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905章 巴萨的七寸
    四月二十日晚,西班牙瓦伦西亚梅斯塔尼亚球场。

    高寒在塞尔吉奥加西亚的陪同下,秘密地坐在了西班牙国王杯决赛的看台上。

    今晚的决赛正在上演一场世纪大战,巴塞罗那对阵皇家马德里。

    这两支球队也是本赛季西甲积分榜的前两位,巴塞罗那刚刚在伯纳乌球场一比一惨遭皇家马德里的逼平,所以很多人都对今晚的这一场国王杯决赛充满了期待,想要看看穆里尼奥的皇家马德里是否还能够继续保持上周末的表现。

    对阵双方也基本上都是主力尽出。

    皇家马德里的首发门将是卡西利亚斯,后防线是科拉罗夫、布鲁诺阿尔维斯、阿尔比奥尔和阿韦洛亚,中场三后腰是穆蒂尼奥、费利佩梅洛和拉斯迪亚拉,斯内德突前,前场的双前锋是迭戈科斯塔和伊瓜因。

    巴塞罗那也同样尽遣主力,门将是巴尔德斯,后防线是阿比达尔、皮克、普约尔和阿尔维斯,单后腰是布斯克茨,伊涅斯塔跟哈维居中,前场左路是佩德罗,伊布拉希莫维奇占据中路,梅西打右路。

    两支球队都是以最强阵容出战,可谓是星光熠熠,巨星云集。

    或许是受到上个周末世纪德比的影响,这一场比赛从一开始就显得火药味十足,比赛一开始,普约尔就对迭戈科斯塔进行犯规,而后阿尔维斯又阻挡了斯内德,让两只球队陷入了争执,最终双方是被主裁判分开才作罢。

    重新开始之后,巴塞罗那顺利控制了场上的球权和节奏,皇家马德里则是全线防守。

    而本场比赛的第一次有威胁攻势来自于巴塞罗那,伊布拉希莫维奇回传,哈维后插上禁区前沿远射,稍稍偏出。

    之后巴塞罗那继续利用自己传控球的优势,频频对皇家马德里的腹地发动攻势,一次次地威胁银河战舰的球门,但却始终没能获得的得分机会。

    皇家马德里的防守动作比较大,包括迭戈科斯塔、布鲁诺阿尔维斯在内的多名球员都是小动作频频,阿韦洛亚更是有一次脚踩佩德罗小腿的危险动作,又一次引发了双方的矛盾冲突,甚至场面上一度有些失控。

    高寒坐在看台上,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在比赛进行了二十分钟之后,两队都明显踢得有些急躁,不管是坐拥绝对控球优势的巴塞罗那,还是皇家马德里看起来都失去了冷静。

    “这是要中穆里尼奥的计!”高寒看得直摇头。

    塞尔吉奥加西亚随时都在密切关注场上的局势,以及平板电脑里的实时数据,“皇家马德里在穆里尼奥的调教下,对抗和犯规都不在少数,尤其是在采取三后腰踢法之后,而巴塞罗那的优势是传控,跟他们死缠烂打,就等于是被拖进泥潭里了。”

    高寒点头,穆里尼奥的策略就是我无法跟你比控球,所以我就让你无法娴熟控球。

    这样的比赛对场上的双方而言都是考验,但对球迷观众来说,也是一种考验。

    当然,激烈和紧张程度那是毋庸置疑的。

    不管怎么说,这是一场世纪德比,更是一场国王杯决赛。

    “现在巴塞罗那的控球率多少?”高寒关心问道。

    “一直都保持在百分之七十五以上,有时候甚至达到百分之八十。”塞尔吉奥加西亚有些咋舌,这对比实在是太过刺眼了。

    要说两支球队实力上有差距,那谁都看得出来,但要说差距有这么大,肯定没人信。

    唯一比较合理的说法就是,这是穆里尼奥有意为之。

    “皇家马德里开场之后一直都在依靠长传发动反击,但效果不是特别明显,瓜迪奥拉明显针对这一点做过文章,所以穆里尼奥的这一套思路没能奏效,甚至没有成功过一次。”

    “是啊,长传主要是斯内德和穆蒂尼奥,成功率很低。”塞尔吉奥加西亚说道。

    “反倒是在防守端,穆里尼奥这一场比赛并没像上周末那样全线退守,而是保持三条线紧凑站位,全线往前压。”

    “三后腰。”高寒回道,“中场有三后腰坐镇,穆里尼奥对中场的防守和拦截有充分的信心,所以他往前压,你注意看,他们有七名球员是专职防守,再加上一个机动性很强的斯内德,进攻端基本上就靠迭戈科斯塔和伊瓜因在前场。”

    高寒不难猜测穆里尼奥的意图,如果打三后腰后,连斯内德都积极回防的情况下,还全线退守的话,那这一场比赛皇家马德里压根就不用踢了,直接投降认输算了。

    他采取三后腰打法,目的就是为了赢球。

    “看到没有,斯内德调整位置了。”

    顺着高寒的手势,塞尔吉奥加西亚望了过去,却发现果然如高寒所说,在一次反击当中,斯内德从中路跑到了左路,接应穆蒂尼奥的传球后,跟葡萄牙人在左边路完成了一次配合后,推进到了前场,跟迭戈科斯塔又完成了一次漂亮的配合,再传给巴西前锋。

    但迭戈科斯塔最后的小角度打门,没能打正角度,皮球从门前划过。

    不过,这一次的进攻确实叫人眼前一亮。

    “阿尔维斯压上进攻后,巴塞罗那的右路防反是个问题,在单后腰的情况下,右边路在面对对方的反击时,确实有些力不从心。”

    高寒说到这里,转头看向了教练席前的穆里尼奥,葡萄牙狂人穿着笔挺的西装,在场边显得气势十足,大有胜券在握的感觉,让人瞧了觉得特别有信心。

    “不得不承认,穆里尼奥非常了解巴塞罗那,瓜迪奥拉的球队在由攻转守的一段极短时间内,中场和后防线之间存在着不小的缝隙,尤其是在右边路阿尔维斯前插进攻的情况下。”

    除了针对性的反击套路外,穆里尼奥的防守策略也十分奏效。

    巴塞罗那看似掌握了控球权,可实际上,他们最擅长的那种快速、娴熟、流畅的传接球配合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主裁判频频响起的哨声。

    不管怎么说,奚落穆里尼奥是破坏性足球也好,但他的这种打法确实很奏效。

    职业足球被誉为是没有硝烟的战争,而既然是战争,参战的双方就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不择手段,务求杀死对手,取得胜利。

    对于皇家马德里来说,跟巴塞罗那拼控球,那是自寻死路,只有穆里尼奥的这一条路才有希望,才有胜算。

    更何况,足球场上的战术永远都不仅只有控球和进攻,防守也是一门艺术。

    在斯内德调整位置之后,皇家马德里终于在第四十一分钟时,打出了一次最有威胁的攻势。

    又是荷兰中场在反击中从左路出球,迭戈科斯塔头球摆渡到身后,伊瓜因后插上一脚射门,但却击中了右侧立柱,弹出了底线。

    没能把握住机会,攻破巴塞罗那的球门,伊瓜因显得无比的沮丧。

    上半场最终是以双方零比零握手言和。

    这样紧张激烈的比赛,也让高寒看完后吐了口气,心里头也挺不是滋味的。

    怎么说呢?

    穆里尼奥死死掐住了巴塞罗那的七寸,瓜迪奥拉的球队始终没能表现出自己应有的水准。

    “缺乏突击手段,边路进攻过渡依赖于阿尔维斯,这是巴塞罗那现在所面临的一个最大的问题,如果不能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巴塞罗那下半场也是够呛。”

    高寒说到这里,想了想,“当然,不排除穆里尼奥的球队自己发生失误,毕竟四五十分钟的比赛,失误肯定是不可避免,尤其是体能消耗越来越厉害的情况下,只要被巴塞罗那抓住一次,他们就死定了。”

    事实上,比赛也如高寒所料。

    跟上半场截然不同的是,下半场巴塞罗那重整旗鼓后,场面上的优势变得更加的明显。

    皇家马德里在体能不断被消耗的情况下,不得不开始全线退守,这也代表着穆里尼奥的比赛策略,无论先保证自己不丢球,再慢慢跟对手较量。

    但不得不说,在穆里尼奥的调教下,皇家马德里防守得几乎是铁板一块,球队每一名球员都十分悍勇顽强,尤其是三后腰,更是死死在防线前面树立起了一道屏障。

    唯一比较严重的一次失误是来自于拉斯迪亚拉的粘球,但被巴塞罗那断球后反击,差一点点就进球了,但卡西利亚斯关键时刻立功,将伊布拉希莫维奇的一个近距离的必进球挡出,让巴塞罗纳错失了本场比赛最好的一次得分机会。

    穆里尼奥也很快做出了调整,中卫加雷换下了拉斯迪亚拉,将阿尔比奥尔推到了中场,加雷跟布鲁诺阿尔维斯搭档中卫。

    “巴塞罗那的控球率达到了八成,我的天啊!”塞尔吉奥加西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巴塞罗那压着皇家马德里在打。

    高寒也觉得特别惊叹,尤其是对穆里尼奥所调教出来的这支皇家马德里。

    “说实话,比赛进行到现在,考验的已经不再是技战术了,而是斗志、意志力和求胜**。”

    而更让高寒感慨的是,巴塞罗那这一场比赛的射门效率实在太低了,伊布拉希莫维奇、梅西和佩德罗的前场三叉戟都表现低迷,这不能说是巴塞罗那和球员的问题,只能说是穆里尼奥的战术彻底克制了他们。

    有意思的是,比赛双方都没有进行换人,打完了九十分钟的比赛,双方依旧是零比零握手言和,这不得不说是件稀罕事。

    但也间接反映了彼此的熟悉与了解。

    进入加时赛后,皇家马德里依旧十分被动,被迫死守,静待时机反击。

    巴塞罗那虽说掌握控球权,但随着体能的消耗,也频频出现了失误。

    而当比赛进行到底一百零四分钟的时候,皇家马德里终于逮住了一次机会,斯内德反击时拿球,跟左路科拉罗夫进行一次撞墙式配合后,吸引了防守注意力,将皮球分给了科拉罗夫,后者起脚传中,落点无比精准。

    迭戈科斯塔后排插上,抢在了普约尔和皮克之前,近距离鱼跃冲顶,头球破门!

    就这一粒进球,彻底引爆了梅斯塔尼亚球场,为皇家马德里夺下了阔别多年的第一座冠军奖杯!

    高寒在迭戈科斯塔进球的那一刻,也禁不住跟全场的皇家马德里球迷一样,站起来用力鼓掌,但心里头却很是五味杂陈。

    “皇家马德里配得上这一粒进球,也配得上这一场胜利。”

    顿了顿后,高寒才继续说道:“只是希望穆里尼奥在夺得国王杯后,能够变得更加自信一些,他们越自信,对我们就越有利,如果还像这一场比赛这样,那……”

    高寒话没说完就苦笑连连,一声长长叹息。

    穆里尼奥,绝对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