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十八章 玄昊党人
    张信知晓皇甫诚与谢灵儿二人在想些什么,却全不以为意。

    早在他测试完主属性之时,他就已看多了这样的神色与目光,或是嘲讽,或是怜悯,或是不屑。

    身为武试魁首,他的灵能属性,自是被众人瞩目。可现在的这份成绩,显然是让很多人感觉‘满意’了,甚至是轻蔑。

    可张信自己却自我感觉良好,有了前世上官玄昊的一阶风属性对比,他是真觉得自己现在的风二金一,已经很不错了。

    现在的他,有着前世的积累,又有了今生的天赋,成就没可能会低于前世。既是如此,那有什么好沮丧的?至于旁人的目光,又何需去介意?

    昔年上官玄昊在初入门时,也被人笑为灵痴,轻视有加。可他终究还是在不到四十之龄,登顶神师法座,得以居高临下,俯视昔日众多同年弟子。

    且他现在,更在乎的是之前测试灵能属性时,所发生的奇异变化。

    张信感觉有必要再检测一次自己的灵能属性,可那块测灵碑,今日之后就会被移入天柱山别院的库房,他要想再接触的话,就只能等一个月后的二次灵测。且那一时半会,也看不出什么,

    他思来想去后,感觉最好最快的方法,还是自己自力更生。而如今也只能寄望于天柱山的第二试地点,仍是那处所在。

    而此时张信不知的是,人群中还有两人,在凝神注目着他的身影。

    “风二金一么?灵能强度也只是下等,看来他的灵师天赋,真不是一般的差。”

    墨宫一阵摇头,转头看着自己的堂姐:“我看他,只怕都过不了第二试。”

    “区区灵能天赋,何足以论英雄?”

    墨婷面上则微微含笑,螓首轻摇,“风二金一,其实已很不错了。还记得昔日那位上官玄昊,最初时也只有一级的风属性。可后来如何?三十年后,上官玄昊以五十七级的风灵斩,独步天下!据说广林山崩塌之前,他随便一道风斩,就可削平一座山峰。张信他的灵能属性,至少比之上官玄昊,还要更强些。”

    墨宫闻言后一语不发,心中则不以为然。忖道似上官玄昊那样,能够以‘灵痴’之身崛起的,一千年里能有几位?

    他堂姐将此人与上官玄昊对比,实是太高看他了。

    而此时他又听墨婷问道:“可已查清楚了?那武魁奖励,到底是谁给他换的天元炼血丹?是监院,李光海,还是王纯?总不会是我父亲?”

    “是李光海!”

    墨宫淡定答着,面上似笑非笑:“不过我们墨家里面,有人怀疑李光海这次,可能是动用了玄昊党的资源。”

    “他出身戒律堂,却可能是玄昊党人?”

    墨婷吃了一惊,随后也笑了起来:“这可真有意思!是真的话,那就很有趣了。”

    “确实有趣!”

    墨宫也微微颔首:“他是三年前广林山惨案后不久,被调出的戒律堂。如果这位真是玄昊党人的话,那就说明上官玄昊叛门之事,很可能真是子虚乌有,遭人诬陷。”

    “只是有此可能!如若这位真是知晓了什么内幕,那么戒律堂的那些人,必不会对他如此放任。三年前的广林山,依旧是个谜团。”

    墨婷微微摇头,神色复杂:“我不知那上官玄昊,是否无辜。”

    她昔日,可亦是上官玄昊的崇拜者之一。

    “我倒不关心这个,只知玄昊党人有了他的加入,必定会军心大振不可。”

    墨宫一声叹,语气意味不明:“最近玄宗里面,那些玄昊党人,是愈发的势大了。”

    墨婷再未说话,只微微颔首。玄昊党人的所作所为,她倒是颇有些好感的,甚至一度有过加入的念头。那些人虽是上官玄昊的拥趸,可这三年来,玄昊党除了四处宣传与制造不痛不痒的骚乱之外,就没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且对那些广林山的幸存者多有照顾,并不敌视。

    可问题是,如今有越来越多的灵师混入了进去,渐有鱼龙混杂之势。天柱山别院内很多人都在担忧,这个门中新近崛起的势力,会为某些别有用心之辈所用。又担心门中上层,会全力清肃,引发门中动荡。

    对于地处日月玄宗边境的天柱山别院而言,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此时玄宗本山的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在这边,引发狂涛骇浪。

    不过这都与她无关,身为还未入门的入试弟子,去想这些完全是自寻烦恼。

    所以接下来,墨婷直接就将话题扭回:“堂弟,你说我该怎么接近他才好?以前做得太过分了,现在再凑上去,只怕他不会搭理我。”

    墨宫闻言,则是面色发青,首次认识到,他堂姐这次,很可能是认真的。

    这时候,他是宁愿与墨婷再讨论一下那玄昊党人。

    可随即他视角的余光,就望见了几个熟悉的身影,顿时心中一动,计上心头,

    ※※※※

    灵能检测完成之后,就轮到了修行功法的挑选。传功堂的二十位灵师,会根据各人的灵法天资,推荐几门合适的功法,任由入试弟子挑选。再如看得顺眼的话,这些灵师还会给予一些特殊的指点与建议。

    这个待遇,墨宫墨婷与司马长生,皇甫诚,谢灵儿等人,都享受到了,张信却无此机缘。

    为他推荐功法的是一位七阶灵师,白发苍苍,容颜枯瘦。这位看了张信的灵测结果之后,就一阵摇头。面上虽不显什么,可张信却还是发现了这位眼中暗藏的惋惜与遗憾。

    “风二金一么?那么你之前修行的,是何功法?”

    “回大人,弟子所习是养神经!”

    张信恭谨的答着,日月玄宗的人,素来都对传功堂的灵师尊敬有加,上官玄昊亦不例外。

    尽管他明知眼前这位,并没能力教他什么,却一样是不敢怠慢。

    “养神经?原来如此。养神经在宗门三大基础功法中,最是中正平和。你元神受创,习之有益。”

    那白发灵师微微颔首,随后略略思忖,就开口道:“我推荐你习练大风诀与风华诀,又或金风玉露**。这三门都与养神经一脉相乘,可以温养元神。大风诀专攻风灵斩,修成之后,不但可使你的风属灵能发生两次性质变化,更可使你的风灵斩威力大增,最高可达六级的增幅。昔日的上官玄昊,就是习练的这门功法。而风华诀,在灵能修行方面,虽不如前者,却正可配合你的体术。至于金风玉露**,则是风金二系同修,无论是之后的性质变化,还是灵能增幅,都还算不错。你还有一阶的金属性,可在你风术有成之前,我建议你还是先专攻一系为佳,如欲兼修金系,那么金风玉露**是最佳的选择。关键是此功,能以金风生玉露,对你元神极有益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