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那你来
    安争看着脚下的那具无头尸体,沉默了片刻之后俯身将尸体抱起来,朝着燕城的方向走出去。

    这是一条他自己选择的路,也许在大羲时代安争永远也不会有这样的想法这样的决定。可是这个时代不一样,安争想要保护需要他保护的人,不仅仅是如小流儿小叶子她们这样的人,还有那么多那么多寻常百姓。

    宁小楼该死,所以安争杀了他。

    抱着宁小楼的尸体回到燕城的时候,城里已经归于寂静。

    来自于逆舟的队伍以摧枯拉朽的速度将燕城的防务解决掉,不管是城防武器还是白胜君军中的战舰,没有一个发挥了作用。这一战打的突然,突然的让燕城的人毫无防备。

    天启宗的人已经在大街上维持秩序,并且打开了燕城的国库开始给百姓们分发东西。没有什么是比这样做更能安抚民心的,而做出这个决定的正是小七道。

    已经长大了的小七道。

    “厚葬吧,按照国君之礼发丧。”

    安争将尸体交给天启宗的人,在这一刻却不想见任何人,哪怕是小七道哪怕是霍爷。

    燕城已经满目疮痍,如他和宁小楼这样的交手,破坏力之大难以想象。如果不是安争故意将宁小楼引出燕城决战的话,发了狂的两个人会把这座已经有上万年历史的城夷为平地。

    白胜书院,靠近湖边的那座木楼上,安争站在最高一层楼的走廊里,手扶着栏杆看着外面那平静的湖面。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看起来景色已经美的令人窒息。

    他站在那,看着那湖水问自己,做出这样的决定违背了自己的本心吗?

    他不是一个争霸之人,却在成长的道路上做出了改变。

    “也许,你觉得此时此刻有一个热乎乎的烧饼会很好?”

    哒哒野居然是第一个找到安争的,经过一场厮杀,她的小脸脏兮兮的都是灰尘。两只手好像保护着什么绝世珍宝一样,捧着两个热乎乎的烧饼走到安争身边。

    “可能......会有一些不好吃。”

    哒哒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笑起来的时候那洁白的牙齿让她看起来如此明媚。

    “打起来之后城里的人全都跑回自己家里了,我一直等着你回来。我追不上你的,一直追也追不上。就好像,你第一次去车贤国的时候遇到了我,我就在一直追一直追你,可那个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追到你。刚才你和宁小楼冲出燕城的时候,那种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你的恐惧又来了......和你那个时候离开了仙宫遗址离开了沙漠离开了车贤国的时候一模一样。”

    她站在那傻笑,可是笑容那么心酸。

    “我站在大街上看着你从我头顶上飞出去的时候就在想,如果你死了,我就把你的尸体找到,给你造一座坟,然后我就在你的坟边住下来,封你做驸马。”

    她自己说完之后噗嗤一声笑了,眼泪和鼻涕小小的喷了一下。

    也不知道怎么了,在这一刻安争心疼的受不了。他伸手在她那脏兮兮的小脸上来回抹了几下,却发现根本就擦不干净。眼泪鼻涕和灰尘滚在一起的样子,让那么可爱的一个人都变得有些小丑。

    哒哒野干脆整张脸贴过来,在安争的衣袖上来回蹭了蹭,安争也忍不住笑起来。

    “还不谢恩,我都打算封你做驸马了。”

    哒哒野嘟着嘴,然后忽然想起来手里的烧饼:“刚才说一半你干嘛打断我!”

    安争:“我......哪有?”

    哒哒野哼了一声:“明明是你打断我说话的,呐......”

    她把手里捧着的烧饼递给安争:“我看着你飞过去就想,如果你死了我就封你做驸马,这样就不用和那个叫小流儿的姐姐抢你了吧。然后我又想,就算你死了,那个小姐姐也会陪着你的......可是啊,你活着的时候那么多人争啊抢啊的,我是排不上的吧,死了......为你守坟的人,多一个,不会有人介意吧。”

    她又凑上来在安争的衣服上把鼻涕蹭了蹭,眯着眼睛笑的时候可爱的一塌糊涂。

    安争咳嗽了一声,指了指哒哒野的手:“烧饼。”

    哒哒野楞了一下,不好意思的笑起来:“噢......烧饼,说烧饼。我看到你飞出去的时候......哎呀这段跳过不少啦,已经说了两次了。我看到你飞出去的时候......咦,为什么非要说这句呢。算了算了,从我追不上你开始。我知道自己追不上你,然后就站在大街上哭啊,你不会说我啊......”

    她小心翼翼的看了安争一眼,然后继续说道:“我就想,追不上你我就等呗,等消息,不管是死了还是活着。然后我就看到了路边有个卖烧饼的,抱着装钱的盒子拉着自己的婆娘跑了,吊炉里的火还旺着......想起来你最爱吃的,反而是这种不贵的面食,我以前就和你一起吃过好多次了,你说这是最好吃的东西,你打架去了,回来的时候一定会饿吧。”

    她把烧饼放在安争手里:“我烤的,有点糊。”

    安争接过来看了看,岂止是有点糊,是糊了大概百分之九十八点多。

    “外面的烤糊了你就别吃了,里面的应该还好。”

    哒哒野不好意思的看着安争,好像犯了错的小学生。

    安争笑了笑,拿起一个烧饼,一口就咬掉了一大半。

    “不要吃外面的。”

    哒哒野伸手去阻挡,可是安争已经一大口咬下去了。

    “你......嘴巴好大,一口就没了一大半。”

    哒哒野看着安争,那两个鼓鼓的腮帮子不断的动着。

    “是不是很苦,烤焦了一定会很苦的。”

    “很香。”

    安争含含糊糊的说话,然后把剩下的小半个烧饼也塞进嘴里。看着他吃的如此满足,哒哒野甚至都怀疑自己做的水平已经超过了那个专业的卖烧饼的小贩了。她好奇的伸手从另外一个烧饼上撕下来一块塞进嘴里,只嚼了一下就哇的一声哭了。

    “这么难吃,你怎么吃的下。”

    外面烤糊了,而里面还没熟,火太大了,里面还是粘的。

    “我觉得好吃,特别好吃。”

    安争三口两口把剩下的烧饼吃完,然后伸出手:“没吃够。”

    哒哒野下意识的把手放在安争的手心里:“干嘛。”

    “去做。”

    安争拉着哒哒野从木楼上一跃而下,两个人轻飘飘的落在地上,就这样手拉着手往大街上走。一路上遇到了太多太多的人,以异样的眼神看着他们两个。有人窃窃私语说那个叫安争的家伙就是反贼,有人说他是强盗,还有人说安争不得好死。可是这样的话安争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似的,眼睛里只有那个脏兮兮小脸的哒哒野,耳朵里只有她那银铃般的笑声。

    两个人到了大街上,找到那个卖烧饼的摊位,安争双手掐着哒哒野的要把她放在桌子上,倒了一杯热水放在她身边:“等着,刚才我吃的时候听到你肚子叫了......我怎么记得进蔚然宫的时候你还抢了杜瘦瘦两只烧鸡来着,饿的很快啊。”

    哒哒野脸一红,低着头手指绕着手指:“是不是觉得我挺不好养活的啊,饭量大,贪吃,还不忌口......”

    安争噗的一声笑出来,笑着摇头。

    他走进屋子里,找到水池,挽起袖口认认真真的洗了手,来来回回洗了三遍。然后找到面粉,水,和面之后放在一边醒着。然后开始刷锅炒油酥,这是一件很累人的事,而且对火候的掌握要求很严。

    幸好,安争也是个吃货,而且习惯了自己去做。

    哒哒野好像看着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嘴巴张的大大的:“你怎么什么都会。”

    安争笑道:“你以为养女人那么容易?如果不什么都会一点的话,被自己的女人嫌弃的男人自尊心可怎么办。”

    哒哒野楞了一下,然后忽然间哭了出来。安争都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哭,过去伸手为她擦眼泪,却忘了自己手上都是面粉,把一张原本就不怎么干净的小脸涂抹的更纷杂了。

    眼泪流啊流的,就把面粉冲出来两道痕迹。

    “丑。”

    安争说了一个字,哒哒野立刻不哭了。丑这个字对女孩子的伤害力可能是最大的,其次是黑......

    “坐好,别哭了,等着吃饭。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哭,但是你哭起来的样子没有笑起来漂亮。”

    安争转身去做饭,哒哒野抽泣着问:“你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哭?”

    “不知道。”

    “笨蛋。”

    “我才不是笨蛋,你是,我是不理解笨蛋为什么会哭。”

    “你是笨蛋!”

    “哦。”

    “哦?你能不能别这么敷衍。”

    “我是笨蛋行了吧。”

    “你本来就是笨蛋。”

    哒哒野哼了一声,晃荡着两条白皙漂亮的大长腿,想到刚才安争说的那句话的时候又有些想哭了。

    “你刚才说,养活女人可没那么简单。”

    “对啊。”

    哒哒野笑起来,有些小狡猾。

    安争傻乎乎的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哒哒野这又哭又笑的是怎么回事,在这种事上他却是个白痴。他将油酥炒好之后放在一边,然后将和好的面取出来,用大大的擀面杖擀平,将油酥均匀的抹在面上,再把面卷起来,小孩儿拳头似的那么大一块一块的隔开,揉成圆,再擀平。

    吊炉里的火已经烧起来,在锅面上刷一层油,把面饼放上去,然后吊炉放好。

    他回头看,哒哒野已经在一个劲儿的抽鼻子了。

    “香。”

    “香个屁哦......刚开始做,香味还没出来呢。”

    哒哒野:“我的鼻子可以享受食物从开始到做好的整个过程。”

    “所以口水是为了对你鼻子的鼓励咯。”

    “讨厌.....”

    安争走过去,挨着哒哒野在桌子上坐下来,两个人肩膀挨着肩膀。

    “要多久啊。”

    哒哒野好奇的问了一句。

    “大概要十分钟左右吧,火不能太旺盛了,中途还要把烧饼翻一遍,然后从上面取出来放在下面的炉膛里继续烤。基本上十分钟就差不多了,也许六七分钟就可以了,我也是第一次做。”

    安争笑了笑:“会的多,不一定做的多。”

    “要六七分钟那么久啊。”

    哒哒野抬起头看着安争,然后问:“那么久,就这么干等着是不是有些无聊?”

    “那你想干嘛。”

    “想.....”

    哒哒野忽然伸出手抱着安争的脖子,然后蜻蜓点水似的在安争的嘴唇上行吻了一下。

    安争楞了一下:“你这样,对得起那六七分钟吗?”

    哒哒野:“哦.....那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