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十九章 贪多求全
    张信心想这位还是蛮敬业的,明显看出此人对他的态度很是冷淡,可却并没有应付了事。

    无论是大风诀,还是风华诀,都是中规中矩。而那金风玉露**,更是一个惊喜,他前世因没有金属性在身,对金系功诀并不甚解。所以这门功法,听都没听说过。

    古语中的金风是指秋风,玉露则是秋露的意思,在修行界中,又特指一种对于修行极有益处的奇珍。不过这里的含义不同,金风是对于金属性与风属性,玉露则是比喻,修行此功,可以得到那‘玉露’般的效果,。

    “那就大风诀与金风玉露**吧?”

    张信没怎么犹豫,就做出了选择。大风诀确实是他前世习练的功法,且被他推陈出新,在修炼过程中,不但完成了三次风属性的性质变化,风灵斩方面的增幅,也达到了九级。

    按说他都已会了,是无需再兑换的,可张信总得给旁人一个解释。他一个广林山遗民,到底是从何处取得的大风诀?

    “此外据我所知,武试魁首还可挑选两门中阶功法?”

    那老者的眉头,却顿时微蹙:“是有这规矩!可你灵能强度太低,如今也才刚开始正式修行。贪多求全,并非好事。”

    这既是指之前的大风诀与金风玉露**,也是指后面张信索要的两门中阶功诀。

    张信则笑:“可我这次,都未必能通过第二试。现在不要,岂不是亏了?总之先拿到手,日后要被淘汰下来,在外门中也好修行。”

    “原来如此。”

    那老者仔细想了想,感觉张信的道理无误,不过他却为难起来:“这也可以,可适合你的中阶功法,我不好推荐。其中最低的修炼要求,也得十点的灵能强度,且多半对你元魂无益。”

    张信却未等这位想清楚,就直接问道:“我听别人推荐过两门,一为‘狂风烈斩’,一为‘万象通明录’,后者我只需前半本就可。”

    狂风烈斩,也是他前世修行的法门之一。复生之后,张信并不打算在修行路上推陈出新,而是打算再走一次前世的道路,并且更进一步,登峰造极。虽说这冒了些风险,可能被仇人怀疑,可却省时省力,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恢复自己前生的实力。

    且张信也有信心,没人会想到那个上官玄昊,会重生在这具凡人的身体内。更不会有人想到,昔日酷爱御剑术的上官玄昊,会将自己的本命灵兵换成一口刀。

    而至于万象通明录,则是他临时想到的。万象通明是十二战境中的第十一战境,仅次于第十二境元神入道。是指灵修将一系术法,推升极致巅峰之境,从而做到一法通而万法通,通明世间万法。

    而这万象通明录,就与那‘万象通明’之境,有些关联。修行此功之后,战境无需到万象通明,就可兼顾‘万法’。无论是那金木水火土,还是那兽幻灵咒之类,都可借助这‘万象通明录’的修炼,完成性质变化。

    不过兼顾与面面俱到,也通常意味着平庸,所以在藏经堂内,这本经卷已蒙尘多年。日月玄宗的弟子,很少会去翻阅。

    而上官玄昊之所以知道,是因他通读古人史料时,知晓这门万象通明录,是人族最古老的功体之一,也是那些古代灵师们,必修之法。

    因日月玄宗将万象通明录,划分为高阶。所以张信这次只能兑换前半本,只是半本的话,那也可算是中阶功法的范畴。

    “万象通明录么?”

    那老者的眉毛已开始打结,显然这个名字,他都没听说过。不过他随即就手握着玉简,瞑目入神,片刻之后就微微颔首。

    “藏经堂的名录中,确有此书。不过这万象通明录与狂风烈斩的抄本,却需十日之后,才能给你。你也需立下灵诫,不得传于外人。”

    张信毫不觉意外,哪怕是传功堂的长老,也不可能将所有中阶功法的抄本。时时刻刻都带在身上的,这都是由日月玄宗的本山那边调配。

    而随后白发老人,又将一排玉简,摆放在了张信的面前。

    “六个月后第三试的规矩,你该当清楚?可需我为你解释?”

    张信扫了那些玉简一眼,只见上面赫然有着‘初阶灵法大全’,‘初阶灵能感应’,‘初阶炼器法’,‘初阶织造法’,‘初阶炼药术’,‘初阶驭兽术’,‘初阶提炼法’,‘初阶奇门遁甲’,‘初阶太乙神数’,‘初阶紫微斗数’等等字迹。

    六个月后的第三试,就是入门试的最后一关。而这一试,考校的是‘一技之长’。

    那时所有擅长斗战的弟子,可以参加第二场武试,合格之后,就是日月玄宗的内门弟子了。

    可如你在斗战方面不太擅长,那也无需灰心,什么炼器,织造,炼药等等,甚至会看面相,观风水,观星象也行。只需有一样天赋达标,能够有益于宗门,都可被选拔入日月玄宗。

    张信扫了这些玉简一样,然后就陷入迟疑。他前世的话,倒是很擅长提炼法。而所谓‘提炼’,就是斩杀妖邪,再从其尸躯之内提炼‘灵源’,那是炼丹炼器都需用到的重要素材。偶尔还会提炼到一些奇异的材料出来,收获些意外之财。

    这提炼术,也最适合擅于斗战的灵师。一个人只要战力不低,又有一手不俗的灵能操控,就不难赚到盆满钵溢。

    可张信心想自己既已重生了,那就不能跟前世完全相同。

    前世他除了提炼法之外,对于那炼器术与驭兽术,也蛮感兴趣的,甚至研习过一段时间。尤其后者,张信一直都想修成,却不得其门而入。

    他以前有一位好友,曾捕捉了一只高阶灵兽当坐骑,让他很是艳羡。那只灵兽不但战力强悍无比,且能日行六千里,真是羡煞旁人。不过驭兽术的修行,可不简单,难度甚至超过了修炼兽系功法之人近倍。

    而随后张信又想到了若儿,这个器灵在器物炼制,衣物织造方面也有着很特殊的才能。或者自己,也可往这方面发展看看?

    不过想起叶若,张信就觉古怪,这个丫头,已经很长时间没与他说话了。这五天来都在沉寂,也不知在捣鼓些什么。

    没有若儿在身边问东问西,他居然都感觉有些不习惯了。

    摇了摇头,张信收起了这些奇怪的念头,然后很是认真的对身前老者道:“那就一样来一份吧?”

    白发老者微一愣神,下意识就欲张口劝说,可随后却又止住,只一声轻叹:“年轻人啦,这个想学,那个也想学学看,结果往往一事无成。张信你战境天赋不俗,可要想在灵师道上有所成就,却需好自为之。”

    之后他却仍是把所有的玉简,还有那大风诀的抄本等等全数打包,一把塞给了张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