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九百三十七章 妖魔不两立
    【说了月底爆发一次,就今天吧,五更。】

    “你的修为之力确实雄厚。”

    安争退无可退,看着面前如大河一般而来的剑流,深吸一口气:“但我有法器。”

    就在剑流和头顶上的黑鸦都要扑倒安争身上的时候,安争伸手往前一指:“没有别的,就是法器多!”

    几百件红品金品的法器如瀑布奔流,法器横飞的场面只怕谁也没有见过。就算是久经战阵的叶天怜也吃了一惊,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安争居然会有那么多法器。

    以法器破修为之力,这不是不可行,但是自古以来还没有一个人这样做过,是因为没有人能够拥有足够数量的法器。

    别人没有,安争有。

    他的血培珠手串空间简直就是一座宝藏,一开始倾泻-出去的几百件法器都是他在战场上和拍卖行里收集来的残缺品,将第一阵剑流挡住之后,便是一件一件完好无损的法器。安争将法器甩出去的同时,身子如电芒一般跟着向前。

    几百件法器飞在前面为他开路,第一层法器挡住了几秒钟的剑流之后随即全部崩碎。然后是第二层,第三层。一开始叶天怜还很骄傲,不断的催动修为之力加大剑流的力度。可是他的剑流轰掉了三层法器之后,安争已经距离他不足二十米了。

    叶天怜立刻后撤,他是小天境巅峰极致的修为,距离大天境也不过是咫尺之遥,行动的速度自然不慢。然而安争此时没有了剑流的阻挡,速度上来说比叶天怜要快了何止一倍。

    叶天怜后退,安争靠法器挡住剑流向前疾冲。而此时尚轻扬看到变故后脸色难看起来,她从半空之中落下来直追安争,然而在速度上也没办法和安争相提并论。

    至少两百件法器被剑流轰碎,这一架打的根本就是在烧钱。这些法器,抵得上一个中等宗门全部的库存。就算是一个大宗门,也不可能舍得用这样的方式战斗。

    可是安争就是不缺钱,不缺法器。

    啪的一声,剑流将一件红品巅峰的法器轰碎。但是紧跟着一件金品的法器就扑了上去,剑流立刻被吸引过去狂轰滥炸,几秒钟之后这件价值连城的金品法器就碎成了渣,然而安争却距离叶天怜不过十米了。

    “啊!”

    叶天怜咆哮一声,左手催动剑流继续轰击,右手抬起来指向天空,然后猛的往下一劈。一柄足有几十米长的金光巨剑从半空之中落下,小天境巅峰的强者尽全力一击所化的金光巨剑,堪比紫品法器的冲击。

    “破你的剑阵!”

    安争身子依然向前疾冲,左手抬起来一指,天杀剑破空而出和那金光巨剑对撞在一起。紫品神器的威力自然不可小觑,轰的一声巨响之后,金光巨剑消失不见,而天杀剑的光芒也暗淡了些。

    距离叶天怜已经不到五米了,安争冷冷的说道:“你的修为之力似乎有些衰弱了,真不知道你修为几百年的气度和修养都去了什么地方。你刚才说的那些话,犹如一个得志的小人。”

    他双手往前一推,天屠剑,天枢剑和半空之中的天杀剑三剑合一,如一道澎湃霸道的长虹直接将剑流从正中切开。那三柄长剑贴在一起形成了一柄无比霸道的大剑,旋转着向前将剑流往四周分开,安争的身子就在这空隙之间冲了过去,一拳轰向叶天怜的胸膛。

    “我乃小天境巅峰的修为,我为大羲圣域元帅,就算你近身又能这样?!”

    叶天怜也一拳轰了过来,和安争的右拳对撞在一起。

    咔嚓一声,叶天怜的拳头上五根手指的指骨都碎了。

    “小天境巅峰了不起?”

    安争这一拳将叶天怜的拳头骨头震碎,拳势继续向前。叶天怜手里的长剑往下一斩想要切开安争的手臂,安争的背后又一柄紫光缭绕的长剑飞出来,当的一声将他的长剑震开。

    破军!

    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了,安争的拳头重重的轰击在叶天怜的身上。

    “毁了那么多的法器,这些我都得找你讨要回来。”

    安争一拳一拳的轰击,叶天怜的身子被轰的倒飞出去。

    “你有万剑奔流,我有四柄神剑。”

    安争天枢剑,天杀剑,天屠剑再加上破军剑绞碎了叶天怜最后的剑流,然后入四个已经发射出去的导弹一样追上了叶天怜,在半空之中连续四次轰击。

    轰!

    叶天怜的身子倒飞着撞进了大山之中,巨大的力度之下,那半截山峰好像被整齐的切开了似的,显示震了一下,然后山顶部分至少有百米高的那么大一块整体的崩塌下来。叶天怜就在这崩塌的大山之中,肯定是受了重伤。

    安争一转身,却看到尚轻扬因为追不上他而冲向了倒在地上的猴子。

    安争心里一紧,虽然猴子身上有他留下的逆鳞神甲,但是尚轻扬现在那古怪的修为之力是猴子扛不住的。

    “小人!”

    安争暴喝一声,本来还要追杀叶天怜,现在却不得不折转回去救猴子。

    尚轻扬回头看了安争一眼,声音凄厉的喊道:“我杀不了你,我就把你的亲人和朋友一个一个的杀死。当初许眉黛给我的痛苦,我就还给你!我失去了天昊宫宫主的地位,我就让你失去全部至亲好友!”

    她手里转出来一柄黑色的匕首,猛的往猴子的心口一刺。

    当的一声,那匕首被弹飞上了半空。

    尚轻扬显然楞了一下,她明明看到的是猴子已经受了重伤,伤口已经腐烂,那是她得到的上古魔气所致。可是为什么这一剑刺下去,反而匕首被弹飞了呢。

    安争接着这个机会一瞬而至,尚轻扬来不及出手,看了一眼猴子手里紧紧抱着的铁箱子后一把抓了过去。杀不了猴子,也要把这铁箱子带走。这箱子里应该有一件至宝才对,不然的话那黑猿不会如此的拼命守护。

    她手心里一阵阵的黑光闪烁,上古魔气呼之欲出。就在这时候,忽然猴子动了一下,他的手抬起来啪的一声抓住了尚轻扬的手腕。

    尚轻扬一惊,发现猴子的手臂上赤红色的毛正在疯狂的生长起来,本来那一层红毛只是如人类的汗毛一样,看起来稍稍的浓密一些罢了。猴子只有在变身的时候,才会变成赤猿。而此时,那红毛已经完全覆盖了猴子的手臂,看起来那已经根本不是一条人的胳膊了。

    尚轻扬想扯手,可是猴子那手抓的死死的,好像铁钳夹住了一样根本就挣脱不出来。尚轻扬情急之下,另外一只手狠狠的拍向猴子的脸,就在手掌落下的瞬间,猴子忽然间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完全没有了黑白两色,只剩下了赤红。两道红光从猴子的眼睛里激射而出,噗的一声将尚轻扬的手掌击穿。尚轻扬反应还算迅速,感觉到手上一疼后立刻往后仰了一下,红光擦着她的脸激射而过,在她那张还算娇媚的脸上留下了两道割痕。

    剧痛让尚轻扬哀嚎了一声,身体上一团黑气炸开,在背后形成了数不清的黑鸦朝着猴子身上轰了下去。砰地一声!猴子身上一大团妖气炸起来,将所有扑过来的黑鸦全都震碎了。

    “我本天地之间一灵猿,纵横无敌。”

    猴子慢慢的说出一句话,然后身子一翻站了起来。他身上的妖气一道一道的实质化,围绕着他的身体盘旋。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尚轻扬,嘴角裂开,獠牙从里面露出来。

    “我是妖,却要替天行道!”

    他猛的一低头,一口咬在尚轻扬的肩膀上,然后往下一撕。刺啦一声,尚轻扬肩膀上好大一块肉直接被猴子咬了下来。猴子好像完全陷入了一种癫狂状态,又似乎对尚轻扬身上的魔气格外的厌恶。

    “妖魔不两立!”

    他一脚踹在尚轻扬的小腹上,尚轻扬的身子如同炮弹一样倒飞了出去。

    “棒来!”

    嗖的一声,之前落在远处的铁棒自己飞了过来,啪的落在猴子手掌里。猴子单手握着铁棒斜指天穹,铁棒上红色的花纹越发的璀璨起来。四周无数道青色的气流汇入进了铁棒之中,铁棒上一阵耀眼的光芒闪过,之前的锈迹全部脱落,变成了一根金光灿灿的长棍。

    “杀!”

    猴子脚下一点,砰的一下,脚下踩着的地方直接炸出来一个深坑,碎土纷飞。猴子急追过去,不等尚轻扬反应过来,一棒横扫,直接打在尚轻扬的小腹上。尚轻扬的身子好像对折的虾米一样弯曲过来,铁棒上的劲气在她后背透体而出。

    一团黑气从尚轻扬的身体里飞了出去,然后幻化着不同的形状,盘旋了一会儿后又迅速的扑回来钻进尚轻扬身体里面。尚轻扬的两只眼睛全都变成了黑色,身子一挺,眼睛里两道黑光激射而出。猴子将铁棒往后一甩,头向前,眼睛里两道红光也激射出来。

    红光和黑光像是四道激光一样在半空之中对轰在一起,天空之中形成了一个黑洞,然后光芒向四周席卷了出去。那哪里是光,简直就是横扫一切的利器。光所过之处,连山峰都被整整齐齐的切掉了一块。

    安争一低头躲过那光,身后的一棵大树直接被切掉了树冠。他转头看了看,发现之前猴子怀里抱着的铁箱子已经打开了,里面空空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