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十二章 残酷二试
    “特级探险家勋章?那究竟是什么东西?我听你说过不止一次了。”

    张信一边随口问着,一边放目远眺。随着他脚下的云船,距离藏灵山越来越近,前方越来越多的云船,显现在他的眼前。

    这里的船,并不只是他们三艘而已,而是整整三百余。其中隶属日月玄宗的,只有六十六艘。

    日月玄宗的云船,每艘可携带三百余人,也就是总数二万二千名入试弟子,正合藏灵山上院辖下二十二家别院之数。

    至于其他宗派的人数,张信不知。那些船大小有别,很难判断数量。不过他估计这些船上的各家入试弟子,绝不会低于七万。

    可这还不是全部,此时仍有十五六家,因路远未能赶至。所有入试弟子的数量,合计达十二万之巨。

    “好多的船!”

    紧随在张信之后,谢灵儿也来到了船舷处。她先扫了一眼那周围密密麻麻的云船,随后又眼望下方。

    可惜这云船之下,一层层云雾遮蔽,一眼看去,只能见一片黑灰之色。

    “下面就是千页峡?这里看不太清楚。”

    “这是有意为之,是为免我们这些入试弟子,提前窥得峡内的灵兽与地形分布,抢占先机。”

    皇甫诚最近与张信‘形影不离’,此刻自也在场,闻言后笑着解释:“可其实无论那灵兽分布,还是这下面的地形,早已经泄露了。”

    “泄露?”

    谢灵儿吃惊的看着皇甫诚:“不是说这千页峡内的地形,每年都有灵师出手改动变化么?”

    “是如此不错,可问题却出在那些巡山堂与杂役堂的弟子身上。每年都有些胆大包天之人,偷偷售卖千叶峡的地图,以换取灵丹法器。”

    皇甫诚一边说着,一边从怀中拿出了一张纸,在几人面前晃了晃:“看看这个,就是我不久前入手的,保证精准度在九成以上。”

    说完这句,他又略含异色的看了张信一眼,一副就是不给你看,除非求我的得意。

    可张信虽是看不太清楚,若儿却有拍照之能。随着张信耳旁传来咔嚓一声响,那图就已显示在他的视界之内。且是清晰无比,大小可以调节。

    那若儿一边拍照,还一边为他解释:“特级探险家勋章,就是为鼓励探险家而设立的勋章啊,是联邦进入外空殖民时代后最高的荣誉。只有探查到适合于人类生存的星球以及大量稀有矿藏的探险家,才能获得。当初主人因沉迷网游,在联考中落榜,结果被你父母骂到狗血淋头。主人你气不过,说一定要让人刮目相看,就很任性的买了艘船,带着若儿一起去探险……”

    张信却根本没留神去听,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若儿投影在他视神经内的地图。只须臾之后,他的唇角就已微微挑起。

    “可难道戒律堂不管么?”

    旁边谢灵儿,正不敢置信的质问着:“就任由他们乱来?”

    “管不过来的!有资格提前入场查看的,并不只是日月玄宗一家,我们的人不卖,其他宗派的人也会出售。”

    皇甫诚摇着头,神情凝重:“且灵儿你,也不要太将戒律堂当回事,尤其是我们的第二试。之前在汇灵班时候,估计你就听说过吧?入门第二试与第三试,是最残酷最险恶的,也最黑暗。并非是你天资好,修为高,就一定能过的。”

    “不错!第二试与第三试,稍一不慎,就有性命之忧。什么监考官,戒律堂,灵儿你都忘了的好。需知那千页峡中,光是我日月玄宗的弟子,就有两万余人。可监考官与戒律堂的人加起来,才不到二百,他们未必就能顾得过来。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宗门。”

    张信已令若儿将那地图收起,此时也同样神色肃然的看着谢灵儿。他虽对皇甫诚这人不爽,却赞同皇甫诚方才所言。那些话,还是极有道理的。

    “第二试的规矩,想必灵儿你已烂熟于心?不过我之前也听说过一句,这千叶峡内,其实是没有任何规矩的。武试前十,灵测前十之人被淘汰,也是常有之事。”

    “怎么会这样?”

    谢灵儿眼神茫然,只皇甫诚与张信二人这么说,她还有些不信。可其实之前她在汇灵班的那些好友闺蜜,也都曾这样警告过。

    可这与她想象中的入门试,并不一样。

    “没有规矩么?这句我也听说过,大致是实情。”

    皇甫诚诧异的再看了张信一眼,随后继续危言耸听的说着:“在千叶峡内,我们不止是对付那些灵兽,还有其他宗派的人需要防范。这些宗门规矩更乱,有几家行事风格近于邪魔,甚至会刻意针对我们日月玄宗的人。他们的长辈也不管的,即便我们的戒律堂在事后警告追责了,也是用处不大。他们对自家弟子的处罚,也就是做做样子,不痛不痒,甚至还会奖励。”

    “就是如此。”

    张信也微微颔首,心想谢灵儿在汇灵班内,一定是深得众人喜爱。时隔二年半之后,这丫头居然也仍如此天真烂漫,真不知她这几年究竟是怎么过来的。

    不过想想灵儿的性格,张信也就释然。这个丫头,确实极易引人好感,旁人很难厌恶起来的。

    他雅不愿灵儿那纯洁如白纸的性情被污染,可这时候,张信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二。

    “可其实最该防范的,还是我们日月玄宗的自己人。据我所知,几十年前我们天柱山有一千入试弟子,可到最后,这千人中却只有二百零七名弟子留下。另有九十三个内门弟子的名额,被分配给了其他别院。灵儿你可明白,这是何缘故?”

    “如天柱山人数不够三百,那么多出的名额,就会被其他的别院均分!”

    皇甫诚接口道:“有人感觉自己可能通不过第二试第三试,就可能会想办法,让别人淘汰。似这样的败类,数量还不少。此外我们天柱山,甚至有可能似十几年前那次,被其他别院的人联手针对。所以进了千叶峡后,就暂时不要想修为进境什么的。可能你在里面成功生存到六个月后,就自然而然,拥有了内门弟子的资格。”

    说到此处,皇甫诚却又一笑:“不过灵儿你也无需太担心了,这次只需我们能够加入一个好猎团,以我们的天赋,这入门试还是不难通过的。”

    当天谢灵儿是神情晕乎乎的回到了她的舱房。显然是被入门第二试的种种黑暗,给深深震撼到了。按照若儿的说法,这是被重创了三观。

    张信倒不怎么担心,他深知灵儿的性格。这丫头估计等不到第二天,就又会斗志昂扬,活力十足了。

    他自己也没在船舷呆太久,只在外面看了片刻,就也回到了舱房。而之后这云船,又在这里停留了两日。

    到第三日之后,他与谢灵儿等人,才又被船上的监考灵师,一起唤到了船舱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