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章 草木黄落
    张信的第二个对手,是一位名叫高洋的青年,也同样是用剑。然而如论剑法,这位却还差了方信子一个层次。他同样是胜得干脆利落,将此人一刀而败。

    之后张信就又开始闭目养神,直到大约三刻时间之后,又听那七十五号台上的裁判叫到自己。而当他抬目望去时,恰见一位方面大耳,神情冷酷的少年,正背负着手肃立。而此人的视线,也正向他这边看了过来。

    “果然是能灵能外放了!”

    张信仔细看了一眼,眼中微显凝然之色。他刚才看似在存神修养,其实一直都保持着清醒。而此时张信虽还未能成为灵师,可基本的听风辨器还是能做得到的。每到这位‘墨宫’被呼唤上台,都有刻意留神。

    可惜的是,这人的对手,连让他睁眼的价值都没有。这位两次上台,一次是十个呼吸,就将对手解决,那次是碾压性的战况,一点参考的价值都没有。另一次则对手主动投降,根本不敢与之战。

    能够将灵能外放,就可算是准灵师了,战力与凡人间,确实有了天翻地覆的区别。

    “他就是墨宫。”

    王封眼中略含艳羡,加上入门三试的时间,他入内门已有六年,可到二十一岁才成为正式的一阶灵师,如今也才只二阶。而他眼前这位,年纪十六多一点,就已能灵能外放,距离成为正式的灵师,只差临门一脚了。

    这些出身汇灵班的天才,有时候真使人绝望。

    “要不还是放弃吧?养精蓄锐去打败者组,只要再战上两场,就可以留下了。”

    张信闻言,却又是一阵哈哈大笑:“我狂刀的字典,可从没有放弃一说!”

    这位直接是袍袖一甩,直往那擂台方向行去,到距离十丈时,仅仅几个轻纵,就到了高台上。随后就以挑衅的眼神,看向对面的方脸少年:“本人狂刀张信,特来领教阁下高招。”

    此时不止是那裁判唇角微抽,下面的王封,也是不禁哀叹,心想这位还真是‘狂刀’上瘾了,都多大岁数了?又不是方信子那样的小孩,就不嫌丢人?

    可王封的眼里,却又同时透出了几分凝重。这个家伙,明知对方已踏入了灵师门槛,却仍旧毫无畏惧。

    难道这位的刀术,真的已到了那一地步?

    “我知道你,方才登灵梯的最后一位,广林山三十七位幸存者之一。”

    那墨宫倒是神色平静,目光淡漠如水:“自己认输吧,汝之处境虽让人怜悯,可我不会手下留情。”

    “哈哈!刚才就已说了,我狂刀的字典,可从没有放弃一说,也不存在认输二字。”

    张信一拍刀鞘,力量激荡,顿使那长刀再次出鞘翻舞:“吾手中之刀为天下利器,名为‘秋澜’,刀长三尺九寸,净重九斤七两,能吹毛断发!汝既已灵能外放,那就请恕我张某无力留手,自己小心,”

    墨宫眼里闪过一丝讶然,随后难以理解的摇头:“真不知你是无知还是狂妄。罢了,你定要找苦头吃,那也由得你。”

    六十个呼吸过后,随着那裁判一挥旗帜。张信就已首先出手,滑步进身,一刀斩向墨宫的身前,

    可那墨宫却浑不在意,只微一抬手,就有一面蓝光氤氲的灵能盾显化身前。

    张信用上七成力量一刀斩至,可那刀锋竟被阻在了盾前,不得寸进!

    而下一瞬,他毫不犹豫的向左旁闪步,才刚刚离开了原地,就听‘嗤啦’一声锐响。赫然有一道犀利无比,又迅捷之至的蓝色光刃闪过,撕开他身边的虚空,一直破入到前方十五丈才消散无踪,而这擂台的地面上,则赫然被斩出了一条长约七丈,深达一尺的斩痕。

    这擂台下,已聚集了不少人观战,此时都无一例外,眼现惊意。

    “灵壁盾与灵光斩么?居然已掌握两门灵术了。”

    “不愧是墨宫,看这灵光斩的锋利,只怕已到了一阶顶峰的层次了吧?”

    “这要被斩中,只怕立时就要身首两段?”

    “这还打什么打?不如直接认输好了?”

    而就在诸人开始议论纷纷的时候,擂台上的战局,却已渐激烈。墨宫连续打出七道光刃,使张信不得不极力闪避。

    不过他似有着预知,每当墨宫的灵光斩发出之时,总能提前一步躲开。尽管此时形状狼狈,可身上却是毫发无伤。

    墨宫渐渐的也发觉不对,而后一声冷哼:“你还是认输得好。”

    说话之时,墨宫的双手就已捏动好了一个印决。张信以视角余光望见,不禁吃了一惊。

    居然是灵能锁链?

    这个家伙,三个月前才可外放灵能,居然就已掌握了三门灵术了?竟天才到了这个程度?

    一瞬间张信就改变了心意,他原本是想继续拖延下去的,直到墨宫的灵能耗尽。可对方既然掌握着灵能锁链之术,那么这方法就显然行不通。

    这一场,只能速战速绝!

    心意一定,张信就直接付诸于行动。避开墨宫斩来的一道灵光刃后,就已再次冲凌至墨宫的身前。

    “注意来!狂刀的刀下,从无十合之敌!这一刀,秋风起兮白云飞!”

    墨宫明显是战斗经验丰富,并不受张信的喝声影响,依旧结印如故。可当那刀光漫卷袭来之时,他却吃了一惊。

    只见那一片刀光乱闪,在这一瞬间张信的长刀连劈七次,每一刀落处,都是他那灵壁盾的薄弱点与结构不匀处。然后只一瞬,这‘灵璧盾’顿时轰然粉碎。

    墨宫错愕难以置信,心想这个张信,难道仅仅只一刀,就看透了灵璧盾的虚实?

    此时墨宫却已无瑕多想,他的灵能锁链已将完成在即,可身前却再无阻障。墨宫脑海之内意念一闪,就决定继续将此术完成。

    仅仅瞬息,又有一枚灵光刃在他的身前凝聚。

    张信见状,则不禁暗叹,心想这位的天赋,也实在太强,竟让他完全没有留手的余地。

    可今日他张信,也实有必须冲击前十的理由!

    任由手中刀势牵引,张信的身躯翻飞而起,一个极其扭曲怪异的姿势,间不容发将那破空削来的灵光刃避开,而后下一刻,又是一刀横斩!

    “这一刀,草木黄落兮雁南归!”

    凄厉的刀光闪过,瞬使墨宫的头颅抛飞而起,一道血气,亦从其脖颈中直喷而出。

    二人交手这一刹那,似如电光火石,连旁边观战的裁判也是措手不及。直到墨宫被张信一刀断首才反应了过来,忙脚下一踏,手施灵决。

    “小回生术!”

    下一刹那,那墨宫的头颅就被那灵能牵引,回到了他的脖颈之上。随后那致命的伤势,只一瞬间就恢复了过来至少表面上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