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顽劣师父
    一个梦想着成为第四个仙帝的人,就这么被干掉了。庞大的身躯好像碎裂的山石一样崩塌下来,肉块纷飞,血雨弥漫。安争就漂浮在血雨腥风之中,此时此刻却平静的好像这件事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朱校检看着这个人,表情复杂到了极致。

    他不知道该怎么定位这个年轻人了,魔的力量被安争吸收,这是大罪。他就算职权再高也压不下来,虽然从内心深处他很喜欢这个年轻人。

    安争表现的越强势越霸道,他就越在意。这样一个人若是留在缉事司的话,将来就是他最得力的助手。缉事司里的高层都知道为什么司座大人那么神秘,因为他已经很老很老了,老到只要一露面就会引起轩然大波。

    如果让大家知道缉事司的司座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人,随时都可能死去,那么缉事司立刻就会变得风雨飘摇。现在的镇抚使大人用不了多久就会成为新的缉事司司座,而空出来的镇抚使的位子,所有的检事都盯着。

    有安争这样一个人做帮手,朱校检成为镇抚使的可能性就会变得更大。

    所以他很纠结,很矛盾。

    矛盾不仅仅是因为君上不会轻易放过安争,更因为安争展现出来似乎根本就没有上限的潜质和实力。他明显感觉的出来,安争现在的实力比在白胜书院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强了不止十倍,甚至几十倍。

    他怀疑安争已经到了小圣境巅峰,甚至刚才那狂暴之极的破境,有可能说明安争已经超越了小圣境。

    这才几天,一个如此可怕的年轻人真的会心甘情愿成为自己的手下?更何况,他现在完全感觉不到安争身上有修行者的气息,他根本就无法确切推测安争到底什么境界了。

    药王谷完了,泰安书院完了,易水湖下那头魔兽也完了。

    安争所到之处,他的对手都完了。而且有一件事谁也不能否认......安争的每一个对手都比他要强大,可最终都被他干掉了。这绝不仅仅是因为安争自己可怕,还因为更可怕的天眷。

    朱校检忽然想到了三个字......大气运。

    然后他就惊出来一身冷汗,如果这三个字被君上大人知道的话,怕是安争更加的凶多吉少了。很久很久之前,老君上还在位的时候,请蓬莱阁最厉害的相师,被人称为天运神相的邱麻衣为宁小楼看过相。当时看过宁小楼的面相之后,邱麻衣没有名言,而是给老君上留了一张纸条,告诉他等到必须确定传位给宁小楼的时候再看。

    后来有传闻,那字条上写的是......有大前程,而无大气运。初有贵人相助,但终无所成。

    这句话,一直都是宁小楼的心病。

    安争从半空之中落下来,脑子里还有些昏沉。之前的破境太过恐怖,以至于他自己到现在你还没有缓过神来。

    “我的天。”

    杜瘦瘦一脸惊恐:“这样破境,要是换了我的话可怎么受得了。”

    安争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过了那么两秒钟才明白杜瘦瘦的意思,扑哧一声笑了,差一点把嘴角笑劈叉。

    杜瘦瘦看了看安争没有什么事这才放心:“我刚才看到你破境的时候就忍不住去想,若是换做我的话,从这破境,一个气屁出去,我可能人已经在燕城了。”

    安争忽然有些伤感......若是陈少白此时在这的话,一定会嘲笑杜瘦瘦。

    可是已经这么久了,没有一点点关于他的消息。

    朱校检朝着安争走过来,心里还在纠结着该怎么做。他走到安争面前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就在心里下定了决心赌一把,帮安争开脱的时候,天空之中忽然亮了一下,紧跟着出现了一道彩虹。一辆散发着金光的战车顺着彩虹迅疾而来,眨眼之间就到了众人面前。

    一个身穿宦官服饰的少年从战车上下来,往四周大量了几眼。像是刚看到朱校检似的,随随便便的举手抱拳:“检事大人,奴婢这里给你行礼了。”

    朱校检摆手道:“哪里需要这么客气,姚总管这是要去什么地方?是路过?”

    被称为姚总管少年摇头道:“哪里是什么路过,是专程过来的。我呀就是个劳碌命,君上身边大大小小的事都得我操持着,就算是真的路过也没时间下来和你打个招呼,这时间真是不够用的......哪个是安争啊。”

    杜瘦瘦戒备的看了姚总管一眼,然后跨步站在安争前边。

    安争拉了杜瘦瘦一下,抱拳道:“我是。”

    姚总管哦了一声,不冷不热的说道:“君上大人的命令,让你立刻随我去燕城。”

    朱校检听到这句话脸色猛的一变,有些发白。

    “姚总管,这个人身上还有缉事司的重要公务没有完成......能不能推后两天,我到时候亲自带着他去燕城求见君上。”

    “检事大人,你是忘了规矩吗?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人呢。”

    朱校检楞了一下,不敢再说什么。

    杜瘦瘦道:“你要带他燕城干什么?”

    姚总管眯着眼睛看了杜瘦瘦一眼:“这又是哪儿冒出来的人,瞧着腰上那块牌子也是缉事司的?检事大人啊,你们缉事司最近招人已经没有规矩了吗?”

    朱校检瞪了杜瘦瘦一眼:“退下!”

    杜瘦瘦冷笑:“你算什么?”

    朱校检顿时下不来台,姚总管看朱校检的眼神更加玩味起来。

    “要带他走也行,我得跟他一块去。”

    出乎预料的是,姚总管居然没有生气,也没有拒绝:“行啊,我的车足够大,装的下一个多余的胖子。”

    安争知道这件事到现在已经没办法控制了,走到朱校检身边抱拳道:“有两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还在苏澜郡,一个是我妹妹,劳烦大人照顾。一个叫岑暗,住在那家客栈里,大人也帮忙照看一下。”

    “我记住了。”

    朱校检抱拳:“用不了多久我就回去燕城述职,到时候再见。”

    “走吧。”

    姚总管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自己先一步转身上了战车。

    与此同时,在距离这里大概三万里的微山湖边上有一座茅屋,看起来简单的好像一阵风就能吹倒。茅屋一共三间,中间比较大的一间算是客厅,但却搭了一个灶台。一个看起来头发已经完全雪白了的老者蹲在那正在吹气,让灶膛里的火更旺一些。

    这个灶台很大,里面就算是煮一整头大肥猪都能放得下。别说一头猪,就算是一头牛都可以。水已经沸腾,里面放了好多草药似的东西,水咕嘟咕嘟的冒着泡。

    老人看起来枯瘦干瘪,就算是站直了身子也比灶台高不了多少。他一边吹火一边垫着脚往锅里看,似乎想想看看熟了没。

    陈少白一脸愤懑恼火的抱着肩膀坐在锅里,冷眼看着那个老人。

    “你煮,你煮,你煮不死我的,早晚我把你煮了。”

    老人哼了一声:“我是今儿才知道你们坠落仙岛的人这么值钱,要是把你交给仙师府的人,我就能得到一大笔好处。还有一个说法,说你们这些家伙一个个的都是天赋异禀,只要吃了你们,就能长生不死,修为突飞猛进。”

    陈少白:“是他妈的哪个追着喊着说收我做徒弟,以后全心全意对我好,还要把掌门之位传给我的?”

    “我啊。”

    老人脸部后心不跳的回答,然后又往灶膛里加了一把柴火。

    “那你他妈的现在想煮熟了我吃掉?”

    “吃掉你的话我自己要是真的能长生不死,那我还要个屁的传人?我自己一直做掌教,逍遥快活,万人敬仰......”

    老人抬起手在脸上抹了一下:“你以为我想吃你?你的天赋那么好,体质那么特殊,我是真的想把我的一生所学都交给你的,再说了,吃人是多可怕的事,我怎么会真的喜欢吃?”

    “那你他妈的有本事别流口水。”

    “哦......”

    老人垫着脚又看了看,见陈少白还是没有什么改变顿时失望起来:“你浪费了多少好东西,再煮就没有药效了。”

    “药效你麻痹!”

    陈少白真的怒了:“你他妈的骗我说以天材地宝的药草来煮一下我,就能吸收这些东西的精华,让我迅速得到提升......你们家的天材地宝就他妈的是大葱,蒜,姜片啊。”

    “咦,少放了腐乳。”

    老人跑出去,端着一罐子腐乳进来:“加一点腐乳,小火慢炖,味道更足。”

    陈少白:“你能不能别玩了。”

    老人把罐子放下:“怎么的?我辛辛苦苦教你修行,让你成长,还想把掌教之位传给你,可以说是倾囊相授了,让我玩一下都不行?”

    陈少白从水里爬出来,抖了抖:“妈的,我感觉自己都腌入味了,要是杜瘦瘦在的话,那个死胖子流的口水肯定比你还多。”

    提到杜瘦瘦,想到安争,陈少白的脸色立刻暗淡下来。

    “又想你朋友了啊。”

    老人甩给陈少白一块毛巾:“看你眼角那多情的泪花,看着让人心疼,快擦擦。”

    陈少白接过毛巾擦了擦眼角:“谢......我操-你-大爷,妈的你是不是抹了辣椒水!”

    那老人嗖了一下子窜出去,哈哈大笑。

    陈少白跑出去冲水,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然后就看到老人一脸落寞的走过来:“你也知道我虽然贪玩了些,但我好歹是一门的掌教。现在宗门重振,发扬光大的使命落在你身上了,我对你苛刻些你也不要埋怨我。毕竟咱们这么大在宗门,需要一个合格的继承者。”

    “你闭嘴!”

    陈少白指了指那三间茅屋:“这么大的宗门?!”

    老人讪讪的笑了笑:“其实,前些年还是有祖产的,好大一片房子。门口有成排的石狮子,还有大花园,有游船画舫,什么都有。”

    “去哪儿了?”

    “这不是缺钱都卖了么......我刚才真的没想把你煮了,因为我已经没的可卖了。实在要是吃不上饭的话,就把你卖了......”

    陈少白:“你活这么大岁数败家败成这样,没天打雷劈是为什么呢。”

    老人一脸自豪:“雷劈?天打?别闹了......天不敢。”

    他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一年后就是武道大会了,到时候你只要拿了第一,我就给你自由。但你别忘了,你是天下溪的传人,唯一的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