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发在意先
    “墨婷她怕是要输!”

    王纯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擂台上的两道身影。他没想到战局,会以这样的方式进行。

    “这是完全被压制了吧?早就听说过凡人的武者,如能修炼到登峰造极,则能与三阶灵师抗衡。可这家伙,还未满二十。”

    且这三年中,此人有大半时间都躺在床上昏睡不醒。

    “不会!”

    李光海眼中亦闪过了一丝惊异,可却依旧淡定如常:“刚不可久,张信刀势虽然狂烈,后力却已不继,最多只能再斩七刀。墨婷的情形虽是狼狈,可灵能量却依旧可观,不愁匮乏之虞。且始终还保留后手,未曾施展。”

    还有一句他没说,那墨婷已经在张信的压力下,接近到了意发并进的边缘。

    可能也无需七刀,可能三到五招之后,这位的战境就可能突破,那时的形势必将逆转。

    这张信的武道,确实强到了可与一阶灵师并驾齐驱,可却终将成为那位墨婷的磨刀之石。今日这一战,也终将成为墨婷攀登更高境界的食粮。

    不过他改变看法了,看来张信此人倒也不算是自大,而是确有资格,与墨婷放对。

    擂台之上,墨婷却已没了最初时的从容淡定。她在张信的刀势逼迫下,已经连退了十五步,已经接近到了擂台的边缘,并且足步踉跄,几乎就要失去平衡,摔倒在地。

    心知此时她如再往后退,那就必是败北之局。墨婷猛地一咬牙,此时竟不退反进,身往前踏。手中之剑则脱手飞出,在灵能驾驭下,嗡然翔空而起。带起了一片璀璨剑影,进袭身前三丈之地。

    此举顿使擂台之下,一片的惊呼之声。

    “御剑术?”

    “原来还藏着一手,这个年纪,居然就能驾驭灵兵了?”

    “这个墨婷,还真不愧是墨家嫡流。”

    “毕竟有着施术免印之能,她不会才奇怪。这等天赋,要学御剑术,实是再方便不过。”

    “看来这狂刀,还是得输呢!”

    那剑光所指处,狂如张信也不得不暂时退避,可也在这刻,他的眸中,却反是现出了轻松之意。连续九刀,完全不惜体力,他终于等到了这刻到来

    脚下蓦然往旁一踏,张信的身影,似如云龙闪现般,挪移到了墨婷的左侧。

    这使墨婷眼神微凝,不过她只念动之间,就已将那灵璧盾,也移到了左方,拦在了张信的刀前。

    可下一霎那,张信却又是一个滑步,完全没有预兆的来到了墨婷的右手处,同时带动着刀势,直斩她的右肩。

    而这样的变化,非但未损刀力,反而是更显沉猛霸道。

    此时再挪移灵璧盾,已经来不及。墨婷手掐灵决,瞬使那剑光偏折,猛然回斩身右。

    可她才刚完成这一步,就听的擂台下方,传来了一阵‘小心’,‘不对’的呼声。

    墨婷自己也同样变了颜色,她已看出。眼前的这个‘张信’,分明只是一具停留在原地的残影。

    “云龙三折!”

    也称云龙三现,是云龙变这套步法中,最极致的奥义!

    可此时她虽已明白,却再无力应变。张信的身影,已到了她的身后,

    “第十刀,杀却三尸阴鬼尽!”

    可就在他话音道出之前,那长刀‘秋澜’,已经从墨婷的身后捅入,再从胸前透出。错非是墨婷最后勉力避开了些许,这一刀几乎就直接穿透了她的心脏!

    而张信,则是又一阵大笑:“刚好第十刀!看来你墨婷,终究是没能在我狂刀刀下,撑过十刀。可惜,可惜!”

    墨婷定立原地,想要说什么,可因肺部被秋澜捅穿,完全说不出来。张口之后,就是一口鲜血涌出。

    在擂台旁坐镇的两位九阶灵师,已经纷纷闪至。张信倒也不为已甚,立时拔刀,任由这两位为墨婷疗伤。

    而此时周围整个一里方圆地域,都是一阵鸦雀无声,落针可闻。直到那裁判挥旗,确认张信获胜,周围才一片轰响。众人或是惊呼,或是议论,声音响彻了这擂台左近。

    “居然赢了?”

    谢灵儿同样难以相信,她特意用手掐了掐自己的脸蛋,才确证眼前不是在做梦。

    然后她就开心的笑了起来,看往张信的目光,又多出了几分崇拜与炽热。心想信哥哥他,原来不是信口开河。

    皇甫诚亦是愣怔了半晌,才清醒过来。他的面色,已经有些发青:“这个家伙,他竟然……”

    忽然似想起了什么,他的目中微显异泽,竟仿佛是在幸灾乐祸:“我看他是完了!竟然将墨家的大小姐伤到了这地步,墨家岂会善罢甘休?”

    墨宫与墨婷,一个旁支,一个嫡流,份量可是截然不同。

    谢灵儿却没理会,继续痴痴的看着张信,神情呆愣。

    ※※※※

    “竟然赢了……”

    此时的王纯,也同样在小声的呢喃着。直到半晌之后,他才回望李光海:“这与你说的不一样。”

    “是我料错了!”

    李光海却是一双剑眉深锁,目光则定定的看着张信。

    他料到墨婷,藏着一手御剑术。却没想到这位,也同样有着保留。再思及战起后的一切,其实已可见征兆。那个张信,分明是早有预谋。

    在墨婷身周绕圈,是为试探她的灵术施展频率与战境水准;而最后的杀着,则直到将墨婷的御剑术逼出之后,方才施展。

    让他疑惑的是,张信的云龙变,明明还不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可为何却能掌握云龙三折?

    不过想及张信的‘身世’,李光海也就压住了惊奇。

    他曾看过一些有关于张信的信息,当日将张信与谢灵儿二人救下来的那位灵师,曾在事后给宗门的报告中提起过。怀疑张信被救下之前,曾经独自斩杀过两头二阶邪兽。

    此事并不被宗门重视,认为是天方夜谭。可他此时却在想,这说不定是真的。

    世间无论何种修行,都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张信时昏时醒近三年,武道上不可能有什么进展。那也就是说,这是退化?

    从三年前可斩杀二阶邪兽,到现在的勉力与一阶灵师抗衡,是退化到了这个地步?

    这般想来,就很可怖了。

    此子的灵师天赋不怎么样,还不如常人,又兼元魂受损。可在斗战方面的才能,却委实是让人吃惊。

    “好一句料错了!不愧是八风不动李光海,这个时候,你居然还能淡定至此。”

    王纯有些气闷的笑:“那谢灵儿受伤断臂,你坐视旁观的理由,倒还说的过去。可今日又是怎么回事?对那墨婷竟也是一样袖手不理。这次那墨家的人,估计不会善罢甘休。”

    “我其实已准备出手了,可却慢了一步。”

    李光海神情古怪,口里也在说着让王纯意外无比的话:“可那张信的战境,很可能已到了发在意先。”

    只论出手时的速度,战境第三境‘发在意先’与第九境‘法天象地’,并没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