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十二章 难以瞑目
    当二人奔跑到南面山崖旁的时候,只见眼前一阔,一片青空,显在了二人的眼前。这里竟是一处观景台,且刚好是四下无人之时,宁静异常。

    可张信到了这里之后,视线却第一时间,就往东南面的某个方向望去。从这里隐隐约约,赫然可以见到一个崩塌了的山峰轮廓。大约是四百里二十里外的距离,在视野中异常的显眼。

    张信双眼不由微凝,那正是广林山,他与诸多同门身亡之所!

    “果然这里能够看得到!”

    谢灵儿一声轻叹,然后就放开了张信的手,双手合十,闭目朝广林山的方向轻声祷告着。

    张信也同样神情肃然,与谢灵儿一般的动作。他祈祷那些广林山的亡魂能够超脱,却并不祝愿他的同门得以安息。

    张信心想如那真凶不除,自己不解开当年的真相,只怕他的那些战友,永世都难瞑目!

    整整十个呼吸之后,张信才睁开了眼,然后他就听谢灵儿语声幽幽的问:“信哥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是你我相见的日子吧?好像就是这个时候?”

    张信依旧面色沉重,大约六天之前,就是三年前广林山崩塌之日,也是一切结束与开始之时。

    “信哥哥你记得很清楚嘛!”

    谢灵儿满足的轻声笑了起来,然后就陷入了回忆:“我还记得三年前这个时候,爹娘他们都已被吃了,就只有我一个人被埋在了地窖里。上面是一些不知名字的凶兽踩来踩去,然后又不停的到处嗅。我以为自己死定了呢,冷得要命,又饿得眼昏,难受得很。心想与其这样,还不如被那些邪兽吃掉,就可以不用忍饿了。后来又实在撑不过,昏迷了过去。结果再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了信哥哥”

    她语气平淡,目里却透着莫名的光辉:“我那时候就想,我谢灵儿无论如何,都要报答这位哥哥的救命之恩。”

    闻得此言,张信也不知是该笑还是该悲,只能抚了抚谢灵儿的头:“那也算不上什么救命之恩,当时日月玄宗的援兵,已经快赶到了。且灵儿你已经报答过了哦,那半年时间,多亏有你照顾。”

    “可我听一位灵师说,信哥哥之所以神魂受损,是因被邪兽伤到。”

    谢灵儿摇了摇头,随后也不待张信解释,就又继续说道:“且要不是那半年中,得信哥哥指点,灵儿也不可能被选入汇灵班。所以灵儿又想,这是不是天意?能够在入门试的时候,也同时就遇到了信哥哥,让灵儿有报恩的机会。只是灵儿也听说,天道视万物为刍狗。天意如真的顾惜我们,我父母还有广林山的那么多人,就不会死了。”

    张信一声叹息:“哪里有什么天意?离广林山最近的,就是天柱山。我们二人要入日元玄宗,就只能在这里参加弟子试。唔~灵儿你该不会是想以身相许来报恩吧?”

    “才不会呢!”

    谢灵儿‘噗嗤’一乐:“即便要和信哥哥在一起,那也该是两情相悦,我才不会拿这个来报恩。还有,我们要入日月玄宗的话,确实是要在这里参加弟子试不错。可三年前那位也说过了,信哥哥的神念要恢复到正常人的程度,至少都需五年,而且还要各种灵丹的辅助。可信哥哥现在就恢复了,这岂非是奇迹?”

    “然后呢?”张信眯起了眼,知晓谢灵儿还有后话。

    “所以后来灵儿就想啊,这一定是广林山那些死去的人们,在庇护着你我!有他们保佑,我们这次一定能通过弟子试,然后一起去复仇!”

    谢灵儿目中,现出了仇恨与怒火,犀利似如刀锋:“三年之前,灵儿只能听着外面父母亲人被那些邪兽吃掉而无可奈何。可三年之后,灵儿距离一位灵师已经不远了。”

    随后她竟蓦然拔剑而出,割开了自己的腕脉,将鲜血洒于身前,神色虔诚无比的起誓:“广林山诸位父老乡亲在上,如若你们在天有灵,就还请继续保佑灵儿与信哥哥!灵儿他日若能修行有成,证得神师法座,必定会倾尽一切,为大家复仇!定要寻得那上官玄昊”

    然而这位话才至此处,就被一只大手封住了嘴。

    谢灵儿‘咕哝’了一声,然后就眼神不解的看着张信。

    张信则干笑了笑。放开了手:“我在想,这灵师之誓不可轻启。上官玄昊未必就是真正造下广林山惨案之人。”

    “信哥哥你也信那些玄昊党人的话?”

    谢灵儿不敢置信的瞪着张信,随后面带寒霜的一声轻哼:“那就是一群上官玄昊的遗党在生事而已,所说皆为胡言乱语,惑乱人心。”

    “可要有什么万一呢?要说证据的话,确实有些不足。戒律堂大多都是取旁人的证词,实证极少。”

    张信力图劝说:“不如就改成广林山真凶好了,真要是那上官玄昊做下的事情,一样包含在内。”

    谢灵儿存神想了想,也就不再坚持,继续祷告:“灵儿他日若能修行有成,证得神师法座,必定会倾尽一切,为大家复仇!定会寻得当年广林山的真凶,让他死无葬身之地!也定要将那些妖邪全数斩绝,以慰父老亡魂。如违此誓,愿遭天谴,灵儿甘受天打雷劈。”

    语声落时,在谢灵儿的周身,赫然显出了血色的灵光,过了许久,才逐渐散去。

    张信感应着谢灵儿,那骤然激增灵能,不禁苦笑,这个丫头,不知道从哪里寻得了这门‘灵誓’之法。

    虽说用了这法门,短时间灵能修为确实可突飞猛进,可日后要是不证誓的话,可是真的要遭报应。

    不过他虽是这么想的,却并未有阻止之意。谢灵儿发下的血誓,也正是他的心愿。

    他张信又何尝不是一样?无论如何,自己都想要那些战友,想要广林山那些无辜民众,得以瞑目!

    灵儿她既有此心,那么自己就鼎力相助,与之携手同力便是,

    而此时谢灵儿又目含期冀的看了过来,那模样就好似在对他说,现在该你了。

    张信心中暗笑,也同样学着谢灵儿将手腕割开,将鲜血在身前洒出了半圆,而后再合十祈祷,意念虔诚。

    “广林山各位父老乡亲,以及日月玄宗英魂在上!请佑张信,他日能复此血仇,扫除妖邪!”

    他并未动用任何的‘灵誓’之法,可当话落之时,张信的周身却也有一层隐约的灵光生成,尤其那前额处,似笼罩了一层血光,

    张信不禁神色错愕,随后就再次目望对面,那座已坍塌大半的巨山。心想你们,果然是没法瞑目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