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十六章 四强之战
    张信并没有为叶若,解释群山法域之意。他此时更在意的,还是这‘钻进式智能土潜机’为他们带来的东西。那是三支针剂,二红一蓝,藏在冰冷的箱盒中。

    按照叶若的说法,那蓝色的针剂,是‘一阶基因锁’药剂,而红色的,一是‘能量补充剂’,一是‘细胞修复剂’。因基因锁解锁过程,需要损耗大量的**能量,更会使人体内的细胞,出现大面积的损伤,并且加速分裂。所以必须这两样药剂的配合,才能完成基因的解锁。并且在解锁之后,防止器官功能紊乱,细胞因急速分裂而衰竭。

    至于什么是基因锁?这又是叶若口中那个所谓‘联邦’的学说,是指人体内所隐藏着的最基本潜能,也是精神奇迹和生命奇迹的结合。

    说到基因锁,就不得不提到叶若所坚信的进化论。那个‘联邦’的科学家,认为人是由微生物进化为猿猴,再由猿猴演变成人类。而基因锁,就是根植于进化论上的一种学说。

    他们认为人的基因中,有很大一部分片段并没有被使用,这些基因是地球生命体曾经进化道路的写照,从最原始的单细胞生命体,到鱼类,爬行类,到人类,很多种类的基因片段都可以在其中找到,甚至还有一些人类尚不知其用处和来历的基因存在。

    而所谓的开启基因锁,就是把这些沉睡着的基因片段给启用起来,将人体内的潜能破开极限的使用。

    叶若曾给张信举了几个例子,有人做催眠实验,用冰冷的铁条把人烫伤;有位太太为了救亲人,把远重于自身力量的物体抬起;母亲为了救落水的儿子,明明不会游泳,可那刻偏能泳技如神等等。这都是在危急情况下,无意识的自我催眠,引发出了‘沉睡着的基因片段'。

    基因锁一共九个层级,据说到第五层之后,就可脱离星球,以肉身遨游外空。可如今联邦中最高,也不过是第三层,比念力应用更低。

    当然,得到多少就要失去多少,要解开基因锁,并非没有风险,很可能由此送命。细胞裂变,器官衰竭,是最常见的死法。

    不过他们的那座‘联邦科学院’,在这方面已经有了不小的成果。而这基因锁药剂就是其一,可以助人毫无危险的解开第一层基因。

    张信对此持保留意见,一想到人是猴子进化成的,他就感觉好笑。不过却承认人体之内,的确有很大的潜藏力量未能激发,也亲眼见过实例。其中就有广林山,他那几位已亡故的了战友

    注目打量着这支针剂,张信的目中闪着异泽:“若儿,这些针剂,真的有你说的效果?”

    “辅助智能的第七条,是绝不能对主人说谎哦!不过主人要想借用这药剂提升实力,只怕会很失望的。第一层的基因锁,只是激发人体最表层的基因片段,可我看主人,已经把表层的基因片段,都激发的差不多了耶。主人的锻体术,可真奇妙啊喵……”

    “我说的不是这个,也没指望它能提升我的力量,对这一蹴而就的东西,终究还是信不过。”

    张信摇了摇头:“只是听你说,觉醒基因锁之后,可以完美的掌控住自身的力量与肌体?”

    “是这样说过没错!”

    若儿微微点头:“那是源自于人体远古时的一个基因片段,在x基因库里,位列第三百五十七号。科学家说那个时候人类的先祖,是一种不知名的鱼类。它们身上有一千多块不同的肌肉,生活在漩涡密布的海流交汇处。可它们一出生就能掌控自己复杂的肌肉群,并且在压力巨大,且旋流激烈的海洋中自如游动。”

    解释了片刻,若儿却见张信全无兴趣,不由意兴索然:“主人现在要用针剂么?这跟你最初时的身体调制不同,不用很久的,大约两个时辰就可以。”

    张信闻言,不禁放心的微一颔首,可随后又摇了摇头。

    最初时他在水晶棺中苏醒,想要出来的时候,若儿却说他身体必须经过相应的调制之后,才能在外正常行走

    说是因这个星球的重力,是地球的四点四五倍,所以骨骼与肌肉,甚至还有内脏。都必须经历临时的强化。然后直到三天之后,他才被从水晶棺内放出。

    他实不知那次的‘调制’,与这基因锁药剂,有什么不同。只猜测一个是临时性的改变,一个是永久性的。

    前者他也确实感觉到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身体越来越感觉吃力,若儿说是什么钙质流失,肌肉强化剂逐渐失效所致,需得再次补充。

    不得不说,这具身体未免也太弱了些,全是依靠他三年来,持之以恒的锻体之法才逐渐适应,达到常人的程度,甚至超越。

    而刚才他点头是因时间短,不会耽误什么。摇头则是因现在,并没到使用这东西的时候,

    将三支针剂,重又放回到那冰冷的箱盒内。张信又命叶若,将这‘钻进式智能土潜机’,重新埋入地底,顺便平整地面,尽力恢复原状。

    接下来一切如故,这天夜里,张信依旧是按部就班的修行。而第五天的三十二强与十六强之争,张信也都顺利胜出,

    诚如墨婷之言,此届天柱山入门试虽强者如云,集中了这一届汇灵班前十中的四位。可他既然身具意发并进,那么除墨婷之外,就没人是他的对手。

    直到第六天的八强之争,张信才遇到了一个像样的人物,那人名为秦子逸,掌握灵能外放,习有灵璧盾与灵光斩两门灵术。此人也仅仅只在他刀下撑了四个回合,就已落败。

    这一场之后,就是四强。可此时张信的眼内,却不禁微现愁容。

    他的对手倒是没什么好担忧的,那人名唤元杰,实力与皇甫诚在伯仲之间。也是近日才完成的灵能外放,掌握一门半吊子的灵术。却因运气好,遇到的对手,普遍战力低弱,竟然一直杀进了四强。

    真正让张信担心的是谢灵儿,这丫头也同样入了四强,而这一战的对手,正是墨婷。

    这本也无妨,灵儿能够一路高歌猛进至此,成绩已很是不俗。遇上墨婷那是没办法,输了也就输了,并没什么,灵儿仍可拿下前三。

    可张信有些担心,谢灵儿这两日的情形不对劲,难道是做什么蠢事?

    这也怪他,一心只扑在淬玉决与云龙变的修行上,并未去关注谢灵儿的赛程。

    当日午后,张信顾不得保留,只三两刀就将刀架在了元杰的咽喉处,迅速解决了战斗。之后他就又马不停蹄,往另外一处人山人海般的擂台狂奔而去。

    好不容易挤进人群深处,可将那擂台纳入视野,张信直往那台上看去,却立时心中微沉。然后他毫不犹豫,发了狂似的往那擂台下方挤过去。

    只是他才走了不到十丈,张信就听前方之人发出了一声惊呼。再抬头上望,就只见一道血光飙现。仔细注目,可见谢灵儿的一只手臂,赫然已被斩断,人则如破碎了的人偶般,抛飞到擂台一角。

    张信的脸色大变,再次加速狂奔而去,仅仅片刻就来到了台下。当他几个纵步,来到谢灵儿身边的时候。这里坐镇的九阶灵师,已开始为谢灵儿疗伤。那断去的左臂,也已用‘大回生术’接续完成。

    可因大量失血,又承受剧烈撞击之故,谢灵儿依旧是人事不省的状态。一张俏脸,白得如纸一般,让人无比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