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我就是地狱魔界
    安争的背后突然出现了一个黑洞,悄无声息,比古荡然的空间力量还要恐怖。黑洞里飞出来的不是一条手臂一个拳头,而是一个神雷天征。那是安争的超禁术,可此时此刻却被长莫长老用了出来,似乎威力比安争的神雷天征还要大些。

    安争的身子好像断了线的疯子似的从爆炸中心飞出去,砰地一声落在地上。

    当所有的尘烟都消散,满目疮痍的大地看起来令人心疼。

    倒在地上的猴子,倒在猴子身边的玄庭和尚,他们的血已经染红了周围的泥土,看起来是一种惊心动魄的灰褐色。猴子的手指微微抽动了一下,和尚的嘴角微微颤抖。

    安争挣扎着坐起来,看到了长莫长老的左手抓着杜瘦瘦,右手抓着陈少白。然后就看到长莫长老的手心里分别有一团光芒炸起来,直接在两个人身上炸开一团血雾,两个人的身子一左一右飞出去,落在很远的地方。

    现在剩下的还能打的,还有小金龙,束手安然,还有浑身是伤的大天烈。

    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天烈哭的那么惨,眼泪顺着脸止不住的往下流。

    “这还是魔界吗?”

    他颤抖着走过去,将安争陈少白抱回来,然后将安争抱回来,他像是一个收尸人一样,步伐艰难的将每一个重伤的人全都捡了回来。他解开自己的衣服,身上是触目惊心的伤口。那些都是古家人的折磨留下的,看着让人觉得心疼。

    “这是我要守护的魔界吗?”

    他跪在那,痛哭失声。

    长莫长老就那么冷漠的看着他将一个一个的伤者抱回来,没有阻止,也没有说话。因为在长莫看来,这些事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是属于人的一种在最无助的情况下才有的举动,他觉得大天烈很可怜,安争他们也很可怜。

    “你们看看你们要守护的世界。”

    长莫指了指四周:“这个魔界里的人,谁还记得你曾经说过要相亲相爱的话?你说过,魔界之人不可相杀不可相辱,然而你看到的是你希望看到的吗?古家的人为了成为新的魔界之主,编造了一个又一个谎言,然后利用这些谎言假装正义的去杀死他们的反对者。而你呢?”

    他看向安争:“你要守护的那个人间界,值得你拼了命去守护吗?看看那些人都在做些什么,不说大奸大恶之徒,就说那些寻常的百姓......贩夫走卒。买菜的小商贩,把烂了的菜夹在中间往外卖,卖肉的把肉里面注进去大量的水,卖衣服的以次充好价钱虚高,这种交易,代表着什么?正是人性里的丑恶。”

    “还有那个所谓的仙宫。”

    长莫长老哼了一声:“更是一群最虚伪之人聚集之地,他们自以为高高在上,杀戮着和他们同根同源的人类。并且认为这种杀戮是合理的,认为人间界的人还不如猪牛马羊......这就是你们要守护的?”

    他逐渐愤怒起来,不再是一副冷漠的样子。

    “就这个垃圾的世界,你们守着有什么用!”

    小金龙嗷的叫了一声:“守着是因为我们有感情,感情你懂吗!”

    他身子腾空而起,或许是因为愤怒,或许是因为安争重伤刺激到了他,在那一瞬间他的身躯竟然变大了起来,而且速度极为恐怖。只片刻而已,他的身体就达到了几百米长,一条真真正正的神龙出现在半空之中。

    “你的话听起来再有道理,也是冷冰冰的毫无感情。你知道你和我们的差距是什么吗?你说你是一个人,但实际上你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连老子都看不下去.......你只剩下一个人的驱壳。”

    神龙发出一声龙吟,张开嘴一道龙息喷了下来。那不是血统不纯的伪龙,不是狻猊,不是狴犴,而是一条真真正正的神龙。龙息犹如从天穹之上垂落下来的瀑布,带着滔天的威势。

    “终于,像一些样子了。”

    长莫抬起头看着龙息落下,依然不躲不闪。

    他双手抬起来,掌心之中两道浩然的力量喷薄而出。两道紫色的光束迎着龙息轰了过去,半空之中,龙息和光束相遇,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一下,紧跟着就是无法描述的恐怖炸裂。天空扭曲了,一个又一个的黑洞出现,安争他们在黑洞里看到了不同寻常的东西。

    在一个黑洞里,他们看到了一艘一艘巨大的冰冷的战舰在宇宙之中行进,突然之间,暴雨一样密集的光束从对面而来,舰队被洗礼。一艘一艘战舰坠落下来,那些渺小的人类从碎裂的战舰之中跌落出来,穿着奇形怪状的衣服,哀嚎着死去。

    另外一个黑洞里,他们看到两个巨大的铁鸟盘旋着撞击在一座高耸入云的大楼上,没多久大楼随即崩塌。坠落下来的砖石砸死了很多人,地面上来不及逃走的人群被烟尘吞没。

    他们还看到,在一个黑洞里巨大的妖兽从海里爬上陆地,顷刻之间就把一座城市夷为平地。那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人类武器不断的进攻,却毫无意义。

    他们看到了在一个峡谷口,几百名勇士守在那,对面就是无穷无尽的敌军。尸体在勇士们面前一层一层的倒下去,而他们依然高呼着听不懂的口号,视死如归。

    一个一个的画面出现,一个一个的画面消失,让人仿佛觉得自己在不一样的世界之中穿梭。而这一幕一幕,又让人无比的震撼。

    长莫抵挡着龙息,抬着头看着那些画面。

    “我一生追寻,这些画面你们都没有见过,可我见过。你们说我没有感情,你们错了。我的感情,就是在这样一个一个冷酷无情的世界里穿行的时候被消磨掉的。或许,是被我小心翼翼的藏了起来。”

    长莫一发力,掌心里的光束比之前粗大了何止一倍。本来旗鼓相当的龙息被一步一步逼退,神龙在天空之中也变得越发焦躁起来。

    随着两个人的力量加大,天空之中不断切换着的画面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多。

    他们看到了一群身穿土黄色衣服的人,举着奇怪的旗帜在乡间屠杀,手无寸铁的百姓们被他们的火器杀死。他们挖了一个一个的深坑将人活埋,用毒气把人杀死。

    他们看到了数以十万计的败兵被另外一国的军队驱赶着聚集起来,举着秦字大旗的军队将已经投降的士兵坑杀。

    他们看到了洪水肆虐,一群身穿绿色衣服的人拼了命的搬运石头和麻袋去堵住大堤的决口,而另外一边,一群老百姓正在成群结队撤离。

    他们看到了一个东西在城市上空爆开,那炽烈的光芒那恐怖的威力比安争的神雷天征还要让人绝望。城市很快就消失不见,地面一片焦土。

    这些画面,交织着,闪现着,不断的冲击着安争他们的心灵。

    轰的一声,神龙的龙息彻底被轰碎,龙息消散,两道光束笔直的轰击在神龙的身上。一道光束将神龙的一只角打断,另外一道光束在神龙的身躯上击穿出来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身躯巨大的神龙哀嚎了一声后坠落下来,砰地一声落在安争他们身边。

    强大的力量扭曲了空间,让安争他们看到了本来不会看到的世界。而每一个世界,似乎都在杀戮,都在毁灭,都在破坏......

    “这就是人。”

    长莫长老看着天空,因为激战停息,那些画面逐渐消失不见。

    “你们告诉我,你们凭什么可以约束人内心的**?你们不能,谁也不能。所以万物归元,才是让一切罪恶消失的唯一办法。回归到混沌,不再劈开,不再有什么天地日月,便一切不会发生。”

    “你在自欺欺人!”

    束手安然忽然声音凄厉的喊了一声:“你才不是为了什么世界,你只是为了你自己。你要把你不想看到的都抹掉,把你认为错误的都消灭,你认为自己的对的?你就是一个恶魔!”

    长莫长老猛的一抬手,束手安然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飞过来。他一把掐住了束手安然的脖子,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我是个恶魔?上一次的时候,不止一个人这样说,可唯独他们几个没有这样说,你可知道为什么?那是因为你和他们的差距太大了,他们还能和我站在对立面,而你连这个资格都没有。”

    他手指微微发力,束手安然的脖子随即开始扭曲,她挣扎着,拳打脚踢,可是却毫无意义。

    “够了!”

    就在这时候大天烈忽然站了一起来,他一步一步走到长莫长老面前:“把她放下,这个世界上男人死绝了,才会轮到女人送死。在她之前,还有一个我。”

    长莫长老微微皱眉,随手将束手安然扔了出去,束手安然落地之后不断的咳嗽着,脖子上留下了五个清晰的红色指印。

    大天烈站在那,忽然笑了起来,有些歉疚。

    他回头看着陈少白:“主上,其实我骗了你......上次你问我,咱们从地狱魔界到魔界是单行的,来了之后怎么才能回去。我说,得绕到人间界再回地狱界,其实有一条捷径......”

    他的身体在发光,皮肤下面无数的符文在发光,一个法阵出现在他身上。

    “我就是地狱魔界。”

    轰!

    “主上,对不起......上一次的时候属下没能追随你,这一次,属下还是不能追杀你了。我知道主上是对的,不管这个世界如何的残酷冷漠,都值得我们去守护。魔界,人间界,仙宫,都一样。属下遗憾的只是,不能亲眼看到主上将这个恶魔诛杀。但属下骄傲的是......我以贫弱之躯,为主上分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