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滚 回来!
    杜新月感觉自己是个白痴,站在那里尴尬的想要自杀。如果安争的眼神里哪怕有那么一点点**她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失败,偏偏安争把她全身上下都看了个遍眼神里却没有丝毫的**。

    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对于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来说,对于一个漂亮冷傲的女孩子来说,这是何等的打击。

    安争说了六个字。

    “怪丑的,快走吧。”

    这好像比杀了她还要让她难受。

    “为什么?”

    杜新月站在那问,身子都在瑟瑟发抖。她不喜欢安争,甚至充满了仇恨,但她对于身体来说有着足够自信,也不是那种对男女交-欢之事看的很神圣的人,在泰安书院里和她有关系的男人也不是一个。所以她觉得自己有这个自信有这个能力,让安争放弃对她家里的报复。

    她来的时候精心打扮过,穿上了自己最喜欢的衣服,那短裙可以把她最自豪的长腿展现出来,恰到好处的挡住了重要部位的衣服让男人充满了幻想。

    她问出为什么这三个字的时候,眼神里都是懊恼。

    “我说了几个字?”

    安争反问。

    杜新月极不情愿的回忆了一下那六个字:“六个。”

    “前三个字,就是理由。”

    安争看着手里的卷册,那是朱校检给他的名册,牵扯到了鹿城之中的很多人。如今他已经是名副其实的缉事司检事校尉,论地位来说也是正五品,还有这远超地方缉事司校尉的权限。而这方面,恰好又是安争的擅长,别忘了他曾经是大羲明法司的首座,有史以来最恐怖的首座。

    “难道我就不能让你有一点点兴趣?”

    杜新月咬着嘴唇问。

    安争侧头看了她一遍,不是一眼是一遍,依然是上上下下打量的很仔细:“我有一个喜欢穿短裙的朋友,她叫哒哒野,在另外一个时代......你们穿的短裙样子差不多,但是她比你美一百倍。”

    安争拿起卷册起身:“你若是愿意留下,那就睡在这好了,最起码你明天早晨走出客栈只的时候,你家里人看到了你就没有那么尴尬。我出去住,你走的时候把自己住的这一天房费结了。”

    杜新月感觉自己遇到了某种不是人的生物,这他妈的是什么意思?

    前半句倒还好,为了她考虑,如果她就这么回去的话她爹一定会把她骂的狗血淋头。所以安争才会说让她住一晚再走,这样一来她回去的话也就好交代了。可后半句是什么鬼......自己把房费结算了?

    安争拿着卷轴往外走:“我比起以前来说穷多了,所以每一个铜钱都要珍惜,况且就算我很富有,也不会给你花一个铜钱......不要睡床,别碰我的被褥。”

    说完之后安争就出去了,留下一个杜新月一个人瑟瑟发抖。

    安争走出客栈之后顺着大街一直往前走,有些漫无目的。此时大街上的巡逻队伍已经被边军取代,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都知道了安争的边军出身,所以看到安争的时候眼神都很友善,还有人打招呼。安争想到自己在边军和他们并肩厮杀的场面,忽然觉得有些自豪。

    与此同时,就在安争住的那家客栈对面。

    三楼包房里,朱校检放下千里眼哈哈大笑:“这个家伙......像个傻逼。”

    坐在他身边的,正是白胜书院苏澜郡分院副院长牟中平,还有几个身穿铁甲的边军将领。

    “你说他知不知道咱们在对面看着。”

    有一个将军站起来走到朱校检身边问了一句,朱校检摇头:“不管他知道还是不知道,都没有区别......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主动送上门,你们会拒绝吗?”

    “当然不会,睡了再说,反正她也影响不了什么。”

    “那安争为什么不睡?”

    “我怎么知道。”

    牟中平忽然抬起头:“因为他害怕。”

    “害怕?”

    朱校检回头看了牟中平一眼:“害怕什么,为什么害怕?”

    牟中平低下头,看着手里的酒杯:“一个人为了唯一的目标活着,得活的多小心翼翼?他害怕任何麻烦,任何不必要的接触,因为他的目标从来都没有变过。这样的人是谨慎的,甚至谨慎的可耻。他走在大街上也许看到一只蚂蚁都要绕一步,不是因为他有多大的善念,而是因为他害怕。他的每一天也许都是活在害怕之中,害怕自己死在见到妻子之前......或许,就是这样吧。”

    朱校检放下手里的千里眼,若有所思。

    “那他不是同路人。”

    穿铁甲的将军叹道:“咱们边军出身的,哪个不是大大咧咧性子直爽的汉子,会因为踩到一只蚂蚁而绕路吗?”

    “你懂个屁。”

    牟中平瞪了那人一眼:“你活的太肤浅了。”

    而此时,安争正站在大街上,低头看着面前一只要横穿过大街的蚂蚁。他若是刚才迈出去那一步,这只蚂蚁已经被他踩死了。这是没有谁会真的在意的一件事......他当然也不是害怕踩死一只蚂蚁会带来什么样麻烦,难道还会突然跳出来一个人说此山是我开,此蚂蚁是我养?

    他是想到了逆舟。

    那个时候逆舟还叫逆天印,在逆天印之中时间过的很慢,有一只小蚂蚁要横穿过小路走了很久很久,每一次安争他们进入逆天印的时候都会看到那只小蚂蚁,那简直就是他们认为的励志的榜样。当有一天他们终于看到小蚂蚁走过了那条小路的时候,曾经欢呼。

    一个路人看到安争站在那低着头聚精会神的看着什么,他也下意识的停下来站在那看着,可他看到的只是一只蚂蚁。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很快就有越来越多的人停下来,像安争那样看着地上一只再普通不过的小蚂蚁慢慢的爬。

    大街上的人很诡异的分成了两批,一批人站在这边,一批人站在那边,中间是一条空出来的通道,只有一只小蚂蚁在努力的往前爬。

    终于,蚂蚁爬到了对面,安争笑着吐出一口气,然后继续往前走。

    “傻逼吧?”

    有人骂了一句,然后走了。

    有人也跟着骂,然后忍不住想,自己跟着一个傻逼看蚂蚁过路,自己是不是也很傻逼。

    安争走到路边坐下来,手里的卷册其实已经看完了,而且每一个名字,背景,身份全都记住。他沉默了片刻,把卷册烧掉,残灰落在路边被风吹走。

    远处的朱校检放下千里眼,嘴角微微上扬。

    “我说过,他天生就是缉事司的人,我是认真的。”

    安争看了看手腕上的血培珠手串,神念在手串空间里检查了一圈,什么都没有,空空如也。原本是药田的那个珠子里只剩下荒蛮的土地,野草丛生,看起来好像和安争的心情一模一样。安争忽然想哭,已经记不得多少年没有哭过了。独坐异乡,脑子里想到的都是曾经。

    就在这时候,血培珠手串里忽然有一阵光闪烁了一下。

    【感受到了强大的气息,正在和血培珠手串试图连接。】

    天目的声音出现在安争的脑海里,让安争一惊。

    “谁?”

    【像是......善爷。】

    与此同时,在仙宫之中。

    善爷蹲在一块石头上,看起来很普通的眼睛里都是不肯服输。

    凭什么?

    凭什么你说我不能用就不能用?

    凭什么那眼睛你说收回去就收回去?

    凭什么我要在这里被你控制还要忍受失去瞳术的痛苦?

    凭什么都是九转轮回眼的载体却只能任由你的摆布?

    善爷喵的叫了一声,眼睛骤然睁大!

    我要这星空,再次为我而转。我要这大地万物,尽在我眼底。我要这轮回之路,由我掌控。我要我要的一切,谁也不能阻挡,人不行,妖不行,圣不行,仙也不行!

    喵!

    善爷猛的抬起头看向天空,眼睛里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红点。

    我要的,是我的九转轮回眼!

    嗡的一声,四周的空间都变得震荡起来,一圈肉眼可见的光波朝着四周席卷而出,整个世界仿佛都被一分为二了。光波扫荡之处,时间停止下来,没有任何的改变。紧跟着天穹之上,两道血红血红的光芒化作光束笔直的垂落下来落入善爷的双目之中。

    喵!

    第一声是不甘,第二声是不服!

    随着第二声叫声发出,那两道红色光束迅速的进入了善爷的双眼之中,它的眼睛里开始出现很多细细密密的小小的红色星点。这些星点出现之后就开始缓缓的转动起来,形成银河。

    几秒钟之后,光束骤然变大,好像带着无尽星空的力量全部进入了善爷的眼睛里。

    善爷仰头发出第三声叫。

    喵!

    第一声是不甘,第二声是不服,第三声是不羁!

    而远在鹿城的安争感觉自己手腕上一阵阵的抖动,紧跟着就感觉到强大的气息强行和自己的血培珠手串空间连接起来,嗡的一声之后,当安争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荒废的药田又回来了,浓郁的药气将整个药田空间都充盈起来,那药气让安争一阵阵的头晕目眩。

    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是一大片仙草啊,每一株的品级都高的吓人。这些药草的价值之大,一旦被人发下的话就能引起这世界的癫狂。

    喵!

    安争听到了一声仿佛来自天穹之外的不羁的叫声,如此霸气,如此蛮不讲理。

    【主人!哈哈哈,本喵大爷又回来了。这是我从紫萝药田里为你偷来的仙草,你凑合收着吧。等我把紫萝这里偷光,我就去找你,咱们一人一喵横行无忌。】

    安争张大了嘴巴,眼睛里都是不可思议。

    操!

    安争脑子里只有个字,一脸懵逼。

    【不约!】

    善爷的声音有些悲愤:“我如此惦记你给你送草药,你却只想着睡我?”

    安争:“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