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九百三十四章 秘境之中的秘境
    离开的时候安争心里也没能放下,聂擎到底怎么了。

    难道自己在燕国遇到的聂擎也是一个分身?

    安争想到了陈重器,和自己朝夕相处的至亲兄弟居然是真正的陈重器的分身,安争知道实情的那一刻对他来说无疑是一种打击。如果燕国的那个聂擎也是一个分身的话,那么大羲这些年到底都做了些什么。自己当初身为明法司首座,却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

    站在山崖边,安争看着下面那些依然在秘境之中寻找着自己机遇的修行者,忽然觉得有些可笑。

    有多少人在挣扎命运,可是最后才发现那本就不是什么命运,只是被人为自己设计好的一切。

    一头看起来像是鳄鱼一样的妖兽忽然从水坑里窜出来,那巨大的提醒如同一座移动的山丘。它那巨大的嘴巴张开,强大的吸力让那些修行者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全都被吸入了鳄鱼的嘴巴里。那巨大的嘴巴上下咬合,血顺着下巴流下来的时候,才让人明白生命是多么脆弱和卑微。

    安争伸手往前一指,破军剑飞了出去,直接将鳄鱼钉死在地上。有几个侥幸逃脱的修行者回头看了安争一眼,却也不敢停留,转身逃走。他们连一句谢谢都不愿意说,是因为他们知道在很多时候,人其实比这样的妖兽更为可怕。

    这世道,怎么了?

    安争从山崖上一跃而下,身子扑通一声落入深潭之中。冰冷刺骨的水让他变得清醒起来,不在那么激动。他泡在水里,眼神逐渐飘忽起来。

    陈无诺是一个真正的君王之才,他要做的不是一百年两百年的圣皇,他要千秋万世。

    所以,也许从他登上圣皇之位的第一天,他就在筹谋很多大事。这些事有的用上了有的没有用上,如果不被人察觉出来的话会深埋地下无人可知。就正如战者计划,安争以为自己知道了全部,其实可能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安争从水里走出来,走到那巨大的鳄鱼尸体旁边,一伸手将破军剑拔出来,剑锋一挑,噗的一声将鳄鱼的身体剖开,安争将里面的妖兽晶核取了出来收好。

    古千叶和曲流兮两个人坐在远处的山崖一侧看着安争,两个人都看得出来安争心事重重。

    “他为什么不喜欢把事情讲出来大家帮他去想办法?”

    古千叶看了曲流兮一眼。

    曲流兮摇了摇头:“他不是不喜欢,只是不想把不开心的事告诉我们。”

    古千叶嗯了一声:“所以陈少白总说安争好像咱们的爸爸......”

    曲流兮被古千叶逗笑了,可是这笑容之中却有些伤感。

    “这个家伙最讨厌了,有什么危险的事,自己扑上去。有什么悲伤的事,自己放在心里。他对我们说的都是让人开心的事情,可他自己的内心深处真的开心过吗?”

    古千叶伸手从旁边的树上摘下来一片叶子,放在红唇边吹了起来。那声音比杜瘦瘦吹出来的还要美,婉转悠扬。杜瘦瘦蹲在远处看了古千叶一眼,不服气的说道也就比我强那么一点点。

    她可以用一片叶子吹出最没美旋律,这是她的天赋。

    安争忽然想到了那根笛子,他将笛子从血培珠空间里取出来,从山崖下面抛上去:“送你了。”

    古千叶一把抓住,拿在手里看了看:“嘁.......不值钱。”

    安争走到水潭边上,也摘了一片叶子放在嘴边。曲流兮两只手托着下巴看着他,然后当安争吹响叶子的时候她就把两只手抬起来捂住了眼睛。

    扑啦啦,扑啦啦......

    安争随手把树叶丢在一边,然后伸手指着那片在水里飘荡的叶子:“你给我小心点,我找你们家去。”

    然后他回头看向那棵大树:“你们家的孩子很不乖啊。”

    自言自语。

    杜瘦瘦看了陈少白一眼,担忧的说道:“安争这是要疯了吧,咱们该为以后做准备了。我觉得还是沧蛮山不错,回去之后我造一个大大的铁笼子,把他关在里面,每天三餐的好吃好喝,把他养的白白胖胖的......”

    陈少白:“我看到了你眼角那真诚的泪花,如果你不是笑的那么开心,我真的会相信你。”

    杜瘦瘦:“那是表象,我的内心正在承受煎熬。”

    猴子忽然从远处掠了过来,就想长臂猿那样抓着树枝一下一下荡过来的。杜瘦瘦看着猴子由远而近不由得感慨道:“还是动物世界比较简单......”

    猴子落在他身边,揪着他耳朵把他从山崖上扔了下去。扑通一声,杜瘦瘦落入深潭之中不住的挣扎着:“救我......我不会水,快来.......救我。”

    没几秒钟,他就沉入了湖底。

    安争就站在旁边看着他沉入下去,摇了摇头:“略浮夸。”

    杜瘦瘦的人却已经好像游鱼一样在几十米外了,他从水里钻出来瞪了安争一眼:“没人性!”

    猴子站在山崖上指了指东边:“那边应该是有什么发现了,大量的人都在往那边聚集。如果不是那个叶天怜又挖出来一个陷阱等着安争钻进去,就是某个运气好的爆棚的家伙找到了宝藏。这是轩辕秘境啊,找到的宝藏足以震荡人间了。”

    杜瘦瘦从水里钻出来:“猴子哥,我从你的话语之中问道了一股打家劫舍的味道。”

    猴子撇嘴:“你能闻出来的都是屁味。”

    杜瘦瘦:“对呀对呀。”

    猴子惊觉自己说错了话,所以从山崖上下去又把杜瘦瘦按水里打了一顿。

    “走吧,咱们去看看。”

    安争换了一身衣服,和众人一起朝着猴子说的那个地方赶过去。而此时,那里已经聚集了不下数百人。有人在山崖上的爬满的藤蔓后面发现了一道门,很小,只能容一个人过去,谁都不知道门后面是什么,所以还在围观。这两天被秘境里可怕的东西吓住了,死的人很多,所以再也没有人敢贸然闯进什么地方。

    “一定有宝藏!”

    站在人群里一个老者手抚胡须:“以我多年的经验,此处必是大藏的入口。这里风水汇聚,是个好地方啊。”

    旁边一个年轻人道:“尊老爱幼,既然是大藏,那请您老先进去,我们不和你抢。”

    老人冷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年轻人也不脸红,耸了耸肩膀:“你不去啊,你不去就别怪我们先进去了,一会儿你进去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

    老年人:“你为什么要进去吃屎?还赶着吃热乎的。”

    两个人差一点打起来。

    就在这时候,一个身材魁梧之人站出来说道:“不要犹豫了,有财一起发。一会儿被金陵卫的人看到了这地方,很快他们就会赶来把这里封了。他们放咱们进来你们还不知道是什么打算?就是想利用咱们发现宝藏,然后他们再杀了咱们抢夺宝物。既然上天给了咱们这个机会,那就拼一把。大家一起进去,要是死就一起死,发达就一起发达。”

    他大步往前走,很多人跟着一起进去了。众人一开始还算有些秩序排队进入,到后来就开始争抢,没多久就在那洞口外面大打出手。一开始谁也不进去,此时为了进去争的头破血流。那年轻人掐着老人的脖子怒喝你让一让,老人抓着年轻人的蛋说你给我放手不然我废了你。

    高手啊,就是这样的风度翩翩。

    安争他们趁乱进了那小小的山洞,这地方显然是人为开凿出来的,四周的石壁上刀刻斧凿的痕迹还在。当初也不知道是谁,居然选择在这体最坚硬的地方开凿出来这样一条密道。那个壮汉打头,前面的人已经去的远了,安争他们在中间部分,后面还有很多人跟着。这密道很长,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几百米才看到前面亮了起来。

    安争他们距离洞口还有几十米远,就听到外面一阵喊杀之声。

    安争说了一声小心,第一个冲了出去。外面豁然开朗,竟是一片好像另外一个世界般的景象。这里看起来如同上古时期,树木生长的极不规则,每一棵都那么巨大。山林之中,野兔也有半人高,在草丛里一跃而过。远处,刚刚出去的那些人正在围攻一头妖兽。那妖兽看起来足有百米之高,身长更是能有两百米左右。脖子很长,尾巴很长,不过看起来攻击力倒是一般。被众多人围攻之下,只是不住的冲突想要逃走。

    忽然之间,一头巨大的飞禽从天空俯冲下来,那东西好像百米大蝙蝠一样,但是比蝙蝠的样子还要恐怖的多。一口咬起来一个修行者抛上半空,疾飞过去,在半空之中张嘴将那修行者吞了进去。

    巨大的妖兽看起来十分温和,不会伤人,只想逃走,可是被上百个修行者围攻之下,最后还是轰然倒了下去。一群人冲上去将妖兽切开想要找到晶核,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现。

    “这怎么可能,如此巨大的妖兽,居然没有晶核?”

    “可能,这根本不是什么妖兽,只是野兽生长的太大了。”

    “根本没见过这样的野兽,怎么可能这么大。”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声音,犹如地震一般。紧跟着一个巨大的黑影扑了过来:“是谁,胆敢犯我秘境。”

    众人这才看清楚,那居然是一头足有一百多米高的巨大黑猿。这黑猿口吐人言,一掌拍下来,便有几个修行者被当场拍死。那些修行者开始反击,各种法器和修为之力密集的轰了过去,可是这黑猿根本就不在意,那些法器对它毫无意义。它左冲右突,片刻之间就杀了至少几十个人。

    那些修行者心生胆怯,不敢再战,转身逃走。黑猿开始猎杀那些修行者,追杀一个击杀一个。

    “怕是最少也有小天境巅峰的实力了。”

    有人远远的惊呼了一声,转身就跑。

    更远的地方,一座山忽然移动起来,那可至少是数千米绵延的山丘。而动起来的时候人们才发现,那居然的一头大龟似的生物,有着令人瞠目结舌的壳,移动的时候很慢,每一步都地动山摇。

    而此时,安争突然发现那大龟的顶上站着一个人,身穿破旧的古朴战甲,手里拎着一柄锈迹斑斑的铁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