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生死有命
    安争看了一眼手里的黑龙晶核,又看了看那个中年男人手里的两个黑龙**之物......最终还是选择什么都不吃,把黑龙晶核往那家伙脸上一扔,掉头就跑。

    下一秒,中年男人按着安争的脸,撬开嘴把黑龙晶核塞进了进去。

    “这样......”

    安争嘴里含含糊糊说不出话,中年男人塞进去后用手一拍就塞进去了,没想到那东西入口即化,化作一股水流进入安争的体内。安争一翻身张开嘴想吐出来,可是根本吐不出来。

    “我是人!没有特殊体质直接吃妖兽晶核还不死?!”

    “我说你能吃你就能吃,大不了快毒死的时候我再救你就是了。”

    那家伙一脸无所谓,走到一边坐在那:“为了给你抓这条黑龙,我在这已经等了半个月,你怎么能浪费我的好心?”

    “我他妈的不需要你的好心,我也不想见到你,我要去找我的朋友们。”

    “我说过他们没事他们就一定没事。”

    中年男人坐在那,也不知道怎么就翻出来一个榴莲,掰开已经裂口的壳挖出来一块就开始吃:“这个时代对你来说是一场历练,对她们来说也一样。”

    “等等,是你?”

    “什么是我?”

    “在龙兴山上的时候我就想把那些人送回他们自己的时代,是你把我们都带到这个时代来的?”

    “你想的真多,是你自己操作不当。”

    中年男人嘬了嘬手指:“真好吃,要不要来一块。”

    安争:“你走开......”

    说完这句话之后安争忽然感觉肚子里一阵翻腾,火烧起来一样。没多久整个人就变成了红色,好像被烧红了的铁块似的。他被烧的在地上翻滚,所到之处,地面都被烧黑,草木被烧成灰烬。安争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河水,来不及多想,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跑过去,一头扎进水里。

    可是没多久,河水就沸腾了,整个水面都开始咕嘟咕嘟的冒泡。鱼虾遭了秧,很快水面就飘着一层被煮熟了的河鲜......

    安争在巨大的痛苦之中,看到那个家伙居然掏出一块白手帕塞在衣服领口,然后拿起刀叉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安争大惊失色:“你他妈的原来是想吃了我!”

    那人哼了一声,蹲在河边,在面前摆上麻酱和海鲜两种小料,然后放了些香菜,就蹲在那捞煮熟了的河鲜吃。一挥吃一只虾,一会吃以一条鱼,好像不过瘾,还掏出一大瓶子辣酱倒进河里,也不知道是他妈的真傻还是故意让安争更难受。

    安争怒道:“你不是说河水脏吗,里面鱼虾吃喝拉塞睡的。”

    “没事,刚才你进去的时候我顺便将脏东西都提出来了。”

    安争一怒,恶心从心头起,强忍着巨大的痛苦想把裤子脱下来,可是摸了摸才发现裤子都已经烧没了,他手扶着那东西就要在水里撒一泡尿,可是居然尿不出来!

    “呵呵......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嘛,你那点小聪明毫无意义。”

    中年男人吃的很爽的样子,看了看通红的安争:“你要是再敢又什么想法,我把你也吃了。”

    安争感觉自己的每一个毛孔里都在往外喷火,下一秒可能就把自己烧成一团灰烬。他啊的叫了一声,失去意识后朝着河底沉下去,但是河水是烧开了的,没多久又冒着泡把他浮起来。

    中年男人指了指远处仍在草地上那本薄薄的册子:“现在去练那本功法,对你来说是最佳的时候。要是不想死,或者不想被我吃了,你就抓进点时间。”

    安争这个时候也没别的选择,从河水里爬出来,光着屁股冲到草地那边将册子捡起来,他还担心自己的温度会把那书册点燃,可是那书册的材质显然不是凡品,居然毫无破损。他翻开来看了看,那书册里依然没有一个字,只是一些图案。

    有了上次的经验,安争快速的翻动书册,发现里面的图案根本不连贯。没办法,只好按照那些图案里的人形姿势做,图案里的人什么姿势他就摆出什么姿势。很快,随着他的动作,体内的火流开始运转起来,比之前更难受了。

    安争惨呼一声摔倒在地,身体表面的皮肤开始大片大片的脱落,他感觉下一秒自己身上的肉都会好像煮熟的排骨一样,一碰就掉。

    “那是你唯一的自救办法,能不能坚持看你自己。”

    中年男人冷冷淡淡的说了一句,继续吃。

    安争咬着牙爬起来继续练,就这样昏过去又醒过来,熬了差不多有一个时辰,体内的那股火终于变得小了一些。他的四肢百骸好像都被烧的千疮百孔,之前闭气的时候开拓出来的新的气脉变得很大很凝实,骨骼和肌肉也变得更加坚韧。

    轰!

    安争的身体外面形成了气爆,直接将四周的泥土轰向远处,他站着的位置形成了一个大坑,人已经在坑底了。

    破境了?

    安争疑惑了一下,可是还没完,接二连三的气爆让安争感觉自己快被炸碎了。那种气爆的威力和自己在大羲时代的破境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比原来破境的气爆要剧烈一百倍不止。一下,两下,三下......安争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散架了。

    大天境二品,大天境三品,大天境四品,大天境五品......

    最后一声气爆之后,安争虚脱的躺在地上已经起不来了。四周的青色气流好像龙卷一样汇聚过来,从他的每一个毛孔钻进身体里,然后在丹田气海之中形成崭新的修为之力。

    “真是浪费东西,吃了一颗黑龙晶核,还有我那绝世无双的功法配合,居然才勉强破境到了初圣境界。”

    中年男人似乎很不满意,从他没收的安争的空间法器里取出来一套衣服丢给安争:“穿上,现在你可以去青慧宗给你的朋友报仇了。”

    安争将衣服穿好,沉默了好一会儿后问道:“你都知道,所以你有能力阻止,为什么那些村民被杀的时候你不出现?”

    “我不是造物主,我也不是救世主,更不是保护神。”

    中年男人面无表情的说道:“我若是可以掌控整个世界,绝对会比现在美好的多,可是我不能。你说的我能阻止的事很多,多到若是我每天都在世界各地去走一走都会遇到。可是,因为我我能阻止却来不及阻止的事你就认为我做错了,你不觉得自己是个婊子一样的人?”

    安争猛的一愣,忽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年轻人,你的三观有问题。”

    中年男人哼了一声,转身:“滚......杀不了青慧宗的吏轻风,你可能永远也见不到你的朋友们了。吏轻风是小圣境初品,比你整整高了一个大境界。而且,我不会给你原来的法器,你的剑,你的盔甲我都不会给你。也不会给你丹药,伤了,死了,那是你的结局。不管我对你怎么样,你恨我也好骂我也罢,我只用了十五天的时间就把你从不入流的大天境提升到了初圣境,你应该懂得感恩。”

    安争刚要说一声谢谢,那个家伙的身影就变得虚淡起来,然后消失不见。

    安争呆呆的站在那,感觉自己这十五天的经历像是一场虚幻的梦。可是有那么真实,那个家伙给了自己如此巨大的提升,却又带走了自己曾经的一切。破军剑,天枢剑,天屠剑,天杀剑......还有血培珠,逆鳞神甲,都带走了。

    如今的安争两手空空,连左眼的瞳术和自己最强大的天道雷力都没有了。现在他的修为之力是最普通的,没有任何属性,没有任何特殊。虽然已经到了初圣境,可是敌人的强大依然似乎无法战胜。

    “是该做个了结了。”

    安争脑子里出现了那个叫骆爷的老人的样子,他跪下来重重的叩首:“我会为你报仇。”

    安争起身,朝着青慧宗的方向大步而去。

    距离这里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条叫做燕山的山脉,若是安争来这里的话一定会觉得熟悉,在他重生的那个时代,这座山叫做沧蛮山。而就在幻世长居城所在的那个位置,这个时代是一片规模巨大的建筑群。金顶红墙,犹如仙宫。

    建筑都在云中,在山下的人是看不到的。这片建筑绵延百里,分成前后三个大院。在最后面的那片建筑之中,有一座通天高塔,站在高塔上,几乎可以将整座燕山风光尽收眼底。

    在这片气势恢宏的建筑之中,一个个身穿长衫的弟子穿行而过。他们或是三两作伴,或是一人独行,说说笑笑,和下面贫苦世界的百姓既然相反。一只一只五彩斑斓的大鸟盘绕飞行,更多的小鸟紧随其后,场面炫美壮观。

    最前面的院子叫做叶院,中间的院子叫做枝院,最后面的院子叫做根院。

    这里是九圣宗,是冀州最大的宗门之一。

    在那座高塔上最高一层,里面有一面很大很大的镜子。九圣宗宗主脸色肃然的站在镜子前面,微微俯身,态度谦卑之极。

    镜子里忽然幻化出来一个人形,只是一道虚影,身材修长笔直。那虚影像是看了九圣宗宗主一眼,九圣宗的宗主就承受不住那巨大的压力,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

    “那两个女子在你九圣宗修行,你要照顾好。若是她们两个谁出了什么事,我就灭了九圣宗。她们俩出了什么意外的话,你就带着你这一万七千弟子陪葬吧。”

    “谨遵......帝尊之命。”

    九圣宗宗主颤抖着回答,感觉身体快要炸裂了。

    那人影消失不见,声音似乎在远空传来。

    “不久之后,有个叫安争的年轻人会来你九圣宗,明年的武道大会,这个年轻人要参加。不过你不用照顾他,生死有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