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芙蓉出水
    杜瘦瘦看向霍爷:“爷,你有没什么可以帮助我们的。”

    霍爷思考了一会儿后摇头,有些无奈:“我只是无始轮,从根本上来说只是一件法器。纵然是可能至高级别的法器,可毕竟不是修行者。”

    杜瘦瘦哦了一声,略微有些失望。

    “不过,好在我觉醒了,在找到你们之后,比再一次封闭自己要好。”

    霍爷看向安争:“别灰心,用最大的努力去做。你们去做你们的事,找回你们自己的力量,发现新的力量。我也有我自己的事要做......”

    他抬起头看向高处:“那个家伙想挣扎出来,没那么容易。你们尽管去吧,有我在,他想三个月之内出来也没那么容易。”

    安争皱眉:“可若是如此的话,岂不是你也会被他发现?他之所以被禁锢在时间法阵,就是因为你。一旦让他察觉到你的存在,他会发狂。”

    “我说了,没那么容易。”

    霍爷自信的笑了笑:“你们现在都还觉得,时间是有规律的。但实际上,时间是最无迹可寻的东西。我改变时间,润物细无声,他想发现我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我只需要让时间法阵的运转稍稍出一点变化就足够了,他就得重新适应。我再给你们多争取几个月的时间,你们去吧。”

    安争站起来:“爷,逆舟交给你了,我们去寻我们的道。”

    霍爷洒脱一笑:“哪里有什么道?没有的。当初那个家伙化身万千追寻道,最后还不是走火入魔成了那个样子。所谓的道,他的复杂了。其实道,就是人心啊。每个人的人心不一样,所以每个人的道也不一样。道是不分正邪的,邪恶的人行事追求的也是他们的道,你们追求的也是道。所以,别把道这个字看的太难懂。钻进牛角尖的人,多半都会疯掉。”

    安争嗯了一声:“懂了。”

    霍爷道:“我记得以前紫萝说过一句话,那个时候觉得他这句话纯熟扯淡,现在想想,反而是道出了道的本义,只是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去深思。他说,世上不管唯物还是唯心,都不如唯我。”

    安争楞了一下,若有所思。

    霍爷笑起来:“说实话,体质上来说,你比紫萝要强。但是在思想上,他更加的天马行空。有些时候我会忍不住想,那个家伙的脑子里到底都装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偏偏还都有点道理的样子。”

    安争也忍不住笑起来:“那个家伙,可能真的能读懂他自己的,只有他自己。”

    与此同时,在南海极处。

    一座冰封的孤岛上,紫萝蹲在一块突出的悬崖上往下看了看。这块大石头也已经被冰雪封住,很滑,他为了不让自己掉下去,蹲在那不住的哈气......哈了足足十分钟,哈的有些气不足脸红脖子粗,他认真的点了点头对自己说这个办法果然不行。

    他往身后看了看,身后有六七具巨大的尸体,都是他这些天来斩杀的妖兽。他在山上转悠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东西,最后从自己空间法器里翻出来一根鱼竿,一脸沮丧......

    “我他妈的带了鱼竿,那我还四处找棍子干嘛。”

    然后他问自己:“我出门为什么要带一根鱼竿?”

    想了想,自己在最初的时候逗安争玩的时候装逼来着,在河边垂钓。

    “唉,那个时候还能装逼,现在不行了。”

    他把鱼钩勾住一具妖兽的尸体,然后想用这根鱼竿把妖兽尸体甩出去,那妖兽尸体差不多有六七十米大,至少上百吨沉重,一根普普通通的鱼竿怎么可能甩的出去。鱼竿都被他拉成半月形了,妖兽尸体还是纹丝不动。咔嚓一声,鱼竿断了,紫萝气的把鱼竿扔进山下的大海之中。

    “不是我笨,一定不是的,是鱼竿不行。”

    他沉思了一会儿,忽然眼神一亮,然后开始一根一根薅自己的头发。薅一根下来,疼的他一咧嘴。好不容易薅了几百根下来,然后愣在那:“我为什么在同一个地方薅?”

    伸手摸了摸,头顶上略微秃了一小块。

    这个家伙蹲在那,把自己的头发一根一根的连接在一起,然后用头发绑在一具妖兽尸体的犄角上。头发的另一端拴在自己中指上,然后一脚把妖兽尸体踹下悬崖。随着妖兽尸体往下一坠,他走到悬崖边,伸出手指还在那踮脚一副可把我牛逼坏了的表情。结果妖兽尸体坠下去头发绷直了,把他直接拉了下去。

    半空之中紫萝伸手抠住了冰层,冰层坚持不住崩碎,他忽然想起自己在地球的时候曾经看过的武侠小说之中有一种神功叫做梯云纵。就是左脚踩右脚,右脚踩左脚,循环借力就能一直往上飞。他决定尝试一下,左脚踩右脚......扑通,掉水里了。

    他骂了一句王八蛋,从水里爬出来,然后一拳在悬崖上砸出来一个坑。凌空飞起来落在那个坑里,盘膝坐下,然后把中指伸出去。中指还挂着那妖兽尸体,他就在那钓鱼似的看着水面。也不知道等了多久,水下没有任何动静。那妖兽生前实力太过恐怖,就算是死后的气息,大海之中寻常的生物也不敢靠近。

    等了好一会儿也没动静,紫萝破口大骂:“妈的死老龙王,你他妈的到底上不上钩。”

    骂完了没多久,海面忽然沸腾起来,紧跟着一股巨浪拍在紫萝身上。紫萝啐了一口嘴里的海水,还啐出来一条小鱼儿。他看着从海底缓缓升起来的那个老头儿,一脸的不屑。

    “你最近狂了啊,我给你送吃你的你都不咬钩。”

    老龙王一脸的嫌弃鄙夷:“你有病啊......”

    紫萝笑起来:“你这话问的,让我都想回一句你有药么......这么有趣的对话在这个无聊的时代,一点儿都不有趣了。以前我用鱼钩钓你的时候,随随便便一条蚯蚓就能把你引出来。你看看你现在,飘了啊,我用这帝级妖兽的尸体钓你,你居然还嫌弃我。”

    老龙王:“如果不是你,换作另外一个人如此羞辱我龙族,我早就把他大卸八块了。”

    紫萝耸了耸肩膀:“我以前钓泥鳅都是这么玩的。”

    老龙王:“你再说一遍?”

    紫萝哦了一声:“龙,龙,你是龙,还是龙王.......”

    老龙王哼了一声:“说吧,这次又有什么事。”

    紫萝却不理他了,在那自责:“你说你也打不过我,为什么你一威胁我我就习惯性认怂呢?”

    老龙王憋了半天憋出来一句话:“你......你理亏,所以你心虚!”

    紫萝:“放屁,我这么多年来做什么事心虚过,我可以肾亏但绝对不会理亏......不对,我肾也不亏。呸,我肾亏不亏关你屁事。”

    老龙王:“.......”

    紫萝:“我来是想问问你,你还打算做缩头乌龟到什么时候。对了说到缩头乌龟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你们龙其实挺有意思的。前些年为了印证我的推测,我捡了一个死龟的龟壳,抓了一条蛇放进去,别说,像你。就是没有脚,头和尾巴都挺像的。然后我又抓了一只蜥蜴放进去,这次更像了......所以我推测得出,你们龙可能是蜥蜴的一种......”

    老龙王:“我会为了我龙族的尊严而战。”

    紫萝:“我刚才好像说的不对,说反了......我的意思是,把一条蜥蜴扣上龟壳,就和乌龟特别像了。所以,你们龙族可能有乌龟的血统.......”

    老龙王:“决斗吧。”

    紫萝:“你看,你还当真了,我当真你也别当真啊,我又不是龙,你是啊.......回到刚才的话。你们龙族还要当缩头乌龟到什么时候?真的以为所谓的四大禁域能独善其身?咦,我的口才又有进步了。你懂独善其身这四个字什么意思吗?我给你解释一下啊。假如你在一家青楼里做事,你是个男的,还又老又丑的不能接客,除非是口味特别重的变态会找你,呸......想想就恶心,你真恶心。”

    老龙王:“????”

    紫萝:“算了不和你这么恶心的人计较这个.......你在青楼里,又老又丑还是个男的,所以你只能是做龟公。”

    他楞了一下:“你看!你就是和乌龟有血缘关系!”

    老龙王:“我就算打不过你,也要拼死一战了。”

    紫萝:“别别别,我就是发现了新的研究方向,回头借你几个龙子龙孙回去研究下。说到哪儿了?龟公是吧。就算你洁身自好,但你在青楼里啊,你觉得自己干净的了吗?这就是难以独善其身......这个比方打的真他妈的不怎么样,你容我想想,想个更合适的。可是为什么,在那一瞬间我就想到了龟公这个词?哎!对了,你认识玄武吗?玄武是不是你们龙族里什么人出去偷情了?哼,你们龙族居然会对一只大海龟产生性趣......说明你们是有血缘关系的。”

    老龙王开始往下沉,一秒钟都不想停留了。

    “等等等等......”

    紫萝深吸一口气认真的说道:“距离这个世界完蛋只有三个月了,你不觉得应该做些什么吗?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性子很随和。我还是个正义的化身,未来的希望。所以你们龙族如果不参战的话,那么我也不会谴责你的,让你的龙子龙孙放学路上小心点!”

    老龙王:“.......”

    紫萝问:“你到底,出不出山。”

    老龙王沉默了好一会儿:“也罢,那就出山。”

    紫萝哈哈大笑:“你他妈的住水里啊,哈哈哈哈,出个屁山,来,给我来个芙蓉出水!”

    他想了想老龙王怎么也没有芙蓉出水的美,想想那张老脸,他又呸了一声:“你真恶心,老不要脸的。”

    老龙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