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眼睛
    古荡然派人去联络古家的家主古荡平,趁着这段时间给大天烈他们解释了一下封印之地的事。本来这件事不能当着安争他么的面提起,但是大天烈强烈要求之下,古荡然也就不好意思坚持。

    “当年您是跟着魔主一起离开的魔界,所以后来发生的事,您都不清楚。”

    古荡然解释道:“其实在后来,长莫长老曾经显像过。”

    “什么意思?”

    大天烈的脸色一变。

    “那时候,正是徐冉家族的后人突然发起战争的初期,他们的军队一开始势如破竹,杀了我们很多人。那些曾经仗义执言的魔族前辈,几乎在一夜之间被他们屠戮殆尽。当夜我们也是仓促应战,幸好守护魔宫的禁卫军是站在我们这边的,经过一夜厮杀将徐家的人赶出了修魔谷,可是一夜而已,修魔谷就满目疮痍。”

    “就在那天夜里,长莫长老的虚影显像出来,只说了一句话就消失了。”

    古荡然道:“也正是因为这句话,时至今日哪怕徐家的人那么觊觎封印之地中藏着的宝藏,也不敢轻易靠近。”

    “到底说了一句什么?”

    “谁也不要进来。”

    古荡然道:“就是这样一句,后面跟着一声惨呼。就好像当时长莫长老遇到了什么极凶险的事,所以在最危急的时候显像警告外面的人不要靠近。当然,这些年也不是没有胆大妄为之人试图悄悄进入封印之地,但是......靠近封印之地五百米范围之内的人,全都死了。”

    “怎么死的?”

    “不知道......有一段时间,那些心怀叵测之人想进入封印之地盗取宝藏,都是趁夜去的。但是第二天一早,尸体就会在封印之地外面发现,看起来完好无损,没有一点儿伤口。”

    他解释道:“之所以要通知家主,主要是因为古家虽然在魔界如今有些地位,但还是不能轻易破坏魔主留下的规矩,这是我古家历代祖先立下的规矩。古家的家训就是,魔界之中,别人可以忘记魔主,别人可以破坏魔主立下的规矩,但我古家不行。古家子孙,若非被人挑衅涉及家族生死存亡之事,也不能轻易的杀害魔族之人。”

    话虽然说的好,但是想想之前古纵横杀死那些徐家黑骑军士兵的时候倒也没有丝毫犹豫。然而在这样的乱世之中,古家能维持这样的家训已经殊为不易了。

    “虽然大家都觉得魔主不会回来了,但是这个底线还是在小心翼翼的守着。底线,就是封印之地。第一是没有人去敢轻易靠近,第二是担心一旦进去了别的家族就会群起攻之,反而得不偿失。第三......大家都说,那杀死人的不是什么机关,不是什么高手,也不是什么封印之地的环境,而是诅咒。”

    “诅咒?”

    “是的,传闻长莫长老进入封印之地前曾经许下诅咒,凡不是魔主血统的人进入封印之地,都会死。”

    陈少白笑起来:“这样啊......”

    他笑的很不合时宜,古荡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陈少白尴尬的笑了笑:“你继续......”

    “可是现在是老祖您回来了,你是魔主的侍从,魔主当年最亲信之人。所以这也是个机会,将所有魔族能说得上话的人召集起来,大家共同商议一下是否开启封印之地。我也希望,您能主持一下,结束魔界这万年来的厮杀混乱。魔界,已经经不起折腾了。我一直在想,若是仙宫的人知道魔界如今这个样子,只怕大军早就已经杀来了。”

    “仙宫自顾不暇。”

    陈少白一摆手:“不足为虑。”

    古荡然:“这位......朋友,能不能让我和老祖好好说话。”

    陈少白:“哦......”

    大天烈:“他说话的时候,你能不能尊重些!”

    古荡然:“就是!”

    大天烈:“我说你呢。”

    古荡然:“......”

    陈少白对大天烈笑了笑:“没事没事......不过若是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让战争结束,倒也可以试试。”

    大天烈垂首:“是。”

    古荡然:“......”

    回到古荡然安排的房间里,安争看了陈少白一眼:“现在看来想进去并不是那么容易,而且我可以肯定,就算是古家的人将魔界各大家族都召集起来,最终也不会平息战乱。大天烈的身份还是不够,而你的修为又太渣了,虽然已经到了仙尊实力,然而没有多大意义......”

    陈少白:“你这么说话会失去我的。”

    安争耸了耸肩膀:“想整顿魔界,不是一朝一夕之功。这里算是你的家,如果你愿意留下来让这里恢复平静,我们完事之后就先回去,毕竟武道大会也需要面对。等到武道大会的事结束,我们再回来帮你。”

    陈少白:“一般来说,当爹妈的骗小孩子说我带你出去玩,然后把孩子扔在外面不管了,就和你现在的样子差不多吧。”

    安争:“叫爸爸。”

    陈少白:“最多叫妈。”

    玄庭和尚坐在一边,心说自己的朋友怎么都是这个样子......然后他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有些时候,他觉得听陈少白和安争他们几个这样乱七八糟的开玩笑,比自己默念佛经还要有意思。每每念及此处,他又觉得自己这是对佛祖的亵渎。

    “看情况吧。”

    陈少白道:“说实话,看到魔界现在这个样子我确实也不好受。虽然实事求是的说我没有大天烈那么浓的感情,但毕竟这曾经是我守护的地方......若是咱们真的能找到长莫长老,了解那段过去,然后你们就先回去吧。若是什么都不做我就离开这,我对不起大天烈,对不起魔主这两个字,也对不起自己。”

    安争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不在你身边的时候,少撸。”

    杜瘦瘦:“说的好像我们在他身边的时候就能多撸似的。”

    陈少白:“看兴致,看兴致......”

    与此同时,在修魔谷之中,一个废弃的院子里。那个追着安争他们过来的矮小的人站在那,看着四周陌生的环境忍不住长叹一声,他自言自语的说道:“我为什么要跟到这里来,和我有什么关系......可是真的很好奇啊。也不知道那几个小王八蛋又要干嘛,我得小心点不让他们看到我。”

    他躲在那,小心翼翼的往外看了看:“可是这几个小王八蛋去哪儿了?”

    这个人,居然是白胡子老头。

    “谁!”

    他忽然回头:“谁在叫我!”

    可是他身后一个人都没有,别说人了,连鬼影都没有一个。白胡子老头抬起手挠了挠脑门,感觉自己最近这段日子越来越心神不宁的。他喃喃自语的说难道是最近没有睡好?然后晃了晃脑袋不再去想。

    在另外一个空间,破败的城门,荒草丛生,还有那个已经喝完了最后一壶酒的老兵,这画面显得如此的荒凉。

    “你有完没完?”

    老兵瞪了白胡子老头一眼。

    白胡子老头骑着青牛过来:“你以为我想?整天看到你这张老脸,我都烦死了。”

    “那你还看。”

    “我是在看你?我是在找自己啊......我在一条路上来来回回的找自己,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所以......为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别的我?”

    “别的你?”

    老兵哼了一声:“你是没睡醒呢吧。”

    白胡子老头长叹一声:“你不懂......你真的只是一个在这个空间里守城门的老兵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身份,没有什么特殊的背景。你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而我不是......我只记得,我当初骑着这老青牛西行,出了这道门,没多久之后就遇到了时间碎裂,而我分散出去追寻道果的分身都被切开了,再也没有了联系。你懂不懂,你不懂......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本尊还是分身,这种烦躁和痛苦,你永远不懂。”

    老兵哦了一声:“你不是没睡醒,你是病了,精神病。”

    在另外一个空间里,白胡子老头骑着青牛到了一座城门口,看了看那雄伟的关城,觉得自己好像来过这。他看了一眼站在城门口那个年轻的士兵:“这里是函谷关吗?”

    那士兵哼了一声,指了指城门上面的字:“你不认识?”

    “谢谢。”

    白胡子老头点头致谢,催动老青牛往前走。那年轻时被哼了一声:“有病。”

    白胡子老头出了函谷关,抬起头往天穹上面看了看,似乎看到一道一道的青光飞向四面八方。他皱着眉,脸色有些异样:“万始归元似乎才是道果,而我却分身万道去寻找这万始归元......我到底是错了还是对了。”

    他坐下的老青牛叫了一声,似乎是在安慰他。

    “我总觉得我错了。”

    他摸了摸老青牛的头:“咱们走吧,也许能救这个世界的,只是你和我了。”

    可就在这时候,天空上忽然出现了一双巨大的眼睛,无比恐怖的盯着他。在那一刻,白胡子老头和老青牛感觉都被控制了一样,连动都不能动。

    那是一双无比诡异的眼睛,很大,大的令人头发发麻。那双眼睛里没有黑眼球和白眼球之分,眼睛里有很多璀璨的星辰,缓缓的流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