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乱世出坏人
    队伍分成了两批,一批由安争带着直奔青州另外一处妖兽横行之地。另外一批由杜瘦瘦带着一路向西,先回冀州再去西域。三个月,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了。

    在路上的时候遇到的都是难民,不管是衣着光鲜者还是穷困潦倒者,拥挤在一条大路上颓然前行。强大的妖兽横扫了他们的家园,家大业大和寒门穷苦在这一刻似乎反而没有了等级上的区别。

    大家心中都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那就是活着。

    “人在这个时候,反而简单了。”

    古千叶看着那些低着头脸色落寞之中还有无比恐惧的人们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

    “在灾难面前,谁都没了体面。”

    越是往前走就越是荒凉,还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妖兽,可是从这一路上看到的破坏就能明白那妖兽的强大。此地距离妖兽出现的地方还有几千里远,被妖兽力量的余波所破坏的场景已经有些惨不忍睹。

    站在山坡上看着官道上的人潮人海,每个人的心情都有些压抑。

    就在这时候,他们忽然看到远处路边聚集着一群人,还有更多的人加入进去。没多久,那些百姓居然都跪了下来在那不住的磕头。安争看向那边,片刻之后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

    远处路边,几个人站在那像是随从的模样,不过也是修行者。一个身穿锦衣的中年男人盘膝坐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看起来颇有些气度。站在他身边的一个年轻人看着跪在面前的人群一脸的鄙夷和轻蔑,似乎不屑于他们献出来的东西。

    一个老伯颤巍巍的将自己仅有的一些散碎银子双手捧着递过去,嗓音沙哑的说道:“求上仙铲除妖兽,佑我家园。我愿意倾家荡产,换我故里太平无事。”

    那年轻人看了看他手里的散碎银子,哼了一声后说道:“你可知道上仙是什么身份?会贪图你这几个散碎银子?你这根本不是在乞求上仙怜悯,是你这是在打发要饭花子。我跟你们说,上仙已经查清楚那妖兽的来历和弱点,上仙出手,片刻就能将那妖兽灭杀。你们愿不愿意抱住你们的家园,就看你们自己的诚意够不够了。”

    另外一人在旁边说道:“上仙救人于水火当然不是为了你们的钱财,上仙是咱们青州人,保护青州百姓就是保护家人,上仙怎么可能收你们的银子?不过,那妖兽强大,上仙虽然已经查到了它的弱点,可是若要斩杀了那妖兽,还需要去请一些朋友们帮忙。去请人啊,当然要送礼的。上仙这些年清心寡欲,别说没有积蓄,就算是有,难道为了保护你们让上仙自己出钱出力去请好友帮忙吗?你们啊,就是贪财,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愿意付出。”

    之前那跪在地上的老者颤抖着说道:“上仙,这已经是我的全部财产了。”

    那个年轻修行者上来一脚将他踢开:“没钱你来干什么?滚滚滚,就你那点散碎银子还没资格跪在这。”

    老者哭着说道:“人不能以穷富区分,难道我连想救家乡都不行吗?”

    年轻人抓着老者的衣服一把拎起来往后驱赶:“要跪没人拦着你,到人群外面去跪着,上仙念你心诚的话,说不定就先去救你的家人了。”

    老者被扔出了人群,可是却不肯走,就真的在人群外面跪下来不住的磕头。

    “求上仙救我相亲,我老年丧子,儿子儿媳都意外身亡,余年靠的是乡亲们的救济帮助才活下来的。我还有很多相亲被困在山里出不来,只求上仙怜悯。”

    他说一句就磕一个头,没多久额头上就已经血红一片。可是,哪里会有人理会他。

    就在这时候,那上仙缓缓的睁开眼睛,装模作样的说道:“你们可知道,为什么青州会有如此大灾吗?正是因为前些年简宗不仁,惹怒了天庭诸神。我虽然感悟到了这些,为了挽救青州百姓,凭一己之力斩杀了简宗宗主,但依然不能熄灭天庭诸神的怒火。而且,我已经受了伤,毕竟简宗宗主也不是泛泛之辈,我杀了他,他伤了我。所以,我也没有能力再靠一击之力去杀那妖兽,你们若是没有诚心就不要留在这了,我在这等诚心之人。”

    围着百姓们纷纷叩首,将自己所有的财物都拿了出来。

    那年轻修行者一脸的不满意:“加起来也没多少价值,连一块中品的晶石都换不来。算了,积少成多吧。”

    他取了一个口袋出来,一路走一路让那些人把财物都扔进口袋里。

    “我跟你们说啊,能不能求来高手庇佑就看你们的运气了,以你们这点东西,人家大修行者是不屑一顾的。你们等着,若是最近传来妖兽被杀的消息,那就是我们上线请来了好友协助。要是没有妖兽被杀的消息,那就只能怪你们自己废物。如果你们都能拿出来更多的财物,难道妖兽还会肆虐下去吗?怪,就怪你们自己穷,没本事。”

    安争从人群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颗元晶:“我这倒是有些东西,不知道能不能献给上仙。”

    旁边跪着的一个女人一把拉住安争的衣服:“快给啊,你还犹豫什么,没有上仙我们怎么回家去啊。”

    另外一个人也在那说:“还问什么,赶紧给啊。我告诉你,救不了家乡就怪你。”

    “对,你这人怎么这么贪财,问什么,还不快给!”

    那个年轻修行者看到安争手里的元晶之后眼睛都亮了,口袋里的东西加起来还不及这一块元晶的千分之一。他走过来看了安争一眼,伸手去拿安争手里的元晶:“早干嘛去了,你再晚来一些上仙就要走了。”

    他连着往外拽了好几次,那元晶在安争手里纹丝不动。他脸上变色,怒道:“你再不松手,别怪我不客气了。”

    旁边的人群都炸了,不少人指责安争。之前拉了安争衣服的那个女人站起来,两只手拽着那元晶往外拉:“我告诉你,我家里人要困在山上呢,他们要是没有活下来都是你害的,你就是个恶人!”

    “快松手!”

    “不就是一块破石头吗,难道还比我们大家的命重要?”

    安争摇了摇头:“我只是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你们只剩下愚蠢了......若他真是什么高手,难道从我手里把东西拿走都做不到?”

    那年轻修行者脸一红,讪讪的说道:“那就是抢了,我们是来抢东西的吗?当然不是,我们是要救天下的。”

    安争道:“你们当然不是来抢东西的,你们是骗。”

    安争看了看那个中年修行者:“简宗宗主东林君翟松成是你杀的?”

    那中年修行者显然看出来事情不对劲,可是骑虎难下:“是......不是的,你又怎么样,难道你是简宗的人?”

    安争掂量了一下手里的元晶:“既然你能杀了翟松成,那么杀了那妖兽当然不在话下,我现在把元晶给你,你去杀了妖兽吧。”

    他忽然将手里的元晶扔了出去,那个中年男人怎么可能接的住安争扔出去的东西,别说接,连反应都没有。元晶直接打在他的脑壳上,砰地一声脑壳崩碎,血液还有脑浆混着碎骨飞散出去,那尸体摇晃了几下后摔倒在地。

    “咦?怎么死了?”

    安争一招手,那元晶飞回来,他递给那个年轻修行者:“我刚才扔过去的时候好像劲儿稍微大了点,一不小心把你那个上仙给打死了。这样吧,我给你好了,你替上仙收着?”

    那年轻修行者再蠢也知道遇上真正的高手了,他们几个在难民之中招摇撞骗这些日子也骗了很多钱财,没有想到居然会遇到真正的强者。在他们看来,真正的强者都赶去妖兽那边了,怎么可能会在难民之中遇到。

    “不不不......你留着吧。”

    他连连后退:“我们是为了救苦救难,不是为了钱财,我辈修行者当以守护为己任。我告诉你,这是我宗门宗主当初的教导。你不知道我是谁吧?我告诉你,我是冀州天启宗的人。我家宗主就是名震天下的安争安先生,我现在就回冀州去,请安宗主来你们青州。只要安宗主到了,别说青州这区区妖兽,便是灭了仙宫也不在话下。”

    安争哦了一声,把那块元晶往前递了递:“此去冀州也挺远的,就当是路费吧。”

    年轻修行者居然还真的动了心思,他觉得可能是自己刚才说他是天启宗的人把安争吓着了,伸手去拿那元晶,在半路上又忍住:“算了,你留着吧.......你们就在这等我消息啊,我很快就能去冀州的,到时候我请来我们天启宗的高手,你们就相信我说的话了。”

    安争道:“去冀州挺远的,我知道有个特别近的地方就能见到安争。”

    年轻修行者楞了一下:“你认识安争?什么......什么地方?”

    安争手里的元晶飞了出去,砰地一声将那年轻修行者的心脏位置击穿了一个血洞。

    “地狱。”

    安争淡淡的说道:“我偶尔会去,送你进地狱比让你去冀州近多了。灾难之中骗百姓们的钱,另外再送你一句,便是入了地狱,我柔儿去的时候也会再杀你一刺,杀的你神魂破碎永不超生。”

    那年轻修行者的眼睛里都是恐惧,心脏破碎,几秒钟之后身子向后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