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 巨鱼
    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修行者却没有修行境界的人,就是叶七道。

    如果不是霍爷说起来的话,小七道到现在为止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他不在六道之中,是因为他本就是这个世界的化身。

    而后,很多事情就都能解释清楚了。

    比如,逆鳞神甲。

    比如,那条大鱼。

    安争是所谓的天选之人,哪里是什么天选,谁选的,小七道!

    霍爷一直都在说安争的气运逆天,之所以有这种感觉是因为霍爷本身的时间力量,而安争为什么气运逆天的缘故,归根结底,是因为小七道。

    如果说小七道就是那条鱼,也未尝不可,但不是真相。

    安争在幻世长居城里第一次见到了那条大鱼,是他进沧蛮山为杜瘦瘦寻找草药的时候,而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见到了小七道,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小七道居然面对第一次见到的陌生人居然没有丝毫的抵触,安争把他抱起来的那一刻,一切都已经注定了。

    鱼,不是陪伴安争的,是陪伴小七道的。

    安争眼看着就要被拉进黑洞里的瞬间,小七道从远处疾掠而来,从时间各处,无数条青色的气流汇聚过来进入小七道身体之中,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元素在这一刻都成为了小七道的力量源泉。

    长虹从小七道身上飞出去,瞬间把安争拉住。

    “谁也不能动我的安争哥哥!”

    那一声暴喝,是小七道滔天的战意。

    长虹硬生生的将安争从黑洞边缘处给啦了回来,安争在飞回来的时候一把将逆破神剑抓住,可是他那个还没有完全释放的元雷天爆却被吸进了黑洞之中,也不知道飞去了什么地方。

    “你没事吧安争哥哥?”

    小七道急切的问了一句。

    安争笑着摇头:“没事。”

    “那么那么久了,一直都是安争哥哥保护我,现在,轮到我保护安争哥哥了。”

    小七道挺直了腰板,这个时候安争才恍然,小七道已经长大了。

    他不再是那个粘人的小屁孩,蹒跚学步的时候跟在安争屁股后面,安争去哪儿他就去哪儿。

    不再是那个张开小手奶声奶气的说安争哥哥抱抱的小孩子了,而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每个人都会成长,安争在成长,杜瘦瘦在成长,曲流兮古千叶在成长,小七道也在成长。

    那长虹将安争拉回来之后就盘旋在小七道周围,让小七道多了几分圣洁般的气质,那长虹是七彩的,何尝不是代表着这世界的全属性力量。

    “我们一起。”

    安争喊了一声,然后拎着逆破神剑再一次冲了出去。

    金乌鸟已经受了伤,它的伤口就是最大的破绽,原本看不到希望的人们再一次重拾信心,大家都打起精神来朝着金乌鸟发起猛攻。

    金乌鸟被各种帝级力量打的一时之间竟是站不起来,显得颇为狼狈。

    谈山色见金乌鸟被打的如此被动也是暴怒之极,怒吼一声之后,夫诸身上随即爆发出来一团黑光,一股一股黑色的东西透过它连接在金乌鸟身上的血管开始朝着金乌鸟身体猛灌进去,金乌鸟的伤口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修复!

    “夫诸在用自己的命元修复金乌鸟的伤口!”

    “先攻击夫诸!”

    紫萝从半空之中俯冲下去,在他身后,修为之力形成了一道一道犹如利剑般的锋锐,半路上,这些锋锐超过了紫萝,朝着夫诸狂轰滥炸。

    金乌鸟身上的羽毛开始翻卷过来为夫诸抵挡攻势,可这样以来它身上没有被羽毛覆盖保护的地方就越来越多。

    之前安争的逆破神剑击穿了几百根羽毛防御,它身上的防御层本就已经显得捉襟见肘,此时此刻,暴露出来的地方更多了,那些帝级强者可以攻击的目标就越多。

    任何事情都是相对的,金乌鸟的身躯之大,超过了安争他们所见过的任何一头妖兽,千米长的金龙在它面前都显得有些渺小,打一个不恰当的彼方,老龙王所化的金龙在金乌鸟面前,就犹如一条爬虫在一只雄鸡面前的感觉一样。

    “夫诸!”

    谈山色大声喊了一句:“看你的了!”

    夫诸身上的黑光越来越强盛,从它身体里输入进金乌鸟体内的命元也越拉越多,可以看出来夫诸比之前虚弱了一些,而且还在持续虚弱。

    “别给他机会。”

    安争加快速度冲过去,在其他帝级强者的支援和掩护下,为他挡住了绝大部分金乌鸟的攻击,他终于冲到了夫诸不远处。

    这一刻,夫诸回头看向安争的时候,眼睛里充满了恐惧,而就在不久之前,他看着比吸向黑洞的安争还是一脸的得意和兴奋。

    “你不会成功的!”

    夫诸回头朝着安争喊了一声,然后加大了传输的速度,金乌鸟的伤口竟是几乎痊愈。

    “你也不会!”

    安争一剑刺向夫诸,夫诸避无可避,只能等死,可是金乌鸟的伤势没有好之前,谈山色和金乌鸟都不会允许他就这么死了的。

    金乌鸟两只巨大的翅膀展开扇动起来,狂风怒卷,竟是硬生生将靠近过来的安争逼停。

    那种锋利无法准确的描述出来,地皮都在一层一层的被刮掉。

    与此同时,金乌鸟头顶两只犄角之间的那个黑色的眼球恢复了原状,眨了几下之后,眼球里一道黑色光束朝着安争笔直的激射过来。

    在这一刻,从夫诸身上有至少几千条血管一样的东西卷了出来,在狂风之中加速,迅速的将安争缠绕。

    安争被抓住,黑色光束也到了。

    这一击,纵然安争已经到了帝级五品可能都挡不住。

    安争自己的肉身肯定是挡不住的,但安争还有逆鳞神甲,还有最强法器逆破神剑。

    安争一松手,逆破神剑自己飞了出去围着安争飞了一圈,缠绕在安争身上的那些血管尽数被斩断,然后逆破神剑飞回到安争面前,成为了第一道防御。

    黑色光束打在逆破神剑上,只一瞬间逆破神剑就被烧的通红。

    逆破神剑坚持了不到十秒钟之后就被压的后撤,安争一摆手逆破神剑飞向一侧不止去向,然后黑色光束就打在了安争的防御气场上,一秒钟气场就被击碎,紧跟着打在安争的逆鳞神甲上。

    【攻击力超过逆鳞神甲承受范围,逆鳞神甲承担七成伤害,你的肉身已经受伤】

    【逆鳞神甲开始受损,金乌的太阳精华之火可以将逆鳞神甲烧透,你的身体受伤加重。】

    传闻之中,金乌鸟就是太阳。

    想想看在阳照城的时候,九块金乌石在阳照城的作用就是太阳,为在山体之中种植庄稼的阳照人带来希望,这就足以说明金乌石之中蕴含的力量和太阳是一样的。

    九块金乌石合而为一,太阳的力量就被彻底发挥了出来,安争曾经听人说起过,他们能感受到的太阳的温度只是太阳真正温度的几万分之一甚至更弱,这种温度连逆鳞神甲都有些承受不住。

    【你需要撤离,逆鳞神甲即将被烧透,温度将会让你的肉身受伤加重!】

    天目提醒的声音都变得急切起来。

    “再等等!”

    安争一声暴喝。

    可是,天目怎么可能知道他在等什么?

    【逆鳞神甲被烧透程度超过七成,你必须尽快撤离,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再等等!”

    【逆鳞神甲被烧透程度已经超过八成!】

    【逆鳞神甲被烧透程度已经超过九成,最多再坚持二十秒钟就会被彻底烧红。】

    就在这一刻,安争的眼神骤然一凛。

    就是现在!

    金乌鸟所有的攻击力都集中在了安争身上,而在另外一侧,所有的帝级强者聚集起来,将他们的力量汇聚于一处,形成来一个超大的光团朝着金乌鸟背后轰了过去。

    “你得先死!”

    谈山色的脸都扭曲了,朝着安争喊了一声。

    金乌鸟身上的所有羽毛全都飞了出去,在身后形成了一堵钢铁之墙,将所有帝级强者凝聚力量的一击暂时挡住。

    现在就看谁撑的时间更久一些了,如果安争撑的更久,那力量冲破了羽毛防御层之后就能轰击在金乌鸟的肉身上,足以造成重伤一击。

    而金乌鸟如果坚持的比安争更久,那么安争必死无疑。

    可是,安争要的并不是这样的局面。

    半空之中,小七道忽然睁开眼睛,他身体周围盘绕的彩虹旋转起来,打开了一扇传送门,一条无比巨大的鲤鱼从传送门里冲了出来,那正是安争在沧蛮山里见过的巨鱼的样子!

    在巨鱼出现的那一瞬间,安争猛的避开朝着一侧冲了出去,而在这同时,逆鳞神甲的防御力也到了极限,整个逆鳞神甲都被烧的通红,可想而知安争的身体承受着多重的痛苦。

    然而他争取的这个机会,值了。

    巨鱼迎面而来,轰的一声撞击在金乌鸟的伤口上,一头扎进了金乌鸟的身躯之中,一条如此庞大的鱼从之前逆破神剑刺出来的伤口位置撞进去,对于金乌鸟来说是何等恐怖的伤害?

    在金乌鸟胸口的夫诸首当其冲,直接被巨鱼撞的粉碎。

    鱼头完全扎进了金乌鸟的身体之中,金乌鸟一声悲鸣,疼的摇摇欲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