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十八章 万事俱备
    张信直到日上三竿的时候,才苏醒了过来。他意识先一阵迷糊,随后就爬起了身,看向了自己的身躯四肢。

    当即就发现他那身接近玉白色的肌肤,已经稍稍黯淡,接近于正常人的色泽。

    这使张信惊讶不已,他修炼的淬玉诀,只有到大成之后,返璞归真的境界,才可能出现现在这情况。

    而此时叶若,依然立在床边,正眼神怪异的看着张信,既有担心,也有惊奇:“主人你没事吧喵?昨天好吓人,若儿担心死了。”

    “我好得很!”

    张信感觉自己前所未有之好,他正仔细感受着自己的身体。发现不止是自己那一身暴增的气力,便是那巨幅增长后的灵能,也同样再次归入他的控制之下,且更胜于前。

    这点大出他意料之外,张信原本以为那‘三百七十五号x基因’,只对他**有作用。

    可惜的是他还无法做到灵能外放,否则他的灵能掌控,定可接近到战境第五阶灵能入微,

    “我昨天已仔细分析过了喵,应该还是飞船穿越虫洞的时候,出了问题。”

    叶若神色消沉黯淡:“一定是当时船内的基因库,没能完全隔绝虫洞里面的辐射能,让主人的基因链受到影响,出现了未知变化,让部分基因片段发生变异了。然后若儿在为主人培育备用克隆体时,也没有发现。呜~若儿真蠢,早就该想到这可能的。”

    张信倒是没什么感觉:“现在不是很好么?难道我现在,有什么不对?”

    他发现这基因解锁之后,并不似若儿说的,只有微小的提升。

    他感应后的结果,是肉身力量在原有的基础上,增长了至少两成,还有灵能,也增幅了一成半,且更显精纯,这可极是难得。

    尽管这增长也不多,可却也是个小小的惊喜。

    今日这一战,他更有把握了。哪怕是真的一阶灵师,他也有办法将之轻松斩杀!

    “暂时也没什么不好的地方,若儿扫描过了,现在主人身体棒棒的,是最好的时候。不过还要再观察一阵,才能知道有没有后续的影响,此外基因库也得更新,重新认证。而且……”

    叶若柳眉略蹙,轻咬着手指头:“主人周身的时空系数,好像有些不对劲,不太稳定的样子。若儿检测过,发现源头似乎是在主人的脑电波。”

    “时空系数?”

    张信目中现出迷惑之色,可他随即就收起了追根究底的想法,直接问结果:“这什么时空系数,会影响我身体么?”

    “这倒不会!”

    叶若摇头:“只是主人以后,可能感觉时间的流逝,还有空间感,会出现些许异常。这种事以往从没有过,资料库里也没有,若儿也不太明白。”

    “那就继续观察,有什么变化的话,再通知我。”

    张信听着感觉玄乎,可他见叶若,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也就不去在意,径自从床上一跃而起。

    随后张信先是伸展了一下四肢,再挥舞了一番长刀秋澜,竟用这刀在身前空中,带起了一片残影。

    张信不禁唇角微挑,眼现满意之色。这稍试身手的结果,是远比他想象的还要更好些。

    体内每一寸肌肉,每一分气血,他都能如臂指使。手中的刀,亦是驾驭自如。甚至随心所欲到,让他感觉自身的战境,已无限接近于发在意先

    再在这室内的狭窄空间,稍踩了几下步法,张信顿时就已心中有数,完成云龙三折全无问题。

    这‘云龙变’的精华,本需一定的技巧才能学会,可张信感觉,现在他只凭自己的身体素质,也能够办到。

    “这基因锁药剂,可真是奇妙……”

    张信一声惊叹,随后又问:“若儿,我记得你说过,这只是第一阶的基因锁药剂?”

    他心里想的是,既然这药剂被命名为第一阶,那就可能有第二阶。

    这东西委实不错!换成丹药,必定价值惊人,被无数人渴求。

    “主人忘了么?第二阶药剂售价一亿三千万联邦币,主人当时嫌贵没买。说这次航行回去,就会降价了,”

    叶若摇着头:“而且第二阶药剂很危险的,仍有千分之一的致死率,目前只有军中的志愿者,才有注射的。而且在主人基因变异之后,也未必适合。”

    即便有,她现在也不敢。昨天的那一幕,真把她给吓坏了。

    张信闻言颇觉遗憾,不过他随即就收住了心绪,忖道人果然是不知足的。自己先前不信,此时却又开始心生贪念,想要索求更多。

    此时天色已经不早,张信洗漱了一番,又稍稍检查了一些随身之物,就准备出门。

    可门刚打开,张信就见到谢灵儿的身影,正在门外徘徊着,旁边则是几乎寸步不离的皇甫诚。

    “灵儿你伤好了?”

    张信见状,脸上不禁浮现了喜意,特意往灵儿的右臂处看去:“动给我看看,没问题吧?”

    谢灵儿面色苍白,神色萎靡,不过此时仍遵照着张信的言语,晃了晃自己的右手:“没事的啦!今天早上我用过几遍玄元健体诀了,一点问题都没有,医护堂的几位灵师大人,手法很不错的。”

    可张信仍不放心,又顶着皇甫诚杀人的目光,伸手在谢灵儿的右臂上下捏了捏,

    之后确证无恙,张信脸上的笑容,便又多了几分:“应该是没问题了,不过这几月还是要小心注意右手,不要再被伤到,且需着重练习。”

    谢灵儿重重点了点头,接着她又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

    而此时张信,语气又转为严肃:“灵儿你与墨婷那一战,我看了一点,很不得了呢!别人都说你在汇灵班,不但与人斗战时很疯,修行起来也很拼命,号称‘女疯神’,我原本不信的,一个女孩子怎么会有这名号?可昨日见了你,感觉还是很有道理的。可谢灵儿,你不是想要为广灵山的人报仇雪恨?”

    “信哥哥!”

    谢灵儿眉眼低垂,她知道张信想说什么。换成别人的话,她才懒得理,可这些话是从信哥哥口里说出来,份量自是格外不同。

    “可要是你都活不下来,又该怎么为他们报仇?身为灵师,首先就得保证自己能够活下去,活得够久,才能更强。”

    张信目光灼然,强迫着谢灵儿与他对视:“灵儿你应该知道,那上官玄昊是什么样的人物?”

    谢灵儿闻言,不禁神色一凝:“据说那是日月玄宗千年来,最出色的天才之一!仅仅四十七岁,就已证就三阶神师,据说本身战境,也达到了第八境五气朝元,且风雷二术登峰造极。一些圣灵上师,都已不是他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