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本就是我的
    两根降魔杵一根擎天铁棒,轮流打下去,把九尾妖狐打的找不到北,只是这东西看起来防御力远不如之前那头帝级甲虫,但实际上,它的防御力更强。

    它身上的长毛坚韧无比,铁棒砸上去,长毛弯曲的过程之中就消减了一部分力量,而坚韧的皮毛又将剩下的力量卸掉,更为诡异的是,砸在它身上的力量可以通过他的九条长尾释放出去,变成攻击。

    三打高手围攻之下,居然被那九尾妖狐以遁地之术逃走了。

    安争坐在山坡上看着那妖兽远去的影子,嘴角不易察觉的往上勾了勾。

    “谈山色,差不多时候该把姿势换一换了。”

    从一开始,谈山色就处处在主动位置上,一直都是他的人他的妖兽突然的出现在安争他们面前,安争他们只能被动的迎战,而九尾妖狐逃走,其实是安争故意为之,他在佛陀出手的时候就对佛陀说了,让他放走九尾妖狐。

    气息安争已经锁定,有无始眼在,它能逃到哪儿去?

    金顶国都城里的百姓们全都跪在地上,一片参拜礼佛之声,佛陀的金光佛影收了回去,回到大雷池寺里。

    安争就坐在山坡上看着,觉得累了,往后一仰躺在草地上看着蓝天白云休息。

    金钟法阵悄悄隐匿了起来,全无气息。

    安争身边的空间扭曲了一下,佛陀出现在他旁边:“你倒是惬意。”

    安争躺在那耸了耸肩膀,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你倒是能忍......”

    佛陀在安争身边坐下来,叹了口气:“我和你们不一样啊.....我知道说这些话有些窝囊懦弱,可是这些话却不得不说,我家大业大.....”

    安争:“......”

    佛陀笑了笑:“你误会了,我说的家大业大不是我贪恋现在佛宗拥有的一切,不管你们怎么说我,怎么想我,觉得我自私也好,但不可否认,因为佛宗的存在,西域数以亿计的百姓生活的很安定,人是需要信仰的,佛宗给了他们一个信仰,他们就会变得团结起来,你不能否认,宗门带来的信仰导致的团结,有些时候,比一个国家的政权带来的团结还要可怕。”

    安争不能否认,这一点佛陀说的没错。

    “佛宗在西域已经那么久了,我知道当然我们占据了大量的资源,可是,我最自豪的,也是历代佛陀都自豪的,便是我们带给西域数百个国家,数以亿计百姓的安定。所以我做事,没办法跟你们一样毫无顾忌,你们可以悍不畏死的时候,我想到的是如何保证佛宗不崩塌,一旦佛宗崩塌了,数以亿计的百姓信仰就崩塌了。”

    安争道:“倒是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佛陀瞪了安争一眼:“你觉得我像是在为自己开脱吗?我这样的人,没必要为自己开脱,反正我也不在乎别人怎么想怎么说。”

    安争:“......”

    佛陀笑着说道:“这个话题不说了,反正歪理邪说你也说不过我......”

    安争:“我发现还真是不了解你,对了,我有个问题比较好奇,为什么你会选择不是和尚做你的传人。”

    佛陀道:“因为这是必须的,如果按照对佛宗的挚诚和对佛经的钻研来说,玄庭和尚显然比他要好不少,更加慈悲,更加专注,佛根更好一些,然而......我要选择的是一个领袖的继承者,而不是一个更懂得佛法佛经的人,不是和尚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候,可以为了吃肉而大声的说出来他单方面退出佛宗,吃完了之后抹抹嘴然后再宣布自己重新皈依了......玄庭和尚做的到吗?”

    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我知道大灾难就要到了,可即便如此,我还是得做自己应该做的事,选继承者就必须选择最合适的。实事求是,当初不管是修为境界还是对佛法的领悟,大至尊者都在我之上,为什么师父会把位置传给我?因为他也很清楚,大至师兄太刻板了,不懂得变通,他是一个好人一个合格的佛宗修行者,但不是一个合格的领袖。”

    安争点了点头:“一脉相承啊。”

    佛陀当然听出来安争语气里淡淡的讥讽之意,无所谓的笑了笑:“这个话题也不需要继续了,我知道你最想问为什么。”

    安争道:“既然你知道,为什么不说?”

    佛陀沉默了好一会儿:“那不是这一代的恩怨,甚至不是玄庭的恩怨,他只是自己把那恩怨强加在自己身上,与其说他在乎的是那段过往,不如说他在乎的其实一直都是佛宗,他欠猴子的吗?并不,他一直在偿还,为什么?因为他觉得是佛宗亏欠了猴子的,他是在替佛宗还。”

    “当年到底怎么回事?”

    “一言难尽。”

    佛陀居然学着安争的样子在草地上躺下来,若是被那些信徒看到的话,一定会惊讶的掉了下巴。

    “当初师父还在的时候,有一种独特的天赋能力,预言......他的大预言术看到了未来的灾变,惊的他夜不能寐,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从那个时候开始,师父就在一直寻找办法,如何才能保住整个西域的百姓?百姓们都说佛光普照,都说慈航普度,可实际上,没有人不是自私的,我师父也一样......”

    他停顿了一下,侧头看了安争一眼:“师父知道,佛宗的力量终究有限,扛不住灾变,唯一能做的就是多救人,而且他要救的不是佛宗,而是整个西域,那就是佛宗最大的能量了,我们也想把你们中原人一起救了,奈何做不到......倾尽整个佛宗之力,我们打造出来一个避难空间,但是不够隐秘,帝级的强者,尤其是谈山色本尊那样至尊帝级的强者,轻而易举就能发现。”

    安争:“所以你们就去害了猴子?”

    “是。”

    佛陀点了点头:“我不能否认那就是害了他,任何理由任何借口都没有意义,我们剥离了他最强大的天赋之一,怎么能不是害了他呢?当初最先发现猴子这种天赋能力的,就是玄庭背负了命运的那个人,他意外的遇到猴子,发现了猴子的天赋能力,也就是异变空间,那是一种极为复杂的空间之术,可以将无穷尽的空间叠加出来,想要解开这些空间,纵然是至尊帝级的谈山色也很苦难,就好像,用最复杂的方式达到空间隐匿的作用。”

    “和尚去找了猴子,请他来西域,把这个计划跟猴子说了,当初最开始的希望,是猴子加入佛宗,这样就能协助佛宗完成,可是猴子桀骜,以为自己被骗了,和尚并不是真的把他当朋友,只是想利用它......”

    安争哼了一声:“难道不是?”

    “是......”

    佛陀认错的态度相当好。

    他继续说道:“其实如果当初直说的话,以猴子的性格未必不答应,毕竟那是救数以亿计百姓的事,然而就因为是欺骗了他,所以猴子的逆反心理作用下,就是不肯合作了......当时我的师父便心理扭曲了,想直接剥离了猴子的能力,他坚持认为那样做是对的,伤害一个人来挽救亿万人,没错。”

    佛陀苦笑:“可惜啊,那从来都不应该用一人和亿万人来对比,错了就是错了......但是我师父还是出手了,他让和尚吧猴子骗到了大雷池寺,困住了猴子,可是剥离猴子天赋能力的时候出了岔子,谁也没有想到,发了狂的猴子居然那么恐怖,连我师父都抵挡不住,没办法,只好请长灯古佛出手......”

    安争想起来,来的路上猴子说过,佛宗还有不出世的恐怖强者,应该就是那位长灯古佛了。

    佛陀道:“剥离了猴子的天赋能力,我师父说要补偿他,猴子一怒之下不等我师父为他将身体治疗就冲了出去,结果导致体质严重受损,不得不回到石壳里继续吸收日月天地的精华修行。”

    他看了看安争:“我其实一直都想补偿猴子,可是,你说我那什么补偿?”

    他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佛宗的东西,他是不会要的......就算要,也没什么比得上他那天赋能力了,不过,最近我正在筹备一件事......徐拾遗在空间之术上的造诣真的很强,他说可以试试,利用一种空间排列的方法将猴子的天赋能力替换出来,如果成功的话,就能将天赋能力还给猴子了。”

    安争道:“这件事,虽然和你没有多少直接关系,但是佛宗就是系铃人。”

    佛陀道:“解铃的是玄庭啊,你也应该知道,玄庭的修为境界寸步不前,猴子的境界难以恢复,可不仅仅是因为天赋的问题,而是心结,这两个人的心结一旦打开,那就很快将会出现两个新的帝级强者。”

    他指了指山下:“他们要面对的,就交给他们吧。”

    山下,猴子站在那,玄庭和尚也站在那。

    和尚看着猴子,猴子看着他,和尚的眼神平静,猴子的眼神确实不甘示弱的假装平静。

    “我想了一个办法。”

    玄庭和尚看着猴子说:“一个偿还你的办法。”

    猴子哼了一声:“连你死我都不接受,我还能接受什么?”

    玄庭:“死其实没什么难的。”

    他笑起来,不知道为什么,笑的那么释然。

    “我来变成你的异变吧。”

    玄庭和尚看着猴子认真的说道:“我肉身化佛法,我把自己赔给你。”

    猴子一愣,眉角一挑:“你的命,赔给我不行,因为本就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