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十章 刀发如狂
    此刻在距离擂台不远的另一处,谢灵儿则正是眼神自责懊恼的,看着擂台上的张信,一双小拳头死死的紧握,指甲深深刺入到肉里,

    她没想到,信哥哥今日居然真的打算应战!

    这是因为自己么?听那天信哥哥的语意,分明是不打算与墨婷比试的。结果今日,却说要为她出气?

    这都是因为自己气不过,不自量力想要在擂台上击败墨婷。当时是想自己如能使墨婷败北,那么之前她的那些威胁,也就无效了吧?可现在想,自己实在太天真了。

    可信哥哥也真是的,自己都不在意了,他干嘛还要硬顶上去?

    “你也不用太担心了,那墨婷还是有分寸的,至少不会取他性命。”

    皇甫诚在旁边安慰着:“且还有两位医护堂的九阶灵师坐镇,有什么好担心的?其实以他的情形,输了也好。灵师如不能在四十之前达到四阶,寿命会远比常人短暂,少有活过五十的。他成不了灵师,反倒可多活几十岁。”

    谢灵儿听在耳中,却益发的担忧起来,一阵心浮气躁。她才不想张信输,也不想信哥哥被送下山。

    思及此处,谢灵儿又开始后悔,刚才自己既然有将信哥哥打晕的念头,为何就没能施行?

    也在这时,那位裁判挥动手中旗帜,示意比试开始。

    墨婷立时拔剑出鞘,而仅仅一个呼吸,她的身前就有一面灵璧盾生成,更有六条锁链从身周探出,直指十丈之外的张信。

    张信的反应也不慢,迅步向前,亦是短短数息内,就跨越八丈之距。他脚步变换,似神鬼莫测,使那几条灵能锁链,都落在了空处。

    之后就在墨婷两丈外绕步游走,此时他不止是需要规避那些锁链,还要躲避墨婷打出的灵光斩。尽管步法从容,形势却间不容发,动作稍慢片刻,就可能被那灵能锁链纠缠。

    “看来你灵能增长的不错,之前也保留了些实力……”

    墨婷定立在那面‘灵璧障’后不动,只目光跟随着张信的身影。

    她的灵压术早就施展了,却并无作用,显然张信的灵能,已提升到了一定程度,并不畏惧她的灵压。

    至于保留实力一说,则是源自于张信展现的身速与步法。她能感觉得到,张信的身法明显比之前更为迅捷,快了至少八成左右,这绝不可能是临时修成。还有那步法,应是‘云龙变’,可她之前也从未见张信施展。那步伐谈不上娴熟,却已能用于实战,显然也非是临阵磨枪能够练成。

    可墨婷依旧好整以暇,从容应对。神情姿态,这好似是置身事外之人,而非是这场比试的一方。

    整整十几个呼吸之后,形势依旧如故。墨婷的灵术,依旧不能捕捉到张信的身影,而后者也仅在两丈之外转圈,未曾再接近一步。

    墨婷微微蹙眉,心想张信,难道是准备消耗她的灵能?可她心内,随即就又平静下来,继续以不紧不慢的速度,施展着灵术。忖道对面这位,如真有这样的打算,那么她会让他后悔的。

    张信的‘云龙变’,确实变化多端,且并不墨守成规,动作忽快忽慢。可她已感觉自己,渐渐追上了张信的节奏。最多半刻,她就可将此人的虚实,一览无遗。

    可也就在这刻,墨婷有些讶然的望见,那张信的身影,突然动了!且不动则己,动则如雷霆猎豹,声势万钧!

    仅仅只一瞬,他人就已临至墨婷的身前。随后刀光劈下,势能开山,迅如闪电!

    “夜半狂歌悲风起!”

    这一刀,不但使墨婷完全无法反应,也只仅仅一击之力,就已将那层灵璧障,劈斩开来!此情此景,使得擂台下方,响起了无数的惊呼声。

    “居然只一刀?我莫非看错了?”

    “那可是二阶强度的灵璧盾!”

    可墨婷的眼眸,却反而兴奋起来。正是如此!她要的就是这个!自战起之后,她是首次从张信的身上,感受到了压力。

    “来的好!”

    墨婷几乎只动念之间,就又有一面灵璧盾生成。随后手中之剑,配合一道临时生成的灵光斩,悍然反击。

    她能无印施法,故而自灵能外放之后,并未就此放弃武道。此时那剑刺出,赫然也带起了一阵嗡然剑啸。

    可这剑却刺在空处,张信已经横移到了她的左侧。

    “雨横风狂三月暮!”

    一片的雪亮刀光闪动,不但劈断了这边的三条灵能锁链,也将那第二面灵壁盾,再次一刀劈碎。

    墨婷心中微惊,不过她依旧从容,往后稍退了一步。而其身前,无论那灵璧盾也好,还是灵能锁链也罢,都再次复原如初。

    可张信的刀,也不依不饶的,再次追斩而来。

    “狂歌击浪震天门!”

    又是一刀,使那灵璧盾轰然粉碎。而张信的笑声,同时响彻擂台。

    “这是第三刀!不知汝在我狂刀刀下,能撑上几合?”

    墨婷眼眸微沉,再次往后退出一步。手中剑光横扫,令对面的身影,不能欺近。也在这刻,她的眸中闪过了一道奇光。

    这是灵视术,可惜张信早已有备。掀起一片刀光雪亮,将她的‘灵视’遮蔽反射。

    而后那刀,又从不可思议的角度,直捅了过来。

    “第四刀,一霎狂云惊雨过!”

    墨婷无奈,只能再往后退。可她没想到的是,这仅仅只是开始。之后张信又连续五刀,使她连退五步,脚步渐显不堪狼狈。

    张信自号‘狂刀’,而此时其刀术,也确然是狂猛霸烈,势如狂潮般汹涌澎拜!

    无论墨婷施展什么样的灵术,灵璧盾也好,灵能锁链也罢,都是一刀而碎。手中之剑勉强与之交击三次,可那回馈而至的猛烈刀力,却都使她的身躯,几乎失去平衡。

    而那狂风暴雨般将墨婷遮蔽的刀影,也使擂台之下近千位入试弟子,近两千位灵师,都是一阵哑然无声。

    “这刀,果然是狂的很!居然霸道到了这个地步。”

    “此人厉害,居然能反过来,将墨大小姐压制……”

    “该死!我刚才居然感觉这家伙,不愧‘狂刀’二字,真是日了狗。”

    “也不知墨婷她,能否撑得住?”

    “应是无妨,听说这位墨大小姐的灵脉悠长深远,体能也很不错,持续力是这次汇灵班的第一人。”

    “这已是第九面了,未免也太夸张了吧?那可是二阶等级的灵璧盾,居然也能连续一刀劈碎,这人的力量,强到了什么地步?”

    “不对!除了第一刀,他是全力劈斩之外,其他都已留了力量。这个张信,他已看穿了大小姐那灵壁盾的弱点了。”

    “这不是更可怖?”

    “确实可怖!你我拿这灵壁盾毫无办法,可在他眼中,却是千疮百孔。这想必就是第二战境,与第一战境间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