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十七章 狂刀之怒
    “很痛苦是么?”

    墨婷立在十丈之外,一身白色的武服,显得英姿飒爽。

    “当初听闻宫弟他被你一刀断头,我也是这般的恨怒无奈,惊惶担忧。今日也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张信转头看了墨婷一眼,却只见这位身上,竟连血都没沾一滴。

    他双目微凝,随后‘嘿’的一声寒笑:“你之所为,让狂刀生怒,怒火难遏呢!”

    “怒火难遏又如何?难道你张信,还能拿我怎样?”

    墨婷的神色淡淡,随后似在对张信解释,又仿佛是在对空气说话:“原本只是想小小的教训她一次,要她明白敬畏是为何物。可没想到,她也藏了一手,居然已学会灵能锁链了,试图以此反败为胜。既是如此,那么我也没有留手的理由了。这样的对手,值得我认真对待。”

    张信默然,他知晓墨婷说的是实情,以他现在的实力,哪怕是拼尽了全力,也最多只能与墨婷战个平手,且输的可能在九成以上。

    “好好努力吧!我期待明日的终战。”

    墨婷袍服一拂,一派从容典雅的往那台阶行去:“你若是败了,那么今日的谢灵儿,就是明日之你,我定不会留力!”

    “我狂刀亦期待备至,必定不会令你失望~”

    张信没再去看墨婷,他沉默着伸手,往谢灵儿的面颊抚去。只是手还在半空,就被皇甫诚给打开。

    “凭你也配碰灵儿?”

    张信微微皱眉,目光微斜,就见皇甫诚正冷声笑着,目中则全是鄙薄与嫉恨:“你这杂碎!要不是你,灵儿她怎么会去招惹墨婷?怎么会被打伤成这样?”

    张信看了他一眼,就懒得理会,转而问旁边的灵师:“敢问大人,不知灵儿她,何时可以恢复?”

    那位修为高达九阶的女性灵师,倒是颇为和善:“她主要是气血亏损,在医护堂躺上一日就差不多了。不过明日季军的决胜,多少还是有些影响。”

    张信微微颔首,就直接起身离去。谢灵儿自有灵师照拂,他也帮不上忙。能够做的,也唯有明日的决赛里,为灵儿她出这一口恶气。

    只是才没走几步,就又听那皇甫诚继续叫唤:“不过就是意发并进而已,就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你算是什么东西,敢去招惹墨婷?还说什么亦期待备至?墨大小姐既然对你动了怒,那就乖乖等死吧!”

    张信却只当是疯狗在叫,看都懒得看一眼。在明日清晨之前,他还有许多事要一一去完成,已再无心思理会其他。

    而此时就在五十丈外,站在高处的王纯,则是眼含忧容的看着这一幕。随后他就有些不满的询问:“这样真的好么?才不过是武试而已,居然就闹到这一地步。日后如成了同门,那该怎么过?都是天柱山出身的,日后总不能不碰面?这里旁人也就罢了,可以监试官你的战境,应当是能出手救下吧?还是监试官,也怕了那墨家?”

    “这女孩喜好行险,不自量力。那等情境下,都不知守身,只求伤敌,让她受些教训也好。”

    李光海面无表情,语声亦无起伏波动的说着:“入门试的本意,就是优者胜,劣者汰!群山之外,比之日月玄宗内更残酷百倍。性情太烈的人,可未必就能活得下去。”

    “你……”

    王纯语气一噎,可随即就叹了口气,不再言语。他其实也看出,那谢灵儿的心性。只从此女首先学的三门灵术,竟无一是护身之法,就可见一斑了。

    而后王纯,又望向了张信,心想这孩子,明日可莫要毁在了墨婷的手中。

    他担忧李光海,也如今日这样故意见死不救。可此子元魂受损,未必就能承受得了这样的重伤。

    ※※※※

    深夜子时,当张信从入定中清醒的时候,鼻间赫然有着鼻血溢出,洒落在了身前。

    这是他身体,已无法负担药力的征兆。这七天来,张信哪怕是用上了辅药,哪怕是用上了针灸之法,甚至还辅以宗门秘传的清身云体诀,也还是承受不住了。

    不过张信却不在意,随意的用手帕将血迹抹去,就开始潜神感应着自己现在的状况。

    他的元神已壮大了不少,灵能强度较之七日前的时候,增加了大约九成,已真正超越了凡人的层次。肉身之内,也是充满爆炸性的力量。

    与他预计中的不同,淬体决小成之后,他的身体素质,居然增长了至少七成以上!

    张信完全不知所以,只能猜这应是他现在的这具身体,情形有些特殊。

    一开始确实是很弱不错,可没想到他开始修行淬体决之后,会有这样的效果。

    不过,无论那灵能也好,还是自己的身体也罢,都是完全处于失控,快要接近爆走的状态。

    “也就是说,现在实力不增反降么?”

    张信叹了口气,面色清冷。所有的战境。意发并进,意在发先,都建立在对自身的灵能与身体的绝对掌握的基础上。

    若自己连准确的控制都无法,那还谈什么意发并进?

    如是保持现在这样的状态应战,他明日必输无疑,不过

    张信看向了眼前,那白色的冰冷箱盒。没怎么犹豫,他就先将那基因锁药剂取出,直接打入到自己的右臂之内。之后则是能量补充剂,也随后注入肌体。

    ‘细胞修复剂’,则是最后使用的,这也是防止意外的手段。一旦在基业解锁之时,出现了什么意外,只需将这细胞修复剂推入,就可中止这一过程。

    然而当第一支针剂打入,张信体内就已痛苦莫名。当他勉强坚持,将那‘能量补充剂’也一并推入到体内,就感觉有些支持不住了。心脏鼓动似要爆炸,四肢不停的抽搐,脑内亦疼痛欲裂,眼耳口鼻都溢出了血液。浑身青筋,都纷纷臌胀,暴露在肌肤之外,显得异常狰狞。

    此时的叶若,也以全息投影之法,显化在外。可她脸上,却全是慌张不解之色。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的!怎么会”

    基因解锁是很痛苦不错,可针剂里面也有着麻醉剂,绝不可能痛苦到这样的程度。

    好在她是人工智能,此时虽是慌张,可依然能遵照程序,按部就班的施救。

    随着那悬于张信胸前的项坠打开,里面赫然有无数微型的银色弹丸飞射而出。而随着这些银丸舒展身体,竟赫然化成了一只只银白色‘蜘蛛’,往那‘细胞修复剂’的方向涌出。

    可就在这数百枚机械蜘蛛,才将那针剂抬起的时候,却有一只大手伸来,将之牢牢的按住。

    张信浑身剧痛,却依旧强撑着,目含警告的瞪着叶若。他此时已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剧变。

    无论自己的灵能也好,还是自身的血肉也罢,都在迅速回归到他的掌控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