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好,好,好。
    超级妖兽之中也算的上强者的夔牛,在安争面前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被完全克制,一直到死都没能明白这个修行者为什么能如此轻而易举的击败自己。

    而在远处,本来已经转身离开的卓青帝在感觉到夔牛已死的那一刻暴怒一吼,眼睛瞬间就红了。

    “给我死!”

    他握紧冰刀,转身朝着安争所在的地方冲了出去。

    这次他带来的四个超级妖兽已经死了三个,损失惨重。布干和胜鹿两个被战者三击杀,最后战者三那一命换命的决绝打法震撼人心。

    夔牛被安争所杀,从始至终都没能展现出一个超级妖兽应该具备的实力。

    战者击杀夔牛之后看向那个陈无诺的替身,叹了口气:“走吧,一会儿还会有更恐怖的东西过来。你的命是他们救的,以后不管你做什么值钱都要想想你这条命存在的价值是什么。”

    陈无诺的替身呆滞的转身,眼神里都是绝望。他也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在想些什么,只是隐隐约约的有个声音一直在他的脑子里骂他胆小懦弱......若是自己那个时候和战者三他们一起战死,这声音就不会出现了吧。

    安争转身站在那,将破军剑抽出来,等着卓青帝到来。

    到了这一刻安争已经明白这一切为什么发生了,最终的目标就是卓青帝。虽然谈山色叛离了大羲,可是他和陈无诺有共同利益,两个枭雄一般的人物是不会放弃这种合作机会的。

    “你这个小人物。”

    卓青帝从天而降,手里的冰刀散发出一种摄人心魄的光芒。

    “这里有你什么事?”

    他的冰刀指着安争:“你在这大局之中,算什么东西?”

    安争缓缓的吸了口气然后吐出:“你说的这个大局,是谈山色,陈无诺,还有你三个人才能把握的?你以为你们三个就能把整个天下当做棋局?每个人丢不是你们的棋子,就算是也是天下棋局的棋子并非你们的。而且,每一颗棋子都不是你们能掌握的,都是变数。”

    “变数?”

    卓青帝抬起左手遥遥的抓向安争:“就你也配?”

    他手伸出一抓一握,安争所在之地瞬间冰封。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活人被冻成了冰雕,只要轻轻一碰就能碎裂一地。卓青帝不屑的哼了一声,手掌微微一震,砰地一声安争做化作的冰雕就爆开了,无数大大小小的冰渣飞射的子弹一样激荡出去。

    可是,冰雕里根本没有安争。

    那是一个看起来完美的人形冰雕,和安争的样子也差不多,可这个冰雕只是一个空壳,里面是空的。在冰雕即将封住安争的那一瞬间安争消失了,但是冰层已经形成,所以留下的冰雕是个空壳。

    卓青帝微微一怔,连他都没有看清楚安争是在什么时候离开的。

    就在这一刻,一柄长剑从大地之下刺出来,卓青帝的身子向后一翻飞出去,破军剑破开大地飞向天空。轰的一声,地面炸开了一个大洞,安争从地面下面冲了出来,破土而出后双手朝着卓青帝方向一推。

    天杀剑,天枢剑,天屠剑三柄长剑化作三道流光直奔卓青帝而去。

    “外力而已。”

    卓青帝左手伸出去一抓,半空之中出现了无数的雪花,密密麻麻的看起来有一种炫目的美感。这些雪花每一片都很完整,似乎如精雕细琢出来的艺术品一样。雪花迅速的连成一片形成了冰墙,很薄,似乎连一厘米的厚度都没有,然而三柄紫品神器化作的流光飞来到了冰墙这就戛然而止......三柄紫品神剑,噗噗噗的三声戳在冰墙上被卡在那,再也不能向前。

    “我知道你的名字,但你只是个小人物。”

    卓青帝看着安争,眼神里都是那种居高临下的轻蔑:“你算是个不错的修行者,也仅此而已。这个天下大局是我,是陈无诺这样的人才能玩的游戏,而你在这棋局之中只是个小小的卒子而已。”

    他的左手左右一摆,冰墙砰地一声爆开,无数的冰锥随即出现,暴雨一样朝着安争所在之地激射过去。安争不断的闪避,但是冰锥的数量实在太多了,而且速度之快比安争以前遇到的任何一个对手都要强的多。

    冰锥击中的地方,立刻就被冰层覆盖。安争手里的破军剑不断的挥击,一根一根冰锥在他面前被击碎。可即便如此,只是短短一秒钟而已,安争的身上就覆盖了一层冰霜。他的头发,眉毛上都是,白乎乎的一层。一种彻骨的寒意从皮肤外面刀子一样不断的切割进来,连内脏都快要被冻上了。

    “知道自己的弱小了吗?”

    卓青帝左手往下一压:“杀你,我都不值得出刀。”

    随着左手压下去,安争的身体四周所有的雪花,冰渣全都聚集过来,迅速的将安争覆盖。虽然有着逆鳞神甲,所以这些冰渣雪片没办法击穿安争的身体,但却在安争身体表面形成了一个冰层。百分之一秒钟之后,安争就被封在一个四方形的冰体之中。

    卓青帝从地上捡起来一个小小的碎冰,朝着安争那边屈指一弹。碎冰飞出去的速度并不快,在半空之中,所有的水汽和雪花不断的依附在上面,一秒钟之后飞到安争所在的冰体外面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根至少两米多长的冰锥。

    冰锥的顶端闪烁着锋利的光,刺中之后,安争将和这冰体一块碎成无数块。

    噗!

    一道紫色光束从冰层里直射出来,那光束上炽烈的温度瞬间就把冰锥融化。冰体消失不见,湿透了的安争左手伸出来,掌心里紫色光束激射而出直奔卓青帝。

    “居然还有一些本事。”

    卓青帝以左手的食指中指指向安争,从他两根手指的指尖上,一道冰线激射而出。冰线和紫色光束在半空之中相遇,在相撞的那一刻,安争就不由自主的闷哼了一声。紧跟着,冰线上蔓延出来的雪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覆盖紫色光束。就放佛为光束穿上了一层鳞甲一样,光束开始迅速的变短。

    “小人物。”

    卓青帝开始迈步往前走,随着他一步一步向前,冰线就越发的粗大起来,紫色光束却越来越小。安争的脸色越来越差,看起来也越来越吃力。

    “棋子不受摆布?”

    卓青帝一边往前走一边不屑的说道:“棋子不受摆布,只是棋子才这么想。我们的手抓着天下,你们这样的棋子不适合棋盘,扔掉就是了。”

    他手往前一伸,冰线瞬间变成了一根粗大的冰柱,长有十米,粗至少有一米,将最后一段紫色光束击退后重重的撞击在安争的胸口上。这一下重击是安争之前从未承受过的疼痛,卓青帝,实力还在陈无诺之上的超级强者,他的一击有多恐怖?

    安争的身子向后倒飞出去,横扫了一片山林后又撞在山崖上,直接砸进了山体之中。卓青帝朝着那座山伸出手一抓一握,一只无比巨大的手出现在山峰扇面后狠狠的一抓,轰的一声居然把整座山抓成了粉末。巨大的冰手抬起来那一刻,粉末好像将沙漠从天空泼下来一样,场面无比的震撼。

    在狂流一般的粉末刚刚接触到地面就被瞬间冻住,以至于出现了一个无比壮观的奇景。破碎的山体漂浮在半空之中,一条冰瀑连接着天地。方圆差不多有几千米的范围变成了一片冰封之地,不管是树木还是妖兽,所有的活的东西都失去了生命。

    卓青帝看了一眼面前的杰作,哼了一声:“还想着挣扎?这天地大局从来都和你们这样的小人物无关,你们以为自己参与进来就能改变棋局?本不值得我亲自动手杀你,在我眼里甚至不值得杀死你,你不该动夔牛。”

    他转身要走,忽然间感觉有些不对劲。他猛的转身,就看到一个拳头已经到了他眼前。

    与此同时,在被冻住的冰山之中一阵暴烈,一套铠甲穿破了冰封流星一样飞来。铠甲如如一个人的形态,手里还握着破军剑。卓青帝转身的那一刻,安争的拳头到了他面前,毫无征兆。

    砰!

    卓青帝歪着脸往一侧飞出去,一股血从他的嘴里喷出来。

    安争一拳击中,逆鳞神甲这样用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这一次完全不同的地方在于,安争一拳击中了卓青帝却没办法追击了。他的手被冻住了,而且冰层从他的手背开始往身上蔓延,速度之快连安争心里都忍不住一沉。好像在给安争涂色一样,安争的身体很快就被冰层封住,此时逆鳞神甲和破军剑飞回来居然没办法找到了安争了。

    冰层隔绝了安争的一切气息,逆鳞神甲和破军剑好像离开家找不到家的孩子一样,不住的盘旋飞行着。

    卓青帝抹了抹自己的嘴角,被安争这一拳打破了一块,嘴角已经肿起来,还有两颗牙齿松动。

    他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有被人打到过脸了,又或者他没有记住只是因为他从来没有被人打过脸。一种无法言表的愤怒从他心里升腾起来,低着头看了看手指在嘴角上抹下来的血,他眼神里的杀气越来越浓。

    “好,好,好!”

    卓青帝连着说了三个好字,大步走向被冻住的安争:“让我看看你接下来还有什么办法避开,还有什么办法再打我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