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八百二十一章 联络
    安争到现在也会时不时的想起那个似梦非梦的场景......那对他微笑的老道人,那来的神秘的出现在他左眼里的力量,那一切都让他和道宗的关系变得复杂起来。有些时候安争忍不住的去思考,圣鱼和那老道人是不是串通好了?

    又或者圣鱼就是那老道人,两个人本来就是一个人?若是两个人,是不是此时此刻就在一个地方看着自己偷笑,然后两个人一脸轻松的说来来来下盘棋吧,救天下这么又脏又累的活就交给年轻人去做嘛......

    宇文无名似乎还沉浸在刚才那美妙的享受之中,眼神还有些飘忽。他是一个典型的西北硬汉,粗犷,豪阔,连走路都是虎虎生风。这是一个天生就具备领袖气质的人,能在安争面前展现出这样一面看来也是真的想跟安争做朋友。

    所以宇文无名这样的人,就算是没有出身在宇文家族,在绿林之中成长。以他的性子他的风格,早晚也会成为一代绿林大豪。

    “老青牛是观星阁的人重点监护,就算是皇宫大内的人也不能随便进出。不过为了让那老牛活的滋润一些,据说观星阁完全复制了老牛在仙宫的生存环境。”

    宇文无名一边走一边介绍道:“我刚到京城的时候,圣皇亲自来看这老青牛的时候恰好是我进宫拜见,所以他就带着我一起来了,不过当时只是在外面远远的看了一眼,圣皇并没有允许我靠的太近。”

    他看了安争一眼:“说实话,今天我也没有想到能够进去。本来我就是带着你去万国宫那个啥的,因为我把握带你去看老青牛啊,只是没有想到跟狩猎场的人一说,很快就有人告诉我说可以进去。所以,我是沾了你的光。”

    安争道:“别那么客气,就当你欠我一顿饭好了。”

    宇文无名哈哈大笑:“其实我挺喜欢和你这样的人相处,不用去担心什么。简单,不设防,挺好。若是你我都不在金陵城就好了,咱俩可以结伴行走江湖。说实话,哪个修行者在刚刚开始修行的时候没想过叱咤江湖?只不过像我这样的人,基本上从一出生就和自由两个字无关。”

    安争:“矫情。”

    宇文无名微微一愣,然后自嘲一笑:“你说的也对,就是矫情。”

    安争道:“你享受着大家族带给你的一出生就具备的优越,享受着庇护,然后还要自由......不是矫情是什么。你以为江湖里的人,从一开始一切都需要自己拼了命的去争取去努力。他们倒是在江湖之中呢,但那不是自由。这个世界上,男人有男人的担当女人有女人的责任,没有谁是自由的。”

    宇文无名眯着眼睛:“男人终究更累一些。”

    安争:“那你去带孩子呗,带孩子洗尿布,孩子三岁之前就没有睡过一个完整的觉,三年之后看起来好像老了十岁似的,生孩子的时候冒着生死的危险......”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宇文无名打断:“那是两码事,别说这个了。”

    两个人到了一个很大的院子外面,就像是一座城中城似的。围墙很高很坚固,上面有身穿白色麻布长袍的观星阁的人来回走动,看到安争和宇文无名来了,倒是连审查都没有就直接开门放了进去。

    才一进门,安争的脑子里就嗡的一声。

    “你来了。”

    声音出现在安争的脑海里,那么清晰,那么强烈。虽然那声音听起来无比的平淡,可是安争能够感觉出来那平淡声音之下刻意压制着的强烈的期待和一种受了委屈般的诉说。虽然只有三个字,你来了......在进门之前安争都没有这种感觉,一进门之后整个人都变得不自在起来,显然那道高墙有着很强大的隔绝的能力。

    那是老牛的声音,安争虽然没有听过他说过多少话,可是那声音始终没有忘记过。安争这才明白过来,他自从有了道宗的力量,就觉得自己应该可以感受到老青牛的所在。他知道狻猊和老牛都被带到了金陵城,这也是他回金陵城的目的之一。

    然而到了金陵城之后,安争在无数个夜晚都曾经试着用左眼里封存的道宗的力量去感受老牛的存在。然而什么都感觉不到,老牛好像被密封起来了一样。而事实上,也正是如此。那高墙之中蕴含的符文力量,彻底将老牛的气息隔绝。

    “那个人不在,但是我感觉的到他快来了,所以我长话短说。”

    老牛的声音很温厚,有些沙哑,透着长者才有的那种慈祥。

    “我可能是出不去了,所以你不要太冲动。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你是个冲动的人,挺好,心中没有正邪的人才不会太冲动。我也能猜到,你一定会想办法救我。但是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要动手。第一,你的实力不济。第二,那个人只要到了,你就算是脑子里才有救我的想法他也会立刻知道。”

    “他是谁?”

    安争在脑子里问:“圣皇?”

    “不,是观星阁的阁主,一个恐怖的人。现在看来这个人具备三种力量,第一是感知。敏锐到就算是放在上古时期也足以令人震撼的感知力,这种感知力甚至已经强化到了精神层次,他可以轻而易举的感知到周围一千米之内所有人的思想。”

    “第二,他的力量很复杂,几乎蕴含了所有已知的天地元气蕴含的元素,甚至你的力量他也有,只是没有你那么精纯强大。他自身就像是一个小世界,完美的小世界。”

    “第三,他是个疯子......我可以感受到他的想法,他也可以感受到我的,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从来都不避讳让我知道,因为他知道我不可能告诉谁。幸好,你得到了道宗的传承,你我的力量是相同的,都是道祖赐予的,所以我们可以沟通。”

    “疯子?”

    安争没理解。

    “疯子。”

    老牛像是叹了口气:“我到了金陵城之后虽然被囚禁起来且每隔一段时间就被抽走一些血液,但好歹活的还算不错。更有趣的是,我得知了一部分大羲的秘密,关于这个阁主关于那个圣皇。在大羲的某个地方,圣皇要求这个阁主正在秘密的创造一个东西。观星阁的人不断的抽取血液,不管是修行者的还是妖兽的,甚至是普通野兽的,都不放过。”

    “非但是活物的,就连晶石,法器,甚至是花草树木的特殊之处他们都抽取。我猜着,他们要创造出一个无敌的存在,而且是没有自己思想的......而大羲圣皇绝对不允许这样恐怖的东西被别人控制,所以我猜,这个东西的体内也有大羲圣皇的血,而且占据主导地位。”

    安争心里猛地一震,忽然间想到了四位圣域元帅突然之间被莫须有的罪名制裁,罚去看守皇陵的事。

    “之所以说他是疯子,是因为他拿自己先做的试验。”

    老牛的声音之中有淡淡的恐惧,像他这样远古级别的存在居然会对一个人有了恐惧,就足以说明那个阁主有多可怕。

    “只有疯子才会那样做,尤其是对自己也下得去手。他之所以蕴含全部的天地元素,就是因为他在拿自己做实验。当一个人具备感知别人思想的天赋并且具备所有的天地元素的力量,这个人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了,而事实上他也从来都不把自己当做一个人看待。”

    老牛的声音停顿了一下:“他想成为神。”

    安争道:“不可能的,大羲圣皇陈无诺是绝对不会允许有人比他强大。这个人为大羲圣皇创造出一个怪物,一个只受大羲圣皇控制的怪物。一旦成功的话,陈无诺第一件事就是除掉这个阁主。因为陈无诺就算是绝对相信阁主不会去想着控制那怪物,也一样不会留下他。阁主创造了怪物,这怪物真的天下无敌的话,那么陈无诺怎么可能会留下阁主这样的人?”

    老牛嗯了一声:“你说的没错,这个阁主其实心里也很清楚。这就是他疯狂的另外一个体现,他明知道做了这样的事之后圣皇不会允许他活着但他还是去做了,因为他觉得很刺激。他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追求那种别人谁也做不到的东西,所以哪怕就有死亡的威胁他也不会放弃。”

    “但是这不代表他蠢,他一定有了安排。因为他在我面前从来都不会掩饰什么,所以我隐隐约约的知道一些......在二十多年前,大概是大羲圣皇刚刚让他开始做这件事的时候,他就预感到自己早晚会死在圣皇手里,所以他做了一件疯狂的事,他创造了一个自己的分身。”

    “分身?”

    “没错。”

    老牛继续说道:“我猜着,为了保证这个分身不会被大羲圣皇察觉,他一定没有给这个分身觉醒,以至于这个分身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应该是以一个完全和阁主无关的身份生存,甚至可能不在大羲之中。万一有一天,本尊被大羲圣皇杀了,那么记忆就会在分身里觉醒......”

    安争缓缓的舒了口气:“不管怎么说,确实是个很恐怖的人。”

    老牛的声音忽然急促起来:“他快到了,我能感觉得到。从现在开始你不要有任何救我的想法,不要有任何的关于和我认识的记忆提取出来。你可以做到,因为道宗给你的传承力量就是封印的力量,你封印自己的记忆。记住,千万记住......不要救我!”

    最后四个字说完之后,老牛的声音就再也没有出现。

    “你怎么了?”

    宇文无名看到安争的脸色有些不对劲,像是在愣神,自己问他话居然都没有听到。

    “陈道长,你怎么了?”

    安争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感觉有些奇怪。好像这里有什么东西和我天生很亲切似的,似乎隐隐约约的有我道宗的很玄妙的东西在指引我,只是无法体会,到底是什么。”

    安争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知道他的任何表现和说过的话,都会原原本本的传递到陈无诺那。

    “哦......”

    宇文无名的脸色果然微微变了变,转过头没有让安争看到他眼神里复杂的东西。