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十九章 必败无疑
    “原来你知道?”

    张信目光中,满含讥诮:“那么灵儿莫非以为,以你的天资,只要够努力,只要够拼命,就能够追得上他?”

    谢灵儿闻言似有不服,却终是一言不发,

    “你追不上的!更可能是你在半路,就送了性命。要么是死于妖邪之手,要么就干脆是修行不当,走火入魔。要想复仇,那就需耐得住性子。猛虎狩猎前,亦需潜伏爪牙忍受。”

    时间有限,张信不打算说太多,可说的话,却一句重过一句:“你该跟皇甫诚他学一学,赢不了的话,那就没必要硬撑。这世上比你强的人,不知有多少。”

    这句话,换来了皇甫诚不满的一声轻哼,可张信却没理会。

    “我知道了啦!灵师最重要的一个素质,就是有自知之明是么?要以保命,为第一优先。”

    谢灵儿咕哝了一声,随后就又顺势说道:“所以与墨婷的决赛,信哥哥也还是放弃吧?你是哥哥,就该以身作则。她所有灵术都能免印,根本就赢不了的。”

    张信闻言,却又一阵笑:“正因有自知之明,才必须战上一场。灵儿,哥哥我再教你一句,以后嫁人了,可千万别对丈夫说这样的话。男子汉,听不得别人说不行!”

    说完这句,他又一拍刀鞘,大步往前行去:“既已万事俱备,那就出发吧,看哥哥为你报仇。狂刀的刀,已饥渴难耐!”

    后面的谢灵儿,顿时一阵错愕,正想说什么,却见张信已经走远了。谢灵儿急忙迈步,追了上去。这个时候,她是恨不得将张信直接打晕。哪怕是缺席决赛,也好过在擂台上,被那墨婷重伤。

    ※※※※

    当张信三人抵达演武场时,这里早已是挤满了人,周围各个高处,也都是摩肩擦踵。

    不但那一千名已经取得资格的入试弟子,都尽数在此,还有天柱山许多的低阶灵师,也同样赶来观战,总数有三五千人,

    张信心知缘由,墨家的势力庞大,不但横跨数山,在日月山那边,也有着不小的势力。那墨婷身为墨家嫡流的大小姐,又是这一届汇灵班的前三位。这位家世显赫,更兼天赋不凡,日后必定前程远大,自是受万人瞩目。

    不过张信,也非是妄自菲薄之人,相信今日的盛况,也有自己的一分功劳。

    此时那位墨婷,已经在台上等候着,一身气质虽是清冷,可当这位望见张信之后,那目光里却似有火焰在燃烧,灼热逼人。

    就正如其言,此女对这一战,期冀备至!

    张信到了之后,也不打算拖延,直接登台。而当他一路往内行去时,就听旁边的议论声不绝于耳。

    “这就是张信,那个自号狂刀的家伙?”

    “狂刀?呵呵,这可真不知羞!只有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才喜欢这样没羞没躁。”

    “年仅十八,就已掌握第二战境么?虽说还只是刀术,可日后转修灵法后,还是会比普通人更快进入意发并进呢!”

    “可我听说他灵能很弱的,登灵梯都差点过不了。”

    “其实没必要来看的,那位墨大小姐光只一个灵压术,这位估计就已应付不来。”

    “这个我不清楚,不过墨大小姐应该是嬴定了吧?她虽还未达到第二战境,却有灵术免印的天赋。任何灵术都要比别人快上一线,那也不逊色于意发并进了”

    “我只关心,这个狂刀,输得有多快。”

    张信都没理会,排除开了所有杂念,一步步登上了演武台。然后隔着十丈距离,神色傲然的与墨婷对视,

    “今日我狂刀,如约而至!”

    “只是守约可没用,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墨婷以手按剑,目如刀锋:“输得太快的话,还是会让我失望。而让我失望的后果,你负担不起,”

    “输得太快?这是在说你自己?”

    张信一拍刀鞘,灵能激荡,瞬使那长刀出鞘,翻飞而起:“狂刀的刀下,从无十合之敌,不知你能撑过多少回合?”

    听得这句,台下观战之人,不禁都张大嘴,一脸的吃惊。心想这位,可真够狂的!居然敢跟那位墨大小姐说,能撑过多少回合?

    “看来很有自信?这是好事!”

    墨婷倒没怎么在意张信的言辞冒犯,她上下看了张信一眼,感觉这位与昨日见面,似乎有了些不同。可看了数息,也没能观察到张信的不同在何处,大约是人变黑了些?

    微摇了摇头,墨婷就又收回了视线:“你既已到了,那就无需再等,提前开始吧!”

    那裁判却未立时同意,他转过头,先远远望了那位‘监考官’一眼,得到后者示意之后,才问张信:“墨婷请求提前开始,张信你是否同意?”

    “求之不得!”

    张信以长刀秋澜,遥指墨婷,一派豪气干云:“吾手中之刀为天下利器,名为‘秋澜’,刀长三尺九寸,净重九斤七两,能吹毛断发!汝小心了,这一战,狂刀亦不会手下留情,”

    墨婷懒得搭理,用目光逼视着裁判。后者却依然稳健如故,先道了声‘准备六十息’,就又默默等候着。

    而此时数十丈外,王纯则正有些诧异的,看着张信。

    “他吃什么丹药了?灵能增长得好快!”

    李光海亦目透异泽,他也同样感应到了,那张信的灵能增长。

    如只是单纯的增长,还不足以使人惊奇,身为监考官,他知道谢灵儿,为张信借来了一些丹药。二人同是出身广林山,又一起共患难过,情分自是不同寻常,

    可让李广海吃惊的是,在灵能暴增之后,张信本身却似未有半点不适。

    这不合常理,哪怕是神魂正常之人,此时也该不堪重负了。

    “应该是用了升灵丹,可能此人,是有什么特殊天赋?”

    李光海决定日后稍加关注,灵师天赋千奇百怪,其中有后天形成,也有先天就有,可似张信这样的,无论先后天都是极少。

    “天赋么?”

    王纯摇了摇头,随后又问:“你觉得此战,胜负如何?”

    “胜者自然是墨婷。”

    李光海答得毫不犹豫:“你不也是如此以为?”

    “我倒希望他能创造奇迹,将墨婷击败,可现实最是残酷不过。”

    王纯一声轻叹,随后又语气婉转的说道:“此子与谢灵儿不同的!”

    他昨日曾向监院申述,准备请另一位掌握第五境‘灵能入微’的高阶灵师坐镇,可却被监院驳斥。

    如今无奈,只能指望李光海,莫要再袖手旁观。

    李光海却不理会,只目望着张信,心想这何尝不是自不量力?这样的人,哪怕真的成了灵师,也是活不下来的。还不如早早下山,能够活的更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