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十三章 自力更生
    当张信再次来到船舷的时候,发现周围的云船,已增至五百有余了。而对面藏灵山方向,此时也正有几道光华遁来,已抵达在即。张信注目细望,可见那赫然又是九艘云船。

    藏灵山上院的地位,与别院不同。日月玄宗的所有别院,都是每二年一千入试弟子,可这藏灵山上院,却有三千名额,所以是九艘。

    “这是要正式开始了么喵?”

    这时若儿又冒了出来,语气有些震惊:“前面那艘船上,有个好强的辐射源,都快接近到第三能级了。”

    张信神色淡淡,将胸前电源键按了下去,耳旁顿时就恢复了清净。

    远处那九艘云船,明显有着灵师施法加速,赫然只一刻时间,就已飞越四十余里地,降临此间。

    此时各艘船上,也都有一到两位灵师飞空而起,汇聚到了前方云空。里面不但有李光海与王纯等一应日月玄宗的监考官,更有数百位其他宗派出身的灵师。除其中寥寥数位,神态随意自若之外,其余人等,都莫不是面色肃然恭谨。

    就在须臾之后,又有一道紫光,从前方的藏灵山船队中冲出,只瞬息之间,就到了李光海等人的身前。

    此处众多灵师,也纷纷稽首:“吾等参见法座!”

    众人口中的‘法座’,却是一位身穿紫袍,三旬左右的女子,她先是扫了众多云船一眼,而后询问:“都到了吧?各家可还有缺员?”

    这位最后注目的,是天河宗的十四艘云船。如论距离,天河宗是距离藏灵山最远的一处。

    见众人都是沉默,天河宗等人亦无言语,紫衣女子随后又问:“那么二试的规矩,可都已告知弟子知晓?我日月玄宗的门规,弟子们可愿遵循?”

    这句话,却是问日月玄宗的众人。

    见诸多灵师都无异声,那女人微一颔首,又面朝右侧几位,那同样身穿紫衣的灵师询问:“天色已然不早,不如现在就开始?”

    她却并不等这几位同意,直接灵能拂动,使下方的云雾,层层散开。只是须臾,就有一座巨大的峡谷,展现在诸人眼前。

    “这里就是千页峡?好大!”

    谢灵儿看着下面,那广达八百里方圆的巨大峡谷,兴致勃勃:“不知你我二人的灵居在何处?会不会在一起?”

    她很早就打听过第二试的详细,知道他们每个别院,每家宗派,都会分配有一个到三个村庄作为据点。

    天柱山的入试弟子,自是分配到一处的。可毕竟是有一千号人。位于各处村庄里的灵居,也未必就会在一起。

    张信闻言没答话,瞪了谢灵儿一眼。后者猛醒过来,然后也随张信,做出神情肃穆的姿态。随后他们二人,又听那位紫衣女子言道:“诸弟子听清!入门第二试的规矩,想必各位监考官,都曾对汝等宣讲过了,本座这里不再复述。此处只说一事,千叶峡内,灵药不得取尽,灵兽不得杀绝!如有肆意妄为者,不管你等是出身哪家,都必定重惩!轻则记过扣分,重则取消入试资格。”

    这句道完,那紫衣女子,才又再次化光离去。却并未回归那艘云船,而是直接飞往藏灵山的方向。

    谢灵儿仰着头,目送着那道金光远离,而后长舒了口气:“吓死我了,我刚才怎么就不长记性,又在法座面前说悄悄话?幸亏这位大人大量,没与我计较。”

    张信只听她‘不长记性’的言语,就知谢灵儿,先前在汇灵班就已吃过亏了。

    不过以这丫头大大咧咧的性子,倒也不足为奇。

    谢灵儿接着又满含艳羡道:“感觉这些神师法座,真是一个比一个气派!真希望有一日,我能够像她那样……”

    “那位是藏灵山上院的知事简倾雪,乃是门中自上官玄昊之后,最有望冲击圣灵上师的人物。其人威势,自是不同寻常。”

    皇甫诚也在看那道金光,目中显着期冀之色:“据说这次,那位简师伯打算在这次的弟子试中,招收三位亲传弟子。不知你我,是否能有此荣耀?能得这位的指点,必可省十载修行。”

    张信闻言微一摇头,径自往位于船首处行去。记得三十年前,他参加弟子试的时候也是如此,各种样的期待,各种样的憧憬。可三十年后,当他再次踏入日月玄宗的山门后,却是再没了这样的情怀。

    当云船降落时,张信作为武试魁首,是第一个从船上下来。随后他就见这下面,早有三位灵师等候了。其中一位身材发福,正是他的熟人王封。

    “你的灵居就分配在那边,四十二里外的那座山丘脚下。不但有云床灵泉,还配备有丹炉火脉,我去看过,灵脉强度至少三阶中等,这在千叶峡所有一等灵居中,算是最好的了,关键是那灵脉的属性,也刚好是主风次金。”

    那王封一边说着,一边将几枚令牌还有一张地图,送入到了张信的手中:“这一定是监考官,特意给你安排了,看来张师弟,已入了监考大人青眼。师弟你以后要是成为哪位法座的亲传弟子,可记得提携我这师兄。”

    张信闻言,眉眼中也顿现出了几分喜色。灵居的灵脉属性是主风次金么?这确实是个惊喜。

    他迫不及待的看了一眼地图,随后却眼神疑惑:“墨婷?”

    他发现自己灵居的左边不远,大约五十丈外的地方,正是谢灵儿的灵居,可右边那处,却是标上了那位墨大小姐的名字。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先前不是,可后来突然就改了。不过这句话,你知道就好,可千万别跟人说,”

    王封凑在张信耳旁偷偷的泄露消息,随后又满含同情道:“总而言之,你得小心了!墨家的势力,在藏灵山上院几可遮天。即便有监考官看好你,也未必就能拦得住。”

    张信以手按刀,回望那正在他身后方不远等候的墨婷,心想这墨家,看来果是要不依不饶了。

    他目光凌厉如刀,那墨婷却回以疑惑的目光,可随后这位,却又故作淡然的避开了与他对视,面颊上也浮起了可疑的红潮。

    张信不禁冷哼,心想这女人,莫非是在心虚?可这红晕是怎么回事?是兴奋么?记得之前在擂台上,此女斗志昂扬之时,似乎也是这般模样。

    可没等他想清楚,王封就又把一个大包裹,塞到了他的手上:“这些都拿着!看在以前你我交情的份上,我都给你挑了最好的。”

    张信此时的力量,已是常人的十倍。可当这包裹入手,仍感觉手中一沉。他知这里面是什么,除了锅碗瓢盆之外,还有两套被褥,以及日月玄宗的弟子服饰。此外各种样的工具等等,就比如提炼灵源的提炼石。

    第二试与第三试,其实可算是同时进行的。在这千页峡内,他们除了要努力修行之外,还要‘自力更生’。需得自己寻找食物,寻找水源,自己生火造饭,自己清洗衣物等等,

    而除了生活方面需要自理,他们还要面临灵兽与邪兽的袭扰,可能有丧命之险。

    虽说这千页峡内的邪兽,最高也只有三阶,可数量却是蛮多的。而负责监考的灵师,未必就能照顾得过来。

    再若是他们不敌这些‘妖邪’,身陷绝境,那也将被判定为失败。会被取消入试弟子的资格,提前出局。

    再还有,就是他几日前对谢灵儿说过的,不止要应对其他宗派弟子,更需防范自己人的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