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你们不行,我行!
    所有的阎罗在这一刻都被控制在安争的脚下,他们的力量因为对这结界的无知而几乎被吸光。转换过后,这些力量注入进了安争的身体之中,气爆产生,安争的修为境界竟是在这地狱里提升了。

    可是安争自己也很清楚,这是杀死这些阎罗的唯一机会。

    他现在的力量绝大部分是来自于逆鳞神甲带回来的,那是一种古老的熟悉的但已经不完全属于安争的力量。安争知道,逆鳞神甲在紫萝手里一定是遭遇了一些什么事,以至于唤醒了某些久远的记忆。

    得到的这些力量是大叱的,曾经那个连紫萝都敬佩的男人。

    可是,这力量终究会消散,因为它和现在安争的体质不是那么完美契合了。

    而这些阎罗之所以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变得无比被动,是因为对这结界的不了解和对安争的不了解。如果再有下一次的话,这么多仙尊境的强者聚集在一起,安争想一次性都搞定基本不可能。

    然而就在这一刻,天空之中金光缭绕。璀璨的光芒之中,一尊佛影隐隐可见。

    “安争。”

    那声音庄严无比,甚至带着回响。

    “你是谁?”

    安争抬着头看。

    “大藏。”

    那宝相庄严的大佛盘膝坐在云层之中,看不清晰,但又让人觉得他就是那么真实。他坐在那,给人一种祥和温暖的感觉,却偏偏又带着一种森严的肃穆的气息。

    “你要做什么?”

    安争昂首问。

    “你不能杀了他们。”

    大藏菩萨盘膝坐在那,语气温和:“三界自有三界的规则,每个世界都要保持着平衡才能维持下去。十八殿阎罗的存在,正是维持这平衡的关键之处。你若是强行杀了他们,你就会破坏地狱界。”

    “关我屁事?”

    安争走到其中一个阎罗面前,抬起手指着他的额头:“所以在这地狱界,阎罗杀人是正理,人杀阎罗就不行?”

    “你们不不该来的。”

    大藏菩萨缓缓的说道:“若是你们不来,便不会有这样的劫数。他们也不会来杀你们,更不会有所交集。归根结底是因为你们来了,错在先的是你们。”

    “还是那句话。”

    安争抬着头,针锋相对,桀骜不驯。

    “他们要杀我们的时候你不出现,是因为你认为这是很和道理的事。我要杀他们,你就觉得这不讲道理了。我这个人以前很讲道理,后来变得越发不讲道理,所以......”

    安争两只手抓着面前那阎罗的脑袋,膝盖抬起来压着那阎罗的肩膀,两只手来回扭了几下,砰地一声硬是把这个阎罗的脑袋直接揪了下来。粘稠的黑色血液喷泉一样喷洒出去,安争两只手抓着脑袋看了看,随手丢在一边。

    “我杀了,又如何?”

    大藏的脸色显然变了变:“安争,你不是这样的人。放下恩怨,放下过往,放下杀戮之心,才能让自己的心升华。你的包容不够,所以境界才会出现瓶颈。”

    “放下?”

    安争走到另外一个阎罗面前,依然如是......两只手抓着那阎罗的脑袋,膝盖压着肩膀然后奋力往上一拔。噗的一声,又一颗人头被安争硬生生拽了下来。

    他把手里的人头丢在一边,一脚踢开:“这才是放下......你说的放下,为什么不对这些阎罗讲?那个第七阎罗说,来之前半路上遇到你金身显像。你告诉他不要杀了我们,可是那个第七阎罗可曾听了你的话?你对他说放下,也不知道管用不管用。心有仇恨,你劝人放下仇恨,那是放纵恶人折磨自己。我为什么这样?我为什么不能放纵自己,折磨恶人。”

    安争昂着下颌的样子,这一刻叛逆的让人心生敬畏。

    “安争,你得为地狱界考虑。”

    “屁。”

    安争从地上捡起来一条铁枪,就是这条铁枪,之前被一个阎罗抓在手里,一次一次的刺入陈少白的后背之中。现在的陈少白依然奄奄一息,而若不是陈少白当时及时赶到的话,安争他们现在早就已经都是死人了。而且在这地狱界,他们死了之后灵魂肉身都会被阎罗肆意控制,随便折磨。

    “我杀光这些家伙,也就放下了。”

    安争嘴角勾起一抹残忍:“那才是真的放下......这地狱界是生是灭,是稳定还是崩塌,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已经进了这地狱,何不杀尽这阎罗!”

    他最后一句话嗓音骤然提高,手里的铁枪飞出去直接贯穿了那个阎罗的心口。铁枪从前面刺进去从后背刺出来,枪尖上挂着的一滴黑色的粘稠血液缓缓的滴落。

    “安争!”

    天穹之中,佛音骤然一寒。

    “不要执迷不悟!”

    “你来挡我啊。”

    安争一个箭步过去,身子向前快要冲到那被刺穿肉身的阎罗面前的时候,忽然间侧身翻转,手抓住铁枪,身子转了半圈,原本脸向前变成脸朝后,转了半圈的同时一只脚踹出去正中那阎罗的脸。他抓着铁枪,脚揣在对方脸色,铁枪噗的一声被他抽了出来,而那阎罗的身子向后倒飞出去,一路洒血。

    安争脚下一点,身形炸起,半空之中双脚踩着那阎罗的胸口被他压了下去。那阎罗的后背重重的撞击在地面上,直接砸出来一个大坑。安争双手握着铁钎对准他的脑袋戳了一下,一枪破左眼,一枪破右眼,一枪戳碎了满嘴的牙齿,一枪洞穿前额,一枪刺穿脖颈,一枪刺穿小腹.......枪枪要害。

    陈少白被刺了多少枪,安争一枪不少的还了回去。

    安争将手里的铁枪戳在一边,手扶着铁枪看向天穹:“我曾经不止一次的问过很多人......规矩到底是给谁定的?好人是守规矩的,坏人是不守规矩的,所以归根结底......不受约束的反而是坏人,是恶人。而好人活在条条框框之中,还要背负道德两个字的重压,太累了。”

    他指了指那些阎罗:“你信不信,过一会儿之后他们的修为之力不断恢复,就会想尽办法杀了我。而我还在这地狱之中,一旦我现在的结界消散,我出地狱之前会面对多少疯狂的报复?我和的朋友,还能活着走出去吗?当那个时候,你会如此宝相庄严的坐在那白玉莲花的宝座上,低着头居高临下的对那些阎罗说......放下?”

    大藏菩萨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你不要逼我出手......我刚才说过了,错先在你们。你们若是不来地狱,便不会有这样的事。人间界是人间界,地狱界是地狱界,三界不通,才是规则。”

    “凭他妈的什么三节不通!”

    安争仰天大骂:“你所谓的三界不通,不过是人哪儿都不许去罢了。仙宫的人可以肆意危害人间界,地狱界的鬼怪可以为非作歹毫无顾忌......唯有凡人,必须逆来顺受?自今日起,我说的......我要去的地方,管他什么三界,管他什么仙凡鬼怪,我去哪儿都得给我通!”

    他一掌拍在一个阎罗的脑袋上,那颗人头直接被炸开。碎裂的脑壳好像子弹一样激射出去,将不远处的两个阎罗身上打出来几个血洞。

    “你说错在我?”

    安争仰着头,大声说道:“我为救人,为正义,为铲除罪恶,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想怎样就怎样。只要我是对的,我便是规则......我念,是为天意。我怒,是为天威。”

    他一腿横扫,直接将身便跪在那的两个阎罗头颅踢爆。

    “你太狂妄了!”

    大藏菩萨显然动了怒火:“我知道你心存善念才会出来阻止,若你是恶人我早已经将你镇压。安争,若是你再不住手的话,我就要行使这地狱界应有的规则惩罚。”

    安争嘶吼一声:“来啊!”

    那声音沙哑爆裂。

    “来啊!”

    他抬起手指着天空:“伤我兄弟之人,别说是这些阎罗,就算是你这佛,我也要灭一灭!”

    他一拳打在另外一个阎罗的脑袋上,当场轰碎。然后转身,从地上将之前第七阎罗的铁剑捡起来一剑劈下去,最近处的那个阎罗直接被劈成了两片。他铁剑横扫,将一颗人头送上半空。

    “我管他佛道妖魔还是地狱鬼怪,我管他什么规则秩序还是法令。”

    安争暴戾的好像是另外一个人,一个压制在心中太久的自己。他一剑一剑劈砍,一剑一杀。只片刻之间,剩下的那些阎罗一个也没能逃走,全都被他斩杀。实力最强大的第一阎罗还面前跑了几步,奈何在这结界最强盛之际根本就没办法逃的出去,他只要动,吸力就会让他的修为之力迅速流逝。

    “以我现在的实力,结界只能撑上这么久,马上就要消散。”

    安争的手上都是黑色的粘稠血液,他将铁剑丢在一边,当啷的一声震的人耳膜都在发疼。他那桀骜,不属于任何一个人的世界。结界消散,血雾消散,杀气也逐渐消散。

    安争嘴角上的冷酷,却没有消散。

    “你们管不好这世界,我来管。你们制定不了秩序,我来制。你们教导不了万世,我来教。你们做不到的一切,我来做!”

    他那昂首向天穹的模样,天穹也要俯首称臣。

    “你若要维护你这地狱界所谓的秩序,只管出手。要么你杀了我,要么我杀了你。要么,给我滚!”

    那一声怒斥,如昊天惊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