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八百二十七章 这一刻将是反击的开始
    这个世界上最惨烈的事就是战争,而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可能这惨烈都不是人与人之间,而是人与妖兽之间。

    褚橙指挥着剩下的修行者和士兵们,以一种赴死的姿态冲向了巨鹰战舰。因为三艘战舰散掉了阵型,导致三艘战舰全都陷入重围。

    可是现在还能怪谁呢?韩大奎是一艘黄龙战舰的指挥官,他负有直接责任,但是他已经死了。

    巨鹰战舰上算上船手在内差不多有四百多人,武器装备更为犀利,而且具备短距离跳跃的能力,若非是几次为了救援那两艘黄龙战舰想冲过来也不会陷入围困之中。现在根本没有能力进行跳跃了,因为所有的能量都用在了武器上,一旦把能量分回来的话,那么武器失效,瞬间就会被妖兽攻占。

    当看到那艘破碎不堪的黄龙战舰,好像一个身负重伤的跌跌撞撞的战士一样冲过来的时候,巨鹰战舰桅杆上的旗手不断的打旗语让他们离开,可是谁会离开?

    从这一刻开始,他们就是手足兄弟。

    就在这时候,安争从远处急速的飞掠了回来。之前惨烈的战争说起来很漫长,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感觉也都很漫长,但实际上并没有多长时间。孰湖感觉到了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年轻男人的对手开始逃走,安争追杀他回来之后已经变成了如此惨烈的场面。

    “找死!”

    看到不少实力不俗的妖兽正在围攻巨鹰战舰上的人,而远处有一艘黄龙战舰的碎片正在从高空坠落,另外一艘黄龙战舰摇摇晃晃的飞过来驰援,安争的眼睛都红了。

    他抬起手往下一压:“伤我同袍,给我死!”

    天空上忽然出现了一层厚重的乌云,那乌云出现的速度极快,上千米范围之内立刻就被覆盖了。一道道紫色的雷电从乌云之中垂落下来,那场面真的如同天罚一般。数不清的血蝙蝠直接被雷电劈成了灰烬,好像下雪一样从天空飘落。

    而那些修为比较强大的妖兽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开始转身就跑,然而安争若是让他们跑了才是怪事。那些雷电的力量是它们无法抗衡的,稍稍一接触就会被直接电成焦尸。

    一头足有百米长的妖兽之前还在狠狠的撞击巨鹰战舰,此时感受到了那天威之后立刻掉头就跑。安争的身子一个瞬移过去,双脚落在那妖兽的背后,他的手往下一插,噗的一声戳进了那妖兽的后背之中,手攥住了脖子上的大筋往外一拉......

    一股血爆射出来,那肉筋硬生生的被他从躯体之中抽离了出来。安争拽着那肉筋,脚往下一躲......妖兽庞大的身躯笔直的从半空坠落下去,速度之快居然和空气摩擦后产生了火焰。从那么高的地方坠落下去到砸在地上,好像也只是一眨眼的事而已。

    轰!

    地面上炸起来一大团土浪,如炮弹在地面上爆炸的感觉似的。土形成的喷泉直冲天际,一圈肉眼可以看到的飓风向四周席卷而出。

    安争手里攥着那条长达几十米的肉筋一甩,远处一头刚刚转身要跑的妖兽就被他缠住了脖子。安争的手心里紫电一闪,电流顺着妖兽的肉筋爬了过去,那肉筋瞬间就变成了紫色的电流长鞭一样。

    噼噼啪啪的声音之中,那妖兽的脖子直接被切开。安争往后一拽,肉筋长鞭卷着妖兽的脑袋飞了回来。那颗硕大的头颅飞到他身前的时候,他一脚踢在头颅上。那么大的一颗头颅剧烈的旋转着飞了出去,居然在半空之中兜出来一道弧线,然后砰地一声撞碎了另外一头妖兽的脑袋。

    安争挥舞着带着紫色电流的长鞭,如虎入羊群一样开始了碾压屠杀。

    不管是黄龙战舰上还是巨鹰战舰上的人们看到安争归来一起欢呼起来,那是一种无法形容出来的喜悦。此时此刻看到了安争,就好像看到了明天一样。每个人对于明天的理解都不一样,说的浅薄些就是下一天,说的复杂些就是什么希望什么未来。然而在这一刻所有人对于明天的理解都一样,那就是活着。

    安争一路追杀,紫电将漫天的血蝙蝠全都斩杀之后,他开始在天空上追击那些修为比较强大的妖兽。围攻巨鹰战舰的主力就是这些家伙,它们身躯庞大力大无穷,巨鹰战舰若非坚固无比的话早就被它们撞碎了。

    一头妖兽眼见着没办法逃了,回头张开嘴巴咬向安争。这才是妖兽的本能反应,不是使用它们的天赋能力,不是用什么稀奇古怪的力量,而是咬。

    在那张血盆大口就要咬合的时候,安争抬起手抓住了一颗獠牙。他的五根手指上冒出来璀璨的紫色光芒,手指全都抠进了那坚硬的牙齿之中。随着安争向外一发力,咔嚓一声将獠牙硬生生的掰断了。安争的脚在那妖兽的下颌上点了一下,身子腾空而起落在那妖兽的脸上,然后手里的獠牙噗的一声戳进那妖兽的眼睛里。

    妖兽嗷呜的叫了一声,疼的几乎从天空之上跌落下去。可安争显然不想停手,那锋利的獠牙一次一次的刺进妖兽的眼窝之中,一下,两下,三下,每一下刺进去都有一股血喷出来。安争的手速度快的几乎看不清楚,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刺了多少下,只是短短的不到一秒钟而已,那妖兽的眼眶都被戳烂了。

    嘭!

    獠牙从眼窝戳进去从妖兽的后脑激射而出,那脑袋好像被砸碎了的西瓜一样爆开。激射而出的獠牙飞向远处,又钻进了另外一头妖兽的后背之中,獠牙的前面从胸膛刺穿出来,尖锐的地方还挂着那被撞出了身体之外的心脏。

    这是一边倒的屠杀,那些妖兽到后来已经连战斗的勇气都没有。血蝙蝠虽然智商不高,但是对于至强者当然有它们的感应,安争杀死的血蝙蝠是大量的却不是全部,血蝙蝠就相当于妖兽的大军一样。剩下的血蝙蝠不敢留下来,呼啸而去。

    安争的手拎着一颗巨大的妖兽头颅追上另外一头妖兽,两颗妖兽的脑袋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安争的身子落在那没有了脑袋的妖兽身上,伸手一抓将一根粗大的骨头从身躯里拽了出来,踩着妖兽的尸体往前一点,如闪电一般追上最后一头妖兽,安争的双脚落在那妖兽的身上,那妖兽立刻被踩的往下坠落。

    那妖兽落地之后还想挣扎着站起来,安争在土浪炸起来的那一刻就到了。他踩着妖兽的胸口,抡起来那根巨大的骨头开始往这头妖兽的脸上猛砸。砰砰砰砰的声音之下,那妖兽丑陋的连被砸的血肉模糊。碎肉好像子弹一样往四周飞溅,血流下去将大地染成了灰黑色。

    安争将妖兽的脑袋直接砸成了肉泥,然后身子腾空而起回到了巨鹰战舰上。因为配备了强大的武器再加上人数比较多,所以巨鹰战舰上的损失并不是特别大。而摇摇晃晃飞回来的黄龙战舰不得不挂靠在巨鹰战舰上才不会沉下去,人们扶着伤者从黄龙战舰上转移到了巨鹰战舰。

    安争落在甲板上:“怎么回事?”

    所有人站在那,低着头默不作声。

    安争带着他们出来是为了练兵的,所以才会让三艘战舰不要分开。以这三艘最新型战舰的战斗力,组成阵型的话,血蝙蝠再多也靠近不了。三艘战舰可以进行弩炮的压制了,而且可以轮换装填,而且三艘战舰在一起可进可退,不可能出现如此惨烈的局面。

    褚橙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将韩大奎不听军令的事说了一遍,说这些话的时候嘴唇都在不住的颤抖着。

    “韩大奎呢?!”

    安争喊了一声,往左右看了看。

    然后看到了停在甲板上的韩大奎的尸体,他微微一愣,缓步走过去蹲下来看了看,韩大奎躺在那死不瞑目。安争伸手在韩大奎的眼睛上抚过,摇了摇头:“战死,对你来说是最好的结局。若你不死,我也会杀了你。”

    他站起来,韩大奎的眼皮已经合上了。安争转身看向那些大部分都带着伤的战士们:“这件事最大的责任不在韩大奎,在我。”

    他走到远处,捡起来半面破碎的大羲战旗盖在韩大奎的身上。

    “我知道他不服我,知道他心里始终觉得战争就不该有军人之外的人参与。他认为战斗是军人的天职,认为其他人都是拖累。我心里还有那么一点的幻象,只要肯定他,让他成为一艘战舰的指挥官,他就应该有那种身为指挥官的责任感,暂时放弃偏见。”

    “我明知道的,但我还是让他做了指挥官。”

    安争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韩大奎若是活着没有战死,我会杀了他。因为他该死,必须以死来为他的过错负责。我是这支队伍的指挥者,他错了我就有权利惩罚他。可是我呢?我错了,你们谁有权利惩罚我?”

    安争抬起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我来惩罚我,因为我是指挥者。我的错比韩大奎要大,所以我也该死。”

    他转身从一个战士的腰畔将长刀抽出来,刀子在他手心里转了一圈,刀尖对准自己的胸膛,然后噗的一声戳了进去。这一下力度奇大,刀尖直接从后来戳穿出来。虽然避开了心脏,但是这一刀实在太重了。安争心念一动的时候就收起了逆鳞,不然的话这一刀根本刺不进去。

    “这一刀,是替韩大奎受下的。”

    在一片惊呼声之中,安争身子一动从另外一个士兵的手里将长刀抢过来,然后噗的一声再次戳进自己的身体里:“这一刀是我自己应该受下的。”

    他将两把刀拔出来,随手丢在地上,血顺着他的胸膛往下淌,可是安争的身子却站得笔直:“我应该,但现在还不能死。请准许我留着这条命......为那些战死的同袍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