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不灭龙帝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十大神术
    陆离和天驼子对视一眼,两人都有些蒙圈了,这是什么情况?这个老头怎么知道他姓陆?

    都到了这种地步了,陆离想了想也没隐瞒的必要,他直言不讳说道:“我叫陆离。”

    “嗡~”

    这下不仅仅是褐发老者,他身边的四个老者眼眸内都瞬间光芒万丈了,四人激动得身子颤抖起来。

    “兽牙,银龙印记,陆姓少年!”

    一名老者对着褐发老者激动说道:“族长,难道他就是族碑上的那个人?”

    除了青鸾族和族长和四个老者外,其余人都听不懂,夕公主眨了眨大眼睛问道:“爷爷,你们在说什么呢?”

    褐发老者看了夕公主一眼,并没有解释,他走了过来围着陆离转了一圈,盯着他后背的龙纹看了几眼,他满脸振奋的说道:“应该没错了,如果他能让激活祖碑,那他就是我们等待五千年的圣主。”

    “哗~”

    青鸾族族长的话引起部落外近百人一片哗然,很多人看着陆离眼眸变得炙热起来,很多人眼中明显都不相信。

    “爷爷,你是不是弄错了?”

    夕公主大眼睛都是不相信,嘟着嘴巴说道:“他实力那么弱,都比不上我,怎么可能是我们等待五千年的圣主?”

    “圣主?”

    天驼子的眼睛睁得老大,和陆离对视一眼,两人都感觉很滑稽、荒唐、可笑。

    甚至如果不是两人身上没什么可图的,两人都会以为这群老东西在演戏,为了骗他们谋取某种好处……

    陆离声明不显,背上银龙印记除了陆羚外,谁也不知道。还有这兽牙外人看起来很普通,根本不知道是异宝。但这老头却都知道,还知道他姓陆?这让陆离感觉天方夜谭般。

    “小夕,别说话!”

    褐发老者怒斥一声,随后微笑的朝陆离说道:“小兄弟,在下青鸾族族长夜猹,能否随我去祖祠一趟?放心,不论如何,我们都不会伤害你们。”

    “呃?”

    陆离和天驼子脸上露出惊喜之色,没想到还有这好事?一族之长当众说出来的话,怎么可能不算数?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回到千岛湖,但能保住性命两人浑身都放松下来。

    陆离连忙点头道:“好,我跟你走。”

    “都散了!”

    青鸾族族长夜猹朝族人训斥一声,满脸笑容的邀请陆离前行。陆离和天驼子战战兢兢朝部落内走去,夜猹陪在陆离身边,其余四位老者和夕公主居然跟在后面一排。

    “这些阁楼都好老了,等待五千年?难道青鸾族在这住了几千年了?”

    陆离一路朝前方行走,打量四周景色,发现道路两边的阁楼都很陈旧了,散发出一股沧桑的气息。不说几千年吧,最少存在有几百上千年时间了。

    阁楼看起来陈旧,却并不破败,很多地方都有修缮,整整齐齐,干净雅致。阁楼旁边都有郁郁葱葱的小树,宛如丛林内的精灵部落。

    部落内的阁楼不多,只有几千间,算起来青鸾部落人口应该不多,估计也就两三千。

    所有的青鸾族人都穿着麻衣麻裤麻裙,除了耳朵尖尖的外,其余和陆离天驼子等普通人族没区别。

    行走了一炷香时间,众人来到了一座更加苍老的阁楼前方。这阁楼上的外墙雕刻着神秘的图纹,大门是关闭的,感觉里面阴森森的,处处透露着神秘。

    夜猹推开了阁楼大门,做出一个请的动作,陆离豁出去了,抬腿朝里面走去,夜猹和四个老者还有夕公主天驼子跟随进来。

    祖祠内并没有太多的东西,一个空落落的大殿,最上面有很多灵牌,左前方还有一个石碑。那石碑也很苍老了,上面都是岁月的痕迹。

    “这,这,这……”

    天驼子目光锁定石碑上的字,满脸见鬼的表情,还揉了揉眼睛,以为看错了。

    陆离好奇的看过去,却发现那些字体和北漠的不一样,他看了几眼只看懂了一个“陆”字。

    “咦?”

    夕公主好奇的朝石碑走去,嘴里喃喃有词:“一个陆姓少年从天而降,他脖子戴神秘的兽牙链,背上铭刻银龙印记。他将带领我族回归祖地,恢复我族万年前的荣光……”

    越念夕公主眼睛睁得滚圆,她猛然回头望着陆离,盯着她脖子上的兽牙,还化作一道残影去了他的后背,盯着陆离的银龙印记看了几眼才惊呼起来:“哎呀呀,祖碑上写的怎么和这个人一模一样啊,爷爷,这是怎么回事?”

    陆离听到了夕公主的话,他虎躯一震目光猛然投向天驼子,他紧张的问道:“天驼子,那石碑上的字真的这样写?”

    天驼子重重的点头道:“这是篆文,比较古老的字体,上面写的字和小女孩说地一模一样。”

    荒唐,可笑,见鬼了。

    陆离眼睛瞪着滚圆,脑海内有些发懵,如果不是天驼子认识这种字体,他肯定会认为夕公主在扯蛋……

    这石碑明显有些年份了,上面都有些风化了,字体也不是很清楚,不用说很多年前就刻下了。

    换句话说——

    陆离还没生出来,陆离的父亲爷爷都还没出生,这石碑就预言了今日的一幕。预言他能进入这个小世界,预言他带着兽牙链,背上有银龙印记,预言着他带着两族回归祖地…

    扯蛋,扯犊子!

    陆离猛然摇了摇头,揉了揉脸让自己清醒几分,这种事情过于荒诞,他根本不相信!

    “是不是感觉很荒谬?”

    夜猹突然出声,他微笑的望着陆离,解释道:“小兄弟,你听完我的解释就会知道,这不是故事,这事也不荒谬。”

    陆离目光锁定夜猹,天驼子望了过来,他自己一样感觉很荒谬。夜猹目光投向天驼子,突然问道:“这位兄弟,你是否听说十大神术?”

    天驼子皱着眉头,摸了摸脑袋,随后点了点头道:“好像听说过,有一种叫天搏术?不过…似乎都失传了?”

    “没错!”

    夜猹点头道:“很多神术在万年前都失传了,不过五千年前我们青鸾族的一位先祖曾经得到半卷天策术。也正因为有天策术,我们青鸾族和猛犸族才能趋吉避凶,提前遁走,否则我们两族都被覆灭了。”

    “天策术?天策术!”

    天驼子喃喃几声,眼眸内精芒闪耀,惊呼起来:“这神术不是传说?世上真的有天策术?”

    “传说?”

    夜猹嘲弄一笑道:“怎么可能是传说?人族体内流淌着上古神族的血液,这血脉觉醒本身就是一种神术之一,叫天逆术。你们想想,如果不是神术,怎么可能那么多人族觉醒血脉,拥有匪夷所思的能力?”

    陆离和天驼子对视一眼,感觉似乎有些道理。

    血脉觉醒本身就很逆天啊,比如冥蛇婆婆的冥蛇,一招杀死那么多人,比如柳如风的炎火,能把人焚为灰烬…

    夜猹顿了一下,继续解释道:“天策,天策,就是卜策天机,算古断今,卜策未来。五千年前六大家族联合攻击我们青鸾族和猛犸族,我族先祖提前算了出来,把我们给转移来了这个小世界,不然此刻就没有青鸾族和猛犸族了。”

    “这个祖碑,也是那位先祖留下的。”

    夜猹指着这个祖碑道:“先祖一辈子算了十卦,从没出过错,这祖碑是他算的最后一卦。而小兄弟你的情况,完全和祖碑上的碑文……对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