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新的开始
    尚久云笑的那么自然,烧死一个人对他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仙宫巡天仙师差不多都是他这样的人,要做的就是时时刻刻让百姓们对仙宫保持敬畏。

    “你看,你拼了命也要保护的,以为可以保护的,却被我轻而易举的抓到了。而你呢,挨了好多打,还要被烧死,你觉得值得吗?”

    骆爷吐了一口血:“你永远也不会明白的,因为你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我当然不是人,我是仙。”

    尚久云怜悯的看了骆爷他们一眼:“而你们,也永远不会明白我的。因为你们只是贱民,距离仙宫有十万八千里那么远。”

    他一摆手:“都烧死。”

    尚久云吩咐自己的手下:“你们别动手,让青慧宗的人来做。”

    他身子一闪,人已经在半空的战舰上。那些仙宫巡查仙官化作一道道金色的流光,稍后也都落在战舰上。战舰在半空之中调转过来,嗖的一声消失不见。

    远处,那艘巨大的战舰缓缓的转动方向,打开了侧门,尚久云他们的战舰飞了进去。

    安争他们赶到的时候,人已经都死了。

    毕竟安争伤的太重了,一颗金丹只是缓解了他的疼痛,强撑着和骆朵朵赶到山洞外的时候,只剩下一具一具焦黑的尸体。

    “啊!”

    骆朵朵哀嚎了一声,身子一软倒了下去。

    安争将她一把抱住,轻轻的放在草地上,找了一颗丹药喂给她,然后安争默默的将那些尸体都收集起来,挖坑安葬。

    在大羲时代,安争不止一次的听说过仙宫统治时期的残暴不仁,可是他没有想到居然会残忍到了这个地步。只不过是村子里出现了一个开悟的孩子而已,整个村子,将近两百口人就被杀尽......这样的统治之下,仙凡大战,人间界的修行者最后取得了胜利,那是何其不易的事。

    将所有人都埋葬好,骆朵朵又过了好一会儿才苏醒过来,然后就是放声大哭,哭的一次次昏厥过去。

    安争坐在她身边,没有劝什么,这个时候她只能哭,必须哭,哭出来还会稍微好些。

    安争忽然发现远处草丛里有个什么东西闪烁了一下,他起身走过去看了看,是个徽章。徽章金属的,打磨的很亮,所以在阳光照射下才会反射出那么明亮的光芒。徽章看起来是一朵云上插着一柄长剑,看起来颇有气势。

    “那是青慧宗的徽章。”

    骆朵朵抽泣着说道:“一定是他们向巡天仙师告密的。”

    “巡天仙师是什么人?”

    “仙宫为了镇压人间界的修行者,在九州一共设有九个巡天仙师府,每个巡天仙师府有一百零八名巡天仙师,上千人的巡天仙官。每个巡天仙师府坐镇的都是仙宫的真仙级强者,实力恐怖。这里属于冀州,杀了我爷爷的就是冀州仙师府的人。冀州所有的宗门,都归仙师府管辖。”

    安争大概了解了,仙师府就是仙宫在人间界设置的衙门,用以监管整个人间界。所有的宗门,都必须接受仙师府的监管,而且要向仙师府缴纳数额巨大的供奉,这样才能被批准开宗立派。

    安争从时间上来分析了一下,距离仙凡大战应该还有很长时间,还没有大魏大蜀这样的国家出现,也就是说......现在这个时期,正是仙宫最强大,最巅峰,最恐怖的时期。

    普仙之上是成仙,成仙之上是元仙,元仙之上真仙级别的修行者,在人间界近乎无敌。而在仙宫,还有金仙,金仙之上还有圣仙,圣仙之上应该就是仙帝级别的至强者。

    而此时的人间界,修行被压制的很残酷,安争估算了一下自己现在的实力,大天境......在这个时代真的什么都不算。就算是青慧宗的宗主,最不济也是人间界修行者的圣者境。人间界的修行者,实力划分从大天境往上,依次为初圣,小圣,大圣,圣尊,圣帝......可是人间界没有圣帝,圣尊就是至强存在。

    安争的实力,在这个时代根本不算什么强者。

    “你想不想报仇?”

    安争问。

    “想!”

    骆朵朵猛的看向安争,眼神里都是仇恨。

    “你现在详细和我说说青慧宗的情况。”

    “青慧宗的宗主叫吏轻风,方圆几百里之内的百姓暗地里都管他叫吏屠夫。以前我们都是放牧为生,这里牛羊肥美草场丰盛。后来吏轻风在一百多里外的东华山上建立了青慧宗,我们的噩梦就开始了。几百里之内的乡亲,都被青慧宗逼的没了生路。”

    “青慧宗就是仙师府的走狗,他们比仙师府的人还要狠。除了宗主吏轻风之外,还有四个教习,都是初圣境的修行者,吏轻风最差应该也是小圣境。他门下的弟子,大天境,小天境的有不少,大部分应该都在大满境小满境。”

    安争嗯了一声,在大天境之下,这个时代的境界划分倒是和大羲时代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这个时代的修行者初期进境太快了,因为天元浓郁,从开悟到小满境这个过程一般都会很快过去。

    青慧宗虽然不是很大的宗门,但是霸占了几百里之内的资源,还有仙师府撑腰,所以可以横行无忌。

    骆朵朵道:“其实在冀州,青慧宗这样的宗门根本算不得什么。冀州最大的宗门有四个,一个叫九圣宗,一个叫锁剑阁,一个叫红云谷,一个是开元寺。这四大宗门,规模比青慧宗大了何止十倍几十倍。”

    “每年,青慧宗的人都要将从这一带百姓手里搜刮来的东西,挑选出最好的上供给九圣宗。九圣宗是冀州北部最大的宗门,没人敢惹。红云谷在冀州西部,开元寺在冀州南部,而锁剑阁在冀州东部。”

    “四大宗门将冀州一分为四,各自控制一方。而他们,又全都归仙师府统辖。爷爷当初说,仙师府的最大的是掌印督官,其实实力未必就比四大宗门的掌教或是宗主强,但是掌印督官背后是强大无匹的仙宫,所以四大宗门的人根本就不敢反抗。”

    说这些的时候,骆朵朵的悲伤也被冲淡了一些。她知道自己报仇的唯一希望就是安争了,所以将自己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这些事大部分都是她听骆爷讲的,骆爷年轻的时候曾经流浪四方,是个靠做小买卖糊口的行商,为人仗义。

    “我帮你报仇,我也要找到我的朋友们。”

    安争蹲在那,拍了拍骆朵朵的肩膀:“现在你回到那个木屋里去,不管发生什么事,在我回来之前都不要轻易离开,不要害怕,也不要丧失希望。我一定回来找你,把杀害你爷爷的人头带回来祭奠每一个村民。”

    骆朵朵一把抓住安争的手:“你还是不要去了,青慧宗的修行者太强大,你现在伤还没好,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安争嗯了一声:“你不用担心我,我会想办法的。最多一个月,一个月之内你好好照顾自己,若是一个月我没有回来,你就找个更安全的地方生活。”

    骆朵朵拉着安争的手不敢放开,因为用力,手背上青筋毕露。

    “别害怕,你已经长大了。”

    安争将骆朵朵扶起来:“我不会不管你,你和你爷爷是我的救命恩人。”

    他将九幽魔铃取出来递给骆朵朵:“带着这个东西,它会保护你的。记住,不要遇到人就把这东西取出来,也会为你招来杀身之祸。还有这个......”

    安争递给她一件空间法器:“这里面的食物,足够你坚持半年的时间。你不需要等我半年,一个月之内我要么回来了,要么回不来......以后靠你自己了。这是一颗金品灵石,你拿着,我现在用这颗金品灵石帮你开悟,开悟之后你才能修行,你才能使用这两件法器。”

    “我不要修行!”

    骆朵朵恐惧的往后躲了躲:“我不要,我不敢。”

    “你得自己保护自己,我就算活着回来还是会离开的,我要找到我的朋友们,找到我的妻子。”

    听到安争说找到他的妻子的那一刻,骆朵朵的表情明显变了一下。

    “坐下,闭上眼睛。”

    安争一只手贴在骆朵朵的后背:“修行不是一件可怕的事,可怕的是这个世道。你好好照顾你自己,就算你可以修行了,你也不要轻易的进入江湖。”

    一个时辰之后,两个人在山洞口分道扬镳。一个往西走,朝着那座小木屋。一个往东走,朝着东华山的方向。

    东华山下是一个很大的镇子,人来人往。这里属于冀州北方,渔阳城是这里最大的城池,墨阳君李墨阳掌管着这一代。东华山距离渔阳城至少有几千里远,每一个城镇都要向九圣宗和墨阳君缴纳供奉。在冀州,有四宗三君,除了墨阳君之外,还有东亭君乐尚萧,白胜君宁小楼。

    冀州江湖,就掌握在仙师府,和四宗三君的手里。

    像青慧宗这样的小宗门,其实数量并不少。只是他们生存起来也颇为艰难,每年要缴纳大量的供奉,所以他们对待百姓更为残暴。人们常说,仙宫是虎,宗门是狼,整个世界都被这些虎豹豺狼控制着。

    安争没有急着去青慧宗,他在东华山下的如月镇找了家客栈住下来。要想为骆朵朵报仇,就必须了解自己的对手。

    接下来的几天,安争需要在镇子里得到足够多的消息。

    这是一个新的开始,可安争,永远是那个嫉恶如仇的安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