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九百三十六章 必死无疑
    安争夹着猴子一路狂奔,后面叶天怜和尚轻扬带着金陵卫的大队人马紧追不舍。如果是安争自己根本没有这么紧张,猴子现在受了重伤,那黑气还在不断的腐蚀着他的肉身,若是不尽快找到曲流兮救治的话,安争也不知道猴子还能撑上多久。

    一万多年前,猴子在西域被骗去了万年金丹,自此之后修为跌落,虽然在现在的修行环境之中也算是一流高手,可再也不复当初的威风。

    当年猴子有多霸道?

    他可以自由出入仙宫,不管是青莲轩辕甚至是紫萝,对他也没有多大的脾气。

    而现在的猴子,居然被尚轻扬打伤了,高傲如他,怎么可能接受的了。

    安争低头看了看猴子,他的脸色已经开始发青。显然尚轻扬那诡异的修为之力中非但具备强烈的腐蚀能力,还有毒性。

    而且安争感觉到猴子的身体越来越冷,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猴子哥,坚持一下。”

    安争大声喊了一句,幸好叶天怜和尚轻扬的速度都比不上安争,距离渐渐的被拉开了。安争没有注意到,猴子怀里抱着那个铁箱子的缝隙里,一缕一缕的妖气顺着猴子的伤口渗透进去。

    而随着妖气渗透的越来越多,猴子的脸色就越是难看。

    安争往后看了看,追兵已经不见了,他稍稍松了口气,准备绕回去去找曲流兮他们。可就在这时候,前面忽然有个人从山崖后面转过来,挡住了安争的路。

    叶天怜。

    叶天怜忍不住笑起来:“整个大羲都被你折腾的天翻地覆,我当你有多大的本事,原来只不过是跑的快一些而已。可是白痴,你对这里熟悉吗?虽然这里还没有完全探索过,但我比你要熟悉的多。想要拦住你,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而已。”

    安争将猴子放在自己身后:“你也让我大失所望,曾经我以为你是一个伟人......大羲之所以安全稳固,有一大部分原因是你们四位圣域元帅的功劳。可是现在看来,真是让人心寒。”

    叶天怜道:“当我的剑刺入你的心口,你的心会更寒。”

    安争身后,尚轻扬扭动着腰肢缓步走过来。不得不说,从面容上来看尚轻扬算不得一个绝色女子,但是身材真是好的没话说。

    她往前走的时候,那腰扭的如风摆杨柳。而那一身修长的黑色裙子收的很紧,将她的腰肢完全勾勒出来。那裙子在前边大腿处有一个开叉,走路的时候那雪白雪白的大腿就若隐若现,一直到大腿根。

    她的臀圆的有些过,腿修长,到了臀部之后弧度放大。这样的身材,只是看一眼就能将男人心里最原始的**给勾出来。

    “知道我为什么要穿一身黑色吗?”

    尚轻扬冷冷的看着安争:“亡夫的在天之灵保佑我,杀你为他报仇。”

    安争耸了耸肩膀:“你丈夫戚啸虽然不是我杀的,但算在我头上也行。”

    尚轻扬指着安争说道:“当初你帮助许眉黛抢走了我天昊宫宫主的地位,现在又杀了我的丈夫,你就是我的仇人,不杀你我一辈子不得安宁。”

    安争嗯了一声:“你说的我认了,来杀我就是。”

    尚轻扬刚要动,叶天怜一摆手:“你的契约之术刚刚形成还不稳定,我来就是了。我可舍不得你出什么状况,戚啸这个家伙倒是艳福不浅,居然有你这样的女子陪着。他若是不死,我和你之间还要偷偷摸摸,他死了,对你我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尚轻扬的脸色变了变,却没有说什么。

    安争冷笑起来:“还真是戚啸的好上司,戚啸的好妻子。”

    尚轻扬猛的向前:“轮不到你说我!”

    她身子骤然往前一冲,眼看着就要到安争面前的时候却忽然消失不见。下一秒,无数道黑线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细且笔直,朝着安争激射。安争身体外面膨胀起来一层紫光,将那些黑线全都挡住。

    一声啼鸣之中,安争的头顶上,一只黑色的凤凰扑了下来。那两只爪子抓在安争的逆鳞神甲外层防御上,发出的声音好像抓破了金属板一样。黑色凤凰的爪子抓破了逆鳞的外层防御,然后一低头,张嘴喷出来一道黑火,直奔安争的头顶落下。

    安争向后一退,顺势将猴子往后拉了一下,黑火蔓延下来,直接在地面上炸出来一个大坑。

    虽然避开了,可是安争依然感受到了那黑火之中蕴含的恐怖气息。那种力量安争完全分辨不出来,不属于地狱之气,也不属于正常的修为之力,更像是......魔气?

    黑火凤凰出现之后,远处的尚轻扬脸色有些发白,身子微微摇晃了一下。

    叶天怜身子一闪掠了过去,一把搂住了尚轻扬的腰,那只大手在她背后往下滑了滑,托在她那丰润的能让人为之痴迷的臀部上。

    “跟你说了不要硬来,那魔气是当初陛下亲自捕获封印起来的,这次陛下交给我带出来是为了以备不时之需。而我将这魔气转移到了你的体内,让你的修为境界迅速提升,然而你还没有完全融合稳定,再强行出手的话恐怕会出什么问题。”

    尚轻扬推开叶天怜的手:“我不管,我一定要亲手杀了这个人。”

    此时安争一道九罡天雷将黑火凤凰逼退,他回头看了看,虽然凤凰飞上了高处,但四周的高温之下,猴子的身体上还是起了些火,衣服有些地方都烧黑了。安争皱眉,没有任何犹豫就把逆鳞神甲退了下来,铺在了猴子身上。

    他深吸一口气,握紧了破军剑。

    不过是死战罢了,又不是第一次了。

    叶天怜道:“我先去把他打个半死,你再出手杀了他岂不是一样?我已经看破了这个人的本事,不过是体质超凡脱俗罢了,但是修为之力几乎没有。我若杀他,不出十分钟。”

    尚轻扬脸色变幻不停,沉默了一会儿后点了点头,默默的向后退了几步。

    叶天怜握着自己手里的长剑一步一步走向安争:“说实话,你这样的年轻人,我每年在战场上不杀几百个一年都过不去。我见过的天赋好的年轻人多如牛毛,可他们最终也只是别人的垫脚石而已。我为什么有现在如此地位?还不是因为你们这样的人用尸骨为我垫起来的。”

    他轻蔑的看着安争:“就算你是方争转世又如何?别说是转世,就算你是那个死鬼还活着,我依然不把你放在眼里。你一年杀多少人?我一年杀多少人?”

    安争:“若是修行者的强大以杀人多少来论的话,那么当道的都是畜生。”

    叶天怜一怒,身子骤然向前。他一剑劈出,安争身子一闪避开,剑气飞到安争后面居然打了个旋儿有飞回来。劈出去的时候是一道竖着的剑气,回来的时候是和地面平行急速转动着的如风车一般的剑气。若是安争反应慢上那么半拍,就会被这道剑气从背后拦腰斩断。

    近身,唯有近身才能和叶天怜一搏。

    可是叶天怜也看出来安争的体质惊人,根本就不靠近,始终保持着百米左右的距离,以强大的修为之力远攻。安争想要逼近他难如登天,这样打下去,安争一不小心就会受伤。

    安争回头看了一眼猴子,猴子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了,青黑青黑的。

    没时间再等了,安争立刻朝着叶天怜冲了过去。

    “幼稚。”

    叶天怜长剑往前一指,数不清的金色剑流朝着安争激射过去。那每一道剑气都犹如真正的长剑,锋利无比。剑流如大河奔流,连绵不绝。安争向左边闪,剑流就朝着左边激射。安争往右边闪,剑流便向右边而去。不管安争怎么改变方向,剑流始终朝着他猛轰。

    安争移动的地方,都被剑流轰的支离破碎。

    “我说过,你这样的人最多也只是昙花一现。”

    叶天怜的嗓音之中透着一股高傲:“只有我这样的人,才能名垂青史。杀你这样的人,多一次,就让我的名声更响亮一些。”

    安争终于还是避不开了,那剑流越来越宽,剑越来越多,他的速度就算再快,可是已经被铺天盖地的剑流包围,他无可避让。逆鳞神甲给了猴子,安争只能靠自己硬抗。他在不断的闪避之中以破军剑将一道一道剑气震开,终究还是力不从心。

    噗噗噗......

    几声闷响,数道剑气刺在安争的胸膛上,安争身前的衣服瞬间就被鲜血染红了。没有修为之力,安争根本不可能远程和叶天怜对攻,这亏吃的太大了。

    他的身体摇晃了几下向后退出去,随着他后退,剑流急追。他退一步,身前的地上就插满了长剑。

    叶天怜站在百米之外一脸的冷傲:“我说过,纵然你是方争不死也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当初我一人一剑荡平敌寇,那个时候你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蹒跚学步。和我比你起来,你有什么资格称为修行者?”

    安争接连中了好几剑,看起来伤的不轻。

    就在这时候,尚轻扬看到了机会,她的身子一动骤然消失,下一秒出现在安争头顶那始终盘旋着的黑色凤凰上。随着尚轻扬向下一压,那巨大的黑色凤凰俯冲下来。安争抬起头看了看,一把将破军剑掷了出去。破军剑化作一道流光,噗的一声将将黑色凤凰刺中,那凤凰哀鸣一声后身体散了。化作了无数黑色的乌鸦,暴雨一样朝着安争倾泻下来。

    此时安争身前是万道剑流,头顶是乌云压顶一样的黑鸦来袭,看起来......他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