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96 自体磨合
    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中,敌人的身体数值就如同假死一般,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义体高川没有思考太久,念头在脑海中一转,放缓的脚步就已经再度踏上。以谨慎却又并非迟疑的脚步来到一处房门前,这扇金属门便自动向内凹陷,徐徐朝一旁滑开了。义体高川看了一眼桃乐丝,桃乐丝只是摇摇头,表示并非自己的操作。显然,和他所想的一样,网络球的监视者一直都没有离开,为自己两人的探索大开方便之门。

    义体高川想着,或许,这名敌人自以为隐秘,实际也被网络球利用了,只是,她的价值已经被榨取完了,只是作为余热丢给了自己两人。若是自己和桃乐丝不主动追踪的话,网络球也会将她消灭在黑暗中吧。

    有近江的技术,又控制了中继器,网络球在伦敦这个城市中的基地,可谓是固若金汤。对中继器有着更深了解的义体高川,对锉刀的“担忧”并不是太过在意,虽然正如锉刀所说的那样,拉斯维加斯的战斗,无疑是改变局面最直接迅速的方法,但是,即便拉斯维加斯那边迟迟没有好消息传来,伦敦也绝对不会沦陷的。因为,这里实际上,是为“江”布置的陷阱,绝对不是单纯由纳粹可以破坏的。值得重视的,反而是一直没有动静的末日真理教。桃乐丝计划本就是考虑到末日真理教的最终兵器才展开的,网络球的动作,应该一开始就是针对了包括末日真理教和纳粹在内,所有可能会在这次伦敦之战中出现的敌人。

    月球核打击计划有可能让网络球也有些措手不及,在网络球的原定计划中,己方的行动应该是可以一直保持强势的。但最终仍旧只能采取收缩的守势。

    义体高川和桃乐丝走进房间中。

    虽然这个房间看起来就是一间彻彻底底的空屋,连蟑螂都没有一只,不过,在视网膜屏幕上呈现出来的画面中,那名抱着膝盖蹲坐在角落的女性却极其明显。尤其在义体高川闭上已经沦为肉眼,而且还视力受创的左眼时。义眼观测到的景象就愈加清晰起来。

    淡淡的波纹以女人为中心扩散,只是微弱到隔着一堵墙就无法观测。在脑硬体的判断中,敌人会突然暴起的几率有八成,但是,所需要的时间,足以让义体高川将其杀死五六次了。对普通人来说,这个女人从假死到苏醒,再到反击,是极为迅捷的。但是,先不说义体高川自身所具备的超凡运动能力,自身义体的强度,就足以承受大部分的攻击。

    没有任何犹豫,义体高川朝女人伸出手,速度不快,但如果女人在假死状态下仍旧抱有本能的警惕,那么。这样的动作足以让女人本能感到危险。要杀死这个女人的话,并不是什么难事。本来出于假死状态,就是最大的缺点,虽然用假死消除了痕迹,但是,仍旧被人找到的话,复苏所需要的时间。就足够她死十几次了。

    女人的状态数值突然快速增长,宛如从梦中惊醒般,她猛然睁开眼睛,可是视野已经被近在咫尺的手掌遮掩了。她反射性缩起身体,从手臂的空档处翻滚出去。隐身的效果骤然消除。她一直退到三米外,刚想转身逃出房间的时候,房门立刻关上。她掏出卡片一样的装置贴在门上,大概之前就是用它打开大门的吧,然而这一次,门板上发出滋滋的声音,眨眼间就有好几道电流窜过,若非她及时收手,恐怕就会如同卡片那般被电得焦糊吧。

    女人已经意识到自己被困在了房间里,她猛然转过身,食指指向义体高川和桃乐丝,只见一道灰雾从指尖喷出,翻滚,凝聚,在一尺外就化成一条灰色巨蟒,直朝两人扑去。这种神秘的效果对义体高川来说再熟悉不过了,是末日真理教的巫师法术。

    “精英巫师?”义体高川在灰色巨蟒扑来之时,仍旧游刃有余地说到。这个女人没有穿戴巫师袍,脸上的五官看似和普通人没有太大差别,但是,在脑硬体的分析中,却明显不是她的真面目,更像是用面具什么的,遮掩了自己真正的面貌。

    如果对方是末日真理教的巫师,那么,之前所体现出来的多种神秘就可以得到解释了。巫师的法术,最大的特性就是变化多端。

    不过,对义体高川来说,这种程度的攻击性法术不足为惧。法术究竟有什么效果,多少还是可以从它变幻的形态上推断出来的。灰色巨蟒自然带有巨蟒的特性,或许还有毒素,对普通**拥有可观的破坏力,不过,义体是另一个等级的造物。义体高川直接挥出拳头,在巨蟒张口而噬的时候,重重砸在它的脑袋上。顿时就将这条灰雾巨蟒的前半截身体打碎成灰雾,女性巫师再一次扰动食指,这片破碎的灰雾顿时交织成锁链,锁住义体高川的手臂,继而往他的身体缠绕而去。

    在义体高川同样被锁链缠绕的桃乐丝却突然四分五裂,只见无数的飞蝗穿出缝隙,眨眼间就充满了整个房间。巫师尖叫一身,用力抓住叮咬在身上的一只蝗虫,伤口和周围的肌肤已经枯白萎缩,就好似被抽干了养分。在巫师的尖叫声中,巨蟒的下半截立刻炸开,分散成大量的月牙形冲击朝四面八方扩散。

    不过,在这个时间里,她已经再度被好几只蝗虫咬中,整个人多处呈现枯萎的异状。义体高川已经挣脱锁链,没有被冲击波消灭的蝗虫也再度飞向同一处地点,拥挤起来重新构成人形,再度浮现桃乐丝的女孩形状。

    “竟然没有防御类法术?”义体高川有些惊讶,在过去所遇到的末日真理教巫师中,从最低级的巫师学徒到高等的精英巫师,都展现出攻守具备的平衡特性。学徒巫师步入正式巫师之后,最大的变化并非是攻击和防御手段的增加,而是在于可以使用传送门法术。因此。这种巫师体系给义体高川最大的印象,就是全面发展所带来的适应能力和生存能力。眼前这名精英巫师竟然没有选择在第一时间给自己施加防御法术,在他的眼中是极为另类的。

    事实也是如此,如果这个女人在第一时间构筑巫师特有的护盾,而并非试图用攻击代替防御,那么。桃乐丝的飞蝗未必可以伤害她。

    “……竟然失败了。”女人第一次开口了,声音就好似很多年没有说话了一般,十分干涩,音调也不甚清晰,“那些蝗虫到底是什么?”

    “你觉得那些月牙击中了我的飞蝗,应该会出现怎样的情况?”桃乐丝反问,“你所使用的灰雾法术的神秘性,本来就低于我的使魔。”

    “原来如此!是高神秘性的恶魔吗?”女人露出恍然的表情,“竟然用高神秘性的恶魔充当使魔?不愧是桃乐丝。但是,只有这种程度,就以为可以和最终兵器对抗的话……”她发出阴测测的笑声,却和五官的变化呈现出强烈的不协调感。只见女人猛然扣住脸颊,用力将脸皮撕下来,露出一张半脸哭相,半脸笑相的面具。

    果然是精英巫师。

    撕下的脸皮被她掷出来,无数的灰雾填充起来。转眼间,头部、躯干和手脚都出现了。并迅速变幻成女人此时的模样。义体高川视网膜屏幕观测到的数据迅速膨胀,这个看似人偶的东西,在观测数据上,竟然变得完全和女人一模一样。每一次看到精英巫师的特性法术,都会觉得惊艳,唯一的缺点就是施法速度太慢了。哪怕是瞬发法术也是如此。女人所用过的法术中,没有一个在速度上低于半秒的,半秒的差距,足以让义体高川近身后进行至少十次的斩击。

    即便伪速掠需要时间进行加速,但是。凭借义体的力量,就足以获得远超常人的活动能力。在单纯的身体素质上,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脸皮人偶在义体高川和桃乐丝的注视中飞退回女性巫师的身旁,巫师牵起它的手,半面哭相半面笑相的面具挤出阴森的笑容,随即两个身体旋转起来,飓风伴随着冲击向外辐射,排斥所有试图靠近的危险。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测算着这股斥力的强度,即便是义体在这个时候,不使用伪速掠的话也举步维艰,这应该才是这名精英巫师特有的巫术吧,强大的斥力,就是为了弥补这个巫术施法时间的缺陷,不过,正因为这种斥力的矢量不够单一,所以,完全不可能阻挠义体的前进,一旦使用伪速掠,这种依靠旋转向外排斥的力量越大,自身的加速度就会越大。

    原本只需要半秒时间就完成的攻击,在伪速掠的加成下,十分之一秒都不需要就能完成。从这一点来说,这名巫师所具备的“神秘”被相克了。义体高川静静等待着巫师的法术完成,既然这是一场磨合自身的战斗,而对方的神秘又被克制,不让对方完成法术的话,就没有意义了。

    巫师的法术完成大约用了一秒的时间,留下来的身躯只剩下一个,不过,无论数据观测还是直觉感受,都能清晰感受到对方的强度提升。

    “凶上?狂下?还是狂中?”义体高川自言自语着,没有实际交手,这名敌人到底提升了多少,就没有一个直观的认知,不过,按照他特有的力量等阶判断,但是应该不会超过“纸、并、强、凶、狂、神、论外”七等阶中“狂级”的水准。这名巫师的力量特性也有了极大的变化,原本是通过法术的诡异和多样性,通过各种奇特的辅助能力,去削弱敌人的优势,但是,从她如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来看,截然变成了依靠提升自身**力量去战胜敌人的方式。

    巫师和人偶的融合,让她的身材变得硕壮,块状的肌肉让人可以直观感受到其中蕴含的爆发力。单单从体格的雄健来看,她已经超过锉刀小队中,擅长筋肉力量的摔角手。她呼吸的时候,一股股白气从嘴巴和鼻孔中散逸出来,就好似有一个强大的动力源在体内运转,散发出来的热量正在快速蒸发她体内的水分。视网膜屏幕中。巫师的身体及其周边的温度数据正在快速上升,很快就抵达了八十度。对人类来说,这是导致死亡的温度,但巫师的面具,却浮现一种舒畅的快感。

    义体高川很快就注意到,原先被桃乐丝的飞蝗咬伤之处。那干瘪萎缩的伤口好似充气一样,正迅速恢复红润,几个眨眼,巫师就达到了完好的状态,她的战斗力数值停留在一个客观的数值:4500,已经比此时停留在厅室中的那些神秘组织成员表面上侦测到的数值都要高。距离桃乐丝的5000底线,只剩下500的差距。

    “这样的状态,你又能支持多长时间呢?”义体高川平静地问到。

    “十分钟,足够了。”巫师的眼神变得极有侵略性。扫过桃乐丝,说到:“小女孩,要不再放出你的使魔试试?”

    “不需要,你是阿川的猎物。”很少露出表情的桃乐丝反倒露出一种诡谲的笑容,“但是,你的尸体归我了。”

    她的话音刚落,巫师已经从原地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抵达义体高川的身后,此时才有劲风从她原先所在处扑面而来。速度还不错。义体高川这么想着,却没有动弹,任凭巫师的拳头砸在自己的脑袋上。巫师的口鼻中散逸出来的白气更加浓郁了,呼吸之间,已经有几十拳砸在义体高川的身上,将他整个人打得悬空而立。就像是故意控制着。不让他倒地般,巫师前后左右穿插着,身体和拳头化作残影,将义体高川包围起来。即便如此,巫师也仍旧不敢松懈。拳头和眼前男人的身体接触时,可以直观感受到这具身体的异常,虽然每一次拳头的击打,都有结结实实的触感反馈回来,不过,这个男人的身体根本不像她以前处决的敌人那般,整个身体都被揍得稀烂。

    一点变化都没有!巫师直觉感受到的异常越来越浓郁,三秒过去,她不由得用眼角扫了一眼桃乐丝,之前将注意力击中在男人身上,就是想要在两人联手之前解决一方,可是,用在这个男人身上的时间太久了,足以让桃乐丝进行一些动作。义体高川到底是什么人,她有所耳闻,但是,比较起来,还是对桃乐丝的了解更加多一些,也更加忌惮。身为末日真理教的巫师,她接触过最终兵器,自然可以想象,针对最终兵器而制造出来的杀手锏套桃乐丝,到底会有多么强大。

    实际上,在确定无法逃离之前,她根本就没打算过和对手直接交锋,她所擅长的煽动、潜藏和逃匿,落入如今不得不正面动手的局面,已经是最大的失策了。

    就在她稍微有些分神的时候,一个拳头从残影中穿出,虽然她及时反应过来,但是身体的动作却没能跟上,只能眼睁睁体味到腹部被击中的感觉。沉重的力量好似钉锤一样,直接穿透强健的肌肉层,直抵内脏之中。巫师的动作顿时被打得一顿,快速攻击造成的残影刹那间消散,一股旋风猛然以她为中心迸发出来,从她全身上下喷发出来的白气,立刻让房间变得有些迷蒙。

    击入巫师体内的力量被她用特殊的方式卸掉了一些,但是残存的力量,仍旧让她倒飞出去,重重砸在对面的墙壁上,发出砰然一声巨响。

    “没受伤?”巫师扶着地面,半跪而起,狰狞的眼神死死盯着义体高川,再次张开嘴巴的时候,便有淤血从口中喷出,“怎,怎么可能?”

    义体高川的全身都被她的拳头覆盖过,但是,从表面上看,完全没有一丝异样,包括在太阳穴、颈椎、下体、相对脆弱的关节在内,可以直接造成伤残和死亡的人体要害部位都被她切实击中了。但是,这个男人却完全无事般,一拳就打算了看起毫无破绽的攻击圈,令人难以想象,巫师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对手——从情感上来说,很难接受这个事实,但是,从直觉上来说,对方毫发无伤就是事实。

    “怎么会有这么离谱的身体?”巫师重新站起来,摆出格斗防御的架势,思维不断转动着,从脑海中搜寻那似曾相识的灵光,“这绝对不是人类的身体!”

    “力量还不错。”义体高川看了几眼视网膜屏幕中实时监控到的数据,活动了一下手腕,说:“现在,是我的回合了。”

    他的话音刚落,身影便有一些虚浮,巫师敏锐的直觉促使她在地上翻滚,因为敌人重复了她之前那快速的进逼,留在原地的,不过是一个残像而已。在这个残像彻底于视网膜中消失之前,攻击已经抵达了她的身体。还好,赶上了,巫师这么想着,交叉的双臂迎来沉重的力量,她不打算后退,男人的速度似乎比自己还快上一些,拉开距离只会让对方变得更加灵活,尚在一旁虎视眈眈的桃乐丝,此时已经没有精力去防御了,面对这个同样有着强大身体素质的对手,巫师不觉得自己还能分心。

    力量再一次于体内点燃,巫师感受到体温的再次拔升,以及随之而来的,宛如**般的快感,她明白,这种力量是有极限的,不在于力量本身,而在于她此时硕壮的身体拥有强度上限。快感比痛苦更容易麻痹神经,一旦忽略自己身体的极限,整个人就会如同充气过度的气球般炸成碎块,然后燃烧成灰。宛如强化的蒸汽动力源就藏在她的**、血脉和意识之中,这是一种整体素质超限增幅的法术,是她自创的特有法术,但也正因为如此,她更加明白,如果不加限制地使用这种力量,自己会面临怎样的可怕后果。

    即便如此,她也不得不再次一次压榨自己的力量,因为,对手很强!

    超乎想象的强,和自己所承受的负荷比较起来,让人觉得,这个男人没有极限。

    硬顶着**的碰撞,巫师扑上去,试图用缠斗的方式绞杀他,不过,每一次都比自己所用的力量和速度超出一线的力量和速度,让她所有的捕捉都功亏一篑,最终只能用拳脚进行互殴。可是,她的受创程度,正在逐步上升,视觉已经开始漏掉对方的动作了。在这般没有任何花招的硬碰硬中,巫师真正明白了,义体高川展现出来的特质,和自己是如此相似——一种平均化的,没有缺陷的强大身体素质,而且,每一种身体素质,似乎都比自己更强。理论上,碰到这种全面超越的强大,不使用其他手段的话,是完全没有胜算的。

    时间仅仅过去不到五秒,巫师已经觉得支持不住了,不得不利用男人的一次击中,加速后撤。义体高川没有追击,让她蓦然有些庆幸。

    巫师气喘吁吁地瞪视着义体高川,那诡异的半哭半笑的面具,此时只剩下狼狈的感觉,她被反复击中的地方,脸面以及专门用来防御的胳膊,都出现可怕的浮肿。不过,在她喷出大量的白气时,这些浮肿再一次消退。她的自身增幅法术,最大的用处,并不在于增强**力量上,而在于,只要不使用过限,就能迅速恢复伤势。

    义体高川完好以暇地等待她进行恢复,这名巫师最擅长的攻击能力,竟然不是那些拥有诡异效果的法术,而是硬碰硬的**强化,着实让他开了一些眼界,不过,这样的对手,对他磨合自身的初衷来说,是最合适不过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