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一章 重归日月
    广林山巅,天雷已息,狂风渐平。

    在三千丈高空中,上官玄昊浑身染血,整个人已挂在了一杆巨大的黑色长枪上。

    这枪是何等之巨大?只是前面的一小截枪尖,就将他的胸腹完全贯穿,也令他彻底失去了所有的气力。

    可此时的上官玄昊,却并未去注目身前那取去了他性命的八臂邪魔,而是艰难的转头回望身后。

    那赫然是一个有着龙姿凤表般容貌的男子,眉心间一点红痕似如刀刻,气质风流倜傥,卓尔不群。

    上官玄昊口中不禁一口黑血吐出,随即苦笑。

    “刚才我就想到,这些妖邪,必定是有着内应在配合。可我没想到,这个人会是你。”

    “你没想到的还有很多。”

    那男子神色平静,看向上官玄昊的目光里,则满含着怜悯与讥诮:“这几年来,你是何等的春风得意?只怕不会想到自己,会是这样的下场吧?”

    “可是为何?”

    上官玄昊有些无奈的问:“出卖同门,勾结邪魔,此乃大逆!”

    “大逆么?玄昊你说错了!今日勾结邪魔,背叛师门者,并非是我,而正是你上官玄昊。”

    年轻男子摇着头,唇角冷挑:“至于为何?可还记得五年前,我对你说的那番话?”

    上官玄昊不由微微皱眉,似是陷入回思。

    而此时那年轻男子,已再次出言:“当日我曾有言,你从我这里夺走的一切,我迟早有一日会夺取回来!无论名声也好,地位也罢,当然还有你我二人最重要的一件珍宝。那时我发誓,哪怕是身落地狱,也必要令你上官玄昊死无葬身之地,并且身败名裂,永世不得翻身。而时隔五年后,我终于做到……”

    话至此时,他却听那八臂邪魔嘿然笑着:“他已死了,听不到!”

    年轻男子淡淡看了上官玄昊的尸躯一眼,就微一摇头;“那是脱窍法。不过也算是死了吧?他回不到日月山的。”

    随后就一挥袖,竟使那尸躯炸为齑粉,随风飘散。

    ※※※※

    三年之后,正午时分,骄阳似火。张信行走在日月玄宗天柱山别院山门前的石梯上,感觉自己的脑袋快要爆炸,三魂七魄也似要撕裂开来。

    前方仅仅只有区区几十个石阶,可此时在他看来,就好似天涯,可望不可及。头脑晕眩,阵阵恍惚。

    而此时在石阶的尽头处,也正有数千余人顶着烈日烧灼,立在那山门之外。其中的绝大多数,都在以埋怨无奈的眼神下望,更有阵阵谩骂声从人群中传出。

    “上不来的话,就滚下去!”

    “磨磨蹭蹭的,你到底还要多久?”

    “你个混蛋,真要热死我了!”

    此时也不止是这些人在烦躁咒骂着,便是门前那些维持秩序的日月玄宗弟子,也同样不耐。

    “这家伙怎么回事?怎么就这么慢?这样走下去,要什么时候才到头?”

    “这天气,真是贼热。再晒下去,我估计会死。”

    “还是等吧!我知道这个人,名叫张信,他身份可不一般。就只有半个多时辰了,也不知他能不能上得来?”

    “身份不一般?难道他是门内哪位‘神师法座’的子弟?”

    “这倒不是,不过这位,可是出身广林山。”

    “广林山?原来如此。据说三年前广林山崩塌,周围二十九万七千民户,总共才只活下了三十几人,这张信就是其中之一?怪不得……”

    台阶上的张信,也听到了上方的谩骂声。他却听如未闻,只在心里面哭泣哀嚎喂喂喂!这算什么?他以前爬这登天梯,可没感觉有这么难的!难道自己今生的灵师之路,就要止步于此了?

    天空火轮高吐,张信一身上下的衣物,早已被汗水湿透,意识更渐显晕沉。

    幸在他的前面,仅仅只剩下了二十几级台阶而已,张信死死咬着牙,又将双手握紧,指甲深深压入到肉里,试图借这疼痛保持清醒,继续往上行走。

    可石梯之上无处不在的灵压,却使他的神魂不堪重负,且每往上一步,都感觉压力更增几分。

    日月玄宗的登灵梯一共九百九十九级,是入门三试中第一试的内容之一,考校的是门人弟子的灵能强度与体力体质,这都是一位灵师最重要的资质。

    后两项他并没任何问题,这具身体在这方面很不错的。让张信倍觉艰难的,正是灵能强度的不足,在登灵梯的重压之下,只能勉强使他身体行动。且越往上爬,就越是难受。如非是他体力还算不错,直至此刻那灵能都无干涸之忧,早就已晕倒了在了这阶梯上。

    不过接下来自己能否完成这登灵梯,便是曾经在灵师一道上,几乎登峰造极的他,也不敢保证自己必能办到。

    “放弃如何?”

    一位穿着素白袍服,容颜冷峻的青年,蓦然出现在了他身侧:“你元魂有损,资质不足,强撑下去,有害无益。”

    张信不答话,又继续往上踏了几步。随后就大口喘息不止,就如大热天里的一条狗。

    那青年见状,不禁微微皱眉:“你体力倒是尚可,然则神魂过于弱小,在灵师一道走不了太远。”

    “没,没试过,你,你怎么知道?”

    张信待得气息稍平,就又往上踏了两级。心想很不错,就只剩下十五级了。此时他居然还有心情,与旁边这位闲侃:“大,大人是这次的监试官?这算不算是干扰弟子应试啊?先生你这样跟,跟我说话,让弟子实在没法专心。这个时候,不该鼓励才是?”

    “在下李光海!正是今次山门试的监试官。”

    白衣青年语气平静无波:“你或能撑到最后,却必定会伤及魂魄,这又何必?”

    张信却又爬了五级台阶,而此时那上方山门前,有经有人高喊‘冲上来’,‘速度快点’,‘再加把劲!我看好你’,‘再不上来老子宰了你这混蛋’之类话语,且还声势不弱。

    不过到此处,张信却稳了稳,先是将腰间水壶里的最后一点盐水饮尽,又闭目养神,休息了片刻。随后一鼓作气,往前冲击。

    这次一直到最后三级之时,他的冲势才停滞住,随后他每一步,似如负千斤。仿佛身前有着无形的屏障,在阻拦着他前行。

    旁边那名叫李光海的青年,则是冷漠的看着:“登灵梯之后,还有三场武试,你过不去的。”

    张信闻言则哈哈大笑:“男子汉,就是听不得别人说不行!”

    语音落下时,张信蓦然一声狂吼,四肢肌肉紧绷,青筋暴起。在他身周,更隐隐发出了空爆之声。

    此时就好似有一层墙壁被撞破,张信猛然向前连冲三步,终于踏过了最后一级台阶。

    可到了此处,张信人已虚脱,整个人彻底瘫软在了地上,动弹不能。而这时最令他难受的,倒非是体内的气力全失,而是他的脑袋。里面就好似炸开了锅,锣鼓轰鸣,使他的眼前直冒金星。

    也在这刻,张信听得那李光海一叹:“这是何苦?”

    同一时刻,似有一滴水液点在了他的头上,顿使他意念之内一阵清凉,一身疲惫,也在这刻消解了大半。

    张信微觉意外,诧异的转过头。他印象中的这位同门,一向是规行矩步,刻薄死板,可不像乐于助人的性子。

    这也算是违规了吧?需知登天梯之后,所有弟子都是在经历大量的灵能消耗之后,参加武试。按规矩,今日是不能服用药物恢复的,

    张信不敢置信,他眼前这位,真是那位出身‘戒律堂’,将规矩看的极重的李光海?

    “是监院大人为你破例,担心你死在这天柱山!”

    李光海神色风轻云淡:“半个时辰后,就是武试,本座不会再为你徇私。如胜不过三场,我会亲自将你送往山下。”

    说完这句,这位就袍袖一拂,身影已离他远去。

    张信愕然,随后哑然失笑。他今日最怕的就是爬不上来,之后可没想过会有被人赶下山的可能。

    此时门前那些诸多少年,已经在十余位日月玄宗弟子的引领下,进入山门之内。可张信依旧没力气起身,干脆是四仰八叉的躺着,任由那烈日暴晒。

    也就在片刻之后,张信发现他的视野之内,多出一个女孩的身影。

    那是一个让人感觉怪异的少女,容颜可谓俏丽之极,笔墨难以形容。可她身上的衣饰,却也是伤风败俗到极点。除了那三点被遮住以外,其余大片的雪白肌肤,都暴露在外,且她头上有一对猫耳,臀部也有一条尾巴,来回扫荡着,就好似猫与少女的结合。

    “~喵,主人你不该这样强撑的哦,明明你现在的脑电波,才刚刚恢复正常。要不是刚才那个人帮了你,主人又会昏过去了喵!”

    张信却皱起了眉,下意识的往自己的胸前摸过去。在这里的衣物之下,有个小小的吊坠,此时正微微发热。

    “怎么这个时候跑出来,被人看见了不好。”

    他这是在脑海之中,以意念与这少女说话,他知道这位能够‘听’得见。

    “看不见的,没事的啦!”

    少女用猫爪挠了挠脸,嘻嘻笑着:“以前是在外面全息投影,所以别人也能看到。这次是干涉主人眼部的神经信号,直接在主人的大脑里面形成影像,跟以前不同哦喵。”

    张信至今都听不太懂,什么‘脑电波’,什么‘神经信号’之类,不过他连蒙带猜,还是知道这位在说什么。

    轻松了一口气,张信又不满道:“能不能好好说话?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在句尾里加个喵!还有,你衣服就真不能穿多一点?这有伤风化。”

    “可这是主人为若儿购买的皮肤啊!夏天的话,就只能是清凉装。至于句尾的喵,是这皮肤的程序定式,若儿也很无奈的喵。”

    少女很是不解的继续用猫爪饶头:“资料库里说这形象最受欢迎的,极盛时有百分之二十三点五的终端智能,都是用的这套皮肤,说是超萌超可爱啊喵!唔,主人不喜欢的话,那若儿就换一套好了。”

    张信刚想说‘别换’,就见那少女忽然化成一团白烟,然后这位果然就换了一副形象,依然是毛茸茸的耳朵,尾巴也依旧在晃荡,只是颜色却转换成了白色。

    之前是猫,这次是犬,关键是那衣物,还是无比暴露。那胸前好似肚兜的衣物,却比肚兜还要小,只遮住了双峰,把那平坦的小腹与肚挤,全都暴露在外。还有腰下,那应是裤子吧?却只到臀部以下,其余都被裁去了,将一双白嫩的双腿暴露在外,这简直就是不知羞!

    “汪,主人喜欢若儿这样么?汪汪……”

    听着这音线娇弱柔嫩的‘犬吠’,张信不禁浑身一个机灵,随后就没好气道:“这不是跟之前一样?”

    他知道所谓的‘皮肤’,大约是形象的意思。且这三年以来,不止一次见过若儿这模样,可还是感觉受不了。

    “主人还不喜欢?”

    那‘若儿’有些苦恼:“那我再换一换!这是最后一套皮肤了耶,都是主人太吝啬了,总共才只给若儿买了三套,”

    又是一团白烟升腾,当这‘若儿’,再次出现在张信的眼前,他不禁面色一苦,感觉口舌发干。

    这比之前还要过份!若儿换成狐狸的模样,倒也没什么,可那能算是衣服?那就是上下两条绳子好吧?该死的是那胸部,比之前似乎又大了一点。

    他感觉自己的双眼,被那一对白嫩硕大的东西晃得发晕。不但口鼻间隐有热流涌动,下身更有一柱擎天之势。

    “都要你别换了,还是之前猫女形象的好,给我换回去……”

    张信一边在大饱眼福,一边则无奈的想着很不错,既然身体有了反应,那就说明自己的体力已基本恢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