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八百五十五章 狠
    当宇文无双看到那个东西居然大口大口的吞噬妖兽晶核的时候已经吓到了,就算她在冷傲孤独,她也是个女孩子。而当她看到另外一个东西冲出来竟是把自己的同类都杀了,然后大口大口的吞吃心脏的视乎,她几乎忍不住要吐出来。

    安争的手掌放在宇文无双的肩膀上,一股暖流从他的掌心融入宇文无双的身体之中。宇文无双的脸色缓和下来一些,谢意的看了安争一眼。

    然后她猛的楞了一下,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肩膀上安争的手掌。

    她......不许任何人触碰自己。

    她会觉得很脏,难以接受。

    可是为什么?!

    安争见宇文无双的脸色好了些,把手从她的肩膀上收回来,温和的笑了笑。宇文无双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自己没有厌恶安争只是因为现在和他有着修为上的联系,所以才会这样。

    安争的声音出现在宇文无双的脑海里:“这些人是创造出来的,他们没有人类应有的本性,所以他们并不认为互相吞噬是什么不可以接受的事。况且,人类本性里也许就有这样的东西存在。”

    宇文无双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对于人性的了解太浅薄,也太偏执。

    就在这时候,那第二个出现的战者将第一个出现的战者心脏吃干净之后,猛的抬起头往安争他们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虽然隔着很远,安争和宇文无双都看到了那个家伙的眼神里都是疑惑。

    然后毫无征兆的,那家伙如一阵暴风般朝着他们这边冲了过来,在急速奔跑的同时双手猛地往前一推。

    没有任何花哨,也没有什么试探,直接就是刚猛到极致的一击。战者双手推出来的修为之力狂暴的不像话,随着他往前疾行,修为之力在他面前卷起来一条土龙。

    “走!”

    安争一把拉住宇文无双的手迎着那家伙冲了过去,这把宇文无双吓了一跳。明明应该撤退,可他却迎着那个家伙冲。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出来的惊险,安争拉着宇文无双的手擦着那个家伙的身子冲了过去,而那个家伙一击之后忽然又停了下来,看着自己那道修为之力在自己面前开出来很长很长的一条沟壑,他咧开嘴笑了笑,满嘴的血。

    “他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现,只是感知力太敏锐,觉得咱们所在的位置有些不对劲就出手了。但他们不知道什么叫试探,出手就是没有任何余地。”

    宇文无双哦了一声,却低着头看着安争拉着的她自己的手。

    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心里没有任何厌恶感?在家族之中,别的男人哪怕是离她近一点她也会觉得厌恶。就算是把她养大了的宇文放歌,她也不愿意靠的太近。她似乎对男人有一种天生的抵触感,她认为凡是男人都是脏的。

    安争这个白痴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宇文无双表情上的变化,他自然而然的松开了宇文无双的手,然后示意离开:“咱们走吧,这个显然不是最强的战者。他们将这个丛林之中所以自己之外的东西都视为敌人,或者是食物。所以这也证明我刚才说的应该没错,这些都是失败品。”

    “你......”

    宇文无双感觉自己的嗓子里有些疼,声音变得微微沙哑:“你要去哪儿?”

    “去最深处。”

    安争走在前面:“那些人把咱们扔进来的目的就是用咱们来检测那些战者的实力,这些战者彼此之间一定京城战斗,和妖兽之间也一样。但是,他们还没有和修行者有过真正的厮杀。尤其是找到对手并不容易,修行者到了小天境之后在哪个国家都是国宝一样的存在,怎么可能丢给他们用来历练......”

    “所以我们就是食物咯。”

    宇文无双理了理额前垂下来的发丝:“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你还要去找那个最强的。”

    “干掉他。”

    安争嘴角微微往上一扬:“他们这些人和野兽有着很多相似之处,他们畏惧强者......当他们确定了别的存在比他们强大之后,是绝对不敢去招惹的。所以丛林之中位置最好的地方,必然是那个至强者居住的地方。而刚才被偷袭的那个战者不是没有能力反应,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纵然会战败也不会死的如此窝囊,他之所以没有还手,是因为骨子里的恐惧。他知道自己不行,没有打就先放弃了。”

    宇文无双忽然明白安争的意思了,陈重器他们那些人就是想用安争和她来检测那些战者和真正的小天境级别的修行者究竟有没有一战之力......他们的每一次战斗,都会被观星阁的人详细的记录下来,用来改善接下来创造出来的战者。

    安争可不想没完没了的打下去,这丛林之中也不知道有多少那种东西,遇到一个打一个,谁知道能坚持多久。而一旦他们直接干掉了那个至强者,剩下的战者是不敢和他们打的。第一,这样一劳永逸。第二,可以让陈重器那些吃瘪。

    宇文无双忽然发现,面前这个男人哪怕是在极度的劣势之中也绝对不会轻易认输。

    “如果,咱们认罪,或者说祈求的话,他们可能会把咱们放出去的对吧?”

    宇文无双试探着问了一句:“你就没考虑过?毕竟......如你和我这样年轻有着无法预料未来高度的人,他们不会想轻易损失掉。这只是他们中彰显自己身份地位的手段,只是为了让咱们认怂。”

    “你问我的时候,问过你自己吗。”

    安争笑着往前走:“答案不就在你自己心里装着。”

    宇文无双忽然一笑,跟着安争的脚步追了上去。

    这丛林很大,大的超乎想象。安争推测了一下,这个丛林的占地面积,比高墙那边的地下城可能还要大不少。而这里的每一头妖兽的存在都是有针对性的,它们的体质和天赋能力各不相同。这些妖兽的存在,就是为了给战者培养战斗经验的。打不过小天境级别妖兽的战者也就被淘汰了,死了也不可惜。

    “如果这些战者的数量真的很多的话,那么大羲岂不是对召唤兽根本就不用担心是吗?”

    “当然也不会多到哪里去,创造一个战者需要耗费的人力和无力都是一个天文数字,所以即便已经准备了几百年,但数量上也不会超过两位数。”

    “即便如此,多了几十个小天境级别的强者,对于大羲来说国力提升了很多很多,甚至对西域佛国就算是真的开战也占据了主动。”

    “陈无诺要的可不是更大的可能。”

    安争道:“因为陈无诺一直都是那个唯一,所以他是这个世界上排名第一输不起的人,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他绝对不会和佛宗开战。”

    宇文无双:“这些人在那个大水晶球里是不是能看到咱们的一举一动。”

    “也许吧。”

    安争:“所以咱们得快,他们可不愿意咱们很快就结束。”

    与此同时,在水晶大厅之中。

    陈重器微微皱眉:“这是在干什么?这两个人以为那是一座花园,让他们去花园里谈情说爱了吗。去告诉司马平峰,警告他们两个,如果他们不敢和战者直接交手,那就把战者直接送到他们面前。”

    坐在一边的谈山色忍不住笑了笑:“王爷,你似乎火气很大?这两个人,可是不能随随便便死的。陈流兮是陛下极为看重的人,若是他死了,就算是王爷你也不好交代。至于宇文无双,在这个年纪已经突破小天境,给她二十年,她可能就会横扫大天境之下......陛下也是舍不得让她死的。”

    “陛下在金陵城。”

    陈重器淡淡的说道:“我却在这里。”

    谈山色耸了耸肩膀:“我对这种游戏不感兴趣,你们看吧,我回去休息一下。”

    陈重器有些厌恶的看了一眼谈山色的背影,丝毫也不掩饰眼神里的这种厌恶。因为他和谈山色都很清楚,两个人谁也看不惯谁。然而就算是陈重器是陈无诺的儿子,他也不敢对谈山色怎么样,况且直接打起来的话他肯定也打不过。

    “不用去警告司马平峰了,直接把战者送过去。”

    陈重器道:“陛下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难得有两个这样合适的人进来,这是最后一次检验了,这些不成功的战者将来都会成为第一批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利器。”

    叶天怜有些担忧的问道:“若是他们死了呢?”

    “死了?”

    陈重器面不改色:“死了,那就在这林子里立个碑,上面刻上两个字就够了......废物。”

    金陵城,静园。

    圣后长孙清颜在圣皇陈无诺面前坐下来,亲手为陈无诺倒了一杯茶:“器儿在西北,什么时候可以回来?你最初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我还有些接受不了。”

    “估计也快了吧。”

    陈无诺接过茶杯,用茶的温度来暖手:“战者计划器儿是执行者,所以他的安全朕当然会放在心上。他身边有完全的准备,他在西北假死完全都是为了战者计划。当计划完成之后,他也就能正大光明的从西北回来了。”

    长孙圣后摇了摇头:“所以,器儿是用那样的方式骗了他的仇人?”

    她忍不住有些冷笑:“你们父子还真是一样,宇文家为此还搭进去一个宇文德。”

    陈无诺伸出手想去握住长孙圣后的手,身后却下意识的往后躲了一下。陈无诺的脸色微微一变,而圣后却并没有什么表示。

    “放心吧,朕让他尽快回来。”

    “你怎么跟圣庭的那些人交代?毕竟他们都知道器儿已经死了?”

    “战者计划一旦成功,朕还需要跟他们交代什么?”

    臣武装站起来走到窗边,语气有些不善:“当朕有了这些完全听从命令的战者,还需要对那些所谓的大家族委曲求全?到时候......不尊朕号令者,朕一分钟都不等......杀无赦。”

    【微信公众号:美貌与才华兼备的知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