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十一章 天象盖笠
    “可我们辅助终端智能存在的意义,就是帮助主人辅助主人!可若儿现在一点都帮不上忙啊喵。”

    叶若懊恼的小声嘀咕,随后她眸里又显着深思之色:“若儿迟早会弄懂的!我猜是那些药物内,有着对脑电波有益的磁场,被主人你给直接吸收了,可这不科学!”

    说到此处,叶若又苦恼万分的揉了揉头发:“还有这个星球,真的好奇怪!我之前的计算,明明就没有错,可为什么星舰会坠毁?还有之后几次发射逃生舱,结果都失败了,根本出不了大气层。”

    张信见状,则不仅微一摇头:“我看你才是疯了才对,真不知当初将你炼制出来的那位炼器师,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丫头居然说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颗无比巨大,面积等同于联邦所有殖民地面积总和那般大小,且重力是‘地球’近四倍的星球,围绕着一颗规模更为巨大的太阳旋转。

    这不是在扯谈么?故老相传,此世天圆地方,天象盖笠、地法复盘。天在上,地在下,天地相盖,都似圆拱,中间相距三十六万里,日月星辰随天盖旋转,近见远不见,形成昼夜四季。

    这都是古老神师们记叙下的道理,被所有的灵师信奉为圭臬,岂会有错?

    为了这事,他已与若儿争论了好几次了。

    “若儿不想跟主人吵,不想被主人关小黑屋。”

    叶若神色颓丧,意气消沉:“若儿正在基地那边建造新的火箭,如今就只缺几十个零件了。只要这次能成功出了大气层,把卫星发射出去,让主人看了外面的景致,主人就不会这么想了,”

    张信闻言冷笑:“这次你就能有把握?”

    叶若的神色愈发黯淡,那双猫耳也垂落了下来。

    “古人说失败乃成功之母!即便这次没成功,若儿也会继续的,而且”

    说到此处,若儿又精神微振:“而且这次若儿会换个方法的,所有的操作与控制系统,都会采用全封闭式,与若儿的程序完全隔绝!”

    “完全隔绝?”

    张信双眉微挑:“这又是什么说法?”

    “因为前几次若儿有过记录,每当飞行器进入大气层的时候,系统就会出现奇怪的故障,然后莫名其妙就会坠毁,”

    叶若手托着下巴:“我猜这是若儿的程序被未知力量干扰了,所以这次打算完全隔开自身程序,采用最简单的系统与程式。且外壳与芯片电路,都会采用几千年前防核爆的技术,隔绝所有的磁场,还有晶体管之类”

    可此时张信根本就没注意听,他神情凝重的,看着那张表格:“这两格是说什么?”

    那分别是‘未明物质一’与‘未明物质二’,不过重点是后面的内容,一个写着‘疑似刺激主人脑垂体,强化皮质激素分泌,使脑电波磁场增强’,一个则是‘刺激细胞核结构,增强念力强度,加速体力恢复,使基因锁有松动痕迹’。

    “这个啊?就是字面的意思,其中一个可以强化脑垂体,一个能够增强体力,不过对灵能作用都很小。因为无法分析其分子结构,所以只能先判定为未明物质。”

    叶若看了一眼,而后就随口解释着,对此明显不怎么上心:“这次主人的灵能足足增长了一成,可这两样物质的效果,只占其中的四十分之一,小到可以忽视的。”

    “话不是这么说。”

    张信闻言,却一阵摇头:“灵师的强大与否,固然是在于灵能强度的高低,可肉身也同样重要。记得以前有位灵师说过,灵由魂生,身为魂舟,肉身承载神魂,才是一切的根基。**强大,才能产生更多的灵能。”

    就好似他张信,生前是三阶神师,可换了一具身体后,灵能却不到以前的几万分之一。这固然是因他神魂受创,夺舍转生之后等如重新开始的缘故,也有这具肉身拖累之因。

    “所以各家宗派,都有秘传的炼体之法,用来强化肉身。如这两样物质,真如你所言,那么他们作用虽小,却可固体培元,是这些丹药中,真正最珍贵的部分。”

    叶若听到这里,顿时眼眸微亮:“这对主人真的有用?”

    张信重重的点头:“自然有用,有用得很!”

    “那我可以想办法从别的植物里,专门为主人提炼出来,制成针剂。再看看能否在那升灵丹里,解析出更多类似的成分。”

    叶若神色益发的振奋,随后又身影一闪,收起了全息投影:“不过主人还请再等几天,等若儿建个模型,再抓些生物试验。先看看这些东西有什么副作用,还有怎么搭配才好。”

    张信见状,不禁剑眉微挑,眼神期冀。

    他之前就用过若儿炮制出来的‘营养针剂’,效果极好,不逊于宗门内的复元丹,故而此时他对叶若之言,并不怀疑。

    此外三年前,他也曾在那被若儿称为‘基地’的废弃铁船里,见过她的炼器术,那也是神乎其技。与灵师用的法器灵兵完全不同,可威力却也很不俗,

    若儿这个器灵,真不知是何方高人炼制出来的

    思及此处,张信不禁又摸向了自己的胸前,心想自己能在这具身体内转生,能遇此物,真是莫大的幸运。

    ※※※※

    若儿消失之后,张信便起床洗漱,随后又开始在房中练刀。

    不过才只练了三刻钟,张信挥刀到第三千二百次的时候,门口就响起了一阵猛烈的敲门声。

    张信不得已,只能收刀入鞘,心想这定是谢灵儿无疑。果然当他打开了门,就见那熟悉的窈窕身影,正俏生生的立在了外面。

    可还没等他说话,谢灵儿就一把强抓住了他的手:“我们快走!”

    然后她就这么强拉着张信,在这长廊里疯跑。

    张信先是不解,可接着就若有所悟:“皇甫诚呢?这次他没跟来?”

    “我让姐妹拖着他呢!不过再晚的话,估计就又要被跟上来了。”

    谢灵儿一阵咯咯的笑:“可今天我不想他跟着。”

    张信闻言,不禁微微一叹:“你应该知道他喜欢你?不喜欢他的话,那就早点说明白得好。”

    “我说过了啊!在心愿完成之前,灵儿不想顾这男女之事。可他不信,还一定要缠上来。又不能拿他怎样,皇甫诚他对我不错的,我不想与他就这么生分了。”

    谢灵儿神色也转为凝重,眼神苦恼:“灵儿是想要他主动放弃的。”

    张信哑然,心想原来如此,自己是被灵儿当成挡箭牌了。

    摇了摇头,张信决定不再管这事,随后又问到:“你这是打算去哪里?”

    谢灵儿没答话,只笑道:“就快到了!反正是个好地方。”

    她拉着张信一连拐了几个弯,可大致却在往南面奔行。而此时张信,已经隐隐猜到了谢灵儿的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