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十三章 当面挑衅
    事后张信,是心神恍惚的随在谢灵儿的身后回归。今日仅这次誓言,就让他灵能修为,再次得以暴增。尤其灵能的强度,足足提升了两成。本身亏虚的神魂,也得以稍稍恢复。

    张信不解,这到底是广林山那些亡魂的庇佑,还是因自身的虔诚与决意,无意中牵引出了灵誓之效?他那些死去的战友,难道一直就陪伴在自己身边?

    直到前面谢灵儿的足步一顿,张信差点撞到少女的背上,才猛然惊醒过来。也在此刻,他感应到前方一股冰冷酷烈的气机。

    张信不禁双眼微凝,仔细看向了对面。就只见五丈之外,赫然有一位身影窈窕高挑的少女俏立着。

    那正是张信曾远远见过一次的墨婷,此时近距离注目,只见这位容颜果是清丽绝伦,不过那气质却也更显冷峻,仿佛冰山,生人勿近。

    且分明是来意不善,不但位置刚好堵住他们的去路,更是一照面,就已施展出了灵压之术。

    强大的灵能,蓦然覆盖这十丈空间,使张信眉头紧皱,感觉神魂中一阵阵撕裂般的痛苦。就好似他在登灵梯的时候,所承受的灵压,不逊于登灵梯的最后十级。

    “墨婷你想做什么?”

    谢灵儿蓦然踏前一步,冷目看着墨婷。

    她赫然也可灵能外放,同样是以灵压之法,与墨婷对抗着。尽管灵能强度弱于后者,就如星辰光辉之于皓月,可却依旧勉力为张信,撑起了一片灵能壁障,免受那墨婷的灵压困扰。

    墨婷却毫不在乎谢灵儿,只定定的与张信对视:“张信是么?身具意发并进,斩下我弟头颅之人!”

    张信闻言,顿时唇角微挑:“我也认得你,墨婷可对?据说是这一期汇灵班的第三位?”

    “准确的说,是与另一人并列第三,”

    墨婷一边说着,一边踱步走到了张信的身前:“我是特意来寻你的,见一见这次武试最后的对手。”

    “最后的对手?这可未必,听说此次武试强者如云。”

    “强者如云?也算是吧。可既然你身具意发并进,那么除我墨婷之外,就没人是你对手。你不是自号狂刀?难道连这点自信都没有?”

    墨婷冷笑着问,随后也不待张信答话,她就又语气凝然道:“虽说擂台之上刀枪无眼,可我那弟弟与我亲情非同一般,这次他遭遇断头之祸,灵能大损,墨婷虽自问心性修为尚佳,却亦难抑无名。此仇此恨,焉能不报!对于阁下,定不会手下留情!且不止是为复仇,这一战本身的意义,我墨婷亦期待万分,还请阁下,不要令我失望。还有”

    话音落时,忽然就有几条灵能锁链,从她身上突兀的探出,将几丈外正在花丛中觅食的蜂鸟,猛然刺穿!

    “你等如以为,能对抗我的灵压术,就有希望获胜,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只是你胜我宫弟的那些本事,可远远不够。”

    张信的瞳孔微凝,可随后仍是笑:“然后呢?”

    墨婷微觉意外,可随即就又将这一情绪抛开。她不理张信,转而去问谢灵儿:“听说你已被如意师叔选中,一入内门就将被她选为亲传?”

    谢灵儿一声闷哼,不愿答话,依旧怒瞪着墨婷,就似如被激怒的小兽。

    张信微觉意外,也代谢灵儿欢喜。

    日月玄宗共有记名弟子,外门弟子,内门弟子,承法弟子,真传弟子,授印弟子这几个等级。

    可除此之外,还有个‘亲传弟子’的称呼。这是专指有高阶神师为师承的弟子,能得神师法座亲自传授灵师之法。

    至于墨婷所说的如意师叔,是指唐如意,那是他曾经的师姐,也是近年来门内崛起的后起之秀,贵为三阶神师。

    谢灵儿能得她指点教导,前程无量。

    可下一刻,张信似是想到了什么,心中微沉。果然下一刻,他就又听墨婷说道:“可唐法座是否还会收你为徒,却还需看我墨家的脸色.”

    说到此句,墨婷下巴微昂,神色冷傲的再次注目张信:“我知她与你一同出身广林山,是为患难之交。你要避战的话,也不是不可,可却需想想后果!”

    “墨婷!”

    谢灵儿一声怒喝,周身两道‘灵光斩’隐隐浮现。不过在她动手之前,却被张信一把抓住。

    墨婷则完全不理会,只轻蔑的笑了笑,就转身径自离去。

    当此女的身影远离,谢灵儿就也一声冷哼,将那灵压术与灵光斩,都尽数散去。

    然后就咬着牙,神情阴冷地看着那墨婷的背影。

    张信亦是目送墨婷远去之后,才转过头称赞:“没想到灵儿你居然这么厉害,能够同发两道‘灵光斩’,这神念分化的天赋可真了不得,强过那墨宫了。”

    “你还有心思笑!”

    谢灵儿气哼哼的回瞪了张信一眼,随后就又若有所思道:“要不信哥哥还是放弃好了,唐师她如是听了墨家的话,不肯收我的话,那也由得她!这样的师尊,我才不要。”

    张信闻言双眉微扬:“不想我拿武魁了?你这是不看好我?”

    “这是当然啊,你看她都已打开第一灵窍‘明堂’了!已经算是正式的灵师。还有刚才那灵能锁链,竟然都完全不用结印!”

    谢灵儿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即便是有意发并进,信哥哥也没可能胜得过她的。能夺得武魁,固然是好,可也不能无谋到拿命去拼。她为人一向说到做到,擂台上定会对信哥哥下毒手的。”

    “可她就是冲我来的,躲过这一次,还有下一次,”

    张信一声轻叹,目光晦涩:“那可不仅仅是免印施法而已,她战境已快突破,接近意发并进了。”

    谢灵儿吃了一惊,随后恍然道:“她竟是想拿信哥哥,做她的磨刀石?可恶……”

    张信微微颔首,然后又问谢灵儿道:“我以后与墨家那些人,看来还有得纠缠。你如拜在唐如意的门下,还是有些不合适,以后会陷入两难之局,可愿换个老师?”

    他那唐如意师姐,确实与墨家的人走得极近。且这位在神师三阶已经停滞了十年,战境也是止步于灵能入微。此女座下弟子数十,其中出色的极少。尽管张信相信以谢灵儿的天赋,哪怕是拜在唐如意的门下,也必定会是最出类拔萃的一群,

    可此时日月玄宗内,却有一个更好的选择,也恰好是他能使得上力的。

    谢灵儿却只道张信,还是打算避开此战,她胸中微微失望,可还是毫不犹豫的一点头。

    张信仔细注目,见少女的眼中,并无半点不情愿,不禁欣慰一笑。可随即他的目光,又复转为凌厉。

    这墨婷的所作所为,让他稍微有些生气了……不对!是很生气很生气!

    自从前生证就神师之后,他还从没被人这样威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