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恶毒
    杨惠山说什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倒卖粮仓这件事搭进去两个儿子。他恨安争出手无情,连杀两子。他也恨皇甫恩这样的人,他明明下令不准把粮仓卖空,为什么就空了?

    这件事才刚刚一暴露出来的时候,杨惠山就已经在准备离开金陵城了。他觉得是他杨家有上天眷顾,这么大的事早不暴露晚不暴露,偏偏是在圣皇陈无诺闭关的时候暴露出来,这就是天无绝人之路。

    所以他甚至没有太着急,因为多方打听之下知道陈无诺受了很重的伤,暂时腾不出手来针对自己。

    可是,祸从天降,皇帝都没管的事,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找上门来了。

    他知道安争是个什么性子,在明法司的时候就是一个穷追不舍不死不休的人,现在没了王法的桎梏,做事更加的肆无忌惮。他怕,他真的怕。

    杨惠山不是个笨蛋,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若是举家逃走的话,半路上就会被安争一个人杀个干干净净。更何况,江湖传闻,安争身边还有一群高手辅助。还有传闻说,安争现在开创了一个很强大的宗门,门下弟子数万。

    面对这样一个人,这样一个势力,杨惠山知道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把所有涉及到了倒卖粮仓这个案子的人都牵连进来,唯有如此才能抵抗安争。

    交出粮食?

    第一他不相信安争在自己交出粮食后就会放过杨家。第二,他还想为自己的两个儿子报仇。

    牵扯进整个倒卖北山粮仓案子的人太多了,从户部到兵部再到刑部吏部,很多人都从其中分了一杯羹。在平常时期,大羲盛世的时候,银子对于他们这样的大家族其实没有多大的意义。可是乱世到来,有大量的银子,就意味着可以组建起来军队。

    杨家大院里气氛无比的紧张,哪怕他们聚集了超过五百个修行者也还是没有一丝底气。当那些人知道安争就是方争的时候,其实已经怂了一大半。

    毕竟安争阎罗王的那个名声,纵然不再大羲十几年都没有散掉。

    “杨大人,我得先走了。”

    又一个家族的人跑到杨惠山面前,脸色急迫:“刚才家中来人送了消息,安争在我家里大开杀戒,我实在没有办法留在这帮你了。”

    那人转身要走,杨惠山一把拉住他的胳膊:“老哥,你不能走啊。这就是安争的调虎离山之计啊,他就是要把咱们分而击之,让咱们乱了阵脚。此时你若是走了,我杨家也就完了啊老哥。你看看现在,已经走了一大半的人,此时若是安争到来......”

    “杨惠山,你太他妈的自私了,安争都已经在我家里大开杀戒了,你居然还要我留下来保护你?”

    那人一把挣脱杨惠山的拉拽,带着本家族的修行者快速离开。

    “求求大家了!”

    杨惠山哀声喊道:“大家不要上了安争的当,他一个人怎么可能分身去那么多家中闹事。一定是他故意做下的骗局啊,大家若是走了,才是真的中了他的算计啊。”

    “呸!”

    有人一边走一边骂:“杨惠山,你他妈的就是个小人。你们家的人是命,我们家的人就不是命?安争已经在我家里杀了人,你却还在这假惺惺的说什么是他的奸计,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他妈的就是自己怕死才拉上我们的。”

    “对!要我说,若不是杨惠山把咱们找来,安争也不会去咱们家里!”

    “说的没错,一开始安争又没有找到咱们家里去,只是找到了杨惠山而已。他知道自己不是安争的对手,这才骗大家说安争已经知道了名单。然后咱们都被他骗来了,结果因为咱们来了,反而暴露了,而且也激怒了安争,他这才去咱们的家里杀人。”

    “妈的杨惠山,你不得好死!”

    一群人骂骂咧咧的走了,院子里很快就空了下来。本来还在观望的人此时也等不下去了,虽然家里还没有人来送消息,可若是等到送消息的人来了岂不晚了?杨惠山的命再重要,也不如自己家里人的命重要。

    从第一个人来报告消息到这些人轰然散去,也就是一个时辰不到的时间。杨家大院里只剩下一群杨家的自己人,一个个面面相觑,谁都没有了主意。

    “老爷。”

    杨惠山的妻子哀求道:“要不咱们把粮食交出去吧,就算是交出去了咱们又有多大的损失呢?大不了回老家去,老宅那边囤积的粮食更多,还有军队,咱们何必在京城里和那个魔头对着干?我已经没有了两个儿子,你不能让我断后啊。”

    杨惠山的二儿子,也是现在仅剩下的儿子杨千珏也跟着劝:“父亲,大哥和三弟都已经去了,咱们不能再这么硬抗下去了。安争是出了名的魔头杀人不眨眼,尤其是对咱们这些大家族出身的人,他更是充满了仇恨。就算是没有把柄他还是想杀人呢,更何况现在有把柄......”

    “闭嘴!”

    杨惠山喊了一声:“你这个怂包,难道你大哥你三弟就白白的死了吗?”

    “父亲!”

    “闭嘴!”

    杨惠山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就算是杨家什么都不要了,我也要杀了这个王八蛋。来人,跟着我去密室,将我杨家的传家至宝取出来,大不了鱼死网破!”

    “老爷不要啊。”

    夫人哭着劝道:“那东西一旦使用,咱们都可能会被牵连而死啊。”

    “我不管了。”

    杨惠山转身往屋子里面走:“当年我杨家也是武将出身,跟着先帝开创了大羲盛世。那个时候,我杨家的祖先就以天雷爆之术纵横天下而无敌。现在这天雷爆虽然没有人练成,可杨家祖先留下的至宝能引动四方天雷,就算是拼个家破人亡,我也要把安争带下地狱。孩子,跟我取出天雷爆,然后就带着你母亲离开京城吧,回老家去,好好赡养你的母亲。”

    “父亲,何必呢。”

    “你闭嘴。”

    杨惠山带着儿子杨千珏,和府中召集回来的一些修行者打开了就位于书房之中的密道。这密道很长,打开的时候两面墙壁上的灯火却已经亮着了。杨惠山脸色一变,加快脚步往密室里面跑。

    密室很大,足有上万平米,修建的极为坚固。这密室正中有个石台,上面就封存着当初杨家祖先使用的紫品神器天雷爆镜。

    后来杨家再也没有出现一个足以震撼江湖的修行者,大羲建立之后杨家的人也多是文官。这天雷爆太过霸道,修为不够的人根本不能使用,一旦强行使用引来四方天雷的话反而会连使用之人一块轰杀。

    天雷爆其实是一面看起来像是铜镜的东西,八角形,上面有密密麻麻的符文组成八卦图案。最起码要小天境初阶的人才能使用天雷爆,而且并不稳妥。到了小天境五品以上,才不会被天雷爆引发的天雷而反噬。

    这天雷爆,就是杨惠山最后的希望了。

    密室之中,灯火辉煌。

    石台上盘膝坐着一个年轻人,身穿黑衣,手里拿着天雷爆镜正在翻来覆去的看着,似乎很有兴趣。他抬起头看了杨惠山一眼,微微一笑:“怎么来的这么迟。”

    “安争!”

    杨惠山看到坐在石台上的人居然是安争的时候,眼珠子都快爆出来了。他伸出手不指着安争喊了一声,手臂都在剧烈的颤抖着。

    “唉。”

    安争脆生生的答应了一声:“叫我什么事?”

    他将天雷爆镜放进怀里,从石台上跳下来:“是来感谢我对你的不杀之恩?哦......是来拿你杨家老祖宗的东西想和我同归于尽的吧?真是抱歉啊,你家老祖宗的东西里面那残存的杨家气息已经被我抹掉了,我现在就是把它扔给你,对你来说那就是一块废铁。”

    安争指了指四周:“你看,我倒也没动你家里其他东西,对你可还好?”

    四周围着墙壁一圈都是架子,架子上面摆着很多金品灵石,大大小小不下七八百块。密室的另外一侧,则堆积着大量的金银珠宝,如小山一样。

    安争看了一眼杨惠山:“众叛亲离了?外面刚才不是还有好多你请来的帮手吗?怎么现在就剩下你杨家的人了?这应该是你第一次尝到这种滋味吧,看你的脸色似乎不太好......可是,这并不是完全的众叛亲离啊,你应该感到庆幸,在你身后,你养着的那些修行者和你杨家自己的修行者,最起码还是跟着你的。”

    安争走到那架子旁边,拿起一块金牌灵石掂量了一下:“可我还想试试,你身边的人究竟有多可靠。”

    他看向杨惠山后面的那些修行者:“我不想说第二遍,所以你们要听清楚。杀了杨惠山,这里所有的金品灵石和金银财宝,包括那些法器和修行秘籍,都是你们的。至于你们怎么分,那是你们自己的事。”

    安争走到一侧坐下来,脸色平静:“杨惠山,你这样的人用最大的恶毒对待这个世界。我就试着用最大的恶毒来对待你,佛宗总说有报应我是不信的,因为我才是你们这些人的报应。”

    安争摆了摆手:“若是你们不愿意动手,那我就自己动手,进了这个密室的人,乃至于从这一刻起还打算帮助杨惠山的人,死!”

    噗的一声!

    杨千珏的胸口出现了一个刀尖,他背后的修行者脸孔扭曲的喊道:“我不想死,那就你们死好了!”

    刀子在杨千珏的心口里来回扭了几下,杨千珏的身子软软的倒了下去。

    “不要!”

    杨惠山嘶吼了一声,却被人一脚踹飞。几个修行者冲上来按住杨惠山的四肢,另外一个修行者用刀子在脖子上来回抹了几下,噗的一声把杨惠山的脑袋拽了下来。

    那人看向安争一脸谄媚:“安宗主,你看我们把人杀了,你是不是会兑现诺言?”

    安争耸了耸肩膀,做了个请的手势,真的走出了密室。到了外面,安争将密室的门关上,拎着一壶酒喝了几口。没多久里面就传来一阵阵的喊杀之声,这一切都不出乎安争的预料。

    那么多宝物,足够让那些人自相残杀了。

    你们以最大的恶毒对待这个世界,我就以加倍的恶毒对待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