,只需能够拿出有足够价值之物作为赌注,就可向监考官申请,对各处灵居的主人发起挑战。

    而一旦他们能在监考灵师的裁判下获胜,就可将这座灵居,夺为自有。

    且低阶灵居也可挑战上阶,千叶岩一千三百五十座独立灵居,共分有一二三等。此外还有十座特等灵居,这却要等到第三试才会开放。

    在武试中排位较低的人,如不满意自己的居处,亦可向拥有更高等级灵居之人发出挑战。

    日月玄宗设定这赌斗灵居的规矩,就是为激励武试前十的弟子继续刻苦修行,不敢怠懈。而之所以需要赌注,则是为免各处‘灵居’的主人,因其余人的挑战而不堪其扰,且在战胜之后能有所收获。

    “我教你个方法!”

    王封又凑到了张信的耳边,小声说道:“你与谢灵儿不是相熟?你要是感觉撑不住了。可以让她提出挑战,然后这一个多月,都可安枕无忧了。”

    张信哑然失笑,忖道这倒的确是个良策。

    按照规矩,所有灵居的主人,在第二试与第三试期间,每个月都必须接受一次宗门指定的挑战。而其余的,就随他们心意了。可以接受,也可不接。

    也就是说,只需赢了一场,接下来的一个月,自己都无需为此烦心。

    可张信却另有打算,他正打算靠这个规矩,充实自己单薄的身家呢!有人打上门的话,那正是求之不得,岂会拒之门外?

    王封的提点虽是善意,可这家伙,还是将他给小瞧了。狂刀的刀,已然感觉到饥渴了啊!

    接过了包裹之后,张信又在旁边待了小半刻,才等到第三名的谢灵儿完事。

    然后张信就朝那还在人群里排队的皇甫诚挥了挥手:“皇甫兄,我与灵儿她先走一步,就不等你啦!明日有缘再见,告辞~”

    皇甫诚听他这么说,面色自又是一阵发青,目中嫉火狂涌。

    张信却料定了这位,已对他无可奈何。这次他的灵居,与谢灵儿相邻,二人自然是同路。至于他皇甫诚,因名次较低之故,必须得与其他十六位男弟子一起,住在距离较远的一座山洞里。

    那洞里也有灵脉,据说等级也是三等以上,不过灵脉的属性很是杂乱就是了,且必须与其他人共享。

    而最关键的是,自己总算是将这狗皮膏药,给暂时甩开了!

    此点使张信尤为开心,等到谢灵儿与她相熟的姐妹告别后,就也代她扛起了那份包裹,往北面行去。

    可才走了几步,张信就听得身后的人群,传来了‘嗡’的一阵喧哗声响。

    张信愕然回望,然后他的瞳孔,顿时一阵收缩。

    只见那墨婷,正风姿绰约的立在百余丈外的一条小溪前,双手结印,口诵灵言。而在那溪流之内,则正有一尊寒冰巨人,从水面之下拔起,四溢的寒气,也几乎将那溪水彻底封冻。

    只是须臾,那巨人就已蔚然成形,足有三丈余高,只一步就跨至到岸边,毫不费力的拿起了那件重达百余斤的包裹。墨婷自己也纵身一跃,立在了那巨人的肩头。

    之后这位,就驾驭着这尊寒冰巨人行往北方,一路发出‘轰隆隆’的声响,使地面震晃不已。

    不过别看这大块头笨重,速度却是极快,只须臾间,就已追上了谢灵儿与张信二人。

    此时墨婷却又让那巨人暂时停住,冷目看了二人一眼:“我们似乎是一路?要上来么?”

    张信感觉嘴都有些合不拢了,被墨婷的言语惊醒之后,才忙咬住了牙关。

    不过也不知是否错觉,他看这墨大小姐的眼神,似乎有些期待的样子。她莫非是想要化敌为友?可这不太可能。明白了,这女人定是有什么算计。

    谢灵儿则更是干脆,直接回绝:“才不要!我们自己走。”

    “是么?”

    墨婷仔细注目着张信,随后微拂秀发,遮掩住了眸里的失望:“那就这样吧,我先走一步。”

    待得这位踩着那寒冰巨人,轰隆隆的离去。谢灵儿就手抱着胸,一声冷笑:“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张信则是眼含惊叹的,看着远处那个窈窕的背影:“五级冰傀儡,这个墨婷,天赋真的很不错啊!”

    这才只十日的时间,这女人就又掌握了一门冰系术法了么?而且是寒冰傀儡这门,公认最难以完成的冰系术法。

    哪怕是出身墨家,这位能够提前学习,可这天资也是高到夸张了。

    “不过是半成品而已,也就只能用来赶赶路,做些力气活,她这个程度,根本就没法用于实战的。”

    谢灵儿有些不服,气呼呼的嘟起了唇:“不过就是早了一步,得意个什么?等到我,等到……”

    话至此处,谢灵儿却是言语微窒,神色有些萎靡。

    她的属性是四级的火与三级的风,尽管这两系,也有着‘火傀儡’与‘风巨人’两门类似的术法,且杀伤力不俗,极其强力。

    可问题是,无论‘火傀儡’也好,‘风巨人’也罢,两门法术都没有实体,自然也就没法给她代步,或者提行李什么的。

    “我日后有机会的话,倒是能学一门铁力士,钢傀儡什么的,灵儿你就没戏了。”

    张信毫不留情的,继续以言语对谢灵儿施加打击:“所以日后,灵儿还是得锻炼一下力气。不然五阶之前,可没人给你扛东西。”

    “信哥哥你可真坏!”

    谢灵儿狠狠捏了一把张信的手臂,然后又‘咯咯’的笑:“我才不要练,有信哥哥给我提就可以了。“

    “可总有我不在的时候吧?”

    张信哈哈大笑,随后就感觉背后有点发冷。他心知这是被某人盯视了,却全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