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无效
    谈山色的身影逐渐消失不见,那闪烁着光芒的紫水晶祭坛轰然崩碎散落一地。安争知道,这是谈山色对自己最后的警告,崩碎了紫水晶祭坛是谈山色的态度,他不愿意做自己本尊的傀儡,他需要无始轮来避开那灭世之灾。

    “我也想知道无始轮到底在哪儿。”

    安争抬起头看向天穹,天穹深处那个看不到的无脸怪人似乎正在嘲笑着他。也许第一世大叱的时候都不曾这样悲凉过,此时此刻,安争感觉到了第二世大叱的心境。

    “还不到放手的时候。”

    曲流兮握住安争的手:“也许,谈山色比我们更担心,也许,那个无脸怪人比我们更担心,不然的话为什么谈山色会如此心急?”

    安争嗯了一声,脑子里想的都是关于无始轮的事。阳照城已经被夷为平地,两百多万阳照城人被屠杀。安争难以想象的出来,一个人会狠毒到什么地步才会杀这么多人都无动于衷。他想到了白灵契的先祖,那个一剑杀四十万修士的战神。可那是战争,最起码还能给自己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谈山色呢?他只是不择手段罢了。

    隐隐约约的,安争忽然想到了什么。

    “谈山色也许不仅仅是那个人的一道神念,或是分身。”

    他皱着眉:“我想着,或许是那个人的另外一面。”

    古千叶点了点头:“你说的有道理,在那个时期,因为圣人要维持自己的形象,或许真的会把自己心中最阴暗的一面剥离出来。谈山色变得越发凶恶,正是因为他正在不断觉醒。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那个无脸怪如果心中没有阴暗面,为什么要灭绝人类?”

    这个问题让安争头疼起来。

    是啊,如果谈山色是无脸怪人的阴暗面,是圣人剥离出来的阴暗的自己。那么,无脸怪应该是一个纯粹的圣人才对。

    “还是应该继续寻找。”

    安争深吸一口气:“我们总会为自己留下什么。”

    陈少白道:“我们现在的目标应该明确起来了,那就是找到无始轮。无始轮之中不仅仅有可以避难的空间,或许还有我们留下来的大部分记忆,最起码会有你的大部分记忆。当初第二世大叱以无始轮重新改变了时间之后,无始轮就消失不见了。按理说,你是最能感受到无始轮存在的人。而无始轮和你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就算你不去找无始轮,且无始轮为了隐藏自己而改变了形态,不管是什么东西又或者是一个人形态的存在,他都会因为这紧密的联系在你身边才对。”

    安争嗯了一声:“是啊,不应该一点儿头绪都没有才对。”

    曲流兮语气很轻的说道:“如果我们还能回到大羲时代就好了,我一直觉得,无始轮可能会在幻世长居城里。那是你重生的地方,是我们所有人的开始。在那,有大叱的虚影,杜瘦瘦一直以为那是自己的先祖,可是......”

    曲流兮看向安争:“如果他不是真的不仅仅是在守护杜瘦瘦,守护更多的还包括我们,也许还包括无始轮。”

    “幻世长居城?”

    安争闭上眼,脑子里一幕一幕的回想着自己在幻世长居城的生活。从重生开始,自己第一眼看到的是杜瘦瘦,两个人相依为命。然后是什么?腰里插着一把已经锈迹斑斑的菜刀守着那个破落小院子,那菜刀?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然后呢?善爷?然后就遇到了善爷。可是善爷会是无始轮吗?

    除了善爷之外,在幻世长居城里遇到了很多后来改变了安争人生的人,比如聚尚院的庄菲菲,比如燕国的那位皇子沐长烟,比如那个破落了的武院之中守着逆舟的霍爷。

    “逆舟?”

    安争忽然抬起头:“那个时候还不是逆舟,是逆天印。我忽然想到了,逆天印是可以改变时间的。按理说,就算是霍爷倾尽心血打造出来的紫品法器,在那个时代,以那个时期霍爷的能力,怎么可能造出来一件拥有时间力量的法器?逆天印根本就是不合理的,只是我们一直都没有去想过。我们心里一直都觉得霍爷造出来什么东西都不让人觉得意外,所以忽略了以霍爷的境界,就算可以造出来紫品的法器,却绝不可能造出来可以改变时间的法器。时间的力量,就算是仙尊级别的修行者掌握的也很少。”

    “是了,是逆天印!”

    陈少白的眼睛都亮了:“原来一直都在我们身边。”

    古千叶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一切都解释的通了。蒙虎大帝对你说过,无始轮和你的关系最为亲密,就算无始轮为了保护自己不被别人先发现而改变形态,那么也会因为这联系而不由自主的出现在你身边。那个时候的你修为低弱,而且尚未觉醒,根本就不知道有什么无始轮。”

    “我们应该赶紧回冀州。”

    陈少白摇了摇头:“不,我们不能都回去,青州这边还有其他妖兽肆虐。安争,你血培珠手串之中的传送法阵不是能直接传送回燕城吗?你自己先回去,我们留在青州继续追杀妖兽。如果有什么结果,你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安争道:“也好,你们如果遇到强大的妖兽就不要直接硬上,等我!”

    曲流兮安慰道:“你也不用太心急,我们也能保护好自己。”

    就在这时候,安争他们身上带着的天启宗独特的传送消息的法器忽然同时亮了起来。知道如何联络这法器的人,在天启宗之中都不多。除了小七道,叶大娘之外,还有一个顾朝同,知道的人屈指可数。所有人的传讯法器同时亮起来,那就只能说明燕城那边出了大事。

    安争连忙将传讯法器拿出来看了看,上面只有一行寥寥四字。

    霍爷病危。

    嗡的一声,安争感觉自己脑子里炸了一下。谁能想到,霍爷在这个时候坚持不住了。此时此刻,谁还去想什么妖兽,去想什么青州要救多少人。他们几个人互相看了看,同时点了点头。

    回燕城!

    安争启动了血培珠手串之中的传送法阵,五个人赶回了燕城,小金龙还不知道霍爷对于安争他们来说在心中的分量有多重,却也能感受的出来安争他们每个人的悲伤。

    当安争他们冲出燕城传送法阵的时候,看到了杜瘦瘦和猴子两个人在前边飞奔。他们这一队人,剩下的三个应该没有同时回来,不是和尚,神女,徐拾遗应该还在别的地方抵抗妖兽。

    他们冲回天启宗,院子里站满了天启宗的弟子。这些人都是熟识霍爷的,霍爷是一个根本就没有什么架子的老人,和每一个人都能聊得来。这院子里站着的天启宗弟子,哪个不尊敬那个最不像个大人物的大人物。谁都知道,在天启宗,霍爷是分量最重的那个人。安争曾经说过,没有霍爷,就没有天启宗,没有逆舟,没有那么多人这么多年安稳的生活。霍爷造出来逆天印,改变了安争他们的人生。霍爷造出来逆舟,改变了数千万人的人生。

    安争冲到霍爷屋门口,看到小七道和叶大娘顾朝同他们都在屋子门口站着。

    “让我进去。”

    曲流兮分开众人冲进屋子里,大家看到她之后连忙让开了一条路。

    满脸都是深深皱纹的霍爷躺在床上,脸上已经看不到一丁点的血色,不是发白,而是一种灰暗。他的连如此的干瘪,一层一层的褶皱已经有微微打开的迹象,灰暗的脸色,而皱纹微微打开的地方却有些发白。

    “爷,你怎么这样了,我给你留了丹药的,你没吃吗?”

    曲流兮流着泪抓住霍爷的手腕为他诊脉,而霍爷的另外一只手艰难的抬起来在曲流兮的头上轻轻的拍了拍:“吃了吃了,我怎么敢不听你的话,或许是大限到了,你的丹药再好也挡不住的。”

    在一边的小七道也是满脸泪痕:“霍爷前些日子还好好的,从前天开始忽然就病倒了,吃了你留下的丹药却不起效。”

    “为什么不立刻联系我们?”

    “是我不让他们喊你们回来的。”

    霍爷温和的笑着:“我是谁?一个糟老头子而已。于你们来说,我知道自己很重要。我觉得,我把你们当自己的孩子,你们何尝不是把我当你们的父亲?可是,于你们来说我重要,于天下来说我一点儿都不重要。你们在外面不是游山玩水,你想救天下。我若是耽搁了你们,那就是罪。”

    霍爷干咳起来,整个人都在剧烈的颤抖着。

    “霍爷你没事的,无论如何我也会救你。”

    “我有冬虫草王。”

    安争想起来自己在青州的时候曾经抢到的那件至宝,连忙取出来:“我有冬虫草王,可以为霍爷续命。”

    曲流兮连忙将冬虫草王接过来,转身跑出屋子:“一个时辰之内谁也不能打扰我!”

    这一个时辰对于安争他们来说,无异于几个世纪,这可能是他们到现在为止最难熬的一个时辰了。一个时辰之后,一脸憔悴的曲流兮双手捧着一个玉瓶跑过来,脸色白的让人心疼。

    “好了,我调制好了,冬虫草王的药效过于刚猛,我稍稍中和了一下,霍爷你吃了就没事了。”

    她亲手喂霍爷吃下那颗丹药,霍爷满足的笑了笑:“什么丹药也不如你们都回来看看我,这样最好了。”

    他的眼神里都是幸福,都是满足。

    有一个时辰过去,霍爷毫无起色。

    冬虫草王,无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