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一个不留
    皇甫恩这样的人,就算是干净利落的把他杀了,安争心里也不会很痛快。因为这个人造孽太深,太大,杀了他也不足以弥补什么。

    皇甫恩的院子里基本上算是空无一物,除了家具摆设之外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但是安争不信,皇甫恩不可能把所有东西都已经提前让家人带回了南疆。可若是他留下了什么,保命的时候为什么不用?

    安争没有太多的时间耽搁,在皇甫恩的家里找了一圈也算是一无所获。

    出了皇甫恩的宅子,安争算计了一下时间,又去了另外一家。然后安争开始不急不躁的朝着杨家的方向走,闲庭信步一样。

    他将鬼面摘下来,半路上还顺便买了些零食吃。将最后一口蜜饯吃完,安争不再走了,在路边的茶摊上要了一杯茶解渴。才喝了一口,就看到几个人从远处风驰电掣一般的掠了过来,正是从杨家所在的方向冲过来的,而目标显然是牛家。

    之前安争去牛家的时候,将名单上牛家的人杀了七八个。但涉及到倒卖粮仓的人一共有十几个,剩下的是牛家之中修为最高的那几个,都去了杨家等着安争自投罗网呢。

    而此时安争坐在茶摊里品茶,也是在等着牛家的人自投罗网。这条路是从杨家到牛家最近的路,得到消息之后,牛家的人要想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家中,必然会从这里走。

    时间算计的恰到好处。

    “都给我滚开!”

    跑在最前面的那个中年男人显然已经急坏了,一掌将路上的行人拍开。那行人横着飞了出去,身子撞在路边建筑的柱子上,砰地一声身子都几乎对折过去,落地的时候嘴里吐出来一大口血,眼见着不活了。

    安争皱眉,心中杀念更重。

    “谁他妈的挡路谁死!”

    那个人横冲直撞,行人纷纷避让。

    啪的一声,跑在最前面的那个人额头上忽然开了花,白色的东西四散开,溅的到处都是。而这一下就把那人的额头打破了一个血洞,满脸都是血。

    “是他妈的谁?!”

    那人嘶哑着嗓子喊了一声,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脑门,连骨头都裂开了,血顺着脸不住的流淌。

    打在他头顶的是一个茶杯,已经碎的不能更碎了。很快这个人就注意到坐在茶摊上的安争,因为这里只有安争一个客人。围观的人惊恐的逃走,大街上很快就变得冷清起来。

    “是你?”

    牛家之中修为能排在第三位的牛正元恶狠狠的看着安争。

    “你要是不瞎不傻,就不应该问这句话。”

    安争翘起腿,坐的更舒服了些。

    “你是故意拦着我们的?你和去我家里的那些人是一伙儿的!”

    “你错了,我不是故意拦着你们的,我是来杀你们的。去你家里的人也只有我一个,没有什么一伙儿。”

    安争伸出手勾了勾手指:“你家里该杀的人我已经杀光了,只剩下你们几个。赶紧朝我出手,我还赶时间去下一家。”

    牛正元咆哮一声,一拳砸向安争。两个人之间还有二十几米的距离,这一拳轰出来,拳风瞬息之间就到了。牛正元已经做好了准备,甚至在那瞬间脑子里还在判断着安争的下一步举动。在他的脑子里已经形成了影像一般......他确定这一拳足以逼的安争避开,右侧是房屋,安争肯定朝着左侧躲闪。所以在一拳轰出之后,下一秒他已经朝着安争应该避让的方向冲了过去,第二拳蓄势待发。

    可是他失望了,安争坐在那根本就没有动。

    那足以将安争和安争背后的建筑都轰碎的拳风,到了安争面前不远处就戛然而止,好像在安争面前有一道看不见的钢铁之墙。那拳风轰在钢铁墙壁上,立刻就撞散了。

    安争坐在那,巍然不动。

    “如果你就这样的实力,那么你可能没什么机会逃命了。”

    安争看了看面前摆着的小碟子,那是配茶吃的干果和点心。这路边的小摊当然没有什么名贵精致的东西,只有一盘干炒花生,一盘葵花籽,一盘桂花糕,一盘绿豆饼。桌子上有一个茶壶,几个茶杯,一双筷子。

    他捏了一块绿豆饼咬了一口,味道居然还不错。或许也是因为饿了,他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吃的津津有味。牛正元一拳轰出去后为了堵住安争的退路,人已经在大街正中。可是安争没动,他有些尴尬的站在那,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你给我死!”

    他再次一拳朝着安争轰过去,那拳风喷薄而出,在半空之中传来一声虎啸。拳劲爆起,幻化成一头凶猛无比的巨虎朝着安争扑了过去。

    “弱的一塌糊涂。”

    安争捏了一块桂花糕扔出去,那一碰就散的桂花糕居然穿透了巨虎,逆着狂暴的拳风笔直的飞过去,啪的一声拍在牛正元的脸上。本来应该是桂花糕碎了,结果是牛正元的半边脸碎了。从眼眶往下,嘴角往上这一截直接被打没了,血肉都被带飞了出去,连颧骨都被打碎。脑浆子顺着缺口缓缓的流出来,牛正元的身子摇晃了几下向后摔倒在地。

    就在这时候,牛家的另外一个高手牛正腾绕到了安争背后突然出手,一刀横斩直奔安争的后颈。安争像是完全没有察觉,但又很巧合似的一低头弹掉了粘在衣服上的一点绿豆饼的残渣,却恰到好处的避开从后面横斩的一刀。

    安争的左手往后一伸,五指虚空一抓,牛正腾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飞过来,安争身子歪了一下避开,牛正腾砰地一声趴在安争面前的桌子上。安争伸手拿起一根筷子猛的往下一戳,噗的一声,筷子从牛正腾的左边太阳穴刺进去,刺穿了脑袋,又刺穿了桌子。

    血顺着筷子一滴一滴的滴在地面上,很快就形成了一小洼血。牛正腾的身子抽搐了几下,然后就没了动静。安争将筷子抽出来,把牛正腾的尸体推在一边。

    一道寒光激射而来,直奔安争面门。安争将筷子掷出去,筷子迎着寒光激射而出。半空之中,筷子将寒光击碎,而筷子也碎成了很多丝状的木屑。这些木屑密密麻麻的向前疾飞,噗噗噗噗的声音不绝于耳,对面那个牛家的修行者脸上被刺的千疮百孔,好像满是孔洞的蚂蚁窝一样。

    那人的身子摇摇晃晃的倒了下去,眼睛里还都是不可思议。

    牛家家主牛正蓝脸色阴沉的看着安争,双手抱了抱拳:“这位好汉,可是我牛家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若是有的话还劳烦你明说,我代表牛家给你道个歉。现在人你也杀了不少,不管是什么深仇大恨你也应该收手了。你应该知道,牛家在金陵城乃至于整个大羲有着多大的实力。你若是再杀下去,最终死的只能是你。若不是什么深仇大恨只为求财的话,我还是能拿出来一些东西的。”

    安争耸了耸肩膀:“真虚伪,你还不是怕死?如果你确定自己打的过我,还需要跟我说这些废话吗?不过既然你已经说了,我也不是没有条件可以谈。剩下的这些人,看看你们身上带着的法器,宝物,灵石之类的东西有没有什么能打动我的。都拿出来放在我面前这桌子上,如果有的话,就当是你们买命了。”

    安争看了牛正蓝一眼:“牛大人,你是愿意呢,还是不愿意。”

    牛正蓝的脸色变幻不停,无论如何,今天都是牛家奇耻大辱的日子。牛家家里死了七八个人,现在又死了三个。若是再打下去的话,可能都会死。

    他沉默了片刻之后冷声吩咐道:“把身上带着的东西都给他!”

    牛正蓝第一个开始,将身上带着的丹药,法器,灵石,甚至还有一些银票都取出来,交给牛家的一个修行者放在安争面前的桌子上。好歹牛家也是个望族,身为家主和最重要的几个成员,身上带着的好东西确实不少,很快那张桌子就放不下了。

    其中包括二百多块金品灵石,一本高阶功法,四五件品级还不错的法器。牛正蓝的法器是一件紫金品的法器,已经近乎紫品,是一件外观上看起来如同板斧的东西。安争想起来牛家当初那位老祖宗就是靠着一柄板斧跟着大羲的开国皇帝东征西讨,立下了汗马功劳。

    “翻天斧?”

    “正是!”

    牛正蓝脸色难看的要命,恨不得立刻就把安争大卸八块,可是他很清楚就算剩下的人一起上也未必是人家的对手。况且看那个人如此的气定神闲,只怕暗中还有帮手。

    “东西都给你了,你应该兑现诺言了吧。”

    安争哦了一声:“我刚才怎么说的来着?”

    “你说只要我们把东西都交给你,你就放我们走。”

    “牛大人的记性似乎不太好,我记得我刚才说的是,若是你们拿出来的东西能打动我,我就放你走对不对?”

    “是......”

    “真遗憾啊。”

    安争将东西都收起来,然后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你这些东西,没有一件能让我动心的。所以,我还是杀了你们好了。”

    “你卑鄙无耻!”

    “和你比算不得什么,对你这样的人我做的还不够卑鄙无耻。”

    安争一步一步走向牛正蓝:“你最好再想想还有什么好东西没拿出来。”

    “大不了同归于尽!”

    牛正蓝嘶吼了一声,朝着安争扑了过来。

    “同归于尽?你还真没有那样的实力,也没有那样的资格。”

    安争身形一闪,手掌抓在牛正蓝的脑袋上,五指一发力,噗的一声抓破了牛正蓝的脑壳。他的手一扭一拉,将牛郎在的脑袋直接拽了下来。然后往旁边的墙壁上一按,竟是砰的一下直接将脑袋按了进去,那张脸朝着外面,看起来颇为惊悚。

    几分钟之后,大街上就多了几具吊在建筑上的尸体,绳子几乎勒进脖子里。

    墙壁上留下了一行用死人血写下的字......倒卖粮仓者,一个不留。

    很快,这句话就将传遍金陵城。那些人,哪个心里不发颤?

    而此时,安争已经在去杨家的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