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困局
    这个地下宫殿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潇洒狂狷之辈。可如今在这地下宫殿里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着外面的敌人找上来,怎么看怎么想都有些悲凉。

    地下大殿里安静的出奇,以至于连呼吸声都变得那么清晰。浣婉守着昏迷之中的风盛希,似乎已经迷茫的不知所措。

    除了她之外,所有人都在闭目修行。

    时间对于修行者来说似乎是最不重要的东西,因为他们有着比常人更多更多的时间。猴子已经有了几万年存在,安争他们现在的修为境界支撑着活上几千岁似乎也不是问题,将来实力增长会变的更久是必然的事。可是,时间对于修行者来说又重要的让人心里发毛,浪费一秒钟都可能被你的对手利用,然后被杀。

    是啊,现在除了做好大战的准备,还能做什么呢?

    废弃的阎罗城外面,换了一身衣服,去掉了流虚上仙伪装的谈山色看起来轻松写意。在那光秃秃的山顶上摆了一张精致的小木桌子,一个穿着白衣的道童坐在那为他烹茶。

    在他身后撑着一杆看起来造型很别致的大伞,将他的气息和行迹完美的隐匿起来。

    站在他一侧的两个人,一个看起来身材很高大健壮,至少有一米九以上,威猛的如同一头人形猛兽。身上的甲胄也藏不住按爆炸的身材,似乎每一块肌肉都充满了也行。

    他叫吕奉。

    在他身边站着一个身材比他小一号,但更为匀称的年轻男人。看起来冷冽的如同一杆标枪,哪怕是站在那,也会让人感受到刺骨的锋芒之气。两个人站在那却要隔开一小段距离,因为两个人身上的锋芒会让对方都不舒服。

    吕奉看了一眼那个年轻男人,哼了一声,颇为不屑。

    但是他知道,这是一个能威胁到自己的人,这个年轻男人叫赵灭。

    “看到了吗?”

    谈山色伸手指了指那座已经满是残垣断壁的阎罗城:“如果自身不够强大,就一定要有一个强大的靠山。这里曾经是一座阎罗城,里面住着一位阎罗王。可是就因为仙帝紫萝一番话,说废弃就废弃了。城是这个样子,人也一样。正因为废弃了整个旧的地狱界,才会有那么多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存在。”

    吕奉问:“先生为什么要带我们来这里?”

    谈山色淡淡的说道:“带你们两个一起出来,是想让你们看看这里,希望你们能体会到适应的重要性。十八殿阎罗适应了,就会在新地狱界继续做十八殿阎罗。不适应的,就会变成这废墟的一部分。”

    吕奉和赵灭两个人同时脸色一变,互相看了一眼。

    “吕奉,我知道你生性桀骜,你所在的那个时期确实也天下无敌。赵灭在你之后,你对他并不是很了解。但是你应该感觉的出来,他和你是一样的人。你们两个若是还不能适应现在这个时代,适应新的身份,要么淘汰一个,要么一起被淘汰。”

    吕奉哼了一声:“只要我存活于世,只有我淘汰别人。”

    赵灭嘴角一勾,却没有说什么。但是脸上那种不屑和战意却显而易见,这两个人,针尖麦芒,谁也不服谁。

    谈山色不去看他们,也知道他们是什么反应。

    “话我已经说了,你们自己体会。”

    他再次指向那座阎罗城:“在那里,有被困住的一群拼了命的想适应这个时代的人。那几个家伙,每一个可能在天赋上都不输给你们,甚至可能更强。然而即便如此,他们也一样会被淘汰,为什么?因为看不清楚,因为不自量力。”

    “他们的方向错了。”

    谈山色淡淡的说道:“我让你们适应这个时代,是因为你们只能适应。而我不一样,我不需要适应,因为这个时代早晚都会在我的掌控之中。”

    吕奉有些不解:“先生似乎对这里很熟悉?”

    “我对任何一个时代都很熟悉。”

    谈山色道:“我是一个时时刻刻都会为自己准备一些什么的人,在任何一个时代,我都会这样做。如今我已经觉醒,所以我曾经准备的那些东西都已经拿回来了。仙宫完全封闭了人间界,人间界之中任何触碰到天外天的人都会被灭除。我不一样,天外天而已......”

    山下,来自于新地狱界的大军正在云集,而且不止一支军队。十八个阎罗的队伍都到了,虽然都是先遣队,可人数聚集起来已经有三四千之多。这样的规模,连废墟地狱里那些强悍之辈都不敢靠近。

    “我需要那条小金龙体内的龙丹。”

    谈山色说道:“一会儿这些废物找到了安争他们之后,你们进去。谁给我拿到了龙丹,我就先给谁你们最需要的东西。当初我担心自己一旦受伤实力受损被人追杀,倾尽全力打造了一座仙池。进入仙池,就能迅速恢复巅峰实力......当然仙池只能使用两次,我给自己留一次,你们两个人之中有人有机会用一次。你们都很清楚,你们俩谁进入仙池出来之后就能轻而易举的干掉对方。”

    他笑起来,笑的像个得道成仙的老狐狸。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让你们两个和平共处,两个针锋相对的人做手下不如只剩下一个忠心耿耿的。仙池之中的力量对你们来说应该很有诱惑吧?那就去......谁把龙丹给我带回来,仙池我就打开一次。”

    吕奉看了赵灭一眼,然后突然朝着山下冲了出去,身子化作一道流光,速度快的无与伦比。

    赵灭却没有动,眼神里的不屑更重了些。

    “你为什么不去?”

    谈山色问了一句。

    赵灭也不回答,只是站在那一动不动。

    “唉......其实你在实力上不如他,哪怕只是差了分毫,也终究是差了。可是,你比他还难以收服......然而我始终都没有放弃你,你可知道为什么?因为吕奉这样的人,表面上服了,但内心不服。他有反骨,绝对不会真的对谁忠心耿耿。而你不一样,一旦你决定跟着谁了,便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谈山色道:“你不去,仙池我也会给你留着。”

    赵灭脸色微微一变,扭头不去看谈山色,可是眼神里的矛盾和纠结还是显而易见。他曾经真诚的跟着谈山色做事,也确实是那种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做法,可是他被谈山色吓着了,他很清楚自己以前信服崇拜的谈山色是假的。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个谈山色,才是他的真面目。

    “其实很有意思,我是不服天命之人,安争也是。”

    谈山色似乎也不想在那样的话题上继续纠缠下去,他是一个很懂得揣摩人心的家伙。

    “安争的挣扎如果能出头,我也不会觉得意外。所以我一直都想杀了他,又舍不得......虽然目标不一样,可人是一样的人。我有些时候忍不住在想,若是让他就那么轻而易举的死了,我的人生岂不孤单?什么仙尊仙帝,其实皆不在我眼里。天下英雄,在我看来,只我和安争两人。”

    赵灭终于忍不住:“在我看来,他也算不得什么。”

    谈山色嘴角微微一勾:“那是你不了解他......这个家伙,了不起。我设计的陷阱一次就能杀了想杀的人,可我给他设计的陷阱已经有很多了,他还是活的好好的。如果这次他还死不了,我倒是真想坐下来好好和他聊聊。”

    赵灭道:“你其实怕他对不对?”

    谈山色的脸色猛的一变:“你说什么?”

    赵灭缓缓的说道:“虽然我不知道因为什么,而你又总是看起来占据着上风,但你就是怕他。你确实想杀又舍不得,那是一种你自己都控制不住的惺惺相惜?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已经表现出来了......你去找他的徒弟,那个叫镜蝶的女孩儿,不过是一种很低级的手段罢了,满足的仅仅是你心里那一点点快意。”

    谈山色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你最好还是看清楚自己,而不是想看清楚我。镜蝶的事,我又岂会像你说的那么浅显。早晚你都会知道,我做的每一件事都有用。”

    阎罗城外,那些来自新地狱界的人看起来聚集一起,但泾渭分明,每一支队伍都保持着和其他队伍的距离。他们心中也充满了疑惑,到底事情是怎么泄露出去的。流虚上仙千叮咛万嘱咐这件事不要泄露,结果大家几乎一起来了。

    黑面鬼使看了看自己的队伍,之前遇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一个人杀了他一小半手下,现在是各队伍之中实力最弱的。所以他很聪明的选择了靠后,因为他担心其他队伍会趁着机会先把他灭掉。

    “不要这么耗着了。”

    他忽然想到了一个计策,大声喊了一句:“找到那些家伙之前,大家都是盟友。不管以后怎么样,得先找到再说。大家全都进城划分区域搜索,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好!”

    有人答应了一声,然后队伍开始朝着阎罗城进发。

    黑面鬼使交代自己的手下道:“你们全都给我留在城外,派人回去请大王立刻赶来。我一个人进去看情况,这些家伙信不过的,进了城就会找机会干掉对方。你们都留下,我有把握让他们先自相残杀......”

    他的手下应了一声,假装进城,却始终走在最后面。

    在另外一侧,一个全身上下都被黑色披风包裹起来的男人站在那俯瞰阎罗城,眼神阴冷。

    “领主,这些新地狱界的人怎么速度这么快?”

    他一个手下有些惊惧的问道。

    “再快也没有意义。”

    这个将自己全身藏起来的死灵领主语气阴寒的说道:“这里是废墟地狱,是我们的地盘。十八殿阎罗来了我都不怕,还怕几个小喽啰?钟颜姬是我的女人,却惨死在那些人手里,这个仇我是一定要报的......我严九霄从来都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仇人。你们将那些新地狱界的人都给我宰了,所得都归你们,我什么都不要。”

    他俯身冲下山顶:“也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