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逼迫(五十九)
    山道之中,败势如潮,再也无法遏制。这些披着重甲,辛辛苦苦仰攻上来的青狼骑。在胸墙之前至少丢下了四五十条性命,两翼包抄又有折损,付出了这么惨重的损失之后,仍然能血战不休,显出了纵横草原塞外的强军本色。

    可一旦执必思力倒下,生死不知,在拔卡抢到执必思力掉头便走之后,整个青狼骑都崩溃了下来,顺着山道如山洪崩泄一般朝下退去。

    若是阿史那家这样子嗣众多,族人层层节制的金狼旗,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若是汉家军马,一层有一层的军将,纵然帅旗被砍倒,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而执必家子嗣不盛,执必贺又一直限制族中贵人,原来深孚军心的执必落落现在更落在云中城刘武周手中。

    此次冬日出征,本来就是士气并不高昂,在执必思力的督促下,青狼骑还是尽了自己本分拼命而战。但当执必思力倒下,拔卡又是以执必家老奴自居,并没有挺身而出接掌战事。青狼骑也就如雪山倾倒一般崩溃了下来!

    山道之中,数百青狼骑互相践踏,互相推搡,只是要赶紧逃得远一些。适才的凶狠强悍全都不见。兵败如山倒,这真是一句兵家至理名言。

    而玄甲骑越过胸墙,欢呼呐喊,不住击刺,追着落在后面的青狼骑狠杀,转瞬之间,又倒下了二三十名青狼骑,短短时间损折就快追上了强攻之际的消耗!

    山道已经变成赤色泥泞的一团,其间到处倒伏着青狼骑的尸首,层层叠叠,谁也没想到,占据绝对人数优势的青狼骑,竟然招致了这样一场惨败!

    山道之中,玄甲骑在拼力追逐。而在两翼,玄甲骑也在尽力跟上,朝着崩溃的青狼骑抛洒箭雨,青狼骑是如此密集,但凡发箭过去,必不虚发,而中箭的青狼骑就哼也不哼的仆倒在地,然后被践踏到已经变成赤色的泥泞中去!

    而在另一翼,青狼骑也骤然崩溃下来,顺着断崖滚落,汇聚入山道中的败退大军中去。

    大雪火光之中,铁甲之士如潮而退,两边后面玄甲骑拼命追赶击刺发箭,让这场战事的收尾,也是如此的惊心动魄!

    而徐乐早已不管这些已经败退下去的青狼骑,转身就直扑火光熊熊的壬午寨而去。那里又起了变故,需要自己亲临战阵,收拾首尾!

    步离唯徐乐马首是瞻,看到徐乐掉头,也就飞也似的跟上,直扑向壬午寨而去。

    此刻壬午寨中,双方也陷入了死战之中。

    冒着烟火冲突而来的青狼骑,身上还燃着火苗,头脸被熏得乌黑,但仍然坚持不倒,直冲到寨墙之下!

    蔑亦惕就在他们前面,睁着一只独眼,也不呐喊,满脸都是被火烤出来的燎泡。那只独眼,死死盯着在寨墙上拼命发箭的那些玄甲骑战士!

    寨墙上玄甲骑战士拼命拦射,仗打到这个地步,青狼骑做殊死一搏之际,受蔑亦惕带动,天知道这壬午寨中怎么还活下来这么多青狼骑的,各个角落都钻出被烧得焦头烂额的突厥人来,拼死朝着无火这一段寨墙发起冲击,有些青狼骑被烧成一个火团了,还在踉跄向前奔行!

    原来还是按部就班引弓而射,现在却都是急速而射,一支支箭矢如连珠一般发出,这短短时间内,纵然都带着牛角的扳指,这些玄甲骑的手指都被勒得鲜血长流!

    烟火升腾,空气扭曲,青狼骑如火狱饿鬼一般不断突出,从各个想到想不到的角落冲来,视线也受火焰阻碍,羽箭飞射之中,却实在无法将这些青狼骑全部lan激e下来,眼看就要被他们突上寨墙!

    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这些青狼骑才做此殊死一搏,每名冲出来的青狼骑都已经不做生还打算。这一段决死冲击,青狼骑倒下然后被大火点燃的尸身,也足有数十之多!

    一支羽箭嗖的飞来,蔑亦惕猛一偏头,羽箭从他脸边掠过,带出一道血痕,鲜血才涌出来,就被炙烤的冒出白气。

    眼前就是上寨的马道,现在也有火焰,蔑亦惕哪里还顾得上这个,举步就冲了上去,他手中长矛都被炙烤得滚烫,双手紧紧握着,白烟不断冒出,蔑亦惕却浑若不觉。

    在山道之上的青狼骑崩溃之际,蔑亦惕却带领一群被烧得焦头烂额的执必家青狼骑,在捍卫突厥勇士的尊严!

    在寨墙上的纳尔出海,一直盯着蔑亦惕,刚才一箭,就是他发出的。结果却被蔑亦惕躲过去了。眼看着蔑亦惕持矛冲上寨墙,纳尔出海丢下弓来,拔出直刀,大声呐喊:“打交手战!”

    蔑亦惕几步就已经冲上不高的寨墙,一矛狠狠刺来。纳尔出海挥刀一撩,矛杆早就被火焰烘烤得干透,一刀之下,竟然就此折断,矛杆落下城墙,接着就被火势一撩,燃成火炬。

    蔑亦惕早已拔刀,直蹿而上,纳尔出海挥刀抵上,双方直刀撞在一起,发出令人牙酸的金属摩擦之声,火星飞溅。两名大汉几乎脸抵着了脸,就想将对方的刀给压下去!

    在蔑亦惕身后,更多青狼骑涌上,这些青狼骑已经被炙烤得嘴里一丝唾沫也无,发不出呐喊嘶吼之声,只是沉默的裹着火星一涌而上,持着各色不知道从哪里寻来的兵刃,寻着玄甲骑厮杀。

    不少青狼骑火伤已重,纵然突出去,也活不长远,这个时候,这些执必家青狼骑,更多想的还是拖着这些敌人一起殉葬!都死在这火焰地狱里也罢!

    玄甲骑纷纷丢下弓矢,拔出直刀,也迎了上去。在寨墙上激战,他们都无余暇回头看一眼胸墙防线处的厮杀。

    这一火人根本不知道执必思力大队已然崩溃了下去,他们只知道不能让这些青狼骑突出去,威胁自己弟兄的背后!

    被火焰包裹这么久,哪怕在寨墙之上,这些玄甲骑也都毛发枯焦,唇干舌裂,同样也发不出呐喊之声,也沉默的挥刀涌上,和青狼骑抵在一起。

    狭窄的寨墙之上,沉默的两支人马拼死纠缠扭打在一处,做最后的拼杀。

    寨中最高的望楼终于被烧坍塌,轰隆倒下,溅起漫天火星尘灰。这场战事,最**处,终于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